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0|回复: 8

【中国诗人】元业专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5 09: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元业,青海省贵德县人,喜欢诗歌,涂抹诗句20多年,曾在《诗刊》等刊物发表诗歌600多首,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奖30余次。现为中诗网主任编辑。

特殊的日子

停不下来。有时更像放纵
混迹在人世间,这个日子替生活解决了问题
它不担心无法预料的悬念
我们都是无名之物,可能会在一瞬间
疯癫、丑陋或者消失
一走就是一生
走一生,这样的日子也屈指可数
让我炫耀,或者不断删改碎片
幸福的时光有多长啊,我的爱和喜悦
如果可以,我会说,这是一个偌大的未知的渡口
我们正在散步,等待一艘不知名的船只
带走俯视和镜子里的抚摸

◎  私人生活

那种辽远的感觉一直都在,我只是在人世间
不断种下欲望-----
一片蓝色的天空。哦,这雪,还是那样千古不化
在远山顶上一直在俯瞰着我的行踪
一盏灯亮着,一片草原醒着
写给落日的诗句,只是一堆故纸的枯黄
瞬间的力量会不顾一切击倒我
路途,既是远方
我没有理由拒绝现在的生活
生与死,命与运
漂泊的云,是那么美,超越困顿之年
我饮酒,山中抄诗。偶尔,看打虎英雄
心中温暖一下
日常之欢,也不过是给血液添加一些兴奋。

◎  纸上点灯

雪落昆仑顶,彼岸的山可就成了孤独的标本了。
我只在乎活着的景物。
在雪中,万物生,万物死,寻偶的雪莲,独自擎着一盏灯
匍匐在一张纸上
意外的路上,寒流受难。
一钱山水,虚掩门庭
来过的和正在来着的,谁是谁非?
往事和光阴
越推越糊涂,找一个算命先生
为我敬畏的神山交出金黄的姓氏。

◎  灯盏

你确信我可以变脸,可以叩问夜,可以
唱夜歌
从一口杯子唱出所有的海水
从味觉感受所有的疼痛
用另一种透明的锋刃到达寂寞的极点
夜有悬崖,我站在上面
找个春天。
而风吹四野,我相信自己的灵魂
一路鸟空鸣,不息的野火
终将独舞交给尴尬的时代

◎  坐标

在人世,植物们举起灯盏,大海
掀起柔软的波涛。母亲的月亮,在另一个地方升起。

我藏起自己的画像。
沉默。偏至标准之外悬空。

你说是陷落。
这多么让人震惊。
重新认识需要解读。比爱更爱的词,流散多年。

风吹起魂魄。
低处的幸福,罪己,也会罪人。

◎  岁月贴

这片孤尘,是我的。
我是这片孤尘。跳跃在羊皮鼓上
回归真相。

闲看棋子起。两个人
偏于厮杀,偏于退兵。没有人围观
像无序的风景。

像孤尘。却有松脂之心。
我包裹自己多年
借助一粒词,多次邮寄自己
风不在。我在。
见证或者亲历。或者消声灭迹。

◎  贵德地带

你叙事。携带着一块墓碑。
水袖结束梦的时候,纠正错误的人
在清水河源头。

那个火中取栗的人,怀抱喜悦和悲伤的鸟
它又回到拉脊山之北。

我无法把他们身体里的零件带回来
肥厚的长把梨
我取下贵德的惊雷。

没有人会像我研究萤火虫。
在黑暗的边缘,光束如此辽阔。只有我
举着萤光
并邀请你们来烤火。

◎  白天见到的那些

可能是财。也可能是色。
白天见到的那些,一到夜晚
它们静默,不哭。
时间在迟疑。我用漏光的一束灯光
将它们分类,收集,珍藏。

我在苍天之下
我被蒙在屋内。去年最后一首诗
竭尽全力地活着。

◎  预言

你着重看好篝火。
我只是点起一轮金月亮。

草原沉睡。
夜色
力图抓到什么

静静的风吹过来
没有人看见
隐藏在夜色里的时空
像一个等火车的人,隐约又虚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5 09: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辞令用到极致。雪在山巅装扮成花朵。
鸬鹚游进去的春天,少了一些涟漪
我在高原,看冰一滴一滴化水
人间逼仄可指点,厚衣服越来越薄

