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诗] 之二,砍诗合并贴——欢迎大家讨论(附三稿)  

复制链接 124 1774
本帖最后由 镇州 于 2016-5-18 06:42 编辑

事先声明这里并没有谁否定谁之论,所言只在于解惑和提高诗艺。同时也希望改变一下论坛上一片赞誉吹捧的风气。虽然我们的所作所为多少象要发动一次“文化大革命”,实在有违初心!嘿嘿嘿-------欢迎大家加入正反方,提出自己的观点。公平起见,我们用【砍诗合并贴】统一标题,主持人按轮流坐庄的原则。只要谁有好的想法和新理论,他就是主持人!谢谢!


2【五一诗赛】月光——致农民工兄弟
文/镇州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
着月亮的邮戳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薄薄命运
会不动声色地生出
唯一的蜜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会暂时遗忘------

像枚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tr][/tr]
根据素衣清颜和众位师友的意见,三稿。谢谢!

月光
文/镇州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着

月亮的邮戳
像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一次密谋,涨一次潮讯。一只游离
城市边缘的野蜂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薄薄的命运,不动声色地生出冷
和唯一的蜜





“一张纸薄薄的命运,会不动声色地生出冷,和唯一的蜜”借用素衣清颜【瓷】里面一句“不动声色地生出冷,生出蜜,生出月光”。这句妙不可言。兄谅!







管理






反方——车行    象一枚大号白色药片。高剂量的月光,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月光的药片治疗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这里与生活常识脱节,有点想当然的感觉。我想松子兄感觉的问题,也在这里。不妨用一个稍微大一点的词代替掉,比如暗疾?。。。

反方——素衣清颜    为何不是“治疗着契入了一枚铁钉的肋骨”?只是好奇。

反方——迎客松    高剂量的月光/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月光——治疗铁钉?

正方——镇州      现代诗写者应该是“有创新力的个体”——霍夫曼斯塔尔。在解读霍夫曼这句话的时候不得提到角度的问题以及一个概念“专制性幻想”。诗歌的语言是有别于日常语言的,如果你站在日常用语读小说看报纸的角度来读诗歌的语言,这应该是一种曲解。经常在博客和其它传媒看到有人号称让诗歌平民化,让大家读懂----以及什么什么的------,这不能不让人说是一种遗憾。诗歌是非常歧义的东西而且诗歌的本质是重新诠释和重新命名。这就要求诗歌是以“新”的面貌出现的,它只能以启发性的方式,而不能用出自真实性和人类常规状态的推导性来认知和度量。诗歌成为一种单单由幻想造就、跃出现实或者毁灭现实的世界的语言。专制性幻想造成如下影响:1在现代诗歌里正如小说中的一样,空间破碎了,失去了内在关联及其维度的常规方向秩序。比如:一件白色的星之衬衫燃烧着承载的肩膀;在将星与人物形象糅合在一起时,空间完全被消解了。空间的消解还表现在空间中被分隔之物融为一体的时候:山脉的躯体在我的窗前犹豫。这表现了一种同时性的主导现象,一种同一个外部兼内部的同时性舞台。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对地点的指定。或者它们以颠覆的形式被使用:在星辰之上是风/在风之上是帆。又:你的眼睛,在其中我们睡去。又:暗色的、可触的潮湿嗅起来有桥的味道。在最后的例子里:”可触“实际上是属于桥的装饰语,却成了几乎没有形体的潮湿的本质。其属于现在典型的风格手法——置换法。它适合制造非现实的交错。”充满苦痛的树枝和干枯的心灵“而不是干枯的树枝和充满苦痛的心灵。2时间也获得了一种反常的功能。有时它是作为一种空间的第四维度的方式在场:时间上被分隔之物被聚合成一个瞬间,对应着唯一一种图像空间。加西亚-洛尔卡有一首八行诗【猎手】。它在视觉上是渐进的:四只鸽子在高空飞/它们飞了回来/它们的影子负了伤/它们躺在了地上。最为洗练的语言表现了一个事件,事件的因果关系没有得到说明,而是通过毫无冲击力的的连词“和”与空间转换(高空——地上),有一刻,诗歌的语言接近充满痛苦者(负了伤),但很快就推移了这痛苦,它只让影子受了伤。图像转换和空间转换的原因被省去了——猎手对鸽子的射击。诗歌的开始和结束都是现在时,尽管这两个部分属于——或者本该属于——不同的时间段,如果这首诗照顾到现实情况的话。然而这首诗是生产出来的幻想运动图像,幻想从事件中去除了尽可能多的东西,其中包括时间和因果联系。诗歌的语言发展到现在,可以容忍的是实物的并列,而不是对因果关系的期待。反过来的情况也有。艾略特有一句诗写到:走吧,鸟儿说,因为树叶已经载满子女。这句诗在全无关联者之间设置了一个貌似因果的关联:只有借助幻想,诗句的第二部分所说内容才能成为鸟儿呼唤的一个“原因”。这也就形成了诗歌语言的一个悖论:对象上或者事件中的联系由于因果、目的、转折或者其它连接词的省略而被摧毁,而反过来,彼此毫不相关的实物或者过程同样因为这样的连接词而有了关联——这就是专制幻想的幽灵王国。3直观可感者和抽象的等同也成了风格规律和手法。“耻辱之灰”“转变向你们微笑”“凋萎的好感的簌簌声”“哀伤和欢乐有它们自己的叶子。4幻想借助非现实的颜色侵袭了可见者或可闻者,以这种方式让它的客体脱离了庸俗。”蓝色的颤栗”“大地如一只橙子一样蓝”。由此可见,诗歌的语言是将生活和自然分解成碎片,按照人类法则重新设置。

