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4|回复: 1

妈妈我想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5: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妈妈,我的妈妈是一位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她瘦瘦的,高高的,样子很平凡.很普通。从我有记忆起,她就是一个中年妇女了,因为她四十岁才生的我。
      妈妈共生了六个子女,我有两个哥哥和三个姐姐。子女众多生活的担子也就越重。妈妈勤劳、善良。在女人中她弱,在妈妈中她强。农村生活艰苦,缺吃少穿。除了照看子女,她还要干很重的农活。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妈妈就起床为全家煮早饭了,然后扫地洗衣服,待我们都上学去了她才和爸爸上山干活。
       妈妈一生都很坚强,在我两岁时我的一个哥哥出意外死亡了,因为当时我才两岁,对于哥哥的死妈妈有多伤心,我没有什么记忆了。在我九岁时,另一个哥哥又出意外触电身亡,这次的记忆我刻骨铭心,父母的悲痛无法用言语表达。妈妈悲痛欲绝,两次失子剜心之痛。世间最悲痛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若是换作任何人也会伤心欲绝,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击倒,但妈妈坚强地挺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母爱如山,母爱如水,母爱如佛。从我有记忆起,妈妈就特别地溺爱我、照顾我。有好吃的总给我留着,怕我冷着,怕我饿着。和姐姐们争东西时,妈妈总帮着我,说我最小,叫姐姐们都让着我。有好吃的东西总是偷偷的给我留着,然后又偷偷的给我。
     记得有一次我发高烧,二姐也发高烧,爸爸又去了很远的姑妈家。这可难坏了妈妈,两个孩子都发高烧,而我们家离医院有四五里的山路呢!怎么办?这也没有难住聪明的妈妈。她先背上我走一段路程,然后在她的视线里放下我再回去背二姐,走一段路放下二姐又回来背我。就这样一背一放反反复复,把我们两个都背到了医院。当时是热天,农村的山路又坎坷,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坎。二姐看到妈妈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就劝妈妈休息一下,但她一刻也没有停,硬是一口气把我和姐姐背到了医院。当我和姐姐打了针,吃了药,退了烧,才又照来时一样背着我们回去。
     天下每一位妈妈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的妈妈也不例外,她总希望自己的子女都能成才。当我们的成绩有进步时,总能看见妈妈欣慰的笑容。当我们成绩不好时,总有妈妈的鼓励。记得有一次作文大赛我在市里获了奖,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时,妈妈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并且奖励了我四个鸡蛋,你可知道那个时候在农村只有过生日才吃得到鸡蛋,平日里的鸡蛋都是拿去卖了买油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对我露出希望的眼神,那眼神有信任,有希望,有期待。
       由于我的懒惰,最终我没能考上学校,打工是必由之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我第一次打工是妈妈送的我。头天晚上妈妈就开始忙碌,把我所穿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好装进口袋,这些衣服早已被她洗得干干净净。嘴里还不停的叮嘱我出门应注意的事项:防盗、防骗、安全第一,健康最重要。我默默的听着妈妈的话,看着妈妈那瘦弱的双手把衣服一件一件叠好,又一件一件地装进口袋。妈妈的脸上又添了几道皱纹,两鬓已经有些许白发,但眼里透露着坚毅的目光。她也舍不得我离开她,但鸟儿长大了总要出去飞翔,儿子大了总要出去闯荡。想着就要离开跟随了十几年的妈妈,我不禁湿润了双眼。回想起自己成长道路上的种种片段:牙牙学语,背书识字,生病时对我的呵护。上学前的叮咛,放学后的欢乐。春日里的风筝,夏日里的游泳,秋日里的野游,冬日里的灯下陪读,处处都有妈妈的呵护。马上就要离开妈妈的呵护了,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努力工作,要出人头地,要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起床做饭,并坚持要送我到车站。十多里的山路我感觉走了百多里,不是我产生错觉,而是对妈妈的依恋。快到车站时有个十字路口,妈妈习惯的伸出一只手要拉着我过马路。我看着妈妈那瘦弱的身体和两鬓渐渐多起来的白发,伸出来的手瘦骨嶙峋。这只手不知道多少次拉过我,从小到大,它牵过我不知多少回。我伸出手,没有让她拉我而是我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从小都是你拉着我,现在我长大了,应该我牵着你过马路了”。妈妈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眼里闪过一丝欣慰的目光,那目光就好像老农看到了丰收的稻田,渔夫看到了沉甸甸的鱼筐。
        人生的路多么漫长,一路上收获欢乐悲伤,我也曾迷茫也曾彷徨,也曾为现实感到失望。打工路上我跌跌撞撞,风雨之中妈妈教我学会坚强。经商的路上经历了多少风霜,妈妈教我不要在乎得失,只要身体健康。逆境中妈妈就是我成功的希望,她让我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绽放光芒。
        终于有一天,妈妈病倒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匆匆赶回家。当我看到妈妈时,她已奄奄一息,瘦得不成人样。但当她看见我时,眼里又有了生存的希望。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妈妈再也坐不起来。我抱着妈妈放声痛哭,这个生我养我的人就要离开我了,我心如刀绞。我多么希望这个世界没有生离死别,没有泪流成海,没有两世阴阳。在清明节妈妈离世的那个晚上,我和三个姐姐陪着妈妈。她已经神智不清,癌症晚期的疼痛已让她苦不堪言,但她一直念着我的名字,直到她逝世。我至亲至爱的妈妈于2010年清明节的晚上念着我的名字逝世,那一年她73岁。
      岁月匆匆,人生苦短。转眼之间妈妈离开我已经六年了,妈妈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想到妈妈的人品,一生的艰辛生活,使我们做儿女的真正体会到:儿女们的寸草心,永远报答不了妈妈那三春的养育之恩。子欲孝而亲不在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多少次在梦中见到妈妈,她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般不知疲倦地忙碌,还在忙着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活。都说时间会淡化对亲人的思念,可我对妈妈的情感更加深刻、难忘。想想我第一次睁开眼,看见的是你;我第一次哭泣,为我擦干眼泪的是你;我第一次跌倒搀扶的是你;我第一次喊妈妈最开心的是你;我第一次离开家送我的是你;我第一次有成绩最激动的是你;我第一次懂事夸奖的是你。妈妈我好想你,没有你的日子我好孤寂。我时常把你惦记,时常把你想起,离开了我们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约好来生再聚,来生还做母子。妈妈累了,你就在天堂好好休息……【作于2016年10月2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8: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元节祭母
妈妈驾鹤伴山槐,
率子中元摆祭台。
教诲时时萦耳畔,
慈颜几度梦中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8-16 17:51 , Processed in 0.084967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