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28|回复: 2

2015年中诗网诗人方阵第二期实力诗人:温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6 16: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写生 于 2015-1-21 13:51 编辑

温青,70后,河南省息县人,现役军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诗集《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等,曾获首届何景明文学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创作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金奖,第三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五届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二届全军优秀文艺作品奖等,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曾在鲁迅文学院第20届高研班、河南省文学院首届作家班就读。

喀喇昆仑的鹰(组诗)

去玉树

火烧云点燃了雪
夕阳如碳
照见喀喇昆仑,光光的脊梁
开始发烫

鹰鹫下落
在雪山之巅,翅膀利过刀刃
割开昼夜
让暴风雪
温暖连绵的山脉

神明赶路的季节
朝向衣衫单薄的玉树高原
天空狭隘
只有秃鹰勾转的喙
可以搭载
滑落的雪花


天葬

生灵不死
只是不断上升
最后借着鹰鹫的翅膀
打开天堂的门

喀喇昆仑用一世覆盖地狱
托起苍鹰翱翔
它没有路
它的生命是给人永生
接转每个灵魂
离地狱更远

一切归于天空
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梯上
都蹲守着神明
用翅膀指向天堂


红景天

我一直希望
鹰有暗藏的粮食
它从不吃根茎丰裕的红景天
无论喀喇昆仑多么贫瘠
它不患高原病
只觉得世界太低

我晕眩中盯紧它
翅膀带动的光
划动三江源的旋流
它不会流血
不需要红景天的滋养

这是高贵的生命
高到所有生命都不能抵达
包括红景天仰望的白云


哈达

白云一样的桥
从大地到天堂
哈达,围绕顶天立地的颈椎
安抚我们的胸膛

雪山的倒影
那么温暖
一条漫漫长路的抵达
如同鹰鹫飘过九万里的翅膀
让所有匍匐的朝觐者
在尘埃里打开自己

他们内心里盘旋的鹰
从来不做梦
每一个夜晚
都云一样洁白而安详


经幡

鹰鹫的翅膀和神明的耳语
一起飘落人间
那些有生命的布
反复抚摩尘埃的经文
在每一块提升生命的高地旗帜招展

它们接近鹰的头颅
指引更高的云朵
在猎猎寒风中扬起写满沧桑的脸
每一个字符
楔入一个故事
关闭一座深渊

喀喇昆仑的万年寒冰
冷不了一叶雪莲
在天堂翱翔的生灵
无需盛开自己的花
高原的魂魄
近在内心,远在天边


玛尼石

鹰坠落的地方
石头会吐出经文
有筋骨和血性
有人的光亮
可以照见佛主

那些闭合的翅膀
如此坚硬
抱定了无需张开的信仰
在万古不灭的轮回里
记住揭语
记住新生的死亡

亿万块附有灵魂的玛尼石
都是来自云端不死的回望


格桑花儿开了

鹰低下了头
格桑花为它写出了大地的秘密
如同喀喇昆仑的背阴处
万年积雪
封存无数箭簇一样的足印

踏云而来的海市蜃楼
在高原腹地筑就鹰鹫的情爱
藏羚羊奔波的路途
是无边无际的花海
它们每一瓣蹄迹
都面向天空打开

那巡行的神明
乘坐所有的鹰翅
降临格桑花的每一枚嫩叶
成为大高原
最为耐心的等待


只有空旷可以装下自己

喀喇昆仑
只有无边的空旷才可以装下
你头顶的鹰鹫

我是你怀中的一粒尘埃
在茫茫雪海
一直不能凝结
任凭鹰鹫的翅膀再次打碎

被包裹的一刻
就是坠落
在鹰鹫的利爪之下
喊出你
喊出皈依的一切


走遍山谷的鹅卵石

这是鹰鹫下的蛋
在斜阳下浮现乳白色的光晕
它们拥挤着大海的梦
被暴风雪灌满九万年的沧桑
饱满,坚硬
与冰雪和睦相处

它孕育着神灵
在一生一世的流浪中
随时驻足
吸收冰雪不能排遣的孤独
承受鹰鹫的疲惫
倾听风暴拍打骨头的破碎
以无所不在的静默
回味来路的流水

当时光圆满的时候
喀喇昆仑
你鹅卵石一样的爱人
坐上鹰鹫的翅膀
不再返回


一股风关进转经筒

这是鹰鹫的密语
在包容一切的转经筒里
反复转动
它在验证所有的悲悯
都无需出路

就像雪花不能飞出天空
就像喀喇昆仑不能抵达天庭
那些内心的眺望
无不皈依古朴的转经筒
目光所及的世界
经文凸凹有致
指向一个人内心的神明

把一个世界装进经筒
生与死所经历的一切不同
都相互抵消
化为鹰翼
飞入喀喇昆仑的睡梦


海拔五千米

高过了五千米