回帖
  • 2016-5-13 20:28:25
    先抢了沙发再说。。。。
  • 2016-5-13 20:49:09
    前来观摩!镇州老师好!
  • 2016-5-13 20:46:22
    先找个好位置。好,开始——
  • 2016-5-13 20:44:13
    镇州诗兄和车诗兄以及诸位高手,又有活干了,大家又要辛苦了,这是很好的现场活动,文友们在参与或观摩之中都能得到认知方面的开阔和深化。

    前排就座,只能为文友们鼓掌加油,遥祝参与此项活动以及路径此帖的文友们生活顺意,笔健文丰。(爱在深秋独行)
  • 2016-5-13 20:31:37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3 20:28
    先抢了沙发再说。。。。

    因为怕自己言不达意,套用了不少书本理论的原话,读起来有点晦涩。但相信兄的水平。

    点评

    迷信书本,你会死得很惨。反方的眼光毒得很,要特别当心许兄的“温柔一刀”,我也特别怵她致命的小刀。  发表于 2016-5-13 22:23
  • 2016-5-15 07:09:28
    秦志良 发表于 2016-5-14 10:36
    月光-----致农民工兄弟

    一封信,盖上月亮的印章

    谢谢师兄的参于。多多批评。敬茶,远握!
  • 2016-5-14 20:07:25
    明天一并回車行和小雪。欢迎其他师友热情参与--------

    点评

    我上面这大段够谢你的吧?  发表于 2016-5-14 20:33
  • 2016-5-14 17:33:07
    本帖最后由 小雪人 于 2016-5-14 17:35 编辑

    A: 流浪人   

      文/台湾著名诗人罗门


       1) 被海的辽阔整得好累的一条船在港里
     2)他用灯拴自己的影子在咖啡桌的旁边
     3)那是他随身带的一条动物——对2)句陌生化的补足,也是对“拴”用陌生化用词的补足。假如没有这句,那么从‘拴“的用词中也是有动物的影子,但是,会给读者带来不阅读的不舒适的感觉。假如把这句直接删除,那么,我们会不会觉得5)和6)的陌生化处理的效果在语言上是成功的,但是在诗意的表达上会出现不十分的融合?因此,我认为这句是全诗的灵魂入点。同是参照B诗歌,师部是少了这样一句的效果。
     4)除了它 娜娜近得比什么都远
     5)把酒喝成故乡的月色
     6)空酒瓶望成一座荒岛
     7)他带着随身带的那条动物
     8)朝自己的鞋声走去
     9)一颗星也在很远很远里
     10)带着天空在走
     11)明天 当第一扇百叶窗
     12)将太阳拉成一把梯子
     13)他不知往上走 还是往下走


    B :【五一诗赛】月光——致农民工兄弟——区别1:A《流浪人》题目本身为有情人,B《月光》为物,需要附情于物。虽然后面附加了副标题,用以解释和附情。C 《 鹅卵石》——典型的语象诗

    区别2:A诗从场景的剪切入手,很容易将读者带入情感的发源地。
    B诗歌直接从物入手,阐发情感。
    C诗歌从物入手,格物致知。
    A与B:虽然构思不是决定诗歌是否晦涩的原因,但是,当你的言语或意象具有自己个性标识的时候,那么一切的相关因素(上面和下面分解)都有可能导致作品的成败。
    B 和C:C诗不用A诗歌的3)句的入点,因为C诗是“无我之境“


    文/镇州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
    着月亮的邮戳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薄薄命运
    会不动声色地生出
    唯一的蜜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会暂时遗忘------

