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蠖蛇之度

【中国诗人】蠖蛇之度专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5 09: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要来

  文/蠖蛇之度

坚持在南墙的冰
终于被化解
洇湿的地面还是把
春风请进了门

久困南墙的窘迫
隔着地表深处的那一丝慰籍
在惊蛰懵懂之前
大地的一声干咳
充分见证,我只是一块
冬天的遗址

只为
春天要来

2016·2·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6 16: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炸酱酸菜

文/蠖蛇之度

那一晚,你用筷子
将一碗面挑开
一半选择炸酱
一半选择酸菜
从此,我们成了故事里的
两个人

你不是谁的贵人
这一筷,撕破了一个夜
一半成了炸酱
一半成了酸菜
与炸酱酸菜无关的内容
被风一吹
一个故事跌进洮河
一碗面留给故事

洒落在两岸的忧伤
随着街灯,昼伏夜出

2016·2·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9 07: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蠖蛇之度 发表于 2016-2-9 16:21
年夜的饺子

文/蠖蛇之度

遥祝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9 07: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遥祝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 17: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3-2 10:11 编辑

三月

文/蠖蛇之度

三月的土松了
第一条虫子钻了出来
它嗅了嗅三月的风
翅膀从惊蛰的肋下长成春的样子

像传播一首诗
它把春天的秘密,撒在风中
树干摇晃的声响
和那聚拢在脚下的枯草
吟诵一冬的黄叶
还有那,寻着草香的女孩
追逐那对会飞的翅膀

手越伸越展
春天
越来越近

2016·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5 16: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影子与房子

文/蠖蛇之度

蜗牛一出生就拥有自己的房子
产权和户籍终生享用
并不像生物学那般分类
它们的外壳也不像我们的影子
那般沉重

我们创造了房子
也创造了价值
我们创造了城市
也创造了文明

当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外壳
也拥有了蜗牛一样的行动

我们一出生就背负了自己的影子
像欠了谁似的
从产权到户籍,从·影子到房子,再到影子
都要,一点一点
慢慢的来

2016·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8 11: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梦

文/蠖蛇之度

梦伸向泥潭
还是无法摆脱穷人的根基
仅凭一张富贵的脸
无论是掩藏,还是修饰
都是一样的结果

枯草壳里蹦出的一粒草籽
插入地心的五指
紧紧攥住这死亡的泥沼
像摆弄丝绸
却不似穷人作派

它要用曾经的狂野冲淡这梦
它要让向上生长的枝蔓
融入这春
不论是富是贫

2015·3·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9 07: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3-9 16:14 编辑

复活的小径

文/蠖蛇之度

窗外的那条小径,还是
钻进了夜色
我的担心,就像
夜色持续擦出的声响

压抑在心口的惶恐
总免不了朝那窗外多看一眼
比小径更远的方向
诸多幽暗的物体
多像从城市肋下剖出的器官
那些长大的建筑
在杂乱中推来搡去

我熟悉的人,潜伏在
陌生的借口背后
以夜色的名义
触动这器官的每一道神经
一种希望的破灭
就多一重黑暗涌来

一个狭隘的孤独者
总是拥有庞大的孤独
翻阅这夜色的病历,抑或
与这夜色分庭抗礼
还需一炷香

我怎样才能看清
这复活的小径,难道
像佛一样,闭上眼

2016·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1 10: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爆米花的人

文/蠖蛇之度

他最擅长的生计
就是点燃每一粒玉米
让围了一圈的人
都开成一朵花

每一次引爆
都是一次震撼
当一个小区
惊悚于他的装置
而膛目结舌

侵扰与文明之间
他选择了退避
如果你在偏僻的地方看见了他
那就请为他即将爆开的花
添一束笑声

2016·3·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2 08: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分

文/蠖蛇之度

一只鸟
它疲倦的影子
就葬在黄昏
天边那凸起的云朵
是它极好的归宿

夜幕降临
云的窗依然开着
从里边发出的鼾声
打着春的节拍
离我很近

2016·3·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3 18: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酒菜

