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7|回复: 1

浑然天成的苍茫 辽阔的大漠、苍凉的荒原、飞旋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7 09: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浑然天成的苍茫
——关于彭惊宇诗歌“浑茫”艺术风格的探讨
/张三醉
辽阔的大漠、苍凉的荒原、飞旋的风雪、逶迤的天山……这一切地域性的物象引导了一个诗人的创作。新疆诗人彭惊宇2009年出版扎实而厚重的诗集《苍蓝的太阳》之后,于2016年再度精心推出倾力创作的诗集《最高的星辰》和《西域诗草》。诗集《苍蓝的太阳》分为月色荒原缤纷大地沧海深情时光之豹伫立长河五辑,收录了100余首诗歌。诗集《最高的星辰》分为“新疆大地”、“寥廓情怀”、“远方之旅”、“幻象星语”、“浩瀚星空”五辑,收录了150余首诗歌。诗集《西域诗草》分为“新疆歌鸲”、“牧马天山”、“边地岁月”、“莱丽花开”、“西疆情思”五辑,录了120余首诗歌。这些大量诗作意象丰富、语言清新晓畅、充满着健康向上的力量,是诗人十年心血的结晶。通读这些作品,整体上那种开阔、真挚、大气、深情的抒写,体现了一种苍凉、苍茫、沧桑而又昂扬的“浑茫”风格
诗人彭惊宇是一位以新疆大地为诗歌精神原乡的歌者。打开《苍蓝的太阳》、《最高的星辰》、《西域诗草》三部诗集,那些北疆的雪、茫茫的下野地、雪原、灰马、卡拉麦里的雪、布尔根河之冬、荒原红,等等,这一切物象都构成了诗人梦中的大海;那些北碱坡、沙枣树林、盐碱滩、苦苦菜、艰难的棉花、玛河古道、艾里克湖的秋风、戈壁石,等等,都构成了诗人内心的河流;那个野孩子、挖捡土豆的孩子、太阳下野鸭湖边的少年、大地上的孩子、仰望星空的孩子,一直铭记着北天山苍茫的记忆;那超越地球视界、旷古独步宇宙的从太空眺望地球、飞向土星、木星以及星际迷航,等等,这一切构成了仰望中的最高星辰;这一切就是彭惊宇用他的诗歌向世界所进行的一种苍茫呐喊。彭惊宇成长在新疆下野地农场,那个时代,农场生活的艰难并没有消磨诗人的意志,相反,更加激发了他对生活、对人生的挚爱。在他心中,大漠苍蓝的太阳光芒一直照耀在心上,那漠野之光,用苍凉、苍茫、沧桑等等是无法完全解释的,它只能是一种纠结着无限深情的“浑茫”。
诗歌是灵魂之思的庄严,更是诗人价值取向的表现。关注社会、关注真实、关注世界、关注宇宙、关注苍生、关注人作为个体情感本质的内涵,让崇高自然回归到平凡人间状态,回归到人民大众生活中去,向一种平凡、真实,人性向美、人心向善行进,这就是彭惊宇的诗歌。
例如,“那被欢快的锄头拦腰切开的土豆们/正把疼痛和哭喊向地层深处传去/所有潜藏的土豆,撒开了土拨鼠的脚丫/向大地的边角和心脏奔逃”(见《挖捡土豆的孩子》)这是怎么的一种童年沧桑的脉动。
例如,“一片土豆地,布满了遛挖土豆的人/母亲领着我们兄弟俩,遛挖了很多土豆/我都怀疑是不是母亲,有意做记号埋下的”(见《童年:一些场景的记忆》)当今的一些年轻读者,可能很难理解这首诗里场景所包含的苦难,甚至觉得这遛挖土豆的事是一件有乐趣的事;要知道,在那个特殊时期,人们一天三顿的温饱都成问题。苦难的母亲也不得不领着她的两个孩子去已经收过了土豆的土地上去遛挖土豆,在那时,就是这么样的一种沧桑;当我们理解了这首诗的历史背景,再读到“我都怀疑是不是母亲,有意做记号埋下的”这句时,内心中,只能是一种无言的触动。