    像枚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C 鹅卵石
    文/金色泉水

    春天。池塘里
    芦苇爆芽了
    茭白爆芽了
    菱角爆芽了
    那鹅卵石呢——假如没有前面对“爆芽“的铺垫,直接写”鹅卵石也爆芽了“,那么这个“爆芽“属于晦涩,是词语陌生化的失败。现在有铺垫,那么属于陌生化的成功,也是构思”新颖“或说是”诗人对事物的新挖掘。因此,诗歌对于理论的把握和揣摩是理论和实践的互怔,不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也爆芽了,爆出了
    一条长长的小溪
    终年流淌鹅卵石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

    点评

    那个什么来的,英雄所见略同?。。。哈哈。。。  发表于 2016-5-16 01:25
    A/B/C有点眼花,但出刀的力度够劲。  发表于 2016-5-15 23:16
  • 2016-5-14 14:03:56
    总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呀!三年两句得,一吟双泪流!佩服!佩服!!
  • 2016-5-15 10:23:09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12:05
    再逼车行出刀。

    出手呀!来点“实招“,别与镇州扯那些虚的。
  • 2016-5-13 21:01:39
    爱在深秋独行 发表于 2016-5-13 20:44
    镇州诗兄和车诗兄以及诸位高手,又有活干了,大家又要辛苦了,这是很好的现场活动,文友们在参与或观摩之中 ...

    谢谢兄的支持。兄辛苦!敬茶,远握!
  • 2016-5-13 21:02:39
    窦然 发表于 2016-5-13 20:49
    前来观摩!镇州老师好!

    欢迎师友的参与,请提出自己宝贵的意见。谢谢!
  • 2016-5-13 21:03:25
    陈知日 发表于 2016-5-13 20:46
    先找个好位置。好,开始——

    观棋不语非君子!!!哈哈------

    点评

    谁不语啦?我不说了吗?开始——呵呵呵  发表于 2016-5-13 21:04
  • 2016-5-13 21:05:40
    先提上,回头细看……问好兄弟……
  • 2016-5-13 21:06:16
    镇州 发表于 2016-5-13 21:03
    观棋不语非君子!!!哈哈------

    谁不语啦?我不说了吗?开始——呵呵呵

    ——这多少有点狡辩啊------
  • 2016-5-13 21:07:58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3 20:28
    先抢了沙发再说。。。。

    还没消化完啊-------
  • 2016-5-13 21:24:04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6-5-13 21:28 编辑

      

    继续做一个反动派吧:


    “有创新力的个体”——我觉得诗歌的创新应该关注的,是“意”的创新,其次,该是“意象”的创新。比如海子的《亚洲铜》,在铜的黄色皮肤下赋予炎黄子孙的暗喻,并挖掘铜与人的共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典型的风格手法——置换法。它适合制造非现实的交错。”——其实,在古诗里早有明显的例子:春风又绿江南岸。“绿”的活用其实就是置换,当绿在视觉思维里运动时,带来的是全新的观感。通感的手法,窃以为没有必要写成如:蓝色的颤栗。虽然仔细揣摩,词语变形之后的搭配,并非无迹可寻。。。

    “时间也获得了一种反常的功能。有时它是作为一种空间的第四维度的方式在场:时间上被分隔之物被聚合成一个瞬间,对应着唯一一种图像空间。”——这个观点我比较赞同。文本中,时间、空间的转换,会带来落差的多维度呈现,自然就拓宽了思考空间,省去很多废话。。。

    “彼此毫不相关的实物”,以及“诗歌的语言是将生活和自然分解成碎片,按照人类法则重新设置。”——在这方面,我更倾向于理解为“碎片化”之后的组合与再聚焦,单一的词语、意象、句子之间,并无任何勾连。解读的线索若有若无,但是聚合之后的拼图却是绝对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2016-5-13 21:36:57
    在看热闹中领悟一些有助于提高自己诗艺的诗论。正、反双方,请继续。

    点评

    期待兄弟的手术刀。。。  发表于 2016-5-13 22:19
    不许只看热闹。。。【偷笑!】  发表于 2016-5-13 21:59
  • 2016-5-13 21:54:51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6-5-13 21:58 编辑

    先尝试解读诗歌写作的一个常见词语:深入浅出。窃以为:所谓深入,该是指向于诗歌的内核的思想性。新的挖掘与新的命名,即是诗核的纵深开拓。而浅出,则指向于文本本身。居如从小处入题,托物寄情,融情于境等等。因此有了“大词慎用”的说法。顺便提一下呈现,呈现就是“托物寄情,融情于境”中的“物”与“境”,让她们代替“我”来倾诉岂不更好?直抒胸臆之后,“我”的情感一览无余,文本又何来空间与留白?也因此有了“摒弃形容词写作”的说法。。。所以,个人认为陌生化、镜像写作等等,终究归于“手段”,好处是可以带来阅读快感与乐趣。比如武功,把式是要的,但绝顶高手飞花摘叶就能伤人于无形。所以真正好功夫是:内功。真正打动人心的是:诗歌的内核!。。。好像偏离了这次讨论范围了?但已经表明了我的观点。你懂的。。。哈哈哈。。。

    点评

    对理论的对决,我不是你与镇州的对手。但我有本事救活镇州的文本。  发表于 2016-5-13 22:15
  • 2016-5-13 22:17:35
    陈知日 发表于 2016-5-13 20:46
    先找个好位置。好,开始——

    陈兄,你出刀呀!

