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3日存

热度 6已有 660 次阅读2007-9-13 00:34 |个人分类:醉风亭

 存白兄写的。快乐。

收到白沙的诗集《玫瑰园》,很漂亮的一本集子。白沙的诗常弥漫一种

 发表时间:2007-9-12 16:31:19

时空感和宗教、神话气息,蕴含着女性博大的爱及面对现实的无奈、痛惜。我们来看她的几首诗。

白沙的诗


《石头开花》

我决定
一直坐下去  直到你确信
真的没遗落什么
白孔雀咿呀一声  飞了
半空飘着一片羽毛  不像是从我身上拔下的
我还在等  石头开花

《雪后》

雪落下来没有一点声响。相对于
那些绚烂的事物,如此沉寂让我不安。我已经羞于说爱,
说寂寞和潸然泪下。从落下到消陨,我还来不及
把它们捧在手心。
我一再说原谅,也无法把自己
弄得更麻木和细碎了。目睹一种仓促
越来越多地,我提到
磷光的黯淡,那些只开过一回的山谷兰,咒语中
沉沉睡去的山峦。我开始越过辞藻的屏障,
把诗写得简单。

一些嚣叫还在舌间堆砌,一些鸟雀
从树梢下来,安静地觅食。昏暗中,
晚宴如期排演,刀叉弄翻了酒,弥漫着预言中的腐气。
一个人在尘世,在齐膝的雪中,日夜兼程,
他紧捂着胸口,快要
望见金碧辉煌的门了,
他脆地,满脸泪痕,说芝麻,开门吧。

《雨》

开始是凉意
后来是指腹滑过叶片的颤动
其余的回应,都可以推给
混沌一片的天地

《端午的水》

很久没有听到
喧天的锣鼓了。看不到龙舟,壮汉
和扑腾的鸭子。雨水浸泡的五月,天空飘着的涩味
不全是苦艾的。河岸和山顶长满人群,
他们的嘴唇翕动,肚子一伸一缩。踮起脚
从花伞和人缝中看过去,
能看到的就这么多了。

长长的桨伸过来,
它还在伸,它就要伸进黎明了,我的睫毛
就要触到传说中的水草了。逆着光
我还是不能将你看清。

雨停下了是忽然间的事。老家托人
捎来一叠照片,说小贩们沿街兜售。说明文字
都出奇地小:百年不遇。洪水
再次漫过锦江大桥。

《迷迭香rosemary》

突然看见这个词
突然感到有谁
真的来过

在我们睡着的时候
她俯身
吻那些枯萎的叶子
她必定浓烈
因为倾囊而香
她必开成串
才可以接连不断地心碎

神必定远离她,为了移走
他眼里和心里的浮尘



白沙,女,毕业于贵州师大,在《诗刊》、《山花》、《星星》、《杨子江诗刊》、《诗歌月报》、《诗选刊》、《诗林》等发表过作品。贵州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中国诗歌网副主编,美国《常青藤》诗刊副主编。现居贵阳。

本贴由版主于2007-9-12 17:08:56修改过

路过

雷人
3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泰柏桑叶 2007-9-13 13:47
问好![quote][b]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b] 谢谢泰柏桑叶。 [/quote]
回复 王少峰 2009-7-12 19:25
很难得的妙句! 我还在等 石头开花
回复 杜铁林 2010-11-3 15:39
欣赏!
回复 龙煜 2011-5-16 09:11
莎姐,你好,好久没来这里了,祝贺你的大作出版。
回复 龙煜 2011-5-16 09:12
能记一本给我吗?
回复 娟子 2011-6-29 22:48
娟子问好老师
回复 zhouyio 2011-8-27 22:19
开始是凉意
后来是指腹滑过叶片的颤动
其余的回应,都可以推给
混沌一片的天地
!!!
回复 指南针 2012-6-14 07:34
问好白沙总编。石头开花心好沉幺。
回复 新韵使者 2013-2-27 10:45
白沙的诗是无韵非诗。语言晦涩,有些语句简直就是胡言乱语。……只有进行精简化韵律化的改造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诗。
回复 新韵使者 2013-2-27 10:48
对质白沙  短兵相接