诗歌是真情怀的抒发。从浩瀚大漠的海潮之中,从苍茫、苍凉、苍辽、苍蓝天幕的旷野沙雪之中,提升超越于一切的浑茫心境,并使之成为旷古、旷大、旷达、旷世的诗之风景,这就是彭惊宇的诗歌。
例如,“我回溯在地球母亲的子宫里/我穿行在现实人间的净界山/卧驼峰外,是一角但丁的蓝玉天空/渺渺梵唱,悠扬着人世的寂寞与沧桑/我恍觉我的遥遥征途,隐约在丝路驼影中”(见《克孜利亚神秘大峡谷》)诗歌有外放与内敛,这首诗是一首内敛于心的内视之作,将一种人生思考凝结成历史悠思的苍茫。
例如,“独自走向如此荒远崎岖的畏途/正是为了能亲历夙志未泯的理想王国/站在肯斯瓦特众水汇流的断崖渡口/我静默地眺望,侏罗纪山体的洪炉/和那远古冰川遗迹的苍茫影像/斑驳峥嵘的群山,响起钟吕的低音/而此刻,灿烂油云间传来东方魅女/那深情感伤而又浪漫悠远的哼唱”,“江山有待,大美无言呵/那无与伦比的美景,令我潸然涕下/熔蜡的泪流灼伤了我的脸颊/在这蓝色星球这道深切的垭口/我看到岁月的天鹅挥手远逝/只留下喧腾澎湃之水,和一川/永不孵化的莽莽苍苍的鹅卵之石”(见长诗《玛纳斯河》)这是一首自然、历史与崇高交相渗透的思绪飞扬之诗,是一首外放视角的执念之诗,是一首意境野旷、高迥、深邃、辽寂之诗,而这一切,展示出的仍然是一种浑然的苍茫。
诗歌是宏大精神的担当。没有担当的诗歌是谈不上宏大的;没有真实的诗歌是谈不上担当的;没有正向情感的诗歌,其真实就是低俗的;让诗歌回归真实、回归担当、回归宏大、回归正向情感等,是人类诗歌史观上的共同价值认知部分。
当我们读到:“永不消融的盐碱之雪/占取了一年又一年苦寒的春天/道路泥泞,车辙泛起盐花/拖着粮袋的村人在路口举头张望/那辆杳无音信的运粮马车”(见《盐碱滩回忆》)心里就会涌现一种困顿的苍凉。
又例如读到:“漫长的冬季里,家家户户的地窝子前/垒放着从雪涝坝拉回来的大冰块/垛高的柴堆,是温暖人间的薪火”(见《雪涝坝》)这里的“薪火”二字,用得妙极,把生活、生存、艰难、困顿的情状深刻地呈现了出来;“化冰为水,那滚沸蒸腾的水啊/会给全家人盛上一锅粥,一笼鲜馍”(见《雪涝坝》)掩上书卷,认真沉思这诗里的境况,只剩下苍凉生活的温馨。
《高高的白杨树》一诗,则写的是高大白杨树林下的村庄、日常生活、行进的马车和姑娘的笑声,这首诗是一首风景诗,然而,诗人却将人和平凡的生活融入在祖国大西北的一幅风景之中;这首诗写的不是风景,是风景中的安详与宁静;间接地表达了祖国的美好与安祥。诗意画面场景中白杨、村庄、马车、铜铃、姑娘等平凡意象,实际上就是一种崇高,平凡生活的崇高。而这首诗的画面风格,实际上就是一幅油画。类似于这样风格的诗歌,在彭惊宇的诗集中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诗歌是崇高的追寻。彭惊宇在他的“新崇高”诗歌美学中指出:“反观人类在宇宙中无比渺小、脆弱而艰难的处境,从而更加敬畏和爱护我们的地球家园,更加珍惜和维护人类文明与世界和平,更加领悟到处在太阳系明亮窗口期、适宜期的个人生命的真实可贵,从而去尽情享受短暂生命里的美好时光,创造出有贡献、有价值、有尊严的生活。”是的,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是这个世界给予我们以生命,是这个社会赋予我们成长的空间,尊重、珍惜、关爱、回报、责任、担当,这一切不仅仅是诗人的必需,更是作为大写的人的必然。
崇高不仅仅是诗人的个体追寻,更是人类精神品格的向往。真正对诗歌有追寻的人是不为各种乱象所动的,真正的追求者一定是那些仰望星空、遨游星际、信念坚定、敬畏文字、执着畅想的歌者。彭惊宇提出的“新崇高”诗歌美学原则对当代诗坛来说是具有引领性的好方向之一,是对诗歌境界提升上行的非常有价值的思考。
