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回复: 2

老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09: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巴隐人

         这老茧,并非是老蚕茧,而是老茧趼。
         七十年前,父亲出生在这个山村。茧便孵在了父亲的手上。
         父亲十岁那年开始给地主干活,刚去的那一天就被地主痛骂了一顿,并退了回来。
        “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能干什么活?”地主大发雷霆,爷爷被传去训了一顿。
        父亲看着爷爷被训,心里不是滋味。父亲很勇敢,他挺起胸膛,大声说:“大人干多少我就干多少,怎么要骂人啊?”
         嘿?地主大吃一惊,加以狠整:“ 好啊,你干吧,大人干多少你就干多少”
         地主给父亲划了大人一样的活儿,爷爷请罪哀求没门,只有默默地流泪。谁知父亲真的能干,大人干完他也干完了,只是手掌磨破了。茧便在父亲的手掌上生长。
         解放了,父亲进了木工队当上了木匠,每天叮叮当当的,与木块儿木板木条,以及凿,斧,锯打交道。茧呀在父亲的手上,慢慢的变厚变硬起来。
        包产包干到户,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木工队解散了,父亲丢下了凿斧锯,拿起镐和锄没日没夜的站在地里。茧便苍老了,老茧硬而坚。
        如今,父亲老了,我也从北方那座繁华的中心城市下岗,想必回乡继承父亲的“行业”。谁知第一天下地,就被锄杆磨破了手,黄水直流。父亲却呵呵地笑。
       父亲老了,却不肯“退休”,始终站在地里,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耕,日落也耕。
        “父亲,你该休息了,这活儿都交给我就得啦!” 我说。
        “你能行吗?”父亲呵呵的笑道:“哎!依迫,长这么大了,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你还是一个人?要不要老爸给你张罗一个?”父亲只是在意我的孤独。
       “有了!父亲!”
          “那怎么不带来家玩啊?”
        “可是……”
          “可是什么?”父亲特别着急。
         “她的手,比我的手更嫩!”我说。
          更嫩?父亲伸出手,下意识地比较,并拿出小刀刮,却刮不动。
         “那你就忘了她吧!”父亲说。

                1999.7.9.彝海镇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3: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鸿文 发表于 2018-1-5 10:06
颇有意蕴

谢谢老师点评鼓励!遥握!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1-20 01:05 , Processed in 0.07648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