没有谁,解脱这个人间的发愤图强
我是落第的秀才,被一粒小小的词噎死。

◎比喻

重新跳上肉架的肉是明智的。被别人购去的车票
是旅途的
一只眼睛看见的,被另一只眼睛夺去。
我是一株草
没有耳朵,没有鼻子
原野如此辽阔,而我内心空空。

风一遍遍吹来,吹动胸襟
如此摇摇晃晃,我差一点哭出声音。

◎你让我痛哭
              ----写给木心


你让我痛哭,一只眼睛涌出泉,另一只眼睛也涌出泉
然后是波浪,是大海
是眼泪和自己的战乱。内心积蓄的那些苦,是泪腺
内心多么可耻
我们曾经在文字里偎依,相互拥抱,相互说心里话
酒曾经像一把剑,烧过我们的胃
我的泪病于可耻,病于孤僻。-------

你去了后,我们隔着一首诗歌的距离
从遥远的青海,到江南水乡
有什么不断在拍打着我的胸膛?

◎虎山行

三碗不过岗向来是公开的秘密
多年来我空有一身赤胆,赤手空拳和生活强词夺理
目睹山路奋斗了一辈子,也没有藏住一只老虎的身影
他们以为让一条山路在拐弯处消失
或者让两座山在晨风里你争我夺风吹过的道路
都是顺理成章之事
我追寻一条路很久了,它会带我去什么地方?
草的长势超过了少女们的发育
到了小寒,树上的叶子会一片片落光
希望的那只虎一直没有出现
我不愿和迎面而来的熟人谈我的去意。生活在圈外
我有许多怪癖,比如去摸老虎的屁股
去竹篮打水,去赶尸,去在时针上打秋千
雪花满径,那只虎一直没有出现
这满山的白,像多年经营的手工,我丢失的良心
何时才能在画面外
泼墨洒情。我在等什么?清晨就白了头的苇草
漫山遍野,和我摇摇晃晃的身体一样
朴素,收敛,又装满闪电。

◎不能自拔

尽管五月我忍受了巨大的疼痛,但手术后
虚弱的身体无法肩负一座空城的理想。
一粒词,一粒词的,我看见命运顺流而下
贴着黄河水颠簸不安
我不是一个贪婪自私的人
在河流的指点下,有些人,露出悲伤
有些人拥有空虚,有些人在小聪明中丢失自己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长成这样
但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我虚有徒名
没有开阔的土壤,总喜欢在文字里冒险,也有心里
发慌的时候。我不是原来的自己
一阵大风可以带走童年,清晨推开门
就会有一堆树叶在等我
我经常用美满的生活来鼓励自己,有时只剩下散乱的词粒
支撑着骨子里的钙质
低着头猫着身子从陷阱中逃脱出来
发现身上伤痕累累
我想逃跑,听见桃花里的咳嗽声
长一声,短一声,含混不清,像一个追债的人在喊叫。