《哈萨克冬牧场》一诗歌颂了哈萨克人的纯朴与坚韧。《阿娜尔古丽》一诗将一个纯美如花、热烈奔放的维吾尔族姑娘刻画了出来。《阿力玛里》一诗,描写一个名叫“阿力玛里”的地方,是诗人对阿力玛里的经历与感思。从诗中来看,推断诗人写的这个名叫阿力玛里的地方应该就是处于伊犁的边疆地区,诗人是超越的,他没有局限于平面的风景去写,而是将悠远的历史与现实融入到诗思之中,“阿力玛里,丝绸之路北道上失落的灿烂明珠/看几多前朝旧事,官闱秘史,繁华市井,爱恨情仇/都已然化作了纵横阡陌,苍翠原野的庄稼和果蔬/只有大地的葱绿是永恒的。哦,阿力玛里……”这首诗以一种历史变迁的怀思,表达了对时代变迁的一种感怀,历史的变化是不可逆转的,而这种不可逆转之中,却包含了“大地的葱绿是永恒的”这样一种崇高的顿悟。
诗人更高地把思考融入到他的“宇宙诗篇”之中。《哈勃红移》《飞向土星》《木星:众神之王与欧罗巴》《从太空眺望地球》《第四纪大冰期》《最高的星辰》等等诗篇,表达了诗人对宇宙、对未来、对世界、对人类终极走向的崇高之思,诗人在《星际迷航》中写道:“最伟大的天文想象与理论激情,永远替代不了/一杯鲜牛奶,一块黄熟的麦地,一缕温煦的阳光/当大地、海洋和万物生机远逝,无边的真空与黑暗/骨骼变形,基因漂移的星际人,还能否自我拯救?”诗人的这些诗篇,旷大、苍茫,无限浩瀚,极力体现了其诗歌作品之“浑茫”特色。
我无法用现有的词汇来描述他的诗歌的这种“浑茫”风格:从题材选择上来说,他的作品从小我的生活情思、自然、历史再到大界的环宇浩瀚,无所不包;从情感纠结上来说,他的诗歌饱含了热情、激情、真情和无限深情;从抒情表达上来说,有着浓烈的新边塞风情和强烈的赤热感,他的这种诗歌抒情是一种饱含了孤寂与雄浑的赤热式抒情,是一种“热元素”表达式的抒情;从精神境界上来说,他的诗歌是一种崇高的担当;总之,他的作品中闪耀着苍凉、苍茫、沧桑和苍蓝的太阳光芒,这就是一种纠结着无限深情的“浑茫”风格。
关于彭惊宇诗歌“浑茫”风格产生的原因,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探寻一个诗人的成长环境与诗歌艺术求索之路,有助于我们理解诗人在艺术思考上的成因。中国古典文学、外国诗歌、西方现代派绘画等,对他在诗歌创作上的感知世界的艺术触角的升华有很大的促进。
传承性是彭惊宇诗歌在艺术上所表现的一个方面。研究彭惊宇的诗歌作品,能很好地感受到他对艾青、杨牧等诗歌艺术精神的一种继承。彭惊宇提出的“新崇高”诗歌美学原则,正值当代中国新诗百年之际,亦正是中国新诗最为茫然之际。所以值得我们用心关注与思考。
借鉴性是彭惊宇诗歌在艺术上所表现的另一个方面。诗人的诗歌借鉴了西方现代派诗歌的表现手法,并受西方印象主义绘画的影响。彭惊宇不仅仅对西方现代诗歌艺术有深入的研究,他对西方现代派绘画同样有深入的感悟。梵高、达利、高更、毕加索等绘画大师的构图、色块等以及朗吉努斯对崇高的雄辩论述,都对彭惊宇的诗歌创作与理论构造形成了深刻的影响。
