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55|回复: 8

【中国诗人档案281号】尹建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5 11: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雨萧萧 于 2018-12-28 04:43 编辑



                                                             【中国诗人档案281号】尹建峰

      诗人简介:尹建峰,常用网名:复活,天水浮尘。男,甘肃天水人氏,七二年生人,体力劳动者。甘肃省天水市摄影家协会及天水市作家协会,中国诗歌网会员,现担任迴雁论坛及上海文艺网诗歌版主。有诗作入选《刀锋自在诗歌》《诗歌周刊》《湖南诗人》《海派诗人》《五点半诗选》《彼此诗选》等。个人无诗集,全部存于网络。

通联:
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桥南书苑路18号
邮编:741020
个人邮箱:3147436440@qq.com
QQ  :   3147436440
微信:fengyuzhewuzu
新浪:http://blog.sina.com.cn/u/3990535651
个人主页:http://bbs.yzs.com/?78130

代表作:

活着

小时侯和母亲去城里
商店里全是吃的
我使劲咽口水
不让它浪费一滴

然后我对着无人的墙壁发表
看法     人
不吃饭就能活着多好

现在,母亲已经不吃
饭,吃不下饭,母亲
还活着

我的儿子

金子银子票子它们都不是我的儿子
我的爱人至今未婚
住在山上

我和她做爱
做饭或者吵架
我的肋骨用来垫高她的鼻梁
她戴着头巾
比一朵花更娇羞

我把我放置于她的胸脯
我把我放置于她的嘴唇
我在她身体开辟河流
撒满花草

我以骑马的姿态抚摸河流的
每一寸皮肤
马在吃草
我啜饮流水
我的儿子像花枝招展的姑娘

我把她抱在怀里
如婴儿
我抱她在怀里
她是我的爱人
或者是儿子

诗的含油量

比如说杜甫很穷
穷的连泰山也没爬上去
所以只好想像上下功夫
把个会字一拆为二
人字就留在山顶看风景
云就留在天空飞


直到山能够掉进眼眶

相比之下白居易当然就很容易
长安米贵又如何
老先生还不是‘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至于后来江州司马青衫湿
说明那面料非绸即缎
绝非杜甫的多年铁衾所能比的

假使把他们的诗放榨油机榨榨
出油率定会比胡麻油菜还要高
乐天先生的红泥火炉可以做证
一小把诗居然可以熬出雪来
而子美先生居然还用自己的骨头
和秋风博斗
我想
他的诗怕是再榨也榨不出什么脂肪了
这样也好
感谢诗人
给我们许多自然的诗

潘家峪惨案

一九四一年的潘家峪
小日本鬼子兽性大发
全村一千二百三十人遇害

英雄人物是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潘国生   
夺下小日本的机枪并送一个鬼子下地狱
几个小脚老太
扑向手榴弹并反手扔向小日本送他们上西天

此外
有十余青年
乘机逃脱
并向后人讲述惨案
至今

脂肪

诗歌从来都不是素食主义者
老杜还不是在酒足饭饱后
把诗句吐在黄四娘家的墙壁上
至于仰天大笑出门的老李
自从与月亮共饮之后
就再也没回来过
剩两片篱笆
尤自站在路口
邹纹越来越深
脸上被人涂了一个红圈的拆字