◎深山

深山,无狐。万物不能成仙
修行的人,在寺之外。一柱香,一声木鱼

鸟鸣越来越轻,日光越来越毒
山梁里露出禅寺的檐角,刚好可以垂钓一轮明月
空虚的内心刚好可以盛满红尘的颓败

高大的树木,伏地植被
把山谷肆意拉近拉远,拉直拉弯。

藏起慵懒的中年,淡然,随性。
我从自己内心抽出一段用旧了的经历,竖成《心经》
去抄誉,临摹。

◎谬论

一个人冷笑,一个人指点,一个人痛哭。
我比空旷空虚一些,比伟大伟哥一些,怀抱直亥雪山的云,看
麋鹿跳跃山涧,鲜花流淌山谷
这里和别的世间一样,缺少独特的东西
落叶的灌木林虚掩着人生的小径,两旁杂草堪比虎狼之药
我要剔除的是自己无法卸下的执著
有人围猎想从中寻到什么,有人啖食红尘
有人隔岸观火,有人抱薪救火
我两勒插刀却两手空空。放弃的绝望
清扫出一条可以让月光返回的道路
像天上星星想出现了就出现了。而你
没有再回来:你的身体,你的音讯。溪流那边的都秀寺
檐角经幡被风抖动,晚课的喇嘛,一个接一个睡了。

◎归去来兮

该来的来了。该去的也去了。夜色拥抱的天真
来来回回。你方下场我登来
唱人生酸甜苦辣,聊人生起起落落
来者不来,误认为是摆架子攀身份
去的不去,也认为是死缠烂打。熙熙攘攘的人生
一半在回忆中,一半在对未来的憧憬里
我记得,那年
同学们都要散场
你和我,夜跨学校铁门,喝啤酒,说醉话。
岁月去了,你我来了
而我们,不再年轻。

◎抱朴守拙

山景很迷人。一个人的内心,还在抱朴守拙
水,自然流淌。草,自动生长
遵从自然规律,天也匆匆长高了一寸。
面对大自然,我有点保守,不能敞开喉咙高喊。
同伴们,嘻嘻哈哈,尽情戏闹
仿佛这里一下就擦亮了他们。
而身后,蜿蜒曲折的山脉拖着整个原野的绿
浩浩荡荡,追我们而来—

最后抱在一起。

◎无语


太阳落山时,巅上的积雪还没融化
一个人,赶着牛羊返回,草原像一盏燃着的灯
畜群相亙搀扶,走过寒冬。万物多静
余辉在天空纷纷脱下衣裳
星辰从神龛上走下来,怀抱落寞的夜——

人世最隐秘的幸福,我独享,它的
轮与回。


◎一个人,像鸟,或像金菊,在青海南部

一个人,分成两个人
且慢走,且静坐
打开窗户,外面的影子,在放弃。

一只鸟,不落寞
翅膀上,高原的天幕,向远处伸开

一盏金菊,盛着临摹的人
远山巍峨,近水澶澶
一股香气,它的真诚,完整,干净,以及停顿
让我莫名感动



◎记事:乘车途经可可西里

这辽阔,是可疑的。

沙土长出的植物,花朵,杂草
证明着永恒。

没见一只羚羊,没见孤烟直
远处的地平线上,只有绵延的黄沙和它怀抱的植被。

牧羊人,皑皑的雪,和披头散发的高山
深谷等等,都是我多年来想象中的一部分…

头顶的阳光垂直,从容不迫。我乘坐的车
在可可西里疾行
像一截绳索
精心地将这偌大的野地剔成两半。

◎青南原野

过马营,阿尼玛沁神山,巴卡台,塔拉……
我诗歌里的这些地名终会消失

吐蕃王朝时期的工匠,宽大的藏袍
银色的发饰。腰佩藏刀
打马走过落日下的青海湖

穿紫衣的喇嘛,已看不清自己的另半张脸
经卷被风吹动
回乡的路上,一切都在慢慢变为零。

仍未挣脱信仰的枷锁。我,诗歌,宗教和大自然
草木都蓄满雨水
内心的雷霆,多么可疑。我要囚禁迎面而来的一座
颤颤巍巍的柳木筏子桥
草原深处流淌的一泓清水,羞愧不巳。

◎短句:黑夜

细碎地,将要缝合白昼的
是从遥远的昆仑之巅跌落山那边的阳光吗?