文/蠖蛇之度

冬天寒冷
却将一瓶冻僵的酒
装进我的身体

我仅存的体温
不止一次地点燃寒夜的火锅
还有那些生死与共的
下酒菜

红的通灵
绿的通神
只为那封捎给春天的书信
早早醒来

2016·3·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6 10: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思

文/蠖蛇之度

囚禁,是谁的刑酷
一只鸟,无用的翅膀
只能用来梳洗眉梢

像干预一个清晨
会飞的心已经无力吟咏春天
水适合投影,山适合朦胧
第一条鱼尾纹适合它的游离
像牵牛花的豌子,各种形状的扩散
并不朝向它生命的绿

萃取阳光的毒
扶正一个个倾斜的黄昏
让这囹圄的轮廓
不止一次地倒了下去

2016·3·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08: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背影

文/蠖蛇之度

我欠起身
在你的话语之间
选择了告辞

我不需要选择别的
富有和贫穷
都是一张脱不下来人皮

我不想转身
我知道你滚烫的眼睛
一直望着我的背影

一个满足于自我的雕塑

2016·3·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2 07: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漂流瓶

文/蠖蛇之度

原本还想把你扔回海里
只是你一路飘来
异常辛苦
湛蓝的海水,汹涌的姿势
将你拱出水面
却让我意外的打开了
——春

2016·3·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5 08: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庙会

文/蠖蛇之度

我试图离开
似乎,这里的旱情
仍在持续

苍鹰高飞
携带着沙尘
三月,等待开光的农具
仿佛需要一台戏

幽暗的荆丛和它的草场
推迟了发育,它们的想象
都在它们的耐心之中

那些怀抱春雨的戏子们
在荆丛之上,在鹰之上,在三月之上
三通锣鼓之后
一出戏刚刚开始

2016·3·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6 08: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明的样子

文 /蠖蛇之度

与四季交往
我还是看好春
父亲的轮椅虽不能自作主张
却也有机可乘

轻柔的柳丝
像家谱一样不经念叨
父亲一絮叨
它就绿了

踏着清明的绿
点燃祭祀的香火
父亲、轮椅,柳丝,家谱
与这春天
一样动情

2016·3·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8 2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和学习,写得很好。向老师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31 15: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3-28 22:26
拜读和学习,写得很好。向老师学习!

谢谢您的支持,遥祝鉴赏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 07: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的诗

文/蠖蛇之度

季节。给春天的许多事物
安装了心脏、眼睛、还有角度
所以,它们努力的方向
除了向上,还有绿

大海,给春天的许多浪花
设置了心跳、眼神、还有高度
所以,它们激扬的目标
除了发奋,还有蓝

花草,给春天的许多梦想
更新了心情、眼界,还有态度
所以, 它们萌发的地方
除了娇艳,还有香

我,为春天释怀
像干预生活的阳光
除了季节、大海、花草
还有诗

2016·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09: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抒怀

文/蠖蛇之度

有幸游历河北明珠·秦皇岛,感受天地人三才合一的美妙,不免舌下生津,回味无穷!
——题记

【一】秦皇岛

不想入海求仙
那是皇帝想做的事
只是靠近你的伟岸,才知道
活着的意义
你把雄霸背后的仙方
投寄于大海
轰轰烈烈之后,一座岛屿成名
你居然,一望
就是几千年

【二】山海关

不登关隘
怎知拒敌于千里之外
不入城郭
焉晓聚商于万里之宾
打开门户的匾额
一挂,就是
天下第一

【三】老龙头

一部好的教材
于爱国有关
在石砌的垛口
春听水声
夏听涛声
秋听风声
冬听潮声
在历尽沧桑的史籍中,面向大海
听听东方巨龙的腾飞声

【四】孟姜女庙

哭倒的那段长城
不复存在
孟姜女还在
望夫石上的坑
还有范喜良的影子

【五】北戴河

沿海的小径,是开过光的
脚下的碣石
像潮湿的经卷,向远处延伸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到鹰角石才松了一口气
再怎么感叹
也咏不出浪淘沙