人生经历的艰难曲折是影响诗人诗歌艺术风格形成的第三个方面。彭惊宇这么多年的沉静思考与写作,就是一个诗人纯粹性的表现。彭惊宇成长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农场家庭,而石河子地区144团,正是艾青当年文革时期在此流放生活过5年的团场。青少年时,他在学校里听老师讲述艾青在小西伯利亚的故事,从那时起,他少年的心中,对诗歌就产生了崇敬与神往。彭惊宇在诗集《<苍蓝的太阳>自序》一文中,就诚恳地谈到最初受到艾青诗歌影响的过程。彭惊宇调入《绿风》诗刊编辑部,先后到北京大学和鲁迅文学院深造,这一切的生活经历和深造学习,对他的文学成长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的诗歌作品,反映了他的生活、反映了他的成长、反映了他的思考。诗人不仅仅是后天的自我培养,更需要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显然,彭惊宇是具有这种天赋的诗人之一。《在准噶尔荒原的星空下》一诗,就是诗人少年时代仰望下野地星空的深邃感怀,“数星星,童真的眸子和星光一起闪烁/横贯中天的银河,似有我们的戏水喧笑/有我们越漂越远的歌谣,和苇叶之舟”这一些诗句,已经展示了诗人的生活渴望与艺术气质,这些都是诗人能在现在提出“新崇高”诗歌美学原则的基础原动力之一。
当准噶尔浩茫之雪覆盖辽阔的大漠,那些起起伏伏的雪原,蕴藏着一种苍茫的意境。从准噶尔大漠之中走出来的彭惊宇,少年时代沉甸甸的生活重力,沉重了诗人的人生,也激发了诗人对真善美的向往。诗人的作品,以真情实感为支撑,以炽烈感念表达崇高和诚挚。在诗歌语言上,他讲求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融汇贯通,生气贯注。诗人善于展开联想力和想象力的情感之翼,把大爱、大美、大善、大宇宙、大悲辛的诗意情怀展示得淋漓尽致。使我们从恣意浑茫之中得到心灵情感的升华,享受到诗歌精神的崇高。
总之,彭惊宇诗歌的这种“浑茫”风格,是与他的人生经历、艺术思考和诗歌创作实践密切相关的。探寻一个诗人的成长环境与其诗歌风格的形成,是十分有乐趣、有意义的事。彭惊宇成长于新疆屯垦农场,中国古典文学和现当代诗歌、西方现代诗歌、音乐、绘画等等,对他的启迪很大。他在戈壁明珠石河子市工作20余年,艾青、杨牧等诗人对他的诗歌创作与理论形成影响很深。他的诗歌艺术中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关注发展、关注未来、崇尚真善美的大爱情怀;他所提出的“新崇高”诗歌美学原则等等,都是诗人的诗歌作品与人生品格的内涵表现之一。
鼓惊宇说:“坚守和发扬正道之诗和大道之诗,是每一个有所作为的诗人的神圣使命。”(见《最高的星辰》自序一文)通读彭惊宇的诗歌作品,我们能从中感受到诗人无限深挚的感情,诗人在努力用最美的语言构筑诗歌最阔大苍茫的意境,表达他对人性、对人生、对人间的崇高理解;他的诗歌展示了他在新疆大地的人生轨迹以及奔走、感悟与深爱;这是一种浪漫与奔放的诗情激荡,是一种浑然天成的诗意苍茫。
简介:张利农(张三醉)(微信:sk6163),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新诗研究会研究员,北疆晨报副刊主编。作品入选多个选本,曾获得多个民间文学奖项。个人著有诗集四部、评论集二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0 15: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渎 欣赏 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9-26 10:33 , Processed in 0.071493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