我凝神倾听:黑夜从远方,沙沙沙沙地赶来
月亮会跪下来,舔山脊,摸草原
偶尔会摇响帐篷檐角清脆的小铜铃铛

那时,背水的牧羊姑娘会返回来
那时,我会爱上这里的全部——

黑暗的小触角,那样柔软。我们将跳入黑夜的中心
去做藏匿的天使。

◎短诗:黑夜里

它爬在地上。沿着黄河源头走来的黑夜
像卵石。
我相信,黑夜只是天空短暂的阴影
只是我生活中某个多余的尾巴。

它爬在地上,一条幕布,在溪流对岸
在一座山丘上面。在蚕豆大的青海上面
一动不动。

它在黄河的喉咙里悄悄涌动。昆仑山顶
藏匿了一个神话
雪的掌纹里,它熄灭了弧形的史诗。

我收拢了思想的翅膀,静静地
和它对斟。

◎河对岸

谈起长把梨,谈起命运。
在文字里经营生活,有时掩口偷笑,有时自讨无趣。

风吹来,内心的波浪就动。贵德狭小
而我们又狭路相逢。我浮悬在低处辨识着水流的缝。

我动用过的储备,在这里交出姓氏和黄金的帝国。
山水,植物,鸟类,哲学,宗教。那样丰富,迷人。

隐士一样生活。黄河这边,我像一粒草籽
借助命运的刻度与万物相亙深爱。

◎恰卜恰镇听雨

那熟悉的,又阳生的雨,来了。
这小小的,特别的声音,断断续续一夜敲打着我的窗棂。

像天空开出的小花在黑暗中摸索。它拍打着节奏
把我疏远掉的十五年秘密弥补

一个小马驹的蹄子,轻轻地,叩击着地面
溅起轻盈的回声,复又落入悄悄长高的青草里

雨声里,南山墓地死去的人摸着童年的木盆复活了
大海涌过来,波浪中漂走的上古世纪沖刷昨天刚挂好的经幡……

水笼头滴滴答答,黎明擦亮附近工地塔吊的暗影
一座建成一半的楼房凝在晨雾里,滞重的车辆声越来越多。

◎在常牧镇
           ——  兼致孔占伟、朱立新兄


我,行走的形式,小于水,细微于热爱。三河在胃壁上一直等我道歉
生活更接近于摸索和僵持
剩下的一直都这样安排:简历中写上和牛羊、草原在一起
工作与牧民从头到脚有了瓜葛
雪,匿藏在森保山掌纹间
更多的雪,渴望被改变命运的闪电点亮
和山的波澜一起汹涌澎湃……

紫衣僧人,经过漫长的佛学辩论,穿出峡谷深处
他们,有时和我挑灯夜谈,多数会卧居僧舍
专心读书。而我心胸很小,只装进山,羊,藏人
和他们的生活。或他们生活的全部的总和
肚里撑不了船,盛不下一根长篙
还时常将它看作童年偷偷敲摘梨子的木棍
心里装着一面镜子,却常是肉的理想白菜的命
祖辈谢世前总告诫后人,而我是不孝之子
亲近不了泥土种不了庄稼
握笔,写下的字歪歪扭扭上不了台面
人前,嘴笨口拙,脸红脖粗,狗嘴吐不出象牙。就连写诗
也要搜肠刮肚,字斟句酌……

在常牧,麻雀会飞得很高
我却飞不高,注定也飞不远。不吵闹,也不牢骚满腹。
早起读书,暮夜写诗。白天,在生活与工作中辩认犬儒之心
有时,躲避中年之风,有时看风吹倒别人的石碑
我已成为土得掉渣的土人了……
但一些疏远的人和事,我确信能在记忆里再次找回
昨夜,常牧下雪了。山低垂着
天穹,压低了的弧线
像一些多余的枝丫
这满眼的白,沿着黄河两岸,蜿蜒扑来
在我内心拼命地摇晃。