【六】鸽子窝公园

与一片大海亲近
鹰角石上的鸽子是幸福的
谁能临幸一场日出
谁就是最幸福的

【七】集发生态园

常吃的瓜果蔬菜
这里都有
只是你没见过它的形状
直径一米的南瓜
长度三米的丝瓜
不游历一番
就不能证明你
见多识广

困了,累了
就在这里采摘品尝一番
下一站绝对
津津乐道

【八】秦皇岛抒怀

季节。给春天的许多事物
安装了心脏、眼睛、还有角度
所以,它们努力的方向
除了向上,还有绿

大海,给春天的许多浪花
设置了心跳、眼神、还有高度
所以,它们激扬的目标
除了发奋,还有蓝

花草,给春天的许多梦想
更新了心情、眼界,还有态度
所以, 它们萌发的地方
除了娇艳,还有香

我,为春天释怀
像干预生活的阳光
除了季节、大海、花草
还有诗

2016·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3 13: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您的诗歌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4 06: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4-3 13:10
老师。您的诗歌真好!

谢谢鉴赏支持,遥祝四月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4 06: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老师的深度作品,有启迪,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4 15: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4-4 06:46
品老师的深度作品,有启迪,收获!

谢谢鉴赏支持,敬茶致意!undefine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4 17: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清明

文/蠖蛇之度

他们焚烧祭品
用火,寄过去的冥币
一次就有几十个亿

这两个世界
哪一个更优于活着

膝下的一株枯草
正在偷偷用我的一滴热泪
兑换春的颜色

2016·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4 17: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膝下的一株枯草
正在偷偷用我的一滴热泪
兑换春的颜色".

太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6 09: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菜价

文/蠖蛇之度

它们占据这个春天
完全拥有这个陌生的舞台
吆喝的是菜
割的是肉

一个有能力的人
只要发挥这些精神
就是一个

高尚的黄瓜
一个纯碎的豆角
一个有道德的西红柿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白菜
一个有益于观赏的茄子

2015·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7 16: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中的油菜花

文/蠖蛇之度

一定是那个盛世埋下的种子
否则,他的王朝
不会如此的光鲜夺目
还有他的忠臣良将
抛下这漫山遍野的雄才大略
怎不令人把心跳弹到舌尖

起伏的波澜
弹丝绸几千年
连绵三百里
播秦岭,巴山以秀色
从李白到苏东坡
从张骞出使到
“一带一路”

当惊羡开成黄花
感觉,征服来自春天
有此江山
谁还会与大汉交换颜色

2016·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07: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记

文 /蠖蛇之度

如今被夷为平地
连同它的经脉
那种能收回庄稼的小径

我湿漉漉的身体
被它荒芜的草露挽留
不止一次
那时,它已入深秋

挑着落日与秋的那个
瘦小的背影
还只是一幅草图
那个轮廓

让我在夕阳下
长时间的辨别,它的深浅
像夜幕覆盖我的身体
一重,深似一重

2016·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6 1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花词
——读胡充华《杨花词》有感

文/蠖蛇之度

是春天打开了你的宝典
才撒落这满街的辞藻
那些,我熟悉的偏旁部首
轻轻落在我的掌心
我没有理由放弃这一次填词的机会
——爱情,是所有花絮中
最为合理的秘笈,如这季节
神秘,幻想浸满街头

你读懂了三月,才撕碎这
柔肠百结,我拼凑这情结,无非
让你的诗意更浓

我定是饱享你爱情成果的人
像这飞花,拿起来总是放不下
指尖沾着思念,心头燃着真情
当燕子的婚房铺满诗情画意
一阙《杨花词》,又放飞花无数

2016·4·9·


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南家。含情出户脚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 秋去春还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 这首诞生于北朝时期的诗歌名篇《杨花词》(又名《杨白花歌》),是北魏太后胡充华为思念情人杨华而作,其情思切切,哀婉动人,流传千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9 10: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忽略的世界

文/蠖蛇之度

不小心被绊了一跤
仔细瞅瞅
才发现
闯入蚂蚁的领地

无意跕飞了一块砖
砖下的蚁群乱作一团
不知又要花费
多长时间
才能安顿下来

被忽略的世界
还有一个人忽略的罪过
我不想打扰谁的清静
只好,原路返回

2015·5·29·

点评

被忽略的世界 还有一个人忽略的罪过 我不想打扰谁的清静 只好,原路返回  发表于 2016-7-3 07: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3 09: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声