    点评

    看了一天帖子,浆糊了,此时出刀那是自讨侮辱啊呵呵  发表于 2016-5-13 22:19
  • 2016-5-13 22:28:04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6-5-13 22:31 编辑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
    身上盖着月亮的
    邮戳。一张纸有薄薄的命运
    不可承受根、茎的攀爬
    滋生的浆果,会不动声色地生出少量的蜜
    让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
    暂时遗忘------

    越来越需要高剂量的月光
    来治疗肋骨之间的暗疾


  • 2016-5-13 22:31:53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3 22:28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着
    月亮的邮戳
    一张纸有薄薄命运

    你的板斧看着吓人,但不如剑桐的小刀子剜心。这样的修改等于没改。继续。
  • 2016-5-13 22:34:39
    吴一 发表于 2016-5-13 22:31
    你的板斧看着吓人,但不如剑桐的小刀子剜心。这样的修改等于没改。继续。
    ...

    改主体是不可能的,算装修吧。。。抛砖引玉,期待兄弟的精彩。。。

    点评

    还说没改主体?就差越俎代庖了。镇州的这首诗只需调整语感、句式、剔除几处累赘,便活了。  发表于 2016-5-14 07:12
  • 2016-5-14 00:23:38
    还是不改好   整首诗语言意象都是特色鲜明
  • 2016-5-14 01:12:12
    学习了一圈,多谢各位精彩点评!
  • 2016-5-14 06:32:01
    欣赏大家的发言!
  • 2016-5-14 07:16:01
    成小二 发表于 2016-5-14 00:23
    还是不改好   整首诗语言意象都是特色鲜明

    改是要改,目的是为了更淋漓尽致的彰显兄所肯定的“整首诗语言、意象都是特色鲜明”。
  • 2016-5-14 07:53:13
    吴一 发表于 2016-5-13 22:31
    你的板斧看着吓人,但不如剑桐的小刀子剜心。这样的修改等于没改。继续。
    ...

    还说没改主体?就差越俎代庖了。镇州的这首诗只需调整语感、句式、剔除几处累赘,便活了


    ——期待兄的精彩!
  • 2016-5-14 08:45:34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07:53
    还说没改主体?就差越俎代庖了。镇州的这首诗只需调整语感、句式、剔除几处累赘,便活了

    没有精彩,就是想把车行往死里“踩”。他有点“纸上谈兵”,缺让人甘心服输的战术。而你们俩人均有“拿别人的矛攻别人的盾,于己有害无利”的致命弱点。

    点评

    死猪不怕开水烫。。。哈哈。。。  发表于 2016-5-16 01:28
    喜欢看你攻击他们呵呵,加油!  发表于 2016-5-15 09:44
  • 2016-5-14 08:50:08
    拜读各位老师的帖子,受益匪浅!这一活动极好!赞!
  • 2016-5-14 09:14:19
    吴一 发表于 2016-5-13 21:36
    在看热闹中领悟一些有助于提高自己诗艺的诗论。正、反双方,请继续。


    迷信书本,你会死得很惨。反方的眼光毒得很,要特别当心许兄的“温柔一刀”,我也特别怵她致命的小刀。

    ——回吾兄:窃以为一位聪明的习诗者会介于理论和实际操作之间的细心揣摩。
  • 2016-5-14 09:17:06
    老家梦泉 发表于 2016-5-13 21:05
    先提上,回头细看……问好兄弟……

    兄狡猾大大的--------无论对错,在于敢亮明自己的观点。弟敬茶!
  • 2016-5-14 09:17:51
    柳八一生何求 发表于 2016-5-14 08:50
    拜读各位老师的帖子,受益匪浅!这一活动极好!赞!

    八一老师谦虚。谢谢您的支持,许久未见,远握!
  • 2016-5-14 09:19:01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08:45
    没有精彩,就是想把车行往死里“踩”。他有点“纸上谈兵”,缺让人甘心服输的战术。而你们俩人均有“拿别 ...