正前方东十里
是诗歌前线
是某诗歌现场
老将军们指点着江山
些许胆大者扛着诗歌冲在了最前头
轰的一声
就光荣而忧郁
文字碎裂成片
满地都是诗歌流出的脂肪

所以   以陶渊明的眼光
必不会把菊花用油炸了又炸
以致于上山时
气喘嘘嘘
嘴里一浪翻过一浪的油腥味

下山   有和尚骑驴而来
看样子像喝多了而误了撞钟
打了个招呼
原来   他正为推敲一事而发愁

老家落雪

老家落雪
我从一滴水珠得到消息
那滴水珠是老家来的吗
水珠寒凉

老家在那里
我的血管加速老化
凝固的血液边
啼哭惊动了一缕炊烟

老家      落雪
我的呼吸苍凉
老家在那里
我的额头白了又白

很可能老家就是我的额头
我手脚深入泥土
在河的南岸
我终于钻出了地面   发芽

老家落雪
我拢拢衣袖
心脏有节律的跳了跳
水珠   欢呼

一缕阳光从墙缝照我脸上

墙也老了
它皮肤的慢性溃疡
已严重穿孔露出了骨骼
甚至骨骼也因缺钙而松软
一缕阳光也使它局部挫伤
一些粉沫        一些意外之外的旧表情
穿过它的伤口

现在阳光在我脸上
我的脸呈现出高原和山谷
闭上眼睛

它的脚步在移动
一些毛孔大口
大口
吞噬着暖和的一些什么
墙转过身去
努力的忘记这个日子

不等它了
我的毛发也长满了灰白的时间
天空举着一枚发黄的羽毛
地上躺着许多鸟鸣
拣起来
竟然是儿时就丢了的笑声

水龙头于后半夜喊冷

其实后半夜我正在打呼噜
也就是普通节奏三长两短或者
两短三长
这个过程我通常采取仰卧姿势
以方便灵魂自由进出身体
许多灵魂

然后
我开始洗涤我的骨骼以及
心肠
骨白了又白
肠净了又净
没有一粒脂肪

梦也就是给不幸准备的一杯毒酒
一饮而尽    水龙头
喉咙嘶哑
它扭着脖子喊冷
终于有骨骼断裂的声音
它舔了舔嘴唇

墙壁像灵魂一样乱窜
水龙头的口水和眼泪
滴滴答答
我顺手一摸
抓起来
竟然是儿子的鼾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5 06: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写的真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5: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赞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8 03: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人档案281号】尹建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04: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问好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04: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附上可以公开的详细通联(电话号码最新创作成果,以期完善档案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4: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萧萧 发表于 2018-12-28 04:42
祝福,问好诗人!

谢谢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4: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萧萧 发表于 2018-12-28 04:45
请附上可以公开的详细通联(电话号码),最新创作成果,以期完善档案资料。



通联:
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桥南书苑路18号
邮编:741020
电话:18693828515
个人邮箱:3147436440@qq.com
QQ  :   3147436440
微信:fengyuzhewuzu
新浪:http://blog.sina.com.cn/u/3990535651
个人主页:http://bbs.yzs.com/?781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4: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萧萧 发表于 2018-12-18 03:07
【中国诗人档案281号】尹建峰




元旦辞
文/复活

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
先人们捧着麦穗在日光下跳舞
他们的影子是太阳唯一的脚步
一步步,一步步

走到我跟前已经是中年的背脊
背了一大兜的时光包袱
打开,时间记忆就像是电影
许多热泪盈眶
许多掩面悲伤
许多......

但我把它们又包起来
一年一度,恩仇归零
爱恨随意
让我身上的太阳
也在别人的身上

让每个人
都能看见
明天的太阳


失语者
文/复活

那道城墙穿胸而过
一回头
历史的骨骼在时间里吱吱作响
他抚着胸口的大洞
把疼痛安放于隐秘的角落
头颅,缓缓地扬了起来

天空落下一枚,无比巨大的
回音




问自己,读《问刘十九》
文/复活

祭完灶天就黑了
灶饼和灶糖懒在盘子里
一副‘不服来吃我’的神情

好在我早将旧时光煮过了
那些曾经,如此绵柔
像新生儿一般鲜活
它钻进心里就不再出来
一炉炊烟从心里飘飘欲仙

酒就免了吧
这一把年纪,早就在醉里
找到了醉的源头
心上的秋,正在畅饮
自己的泪光

说好的,雪呢?
说好的,人呢?



春雪来临
文/复活

招呼没打就来了
愿意不愿意它横眉竖目地霸占了眼睛
这次它饱含水份,弹性不足
像是站街很久,被春节烤融
时间落于它皮肤之上,吱吱作响

大地没有做好准备
我早已习惯像一个人一样的生活
世间无常才是常态
昨日尘土,今日泥沼

就如同那些做人的日子里
我无法背叛公序良俗
无法吞咽肮脏
为此
我常常被善良击倒
以诗歌求饶




2月14日夜,同学们在聚餐
文/复活

岁月留下的
灵魂自然远走高飞

肉身在家乡疯长
攫取碗里的庄稼

莠草茂盛
有些结籽供鸟啄食
有些开花引蜂来采

干杯,就算是醉了
不还有夜色
高挂在天上





新年
文/复活

又一场雪染白了
时间的头颅
它看上去一把年龄的样子

天空的云白了黑黑了再灰
什么时候会被轻轻一抹
露出笑意来?

倒是沉默的树,欲言又止的草
像是了然开悟
静候岁月
悄悄走过



迎春
文/复活

说什么好呢?
过了腊月二十
就算是进新年了
雍老哥扶了扶眼镜
完成了他一轮的祝酒辞

我不喝酒的,茶香其实就是源于
春天的味道
雨水的味道
泥土的味道
劳动者双手的味道

就这么说,雍老哥
举起了酒杯
干了它,我们的心
会年青,发芽
就等
春的手

拉我们
进去




亲爱的,我还唱着一生所爱
文/复活

昨夜我终于呕吐出
一大把散发异味的死亡
自从它钻进了嘴了
我的嘴就再也没有张开过

亲爱的,我还在哼着一生所爱
越往高处我越孤独
今天明天在与不在但爱还在
明天像一只小鸟永远不落在我的指头

我大口呕吐死亡,呕吐记忆
昨天前天是不幸的兄弟
昨天早已逝去
前天也不幸夭亡
人世无常就此显现――
那一个是意外?那一个是命运的安排?

一生所爱是灵魂深处的
唯一一块空白
从前我徒步前往,需奋身一跃
现在我转瞬即至
片刻离开
并无一句交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9-6-24 20:01 , Processed in 0.102926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