文/蠖蛇之度

钉子虽然拔出
伤痛还在
残留在风中的那个釘眼
凄厉的哨声
像陈诉一个事实

日子漏了
生活成为一个人
走漏的风声

2016·6·3·

点评

钉子虽然拔出 伤痛还在 残留在风中的那个釘眼 凄厉的哨声 像陈诉一个事实 日子漏了 生活成为一个人 走漏的风声  发表于 2016-7-3 07: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5 18: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的诗

文/蠖蛇之度

我从南山的寺中出来
木鱼的敲击声
随我走了二三里
我停下脚步
那声音,也作停顿

我兀自回头
望那山顶的雾,带着香气
一定是我焚过的香
像招揽香客,测试我的诚意

神与诗,或许
我对后者的坚持更虔诚
倘若我做的不够
请把我的脑袋
当做木鱼,再敲二三里

2016·6·5·

点评

我兀自回头 望那山顶的雾,带着香气 一定是我焚过的香 像招揽香客,测试我的诚意 神与诗,或许 我对后者的坚持更虔诚 倘若我做的不够 请把我的脑袋 当做木鱼,再敲二三里   发表于 2016-7-3 07: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09: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失的黑马

文/蠖蛇之度

每一个痛点
都泛出一片黑云
风的舌头
有意的碰触你臃肿的伤

血红的雨
像被闪电撕破的口
你精神之外
肉体之上的包扎
大雨将至

我牧宿的栅栏
敞开着,那匹走失的黑马
总将我的目光
从闪电撕开的一刹那
寻向背后那一闪而过且模糊着的
惊悚的烙痕

2016·6·6·

点评

我牧宿的栅栏 敞开着,那匹走失的黑马 总将我的目光 从闪电撕开的一刹那 寻向背后那一闪而过且模糊着的 惊悚的烙痕  发表于 2016-7-3 07:2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09: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昏的姿势

文/蠖蛇之度

那条凳子,比我的寿命还长
支撑我,半生的余孽
白天等不到夜的黑
晚上盼不到天的亮

离我最近的小白菜
一直为我酗酒,从足底酗到头顶
在我梗死的脑浆里
有一顶草帽,遮住我
被阳光蛰伤的脸

我仰卧的耳鸣
在我起身,已经发生了争执
谁也不肯来
为我纠正黄昏的姿势

2016·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7 21: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大师的佳作!问好大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8 10: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场雨还挂在窗前

文/蠖蛇之度

那场雨
还挂在窗前
头顶上淋湿的那几根筋
挂在窗前
在雨中扑腾的心
挂在窗前

手中的紫砂壶
还飘着雨前的茶香

我僵硬的兰花指

我不能取出太阳
做我黑色的面具
我怕,脸上掀起的风暴会把
窗前的雨丝折断

2016·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21: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6-7 21:25
欣赏学习大师的佳作!问好大师!

谢谢鉴赏支持,遥祝鉴赏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21: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青年

——读杨牧诗歌《我是青年》有感

文/蠖蛇之度

如今,我还是喜欢称呼你青年
你青春的熔炉还在
冷藏你灵魂的冰箱还在
那些曾经影响我,不
一个时代的诗句,像大漠驼铃的悠扬
是我过去与未来永不停歇的足音

也许,我不知道渠县
却知道四川
我没去过新疆
却知道遥远
当风卷起南方
烈日烘干年轻
边塞的皱纹
怎能掩盖你青春的沉思


你的青春还在
你冷藏的灵魂
熔炉里的青春
乃至我的祖国
在我脑海里叩问了千遍
每一遍都斩钉截铁
——我是青年

2016·6·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0 21: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蠖蛇之度 发表于 2016-6-10 21:03
我是青年

——读杨牧诗歌《我是青年》有感大师的作品内敛,意远。给人享受!给人鼓舞!