越过喀喇昆仑山口
一个人顶天立地
惊动了一只鹰
它守卫在雪线一侧
用翅膀提醒死神
随时收留一个惊恐的生灵

一个人这么高了
要向上天诉说些什么
只有鹰鹫可以听到
它能够带走一些人的消息
这世界太低
在肉体的重压下
越来越多的人们无法高过自己

只有在喀喇昆仑山脉
有鹰鹫的家园
在轻灵的白云深处
解救过罪孽深重的雷电
浸润过它焦灼残破的躯体
俯瞰五千米高原
发现内心里的潺潺流水


一片秃鹰的羽毛

你躲入雪花
以相同的姿势
对大地毫不畏惧
只想落到
最低处

你离开天空
选择了泥土
每一片羽翎
都隐藏有飞翔过的幸福
大地如此轻盈
喀喇昆仑
所有的秃鹰都有自己的天路
却从来没有飞离

那么多梦想留下了
一个世界
和一只秃鹰,唇齿相依


大风口

峡谷,费力张开
吹暗一个夜晚
要把所有的星星咽下去
只留下月亮
照耀一双白银的翅膀

这是喀喇昆仑
站立在大风中
扶起所有夜晚出行的事物
鹰鹫和蝼蚁
暴风雪和草

它们以一种方式相亲相爱
除了飞翔
就是拥抱成冰凌


夜色打开翅膀

白雪一样轻灵的月亮
在远天弯下腰
这是喀喇昆仑的配饰
叮叮当当
把风声都小心翼翼地暴露出来
翅膀,开始透明
让一个夜晚的飞翔全部入梦

旷野无边
鹰鹫拉长的翼影如同利剑
在每一位朝觐者的帐篷上
刻下一生的纹路
柔韧、纤细、悠长
都赶往风雪回家的方向


跟着磕长头的女人

一个六七岁的女孩
跟着一个磕长头的妈妈
一路上要多磕多少个长头
身体比妈妈短了一截
路就长了好多

我下意识的跟着她们
多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
可以无视泥泞
和满地的乱石、垃圾
把自己迷惘的灵魂
与大地贴近
再贴近


昆仑玉鹰雕

风暴定格
打断玉的温暖
这是透彻的力量
攀援之后,冰雪交加
盘旋在心头

昆仑玉鹰
冰川孕育的神灵
有一颗洁白无暇的心脏
一跳动
喀喇昆仑便打开了冰帽
白发苍苍地发出呐喊
在青藏高原发足狂奔


鹰阵

在白云之上
鹰鹫结阵
离大地三千尺,俯瞰万物
煽动天堂起风

它们的羽毛
划过云彩,鼓起风帆
轻盈地呼吸
疾驰而去的大雪山
闭口不语


山坳有棵低矮的树

一生就这么高
头顶之上
经幡打着虔诚的手语
传递鹰的消息

这是喀喇昆仑的触角
与天堂近在咫尺
世上最高的树
也最矮

它是鹰鹫在云中的路标
它是云在大地上的牵挂


看飞机飞过

云醒了
远天的鹰鹫
看到一架银白的客机
无礼的不速之客
用粗重的喘息
打碎雪片和斜射的阳光

大地的影子乱了
那些生硬无比的飞翔
硌痛了云彩
喀喇昆仑
积雪簌簌跌落


夜宿结古寺

诵经的声音慢下来了
瓦上的风霜
为结古寺披上外衣
自喀喇昆仑滑翔而至的鹰鹫
翅膀拱进了衣襟

今夜如此安然
所有事物的睡梦都牢不可破
来自天堂的生灵
带着最大的容器
盛满一切,并于凌晨全部放掉


打马西去的阿尼卓玛

牦牛去干什么了
黄羊去干什么了
秃鹫去干什么了
云彩去干什么了
整个喀喇昆仑
只见打马西去的阿尼卓玛

美丽的阿尼卓玛
善良的阿尼卓玛
你就是那朵遮住烈日的云彩呀
小牛犊来了
小羊羔来了
布满斑点的秃鹫蛋就要破壳了
一朵云花也开在山顶了
它们都喜欢穿着僧袍的阿尼卓玛

因为她内心点着酥油灯
因为她手里捧着格桑花
因为她脚下穿着土布鞋
因为她在阿尼寺安了家


土色的经囊

装满了喀喇昆仑所有大风的尾巴
鼓鼓的土布经囊
在阿尼卓玛的怀抱里
憋足了力气
它像一只刚刚出生的鹰鹫
响亮而固执

它要在阿尼寺成长
阿尼卓玛将是呵护它的妈妈
每天最早一个起床
在一万次呼唤之后
以虔诚的额头
打开喀喇昆仑
晶莹剔透的冰雪之花

这是大地的心脏
以经久不息的搏动
昭告青藏高原万世的英灵
所有参与天葬的鹰鹫
都将飞入亘古不灭的经文之中


与羚羊对话

冰雪与大风相依为命的喀喇昆仑
是云的故乡
在黑夜与白昼之间
鹰鹫与羚羊隔云相望
它们是高原的孩子
注定被父亲驼在肩头

在广袤的青藏高原
奔跑如同飞翔
与羚羊对话的姿势
让高傲的鹰鹫
匍匐在大高原邂逅喀喇昆仑的风雪走廊

这里危机四伏
这里所有的事物都裹紧外衣
在行色匆匆中
用尽力气打着手语
告诉所有的生灵
在下一世同样相互依偎


石头的秘密

喀喇昆仑召唤鹰鹫的方式
就是用暴风雪敲打自己
远在天边那些的翅膀
能够感知大高原所有的疼痛
在大地之上
时刻聆听石头的秘密

这是山峰
以饱满的胸怀
凝聚沧海桑田的远古气息
那些花鸟鱼虫的化石
成为鹰巢的装饰
在生命的最高处
与喀喇昆仑一同栖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4 18: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翻出来存档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7-23 00:33 , Processed in 0.097994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