    现在最感兴趣的是兄对我文本的改良。-------嘿嘿嘿,恭候兄大驾!
  • 2016-5-14 09:19:50
    潘大冬 发表于 2016-5-14 06:32
    欣赏大家的发言!

    谢谢您的参与,也期待您亮明自己的观点。
  • 2016-5-14 09:20:26
    再读,有营养的再次摄入。谢谢诗友分享美好!
  • 2016-5-14 09:20:41
    夫唯 发表于 2016-5-14 01:12
    学习了一圈,多谢各位精彩点评!

    兄客气。期待您的观点。
  • 2016-5-14 09:21:34
    成小二 发表于 2016-5-14 00:23
    还是不改好   整首诗语言意象都是特色鲜明

    谢谢兄的支持。期待兄深入参与。
  • 2016-5-14 09:22:21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3 22:28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
    身上盖着月亮的
    邮戳。一张纸有薄薄的命运

    嘿嘿嘿,俺还没认输呢------
  • 2016-5-14 09:23:26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3 21:24
    继续做一个反动派吧:

    偷梁换柱之意。你还没深入呢--------
  • 2016-5-14 09:24:22
    心静风奈何 发表于 2016-5-14 09:20
    再读,有营养的再次摄入。谢谢诗友分享美好!

    谢谢您的参与------期待师友更深地加入!
  • 2016-5-14 10:03:15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09:19
    现在最感兴趣的是兄对我文本的改良。-------嘿嘿嘿,恭候兄大驾!

    献丑,等车行来出刀: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盖
    着月亮的邮戳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的命运
    会不动声色地
    生出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

    会暂时遗忘
    唯一的蜜
    像白色的药片
    高剂量的药性
    渗进楔入一枚铁钉的肋骨
    透出
    融融的月光
  • 2016-5-14 10:04:54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09:23
    偷梁换柱之意。你还没深入呢--------

    追逐词语的变形搭配、反常规搭配,居如:你提到过我出刀的“扬州的手机”,以及“月光”治疗“铁钉”,又或者“吸烟的青蛙”,“蓝色的颤栗”等等,窃以为只是小巧。真正的求“新”与重新命名,应该在“意”或者“意象”上深挖,做文章。最高级别的陌生化,是结构的陌生化。其次是不类而类的远距离镜像。若只是追逐词语的陌生化,终究难逃舍本逐末的嫌疑。又或者:炫技的嫌疑?。。。

    难道你认为我还没有深入进来?
  • 2016-5-14 10:36:34
    本帖最后由 秦志良 于 2016-5-14 10:38 编辑

    月光-----致农民工兄弟

    一封信,盖上月亮的印章
    我被邮寄,薄薄穿行于
    植物的根茎,有时候会生出蜜来
    薄薄穿行于城市,像一剂白色的药片。

    抛砖引玉,浅见。语言的多重指向,是现代诗的特征。
    像枚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表达过于生硬,晦涩,且诗意偏窄。
  • 2016-5-14 11:19:00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4 10:04
    追逐词语的变形搭配、反常规搭配,居如:你提到过我出刀的“扬州的手机”,以及“月光”治疗“铁钉”,又 ...

    追逐词语的变形搭配、反常规搭配——这个我并不反对。但现代诗歌是以丰富想象为本质的,我是说你没有深入理解什么是想象或者幻想。如果你理解透什么是想象-------我想一切疑惑应该迎刃而解。想象是跃出现实或者毁灭现实,现实对诗者而言它只是进入诗意的跳板,余下的交给想象就行了。从这个角度而言,并不存在技巧的炫耀-------它只是想象的天马行空而已。
  • 2016-5-14 11:26:51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10:03
    献丑,等车行来出刀: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盖

    兄改得比車行更彻底-----需要说明的是——像一枚大号的白色药片——什么像一枚大号的白色药片?——月亮。
  • 2016-5-14 11:45:40
    2时间也获得了一种反常的功能。有时它是作为一种空间的第四维度的方式在场:时间上被分隔之物被聚合成一个瞬间,对应着唯一一种图像空间。加西亚-洛尔卡有一首八行诗【猎手】。它在视觉上是渐进的:四只鸽子在高空飞/它们飞了回来/它们的影子负了伤/它们躺在了地上。最为洗练的语言表现了一个事件,事件的因果关系没有得到说明,而是通过毫无冲击力的的连词“和”与空间转换(高空——地上),有一刻,诗歌的语言接近充满痛苦者(负了伤),但很快就推移了这痛苦,它只让影子受了伤。图像转换和空间转换的原因被省去了——猎手对鸽子的射击。诗歌的开始和结束都是现在时,尽管这两个部分属于——或者本该属于——不同的时间段,如果这首诗照顾到现实情况的话。然而这首诗是生产出来的幻想运动图像,幻想从事件中去除了尽可能多的东西,其中包括时间和因果联系。诗歌的语言发展到现在,可以容忍的是实物的并列,而不是对因果关系的期待。反过来的情况也有。艾略特有一句诗写到:走吧,鸟儿说,因为树叶已经载满子女。这句诗在全无关联者之间设置了一个貌似因果的关联:只有借助幻想,诗句的第二部分所说内容才能成为鸟儿呼唤的一个“原因”。这也就形成了诗歌语言的一个悖论:对象上或者事件中的联系由于因果、目的、转折或者其它连接词的省略而被摧毁,而反过来,彼此毫不相关的实物或者过程同样因为这样的连接词而有了关联——这就是专制幻想的幽灵王国。