我还是喜欢称呼你青年
你青春的熔炉还在
冷藏你灵魂的冰箱还在
那些曾经影响我,不
一个时代的诗句,像大漠驼铃的悠扬
是我过去与未来永不停歇的足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7: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6-11 07:51 编辑

今天未能去蒲台

文/蠖蛇之度

热情的夏天
邀约像山中交叉的小径
走着走着就多了变数
困我的咒
与这夏天的风格,都在路上
欣赏一番与被欣赏一番
似乎,永不愈合
即使挥手
也不能使蒲台苍翠

诗人兴会的绿
是我端午的传奇
失色的白昼
虽不能以屈子的姿态
缠绕我片刻
我借炎热的风,燃起菖蒲
在我解开粽子的时候
更想将我身上的绳索打开

2016·6·9··

点评

我借炎热的风,燃起菖蒲 在我解开粽子的时候 更想将我身上的绳索打开  发表于 2016-7-3 07: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4 18: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的月亮真圆

文/蠖蛇之度

今晚的月亮真圆
圆的像井口
我呆立井底,仰望
那穹顶之外的世界,是否
具备,和我一样的孤零

憔悴的四壁
擦不出一丝曾经的欢愉
只有这井底的阴凉
拒绝夏季

也拒绝热烈的心跳
我使劲招手,也不能使
井口的那棵老桂苍翠
任凭一滴漆黑的泪
溺死在眼底

2016·6·14·

点评

今晚的月亮真圆 圆的像井口 我呆立井底,仰望 那穹顶之外的世界,是否 具备,和我一样的孤零  发表于 2016-7-3 07: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0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的每一个角落

文/蠖蛇之度

我徒劳的思想
停滞在那个拐角的地方
前方仍是横生枝节
这是我的地狱

我缺失的思想啊
总是先我一步
在每一个拐角处
开一朵黄花

在我回头时
我怒视的生命
再次经过那些黄花
它们的偏旁部首
已经长成我
留存世上的残诗

2016·6·15·

点评

在我回头时 我怒视的生命 再次经过那些黄花 它们的偏旁部首 已经长成我 留存世上的残诗  发表于 2016-7-3 07: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07: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天堂更美的风景

文/蠖蛇之度

那些比天堂更美的风景
融入西湖的时候
我恍惚的心情总是从
陡峭的山崖里释放出来

此刻,杭州人不在
他们怀揣神的功簿已入仙籍
我,一个外乡人
奢望,亲近钱塘的西子

在我获得一面镜子作为门票时
我便载下他的平湖秋月
掀起他柳浪的幕帘
在曲径通幽处
更想把南方的烟雨寄回家中

我想
多年以后
我的北方,是否
也能像杭州人
摆脱清愁

2016·6·16·

点评

在我获得一面镜子作为门票时 我便载下他的平湖秋月 掀起他柳浪的幕帘 在曲径通幽处 更想把南方的烟雨寄回家中  发表于 2016-7-3 07: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8 07: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爱自己的土地吧

文/蠖蛇之度

星辰如此繁殖
挤满蓝色的天空
我想找一块空处
放下疲倦

那里盛满了外乡人
他们暴虐的嘴脸
像他们手上的护照

这个世界
如此拥塞不堪
他们是谁的后代
连他们自己也装的一本正经
长的像孙子
说出的话却像别人的儿子

与其高攀
不屑为伍
我还是爱自己的土地吧
毕竟
这里葬着我的血汗

2016··6·17·

点评

这个世界 如此拥塞不堪 他们是谁的后代 连他们自己也装的一本正经 长的像孙子 说出的话却像别人的儿子  发表于 2016-7-3 07: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6: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阳泉烟雨

文/蠖蛇之度

被烟雨笼罩的山城
适合我的高度
我在江南追求过她的前身
思乡人,唐突的词
适合她
所有的美德

当我,曾经的追求再次跳跃
心头激起的涟漪滴落满地
还是那把江南的雨花伞
还似江南走过的路

朦胧的面纱
含情如初
南山如此,北山也如此
双腿一拢
桃河湿了

2016·6·20·

点评

朦胧的面纱 含情如初 南山如此,北山也如此 双腿一拢 桃河湿了  发表于 2016-7-3 07:17
朦胧的面纱 含情如初 南山如此,北山也如此 双腿一拢 桃河湿了  发表于 2016-7-3 07:17
被烟雨笼罩的山城 适合我的高度 我在江南追求过她的前身 思乡人,唐突的词 适合她 所有的美德  发表于 2016-7-3 07: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19: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鹅乡下

