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8|回复: 1

清风朗月寄乡情 —— 梦回太仆寺 (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09: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松下童子 于 2017-12-6 09:57 编辑



                                                    朗 月  
                                                 ——梦回太仆寺之二
                                                      刘克勤

        带着家乡的灿灿阳光,带着家乡的悠悠白云,带着家乡的袅袅炊烟,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品——莜面鱼儿的喷香,土豆饼儿的清醇,还有原汁原味儿的浓浓乡韵——你姗姗而来。
       缥缥缈缈,婀婀娜娜,娉娉婷婷。鸟瞰风流倜傥的锡林浩特,你激动地吟哦欢歌,俯视姹紫嫣红的锡林休闲广场,你兴奋地蹁跹漫舞。
        然后,你攸攸地、攸攸地飞进我花团锦簇的庭垸,悄悄地、悄悄地穿门越窗,过庭入堂,徐徐地、徐徐地飘到我安身立命的“耕读堂”。轻轻地、轻轻地,融入我辍笔伏案小寐的酣梦之中。
      我梦见,一位轻舒广袖、貌若“飞天”的仙女,仪态大方,彬彬有礼,轻启朱唇,口吐银铃之声:“我叫清风。我从太仆寺旗来,从幸福乡来,从脑包底村来。我是家乡的使者……”
      我朦胧中谔然一怔,不由得托案而起,木讷地站着、站着,不值钱的老泪飒飒而流。
      旋即又缓缓坐下,泪眼模糊,呆望清风。望着,望着,又破涕为笑。傻傻地喊:热烈欢迎你呀,我家乡的清风。
      心有灵犀一点通,聪慧的清风与我四目相视,微笑着、微笑着点头示意。
      俄而,拽着我肥大的衣袖,呢喃一声:“走,回家看看”。腾空而起,带着老态龙钟的我,飘向哺育我成长的家乡,飞向我日思夜想的圣地。
       我精神振奋,神思恍惚,嘴里不停地默默叨叨: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家乡的朗月高悬在澄彻的兰天,笑盈盈欢迎我悠然返乡,刻意把氲氤的清辉洒满人间,把皎洁的月光铺遍大地。
        啊,月是家乡明,家乡月更明!
       乡情脉脉的清风、朗月前呼后拥,伴我左右,形影不离。
       前面,绿树浓荫里影影绰绰射出点点金光,灯光闪处,隐隐约约传来犬吠之声。
       清风深情地对我悄语:“茂林深处有人家。这就是想你的,你想的家乡哟”。
       朗月爽爽地笑着补充:“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就是爱你的,你爱的小山村!”
        啊,我的背靠青山,怀抱小河的“母亲村”。
        茅草房,是我童心悠悠驰骋飞翔的天堂。
        热土炕,是我轻狂少年放飞梦想、幻想、理想的温床。
        熠熠生辉的小油灯呀,迢望孤星冷月,伴我夜读那充满智慧而又遥远的地方!
        川流不息的小河呵,以优美的旋律、动人的歌儿、送我进出梦乡。
        在这里,我曾和父辈们披星戴月,挽裤赤脚耕耘在希望的田野。
        在这里,我曾和乡亲们艳阳天里争先恐后挥镰洒汉收割金黄。
        在这里,我曾和小伙伴们在月明星稀的打麦场上热火朝天捉迷藏。
        在这里,我曾在黎明微熹中哼着儿歌脚踏朝露牧牛放羊。
         在这里,我沿着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走哇,走哇……走出乡村,奔向那陌生而又好奇的地方。
         初生牛犊不怕虎,悍然用体温测量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斗胆,用手,用脚,用幼稚与肝胆,丈量复杂社会的短长!
        清风轻拂我缕缕稀疏白发,,朗月亲吻我粗糙多皱的面颊——她们用温馨的乡情把我从甜蜜的回忆中唤醒。
         呵,瞬间,我回到了乡村母亲的怀抱。
         浴在和风习习、皓月缈渺之中的小山村,空灵而静谧。
         座座端庄的农家小院已不再是往昔的茅草房,而是清一色的砖瓦房, 把刚欲脱贫的憨厚农家,装扮的格外气派。宽敞明亮的堂屋,不时溢出阵阵欢声笑语。
         我的吃苦耐劳, 知足常乐的乡亲们,家家户户围坐在大彩电旁,边欣赏节目,边即兴谈论着现在的天,以后的地,将来的霞……
         院内,牛圈里早已退休的老耕牛, 在月白风清中静卧闭目沉思。反复咀嚼着农耕文明时拼命耕耘的苦涩,仔细品尝着刚刚露头的工业文明的甘甜。
         吃饱喝足的鸡鸭们,在舒适的鸡寓鸭舍里打着呼噜做甜梦。
         看家护院的机灵狗们,时而瞧瞧不紧不幔反复反刍的牛羊,时而听听鸡鸭们如火如荼的鼾声,时而在院内转上几圈,再朝天低沉地吼上几声,然后才静卧在院当中,沐浴着清风朗月打盹。然而,两只警惕的耳朵却始终支楞着、支楞着。
          返老还童的小山村,掩映在遮天蔽地的林海之中。
          村内,房前屋后树影婆娑、英姿飒爽。村外,农田阡陌田埂地头,树木林立,横竖成排成行。
          而我孩童时代的山乡哟,就象受戒和尚师付的光头,光秃秃的,哪有树的影子。也有一些农户,举家进城务工,人去房空,倒塌颓败,黑洞洞的——与灯火通明的农家乐极不协调。
          难道这是传统农耕文明遗留的疤痕?还是进军工业文明之路的坎坷?
         令我痛心疾首的是乡村母亲怀抱中的潺潺小河,多年断流,至今仍是干涸的河沟。
         村前碧绿的草滩上,再也看不见彩缎般飘逸的云水,再也听不见美丽的小河,弹着琴弦、唱着歌儿畅流的叮叮咚冬……
         我黯然神伤,情不自禁地大喊:风水,风水——风水宝地。光有风,没有水,行吗!还我弯弯小河……
         清风紧紧牵着朗月的手,柔中有钢地回应:不行,不行!还我小河……
         清风仰天长啸,朗月耀地空明,呼应熠熠群星,灿灿泼金洒银——她们激情燃烧,为小河频频招魂、招魂……
         顷刻,彤云密怖,电闪雷鸣,滂沱大雨从天而降。
         我日夜牵挂的小河呀,手舞彩虹,踏波赶浪,边吟边唱,冉冉而来……
         我心潮逐浪高,纵身而跃,跳进湍急的河中欢迎。
         滚滚浪花温柔地将我轻轻托起,我从浪花中脱颖而出——我醒了。我依然在耕读堂!
        ”清风朗月寄乡情”的文稿,依然在书案上……



                                                                        2009年12月15日脱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4 02: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本版只限发表原创诗歌,并且为三首(包括三首)以上的组诗,单首作品将转往现代诗歌版(或者相应的版块栏目)。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7-23 00:32 , Processed in 0.09184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