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回复: 0

私语清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0 14: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寂静的松树似于往常,斜上方是一轮温温的皎月,脚下的石板一小块一小块地拼接成大的局面。在以前,这种景象是最令人陶醉的了。如果这时候恰好是孤身一人,则还可以饮水、闲逛、放歌,好不轻松。这就是我的十七八岁的求学的夜晚时光了。
不必邀请什么人,径自登到操场看台上,倚着栏杆,吹着晚风。有时惆怅突然生发,使人不知所措,那也就任凭泪水自顾自流下,总要思念些什么的,那时的我这么认为。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黑夜的操场了,那里的情侣都趁着月黑风高互相亲昵一番,而我则认为太过轻浮,便索性将谈对象也略了过去。而我刚刚所说的记忆最深刻却并不是指那些年轻人的轻浮爱情观,而是由他们的亲昵,反衬出我的在他们眼中的可怜的凄凉。于我而言,这份凄凉更是一种情趣,即不缺泛滥的情爱,只珍视一种刻意保持的距离。离得太近了,花朵也难以看清楚,那它的美感就顿时全无了。
敢于舍弃一些别人都在追求的东西,这种态度本身就是一种追求。如果能接受大自然的爽人的清风、明月,而不仅仅是人造的烟雾和灯光,那么我想,也许人就真的可以没妄念了。如果可以停下鼓动的嘴唇,停下摇晃的腿脚,用虔诚的心对待自己,那么满树的紫红,就不仅仅是梧桐盛开时的花色了。还有人的清爽气息。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1-21 20:15 , Processed in 0.08090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