文/蠖蛇之度

在靠近珍珠的城市
你选择乡下的湖泊安顿自己
在我失眠的时候
一片芦苇摇晃着宗教的逸趣
把你的信仰
放在我的枕边

我的湖泊也在静静地躺着
我不安的心跳
生怕,惊扰你泊在湖中的禅
你的修为如此沉稳
在蓝色的仪式下
为一切的美德加冕

那圣洁的光
一圈一圈地扩散
直到枕上的梦
被你柔软的波光孵化

2016·6·22·

点评

那圣洁的光 一圈一圈地扩散 直到枕上的梦 被你柔软的波光孵化  发表于 2016-7-3 07: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6 16: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客

文/蠖蛇之度

连绵的群山
像万千奔腾的骏马
起伏间
千姿百态的峰峦
向后倒去

同行的兄弟说:看,大象
果然,那巍峨中
有一头大象,甩着鼻子
卷食绵延的碧绿

行进中,有一个女人
伫立山巅
任凭我们经过
任凭我们惊诧的手势捂在嘴上
任凭我们的想象力
从她身上猜度她的心事
她失望的表情,一眼便能看出
我们,不是她要等的人

据说,她在那里等了千年
我们却不是唯一的看客
只不过是万千过客中
匆匆老去的人

2016·6·26·

点评

据说,她在那里等了千年 我们却不是唯一的看客 只不过是万千过客中 匆匆老去的人  发表于 2016-7-3 07: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08: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观察

文/蠖蛇之度

或许,这九楼的高度
适合我的观察
也适合医生的观察

打开一座城市
只需要一扇窗户
流动的车辆,缓缓的脉络
女巫似的光线
透过这九楼
所呈现出的图案
和我观察到的交通堵塞
完全吻合

这里需要交警
我观察到了
医生也观察到了

2016·6·28·

点评

或许,这九楼的高度 适合我的观察 也适合医生的观察 打开一座城市 只需要一扇窗户 流动的车辆,缓缓的脉络 女巫似的光线 透过这九楼 所呈现出的图案 和我观察到的交通堵塞 完全吻合 这里需要交警 我观察到了 医生   发表于 2016-7-3 07: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9 08: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娄的杨树

文/蠖蛇之度

我惊叹于它的粗壮
像它沧桑的腰身
至少它的才干
在此间独一无二

或许,它身上的红布
系着它盘踞的历史
或许,它正值壮年,像南娄
为风留驻,为雨停顿
活到这份上
才算活出灵感

我不能涂改它的相貌
只能伏笔,舒展它的灵根
我不像风,也不像雨
生怕这粗壮的记忆
一旦消失

2016·6·29·

点评

羡慕诗人和佳作!  发表于 2016-7-3 07: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30 11: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下的风

文/蠖蛇之度

阳光一再升温
——风是烧烤过的

冰凉的啤酒失去泡沫
像串在牙签上的胃
看不到蚕食的原型
一条街,爆料最后一道工序
烧焦的幽灵,慌奔的
可着劲往嘴里赶

人,还有什么不能
胃不需要靠岸, 只需要赞美
赞美这风中的孜然
裹着椒盐的生命
还有岸边
孤独行走的自己

蚕食者与被蚕食者
各自佯装着互相的体温
阳光下暧昧,盛不下一厢情愿
难怪,龙卷风阴沉的脸
卷起六月
咳下,一地冰雹

2016·6·30·

点评

人,还有什么不能 胃不需要靠岸, 只需要赞美 赞美这风中的孜然 裹着椒盐的生命 还有岸边 孤独行走的自己 蚕食者与被蚕食者 各自佯装着互相的体温 阳光下暧昧,盛不下一厢情愿 难怪,龙卷风阴沉的脸 卷起六月 咳   发表于 2016-7-3 07: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07: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蜘蛛和它的网

文/蠖蛇之度

它替自己庆幸
自己,有一身好的功夫
能撒弥天大网

不管你是南来的、北往的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
无家可归的、有家难回的
走投无路的、失魂落魄的、误入歧途的
还是麻痹大意的
甚至,腰缠万贯的、为富不仁的
小人得志的、一夜暴富的
招摇过市的、志得意满的、吃香喝辣的
······