    鹅卵石
    文/金色泉水

    春天。池塘里
    芦苇爆芽了
    茭白爆芽了
    菱角爆芽了
    那鹅卵石呢
    也爆芽了,爆出了
    一条长长的小溪
    终年流淌鹅卵石
    http://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53889&fromuid=79205
    (出处: 中国诗歌网)



    点评

    删了那句?砍狠点。  发表于 2016-5-15 10:19
    老兄,我觉得这首诗里的最后一句堪称灵魂啊,你咋让人删了,肯定只读了10秒吧呵呵  发表于 2016-5-15 09:55
  • 2016-5-14 11:54:47
    本帖最后由 吴一 于 2016-5-14 12:01 编辑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11:26
    兄改得比車行更彻底-----需要说明的是——像一枚大号的白色药片——什么像一枚大号的白色药片?——月亮 ...

    这点我都读不懂?大剂量已经包含了“大号的”意思。把月亮比作“药片”,我比你更早,有《红月亮》为证的。
    你是为意象而意象,我这般改动一是由意象的叠加推进诗意,二是达到象在意外的最高境界。所以说,你与车行读书不求甚解、不懂融会贯通,还不如不读为好。
  • 2016-5-14 11:59:52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11:54
    这点我都读不懂?大剂量已经包含了“大号的”意思。把月亮比作“药片”,我比你更早,有《红月亮》为证的 ...

    嘿嘿,吾兄见谅,兄改得歧义了-------
  • 2016-5-14 12:05:41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11:59
    嘿嘿,吾兄见谅,兄改得歧义了-------

    再逼车行出刀。

    点评

    点将不如激将?放心吧,我没有兄弟那般:老狐狸!。。。哈哈哈。。。  发表于 2016-5-14 13:25
  • 2016-5-14 12:46:38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11:54
    这点我都读不懂?大剂量已经包含了“大号的”意思。把月亮比作“药片”,我比你更早,有《红月亮》为证的 ...

        流浪人   
          文/台湾著名诗人罗门


          被海的辽阔整得好累的一条船在港里
      他用灯拴自己的影子在咖啡桌的旁边
      那是他随身带的一条动物
      除了它 娜娜近得比什么都远
      把酒喝成故乡的月色
      空酒瓶望成一座荒岛
      他带着随身带的那条动物
      朝自己的鞋声走去
      一颗星也在很远很远里
      带着天空在走
      明天 当第一扇百叶窗
      将太阳拉成一把梯子
      他不知往上走 还是往下走

    ——兄是否认为这首纯为意象而意象呢------期待兄的大砍刀!

    点评

    那你拿你的《月光》与我小修你的《月光》,认真的与这首对比一下,看看我说的是否有些道理。  发表于 2016-5-14 13:08
  • 2016-5-14 12:48:43
    吴一 发表于 2016-5-14 12:05
    再逼车行出刀。

    車行不用俺们哥俩逼他------他扳不住

    点评

    难得你有空,吴兄也有空,我怎么可能缺席呢?况且,我也准备收铺盖了。。。哈哈。。。  发表于 2016-5-14 13:10
  • 2016-5-14 12:57:18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6-5-14 13:30 编辑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11:45
    2时间也获得了一种反常的功能。有时它是作为一种空间的第四维度的方式在场:时间上被分隔之物被聚合成一个 ...