重阳JM



中诗论坛[诗歌评论]版,多梦的江南发表于2013.2..18  15:07的贴子,摘录了白沙的一段话,新韵使者短兵相接,与之对质。


下文是多梦的江南节选自白沙《中诗简牍第十期编后语》(括号中的文字,是新韵使者的发言)。

“••••••当中诗论坛的“现代诗歌”版和“诗歌评论”版铺天盖地充斥着有韵无韵的无聊争论的时候,(有韵无韵是关系诗歌生命的大问题,怎么是无聊呢?!)当个别会员无视他人的感受,(你们禁言,删贴时,有视他人的感受了吗?)把有韵无韵当做好诗评判的唯一标准(是重要标准,是决定性标准。不是唯一标准。)并极不礼貌地斥责他人的时候,(你们污蔑诽谤,造谣污告,人身攻击,有礼貌了吗?!)现代诗歌版尤其是中诗简牍的部分会员,坚守着一片内心清净之地,(清净之地??先锋影子的《傻逼歌》,赵春华的《自画像》等等都是内心清净的吗、!)浇水护花,剪枝除草,看看那些一再修改直到自己最终定稿的无数个版本,(就是那些一改再改,仍是无韵非诗的东西吗?)读好诗,写好诗。让我稍稍有了远离雾霾之感。(远离了无韵非诗了吗?)让我们对他们保持敬意。(新韵者不畏艰难,屡遭屈辱和人身攻击而坚贞不屈,你保持敬意了吗?)之所以没有动用管理员的权限去封住谁的嘴,那是一个论坛容纳着各种声音,(就是不能容纳新韵者的声音!所以就屡屡禁言堵住了他的嘴。)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平等交流、百花齐放的平台,(对新韵的交流是平等的交流了吗?对新韵者堵嘴禁言是百花齐放了吗?)但,请务必记住,如果您想把一个公共平台当成自家的小园子(到底是谁家的小园子?新韵不是这个公共平台的一员吗?),对不同种类的花草,赶尽杀绝(你们正是对新韵这不同种类的花草一禁再禁,并扬言要永禁,这不正是你们欲赶尽杀绝的作为吗?!)您最好自家另辟一个小园以便独赏您的一枝独秀。(新韵不光是一枝独秀,也不光是一个小园,而是有数十个网站,论坛,博客,贴吧,欢迎你光临!)什么是好诗?永无定论,(什么是好诗都认不出来呀!怪不得你们认定了“傻逼歌”不是骂人的!原来你们不知香臭啊!既然是“永无定论”,那么你们举办的无数次诗歌大赛,好的,奖的,大奖的,都是怎么定论的?)但至少有一样是可以确定的:我们都还在路上,(无韵非诗在死路上。)我们也没有太多精力去浪费掉。(就是有精力去剿灭新韵者!)当莫小邪在厨房解剖一条鱼也能剖出《悲情的二十一度》,当巫昂独来独往,棉里藏针地直面生命的残酷并呈现《巫昂——被伤害的历史》这样有争议性但令人震惊的作品,我们还有人纠缠于那些不具备当代价值的东西。请注意,这里我所提及的,是我从来不喜欢的“下半身”团体写作,但这并不影响我去发现和欣赏其中一些作品的魅力。(是啊,你去发现和欣赏下半身中的一些作品,也是很有魅力的嘛!正如“傻逼歌”你们不是很欣赏,很保留的吗?)我真的希望,热切希望——您还有用余光打量一下别人的作品并有新的发现那样的胸襟。(我也真的希望,热切希望——您还有用余光打量一下别人的作品并有新的发现那样的胸襟,去看一看新韵们的新作品和新发现吧!去看一看2012年12月21日人民日报文艺评论版《呼唤创建中国特色新诗体》的呼吁吧!)须知每一次与荒谬现实的短兵相接,靠的不是意气,是底气。(新韵是荒谬的吗?您的底气是什么?是你个人的名望和职权吗?是无韵非诗的强大阵营吗?告诉你,无韵非诗死定了!新韵的兴起是历史的必然!)••••••”

      ——节选自白沙先生《中诗简牍第十期编后语》(括号中的文字,是新韵使者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