云起西山

热度 6已有 1108 次阅读2013-8-26 19:44

      每次推窗眺望西山,总能看见朵朵白云自西山升起,恋恋不舍地离开天山,向我所处的戈壁田园悠悠飘来,这让我对西山乡的牵念愈发强烈,每与哈密当地的朋友聚会,总忘不了打听一些关于西山乡的逸闻趣事,以壮我的心怀。
  半年下来,也收集了不少关于西山乡的故事:长年不化的冰川、藏在山坡的云杉、长在深沟的白杨、倒流的溪水、高山草场以及一位103岁的维吾尔族老人。这些故事竟长久地刻在我的记忆力,让我遥望西山云起时,又凭空多了几分想象。
  盛夏季节的到来,促成了我的西山乡之行。我随一支熟识的朋友们组成的探险纳凉的车队,一同来到了一个叫卡力哈依提村的维吾尔族村落,踏上了我魂牵梦绕的西山乡的土地。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穿沟而出,河滩山巨石嶙峋,谷底上白杨葱郁挺拔。依山而居的屋舍被杏园包裹着,幽静中透着祥和,与雪山白云相映成景。
  严格意义上讲,卡力哈依提村只是东天山的一条深沟,深到可以穿沟过岭到达风景优美的巴里坤松树塘,由于雪山形成的洪流时不时的冲刷,让地表的土质显得很单薄,加上海拔的高度,很难在这里种植庄稼。但葱郁挺拔的白杨林自沟口绿到沟的深处,绵延达十多公里,这有效地保持了河岸上单薄的泥土,白杨林里长出块块相连的谷地草场,草场上到处溢出清亮的小溪,分不清是流向了高出还是流到了低地。草场上红、白、黄、紫的花朵到处绽放,可惜孤陋寡闻的我只能认出马兰花来,对其它的花朵只能是看花闻香,茫然不知其名。
  草场上长着一种叫椒蒿的植物,同行的朋友说是一种很好的野菜,鼓动我去采摘。我沿着河岸在白杨林里穿行,竟然采下了一大把椒蒿,朋友夸我勤劳,但我却对穿越几公里的白杨林所产生的喜悦悄悄地藏起来,欲寄给远方的朋友一同分享。
  当我抱着一大把椒蒿经过一个小村落时,一个正在沐浴阳光的维吾尔族大叔站起身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比划着告诉我,椒蒿只能采嫩嫩的尖尖,梗部不能食用。并指着远处山顶上的云杉白雪,用手语告诉我那里可以采到雪莲,这让我们一行三人对着远方的雪峰遥望了好长一段时间。
  出村口时,迎上一个叫艾买都的年轻牧民赶着一群羊经过,一打听,才知刚才告诉我们椒蒿吃法的大叔已经60岁了,是个聋哑人,这让我心田里升腾出的温暖中带上了诸多感动,突然想起记忆中的103岁的老人,再打听,艾买都告诉我,这个老寿星已经搬到山下的新村去了,身体仍然健康,还能下地干活,在新村附近牧场放牧。
  这真是迷一样的老人!在如此偏狭并远离城市的山谷里,从牧民们屋舍建筑的简陋程度,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的生活有多简单,是什么样的自然条件支持老寿星活到这么大的年龄而且依然健康,是这一眼望不到头的深沟?还是这葱郁挺拔的白杨?是这清澈见底的河水?还是这幽静安详的村落?是那永远静默的白雪?还是那飘来飘去的云朵?
  在我的苦思悯想里,朋友提醒我天空里挂上了乌云,可能要下雨。于是我们急急出沟,踏上了返程的路,但我的思绪里依旧白云起起伏伏,村庄绿树环绕,我看见一个白须鹤颜的老人,赶着羊群从我心田里走过。
  (2013年6月3日新疆哈密)

路过

雷人
3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孟杨★ 2013-8-30 06:49
  
回复 又闻桂花香 2013-8-31 13:12
手法如出一辙,情藏于景中,令人内心感动。
回复 ★孟杨★ 2013-9-3 18:29
这匿名是谁呀?
回复 重庆唐刚 2014-3-27 21:20
欣赏,问好!
回复 重庆唐刚 2014-4-27 16:53
严格意义上讲,卡力哈依提村只是东天山的一条深沟,深到可以穿沟过岭到达风景优美的巴里坤松树塘,由于雪山形成的洪流时不时的冲刷,让地表的土质显得很单薄,加上海拔的高度,很难在这里种植庄稼。但葱郁挺拔的白杨林自沟口绿到沟的深处,绵延达十多公里,这有效地保持了河岸上单薄的泥土,白杨林里长出块块相连的谷地草场,草场上到处溢出清亮的小溪,分不清是流向了高出还是流到了低地。草场上红、白、黄、紫的花朵到处绽放,可惜孤陋寡闻的我只能认出马兰花来,对其它的花朵只能是看花闻香,茫然不知其名。
——欣赏,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