一旦上网,管教你
——走红

2016·7·2·

点评

欣赏学习大师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6-7-3 07: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0 15: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

文·蠖蛇之度

故乡越来越不经走了
没走几步就到了
在城市看不到故乡
在故乡满眼都是城市
故乡老了
老的一动不动
故乡瘦了
瘦的皮包骨头
被城市包裹的故乡
就是一块庄稼地
早晚会种出楼来
再回故乡
我会在梦里收割

2016·8·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5 13: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8-15 14:00 编辑

雨季

文/蠖蛇之度

雨季的天,一捅就破
雨水像泊在眼眶的潮
一经碰触
便倾巢而出

被蜻蜓狂吻过的水泊
装不下熟透的秋雨
蚊子附上肉身堆砌坟墓
苍蝇的哭泣
已穿透有雨的季节

曾经的河道
还在听信洪水的谎言
总是让心头的蛮荒
一改再改

2016·8·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5 13: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6-7 21:25
欣赏学习大师的佳作!问好大师!

谢谢鉴赏支持,遥祝快乐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8 10: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洪水

文/蠖蛇之度

一场暴雨在阴霾中
生下一场洪水
它不是来认祖归宗的

迷茫的路径
惊恐,与生俱来
局促间,它将横在面前的路截为两段
将沉默的村庄截为两段
将过路的牛羊截为两段
将影响它视线的大树截为两段
将田野截为两段
将幸福截为两段
将安逸截为两段
将日子截为两段
还有季节留下的话柄
被截为两段的人
在愈合中举起了石头,棍棒

它选择溜走的方式
居然,顺着低处

2016·8·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0 19: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中的烛光

文/蠖蛇之度

我经过它时
心头豁然一亮
风经过它时
一滴泪滚落在桌面
风再次经过
我失去了一切

幽暗中,风从我身边经过
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风再次经过
我从人生导演、岁月设计、生活制片、日子编辑
步步退缩,直至成为
无用庶民,成为多余旁观者
最后沦为乞丐

2016·8·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1 17: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8-21 17:49 编辑

松树山的雨

文/蠖蛇之度

只有雨
能说清一座山的名字
刚出浴的松树山
无需化妆
扑鼻的松脂凝香
早已把前世的秘密
展露出来

被秋雨洗漱过的石径,适合攀登
越往上攀,周围的城市建筑就越发迷蒙
寺庙是开发过的
并不藏匿曾经修筑的风霜
山体横卧着
也无需传递来自山顶的
一点讯息

我来了
不为别的
只为秋雨携带的
一丝清凉

2016·8·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10: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8-22 11:34 编辑

八月的雨

文/蠖蛇之度

八月的雨
把心情压的很低
与河两岸凸起的高楼
形成的反差
全浸在雨中

我几经周折
在雨季的滂沱里落脚
还是抵不过洪水
抵不过此刻
倾覆,搅乱了谁的心事

河里的石头
相互冲撞着、挤兑着
痛苦的棱角为下一纪铺成
鹅卵的模样翻滚着

我在低处
何止期望,能够
像碧空的星斗
相互照亮

2016·8·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08: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名

文/蠖蛇之度

这里原先就是一座荒山
无名无姓
自从它被圈进一张图纸
它的历史在一夜之间便连根拔起
挖掘机的风镐
疯狂的喊着它的乳名
突突突,突突突

被夷为平地之后
它又圈进 另一张图纸
当楼群拔地而起
它为一个世纪 更名为
——家园

2016·8·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4 08: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落痕

文/蠖蛇之度

我不能在镜子里居住
这里积存了我过多失眠的痕迹
我的顾盼一直是这样定格
左在右边,右在左边
如此透明的囚禁
我倒立的时光
被岁月抛弃的影子啊

在眼眶里熬过的日子
像倒挂在空中的月
那圆心里泛出的图案
也定是长期醒着
得不到睡眠落下的病根

我的脸上似乎
也沾上了宇宙的颜色
瞳体的光
散落在白天黑夜
我还是走出这面镜子吧
不能奢求挂在天上
那便隐于郊外

2016·8·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9 09: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蠖蛇之度