    欣赏鹅卵石爆芽的悖论。如此悖论来源于前面埋伏的,一系列与爆芽有关的惯性思维,而引诱读者跟进形成形而上的思维。。。注意,我纠结的是词语的变形导致扭曲思维空间之后的陌生化处理效果的补足问题。比如,我们可以说:敲鼓的青蛙,因为早已有了蛙鼓的说法,因此不必补足。但在没有补足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随便说:吸烟的青蛙。。。
    在月光诗中,提起诗句的核心词:月光治疗铁钉。或者:药片治疗铁钉。这是有悖于日常常识的。如果这样写的话,那么就需要补足了。我之所以建议用一个稍大一点的词:暗疾,也源于如此的考量。因为:药片治疗暗疾,是不需要补足的常识。。。
    比喻的最高境界是不类而类,其实也可以算作远距离镜像写作。应该同属于悖论的范畴。因此同样需要做足补足的功夫。下面。以一首个人的习作为例:

    《梅花的苏醒》

    一朵梅花怒放。一把利剑出鞘
    剑气与锋芒从此苏醒

    大雪三千里
    铸剑之人以血喂剑,以雪淬火

    莫邪。莫邪
    那白袍的剑客,名叫西门吹雪


    文本的第一句即是不类而类,即是悖论。因为在梅花与剑之间,不能直接等号。而第四句即是在梅花与利剑之间补足内在思维逻辑。除了由梅花的红色联想生成“血”与“火”之外,更有深层次的“意蕴”其中。。。

    现在,你该知道我的纠结了吧?在扬州就好了,何必一定要写成“扬州的手机”?月光的药片治病就行了,何必一定要写成治疗铁钉?如此变形,扭曲,悖论,并不来源形而上的联想思维,能给读者带来多维度的思维空间吗?。。。蓝色的颤栗,与颤栗的蓝色,在同样不能带来形而上的思维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选择更接近受众的阅读习惯的那种。否则,就是故意在:绕!————曲径通幽固然好,但后续必须能有柳暗花明的阅读快感,那曲径,才算是上乘的曲径!屠夫继续。。。
  • 2016-5-14 13:46:17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09:17
    兄狡猾大大的--------无论对错,在于敢亮明自己的观点。弟敬茶!

    我好好看看,中午回家看能否说出一二……哈哈……问好兄弟……
  • 2016-5-15 10:21:58
    貌似辩论沸点已达80度,先隔岸欣赏……

    点评

    桐桐再加一把火就可以泡茶了。。。哈哈。。。  发表于 2016-5-15 23:03
  • 2016-5-15 10:24:30
    素衣清颜 发表于 2016-5-15 10:21
    貌似辩论沸点已达80度,先隔岸欣赏……

    你温柔的一刀呢???

    点评

    有吗?败坏俺名声。饶不了你。  发表于 2016-5-15 10:49
  • 2016-5-15 10:47:40
    来学习,多看看!
  • 2016-5-15 11:46:16
    本帖最后由 素衣清颜 于 2016-5-15 17:39 编辑

    认真拜读学习了镇编辑的好诗及楼上各位专家的评论,作为诗歌初学者,真心受益匪浅。现将学习心得简述如下,是为感谢。

    月光——致农民工兄弟
    文/镇州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
    着月亮的邮戳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薄薄命运
    会不动声色地生出
    唯一的蜜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会暂时遗忘------

    像枚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开头惊艳。远成一封信,空间感立现。“信”的内涵,期盼牵挂的幸福和不确定归日的惆怅。“身上盖着月亮的邮戳”,邮戳,与信呼应。无论如何辗转于他乡,总有一枚明月可望,有一个故乡可以思念。“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根茎,指向故土、亲人;植物,指向思念,枝枝蔓蔓,爬在心里。“一张纸薄薄命运”,这行依然是喜欢的。纸,信的另一种身份。薄薄的,农民工的生存生活状态的写照,感觉挺好。“会不动声色地生出唯一的蜜”,此句一分为二地说:一,我想起《瓷》里面一句“不动声色地生出冷,生出蜜,生出月光”。可能因为我喜欢求新奇,看到熟悉的表达则形同嚼蜡。二,抛开一不说,这句的指意效果挺好的。身处钢筋丛林中的狼群虽然成群结队,但孤独依然,想念远方的亲人成了各自绝口不提的秘密,尽管这秘密其实是共有的,却不共享。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会暂时遗忘------ ”, 此句孤立存在,何故?不解中…… 是否与上下文形成某种联系?貌似不……

    “像枚大号白色药片。” 为何是句号?不解中……。白色药片,意象陈旧,但此处用得自然得体。“高剂量的月光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治疗铁钉,引起大片质疑。细究铁钉的身份,是指乡愁吧。望月犹如喝酒,愁上加愁。故,从我个人角度来理解,月光之于乡愁的作用,不是治疗,而是加剧,即,将一枚铁钉又摁进去几毫寸(如果有毫寸这个长度单位的话)。这样则与原来文本的结尾有所背离,但从整首诗歌的立意来说,能够更准确抵达一个“痛”字,力量更张一些。

    有误读和个见不当之处,还请谅解。周末愉快!