◎在草原行走,你们总说赶不上我

你们一直落在后面,说赶不上我
你们没有用心走路
我动用了自己储备的走路的所有力量
没有人在意草原上古往今来的风月,只贪婪吮吸美的芬芬

你们赶不上我,因为我的心太远
像多年来我经营的手艺。长期以来,我独自爱上了一座草原
在文字里牧放酥油般的牛羊,让整个牧场
那头开花,这头长草
脚,一口一口,吃下它的妖娆,也吃下
它的贫脊

一直在草原行走,你们不知道
我会和一株小草对饮:有时,它灌溉我;有时,我宠护它
有时我们猜拳赢取昌盛的帝国
一只野鸡数清了我脚掌的纹络,一条溪流爱上了我的爱
身体里藏着另一座草原

我们生活的行云流水,迷恋于孤高和独立
你们走在身后
勘测不到我们隔着一个朝代
我从未想过超越别人,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姿态和心

◎手工

文字拙于绘画,建筑高于雕塑。打铁的人如何淬火
内心的火焰和铁的质地
都不会差上分毫。古代犯人,囚窗望不到星空
仓穹布下的星辉阵,被军事家挪用
凝成三十六计,计计入心,隐隐做疼。
汗竹上记下缩影,每个朝代
漏洞百出。抱薪救火者,亡羊补牢者,拔苗助长的
络绎不绝

怀惴绝技的人,偶尔感觉如履薄冰。据说,古代一位独眼将军
请画师画像,因不满美化自己不够,砍下画师的头颅……
天下事有理或无理,只是光阴谣鱼肉镜。尖锐批评生活的人
满怀期待
难以逃脱痴迷的热爱,无法别处做人
就在一个人手中复活,做另外一个人,美,而且能包容所有的美。

◎在常牧,饮酒记
           ——致关确俄日


一滴酒,就是另一滴酒的经卷,一个人,就是另一个猜拳者的
影子。
我们隔着一碗酒,席地而坐,喧嚣,饮酒。
身边的格桑花,是草原上最朴素的植物,一朵一朵敞开胸怀
却看不到我们头脑中的旧凉亭。

诸神,湖泊,高山,积雪
被我们重新命名,并有了来世的王和后世的宫
神仙羡慕的光阴,一副不与凡夫为伍的样子…

酒慢慢挪过来,跑到身体里。身边的空酒瓶越来越多
我们读完一瓶又一瓶酒,我们读到了自己
将先前的酒局推倒重来,夕阳吊诡地悬在西山之顶……

你说,下次约个地方再喝一场。没有谁像我这样了解另一个人
会在酒中读懂什么东西

多年以后,那些酒后英雄将销去万古愁
在无人赶赴的地方,我们巳管不住当年豪情的衰老。

◎塔尔寺,静心

雨小了。山坡的林木在雾里矮下去
寺院藏在雾里,法器藏在雾里,连辩经的喇嘛
都藏在雾里——
“雾是佛,是神灵的八宝莲花座?”

转山的,嗑长头的,围着八座佛塔
络绎不绝。
这虔诚,能两忘?红尘中,来来去去的人……

我怀抱秋后的寂寥,安顿好湿漉漉的山野
和僧人三旦,握着茶盏
垂注这个午后人们的前世今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5 18: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写生兄,刚看到,捧茶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7 22: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业 发表于 2015-9-5 18:34
感谢写生兄,刚看到,捧茶问好

学习老师佳作,祝创作丰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4 20: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生 发表于 2015-7-15 09:24
◎无题

辞令用到极致。雪在山巅装扮成花朵。

元业老师的诗作的蕴味在自然流畅中隐现,几乎不见雕痕。欣赏。学习。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4 20: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生 发表于 2015-7-15 09:24
◎无题

辞令用到极致。雪在山巅装扮成花朵。

推荐大家品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9: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中见隐忍的力量。很有份量的一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4 20: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与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2 02: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赏,问好元业老师,祝中秋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0-23 11:35 , Processed in 0.114685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