钉在伤疤上
那只苍蝇的手
时时撩起微恙,甚至
让我无法忘记痛感

窗外,饥饿的狗
时常故意提醒食物残渣的分发
此刻,玉米正在发育
太阳像园丁一样
为秋天赶制最后的进补

我需要修复
此刻的离开无需
提起苍蝇和狗
让玉米再成熟些

2016·8·2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31 11: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的归巢

文/蠖蛇之度

充血的眼睛
残留七月的余色
疲惫的黄昏
习惯地泊在冠山之侧
一片云憔悴下来

城市和乡村的噪声
在酒杯里轻触
一只麻雀归巢的姿势
正是七月本身

2016·8·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18: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静谧的夜

文/蠖蛇之度

夜晚的想象
远比白天要大
我想,总是夜的静谧
放飞了思绪

当白天被装进黑夜
斜阳下散步的两个人
便在思绪中定格成为一幅画

希望那画生动起来

却把白天
拥抱成星星

2016·9·2·、

点评

静谧的夜,祥和,安宁!问候大诗人  发表于 2016-9-3 07: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8 09: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9-8 16:57 编辑

中秋

文/蠖蛇之度

从出生的故乡出来
企图,爬上那段台阶
靠近月亮的城郭

那扇虚掩的门
似乎,迎接所有的来访者
靠近一个庞大的王国
时间消失了
一切的虚空
到了极点

世界的某些地方
可以是十八层地狱
可以是人间乐土
我可以是一粒尘埃
与这虚空,似曾相识

2016·9·8·

点评

欣赏!老师好!  发表于 2016-9-21 17: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12 17: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思

文/蠖蛇之度

我的路
总是被河流隔断
通向对岸的那个词
婉若秋天的装束

你的眼
碰撞我的眼
一滴泪
总能加重一座桥的
负荷

20·6·9·12·

点评

你的眼 碰撞我的眼 一滴泪 总能加重一座桥的 负荷  发表于 2016-9-21 17: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13 18: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订金

文/蠖蛇之度

整个夏天
只有蚊子陪我
吃饭
睡觉
聊天

针刺的口红
闷骚,且无人悬赏这
死亡的味道
一次
又一次
我发福的身体啊

在我的耐心消失之前
用一瓶灭害灵
为它们交了订金

20·6·9·13·

点评

在我的耐心消失之前 用一瓶灭害灵 为它们交了订金  发表于 2016-9-21 17: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1 15: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蠖蛇之度 于 2016-9-21 19:42 编辑

黄河岸边拜月拾趣

文/蠖蛇之度

在黄河岸边拜月
成为这夜奢侈的梦想
作家、画家、摄影师、诗人
围坐一圈,缄默而恭顺
会使用茶器的女神
把黄河的味道,举过头顶
月色清醒了许多

一只蚊子
跪在我的脸上
趁着一片乌云飘过
把一个红包
捐给了我

我的虔诚
在月下
多了艳遇

2016·9·21·

点评

会使用茶器的女神 把黄河的味道,举过头顶 月色清醒了许多 一只蚊子 跪在我的脸上 趁着一片乌云飘过 把一个红包 捐给了月 我的虔诚 在月下 多了艳遇   发表于 2016-9-21 17: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6 16: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迹

文/蠖蛇之度

山顶的那个亭子
适合落日
我几番将那昏黄
盛进我的杯子
几番将那余晖摆弄出茶色
直至它归隐的尘迹
失去光泽

是秋分稀释了白昼
心思如茶凝重
附近,一群麻雀对一片谷地
放出狠话
此刻,我的起身
令一切尘迹
消停于心

2016·9·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8 17: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聊

文/蠖蛇之度

很久没有聊天了
——想聊

朋友圈的聊天记录
几乎,与我无关
遛狗的那个女人
幸福地被狗牵着,还有自拍
随地的大小便
都很上镜

美丽的公园
不想散步
万一走了狗屎运
就不得聊了

想聊
不知道聊什么
感觉版本老化
电量过低

2016·9·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1 20:10 , Processed in 0.217433 second(s), 17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