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1|回复: 2

我,在黑夜中行走《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20: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黑夜中行走《组诗》


    文/朱佳美




面具


一切裸露的真实
都会刺痛面具后没有支撑的笑脸
更多时候
梦想遗失在迷醉的霓虹里
而我们却拼命展示着
飘浮在胸前的那一点点浪花


其实,我时常卧在地上
粘满厚厚的灰尘,一次次爬起
一次次卧倒
前天和昨天都不忍提及
以及今天,明天和后天的焦虑
统统埋进盒子里




更多时候,真理躲在阳光背后
我们却把不如意当食粮
寄予没有占卜的明天。黑夜
慢慢撬开那些收缩的毛孔
溅落在文字的茶水里,清脆的声响
让负重的面具应声而落
久违的笑容
如同月光下那灿烂的木槿






丑八怪




男人把女人搂在怀里
晃动着扭曲粗壮的腰肝
瞬间僵持。我接住了
喷发而出的哄笑。怕惊扰
灯光下的纸醉金迷和黑夜里
空虚而混沌的灵魂




黑夜里,蝴蝶在歌唱
苍蝇飞来飞去,覆满蛆虫的权杖
被戳得邦邦直响。我看见
皮肤挨着皮肤的欲望
眼睛缠绕眼睛的权杖
那些看不见的血泪
在岁月的褶皱里,流淌


而我只想找到来时的门
穿过那些山谷、河流和洞穴
以树的姿态,让我触及骨头的厚度
循着来时的方向,低下头颅
戳洗内心残留的毒




青烟




十月,田野里的豆子
飞上了黄昏。被马车永远载走了
我们是虚空的
像旷野里走失的鹰
无处安放。我看见
黑色瞳孔里逸出 袅袅的
不带一丝儿忧郁,已失去了形体


当油灯被耗尽
一幅坍塌的皮囊,裸露无遗
此刻,身体或干枯,或肿胀
衣裳或华丽,或粗陋
都将在一束光里,被埋葬
一缕青烟和着一阵哀豪
藏进词语的黑洞


一粒尘,一粒土,以焚烧的形式
在天空中泛着白






孤独




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在夜里,聆听
笔墨颤抖的青枝,然后
罗列一些词语,写下往昔
以诗歌的形式来度过夜晚和中年




窗外昏沉的路灯
像在风尘的水上飘着,没有根须
我庆幸这夜色供给的寂寞土壤
抱紧骨骼的寒冷,抵挡
欲乘虚弱之时拆卸我的异类


我喉咙发出的声响是如此不同
强大的虚空之瘾
我必须继续保持一个孤傲的人
孤独,在孤独之中沉默




昨夜的梦


手术台上的标本是个忘语者
此刻,痛苦或悲伤
让喉咙打着结
无论你多么荣耀
都必须赤裸地暴露在手术台上


空气穿透你迷离的双眼
头顶上那炫目的白光
浇灭了燃烧的火焰
浇灭了川流不息的河水
浇灭了尘世间的爱恨情仇
一切都在消炎,麻醉,叮当作响中
陷入时间黑洞


你猜想,接下来,会有一把弯刀
以精准的姿态
挖出身上膨胀的毒瘤
会用一片鲜艳,填满黑漆漆的夜
然而,隐约听到,找不到家属
手术无法进行。如被肢解一半的尸体
瞬间裸露在空无一人的旷野


凌晨两点一刻,大汗淋漓
梦中惊醒的你变换个位置
斜卧在沙发上,穿越无尽的黑暗
等待黎明破晓后的绯红




暗夜之花


这是一朵暗夜之花
我用文字将它点燃
让它爬满黑夜,爬满房前屋后
一个花匠把腰弯进泥土
以谦卑的姿态
沉醉于满夜芳香


此刻,思想者会一次次泅渡
踏破黑夜。穿过冬天干涸的河床
抵达花儿低处。点亮一盏灯
试图看得更清淅些
却只有铺满黑夜的苍白之光
他带走了绽放,也带走了花匠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必须在自己心上点一盏灯
守一朵暗夜之花
一步步把黑暗逼退
让孤独闪耀,明或暗的光亮
点燃灵魂深处最后的光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22: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21: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暗夜的精灵,吞噬闪烁的星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0-17 11:12 , Processed in 0.12426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