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回复: 0

百年的祝福 (第六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开幕词) 吕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7 22: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第六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于2017年10月27日—29日在重庆西南大学举行,来自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日本等国的诗人、诗歌理论家近百人与会。论坛主题为新诗诗体建设。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吕进教授主持论坛并致开幕辞。】



百年的祝福
(第六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开幕词)

吕进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在这色彩斑斓的秋天,我们又相聚于以校园美丽名世的西南大学。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从2004年开坛,每2-3年一届,今年已经是第六届了。不少朋友不止一次出席过论坛,更有一些朋友是从第一届一直参会到本届,他们是论坛十几年来走过的探索之路的见证者。
    我们欢迎中国两岸四地前来与会的旧雨新知,欢迎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日本和韩国的远道嘉宾。“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向朋友们道一声诚挚的问候。我们也向百忙中光临论坛开幕式的中国作家协会吉狄马加副主席、重庆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张鸣部长、西南大学党委舒立春书记表示感谢,请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我们这个论坛是华文诗学名家的聚会。华文新诗现在是覆盖我们星球的诗歌现象:这些年来,写作华文新诗的,不但有中国两岸四地和侨居海外的中国诗人,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外国诗人,他们组成了华文新诗的“外国兵团”。对于“老外”来说,用华文写诗是一个难度相当高的艺术创造。用华文写作已经不易,何况是诗。虽然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华文新诗理所当然地存在差别,既然都是用华文写出的新诗,就必然因为华文而存在某种血缘联系,在主要的诗学领域存在着共同话题。像韩国已故学者许世旭说的那样:“韩国现代诗坛上,与中国所遭遇的问题是相通的,比如:主题的明朗与晦涩、传统的继承与断绝、艺术的纯粹与参与等问题也一直是吵闹不休的。”不断推动华文新诗的诗学建设就是我们论坛的使命。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 中国新诗是华文新诗的源头和主体。100年前, 19181月出版的《新青年》41期刊登的胡适、沈尹默、刘半农的九首诗,应该是公开发表的第一批中国新诗。此前的所谓“新诗”其实只是“尝试”用白话写的古体诗,就是胡适自己也不承认他在19172月发表的《白话诗八首》是新诗。新诗和白话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白话诗在中国古已有之,而用白话写成的新诗是有自己的有别于古体诗的美学特征的。所以,20181月是中国新诗的生日,我们这届论坛就是庆祝新诗百年诞辰的一次盛大聚会。
    当年新诗出现的一个主因就是古体诗不能抒发现代人的所有情感体验,另一个主因就是现代汉语呼唤中国诗歌的现代形态。所以,新诗的出现是时代使然,也是中国诗歌发展使然。贬低、否定新诗的思潮值得讨论。用只有百年历史的新诗和《诗经》与楚辞相比,和唐诗与宋词相比,是不厚道的,也是不科学的。一百年过去,中国新诗出现了一批经典作品,出现了一批优秀诗人,全世界的华文新诗也取得了佳绩。当然,应当承认,新诗还很不成熟。在中国,现在基本上还游离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之外,还没有融入民族文化传统。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推动新诗一步一步地走向成熟和辉煌。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在上个世纪,在1986年的建立,其实就是百年新诗的一件大事。这是新诗发展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新诗研究的专门机构,第一次出现了建立在高校的实体的系一级机构,它成为我国现在遍布各地高校的新诗研究机构的排头兵。31年来,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成为了我国诗学研究的重镇,用香港诗人犁青先生生前的话来说,就是新诗研究所已经成为海内外诗人心中的“圣地”。诗人黄亚洲写过一首《西南大学:新诗研究所》的诗,他说:“中国诗歌的半个灵魂\在重庆山城”。31年来,从这里走出了480多位博士和硕士,他们成为了我国诗学界的生力军。我相信,无论世界怎么变幻,我们一定会不为一朵乌云放弃蓝天,不为一次沉船放弃海洋,满怀自信地为现代诗学的成熟和发展继续做出努力。
       回顾百年的华文新诗,最重要的经验就是,作为华文诗歌的现代形态,新诗同样需要确立诗之为诗的文体规范,需要推进多样化的诗体建设。近年有人说:“诗就是自由”,这种说法似是而非。没有公认的文体规范,优秀的诗和低劣的诗、真诗和伪诗就会混在一块,而且失去衡评标准的诗歌评论也会出现乱象,出现圈子诗评、金钱诗评、权力诗评。其实,极端的自由与极端的不自由的统一,这才有诗。诗的确在想象世界里是极端自由的,它不受现实世界的局限。然而在诗情表达上,就像朱光潜先生说的那样:“诗是有音律的纯文学”,诗又会受到诗律(节奏式、韵式、段式)的诸多限制,没有这种不自由,诗就不成其为诗了,就“自由”出诗的边界了。反对确立诗的文体规范、主张“绝端自由”的一些说辞是没有说服力的。与此相关,新诗从诞生以来,从来就不是只有自由诗,推进自由体新诗和格律体新诗的双轨发展,是我们的责任。在格律体新诗的建设上,百年来,几代诗人和诗评家做出了有成效的探索。有人说“现代格律诗已经失败”,不知此说有何依据?守住诗之为诗的美学边界,守“常”求“变”;推进多样化诗体建设,寻求新诗诗体的丰富,是当下新诗发展需要解决的关键词。
    在本届论坛上,将有许多到会嘉宾要发表新颖的精彩的重要的意见。想说话的人多,所以早上8点半就开始开会。论坛的论文会后将以较快速度正式出版。我们的论坛将以科学的求实的创新的思考,来纪念新诗百年,来祝福新诗的下一个百年。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我高兴地宣布,由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和北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杂志社主办的第六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现在开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7-22 16:51 , Processed in 0.097833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