    点评

    解读到位!小刀子的力量大于板斧的威力。  发表于 2016-5-15 12:07
  • 2016-5-15 12:10:46
    提起,再看刀光剑影!
  • 2016-5-15 15:24:22
    素衣清颜 发表于 2016-5-15 11:46
    认真拜读学习了镇编辑的好诗及楼上各位专家的评论,作为诗歌初学者,真心受益匪浅。现将学习心得简述如下, ...

    非常精彩。深谢兄!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会暂时遗忘------——对于上,有种承接诠释的成分;对于下,启导之意。

    点评

    是很不自然,乃至荒唐。野蜂的喻体虽一目了然,但关键是师出无名,承上、启下均没有“依附点”。  发表于 2016-5-15 23:24
    小刀子比车行的大板斧厉害吧?  发表于 2016-5-15 23:12
    你这句应该衔接的不够自然。就想我说的《流浪的人》中的诗歌灵魂的入点  发表于 2016-5-15 16:07
  • 2016-5-15 15:25:43
    吴一 发表于 2016-5-15 12:10
    提起,再看刀光剑影!

    吾兄可恶至极,颇有坐山观虎斗斗之意。

    点评

    不够呵不够,朋友们参与对文本口诛笔伐的太少了。  发表于 2016-5-16 08:06
    可不是,你看他就会到处煽风点火。。。哈哈。。。  发表于 2016-5-16 01:22
  • 2016-5-15 23:06:37
    顶起来看看——

    点评

    顶个屁。你出刀呀!!!  发表于 2016-5-15 23:13
  • 2016-5-16 00:11:40
    问好兄弟,这里又遇见你了,来拜读你的佳作。。
  • 2016-5-16 01:33:47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6-5-14 10:04
    追逐词语的变形搭配、反常规搭配,居如:你提到过我出刀的“扬州的手机”,以及“月光”治疗“铁钉”,又 ...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盖
    着月亮的邮戳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的命运
    会不动声色地
    生出
    一只游离城市边缘的野蜂——纸的命运生出野蜂?补足没有?犯同样错误了吧?

    会暂时遗忘
    唯一的蜜
    像白色的药片
    高剂量的药性——药片、药性,重复了
    渗进楔入一枚铁钉的肋骨
    透出
    融融的月光——最后的回归,完全多余。。。



    还不如我改的那个。。。。哈哈哈。。。

    点评

    重复的问题,对我来很容易解决。若无”回归“,如何点题?改诗,忌改作者的立意。但这首,作者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立意是什么。  发表于 2016-5-16 08:26
    是按镇州的思路推进,若是我写,那肯定不是这番光景的。你注意其中的关键词:信、植物等来理解”野蜂“这一具象,还要补足吗?  发表于 2016-5-16 08:18
  • 2016-5-16 08:38:06
    来学习,问好老师
  • 2016-5-16 15:46:30
    镇州 发表于 2016-5-14 20:07
    明天一并回車行和小雪。欢迎其他师友热情参与--------

    明天是哪一天啊?——
  • 2016-5-17 22:23:27
    着重拜读学习了正反方的意见,可能我是个和稀泥者,就我个人陋见,觉得正反方都有其道理和见地,之所以意见有佐,主要在于诗歌取向存在的差异而已,由此让我从正反的(尤其正方的意见中)意见中,体悟多多,感受多多,受益多多。非常支持欣赏这种砍诗大课堂!
  • 2016-5-18 06:01:39
    本帖最后由 镇州 于 2016-5-18 06:41 编辑
    素衣清颜 发表于 2016-5-15 11:46
    认真拜读学习了镇编辑的好诗及楼上各位专家的评论,作为诗歌初学者,真心受益匪浅。现将学习心得简述如下, ...


    根据兄的意见进行了修改——兄再批。

    月光
    文/镇州


    你把自己远成一封信。身上盖着
    月亮的邮戳
    像大号白色药片
    高剂量的月光
    治疗着契入肋骨的一枚铁钉

    一次密谋,涨一次潮讯。一只游离
    城市边缘的野蜂
    不可承受根茎和植物的攀爬
    一张纸薄薄的命运,不动声色地生出冷
    和唯一的蜜


    “一张纸薄薄的命运,不动声色地生出冷,和唯一的蜜”借用兄【瓷】里面一句“不动声色地生出冷,生出蜜,生出月光”。这句妙不可言。兄谅!

    点评

    纸与瓷的载体不同,是无法得出同一种——冷与蜜的效果的。  发表于 2016-5-18 15:39
  • 2016-5-18 06:32:54
    镇州 发表于 2016-5-13 21:01
    谢谢兄的支持。兄辛苦!敬茶,远握!

    诗歌写到现在,不是你是否写出了一首好诗,而是你写出了与众不同的东东,有文本上的意义。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