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87|回复: 85

[大赛] 【中诗简牍】2018年6月份征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 09: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诗简牍】2018年6月份征稿


一 、文本要求:
十行以内,让想象力有效回归。
凝练,有空间感。
构思新颖,提倡在理、法、辞、意上有探索性。


二、征稿期限:2018年6月1日~2018年6月30日
三、格式要求:
在本帖下跟帖〈注明省份),每人一帖,限四首以内。


例:《水龙头》(外一首)
江苏/胡弦


弯腰的时候,不留神
被它碰到了额头
很疼,我直起身来,望着
这块铁,觉得有些异样
它坚硬,低垂,悬于半空
一个虚空的空间,无声环绕
弯曲,倔强的弧
仿佛是突然出现的
——这一次它送来的不是水
而是它本身


《下游》


江水平静,宽阔,
不愿跟随我们一起回忆,也不愿
激发任何想象。


它在落日下远去,
像另有一个需要奔赴的故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18: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吹麦浪

麦子就要熟了
收麦子的人,却无处寻找那一粒
春天的雷声

一群城里来的人,咽又咽不下
吐又吐不出。一支麦穗
壮丽的美

做过保姆的农妇
手中的镰刀,割掉过往
闪着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0: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不清,道不明》
      雲水
岁月
很轻,没有惊动一草一木
甚至一粒尘
岁月
很重,慢慢褶皱一纸一纹
乃至一缕魂
岁月
谁又能说得清 道得明
只记得
曾经如那繁华的城
后来化作寂静的坟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0: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一的思绪》
安徽/宋浏

我们,曾经是个孩子
都想做
一个好孩子

恰恰相反
我们偏离了好孩子的梦想


《过去》
安徽/宋浏

越来越远
又越来越近

过去的坎和过不去的坎
偏偏一起
沉默不语

2018.06.01.原创首发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2: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电视有感
文/王美林
1
那一条是前进
方向地指南针
一条船上死很多人
2
己是超越边境
为何跟瞎了眼一样
3
狗从来都咬人
害狗的人只须
香肠里放上敌敌喂
4
那条绳子是你结局
石油一天一样猛涨
谁幕后地操纵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21: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落 于 2018-6-1 23:21 编辑

1--要用一个春天去看你
湖北/黎落

要用一个春天去看你
翻山越岭,假装自己仍是少年
再备一匹白马
挑有桃花的深潭清洁身体
要有一把刀锋的快
要带上佐酒的小脾气和
豪放的好天气
要和李白借一两句诗

春天的夜里
要有一个鲜活如你的女子

2-- 旧的痕迹和故事。
     
说到岩石和岩石上流过的溪水
一些旧的痕迹就开始出现
返回是必要的
时光被回忆忽略,我被青草忽略
在目光停留的那一刻,倦鸟归来,它唱着愉快的歌
不要试图说服我。你们说的飞翔,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幸福这样简练,一只小小的翅膀就能够实现
呵,我固执于此
在我身体的一侧,是夜莺开启的门
它就要说到往事如烟,说到深绿的草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6: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弹花匠
(湖北武汉)牧驴山人

最早告诉我“经线”这个词的人
最早让我领会节奏之美妙的人
最早让我幻想以白云取暖的人
最早让我明白生活犹如一张弓的人
是弹花匠大伯

前年迁坟时
弹花匠大伯的坟里仅剩下
一片棉絮
白白的,像他生前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9: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名字》
安徽黄山/陈思佳

是谁?蒙着黑面
对着太阳射出一支带羽毛的箭
月亮坠落
你的名字 飞行

是谁?戴着笑面
朝着湖心投下一根带饵的鱼线
白鸟啼血
你的名字 飞行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5: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叶在风中奔跑》(外二首)

文/孙清祖

几片落叶翻着跟头  
仿佛找到了自在的去处
在我的眼前撒着欢儿奔跑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理想之地在哪里
难道还有比母亲的怀抱更舒适的地方

《一朵小花》


一定是春天了
大地才会松松手
即便是在钢铁水泥的缝隙
只要有一丝生存的土壤
它都会牢牢把握

《霍金》

躯体比凡人还低矮
精神却是宇宙的高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22: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等你千年的鱼》
湖南/陈茂葆
玉树临风的风
过江千尺浪

我是等你千年的鱼
紧紧地咬住风的手指
不放

钓走了我的魂
是那抛出长长的线

心甘情愿
上岸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15: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高考

四川/胡世银
从三百天开始倒计时
现在仅剩三天
三天后
积蓄十多年的力量
会不会像火山一样的爆发?


爱 的 珍 珠

四川/胡世银
春暖花开已摆渡
爱的容颜已模糊
滴落的是眼泪
咽下的是痛苦
但是你
没必要将伤痕
一粒一粒地数
把你的爱
放入冰封的冬季
冻个一清二楚
取出的
就是珍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18: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唯安 于 2018-6-10 09:19 编辑

杨天朋微诗四首

四川 杨天朋

◎《莲》

不做水的情人,不做王的妃子,
我只想,拜佛,念经,敲,
禅里不听话的鱼。

◎《柠檬》

酸了一辈子,
还是眷恋心中那一轮黄月,
照我,一生终老。

◎《宽容》

想杀你,
刀子生锈,
良心,磨不锋利。

◎《房子》

纸一铺开,笔感觉沉重。
每一次春暖花开,都是奔走的风,
三生三世也逃不出的桃花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18: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海云 于 2018-6-4 22:41 编辑

《美女与诗》(外三首)

山西/王海云


某日,得诗几句
暂放微信朋友圈留存
并配一张与诗无关的美女图片
很快,许多朋友来评论
皆曰图中女人秀色可餐
无人理睬我的诗


《囚》

把自己囚在一张白纸上
只是为了让文字黑得更加庄严
让夜空黑得的更加透亮
让大雨噼里啪啦落在人间
让一些路在黑暗中更加清晰
在每一个岔道口,都有光明的文字守候


《白帝城》

再过百年,千年
千里江陵依然涛涛
两岸依然会有猿声长啸
只是那叶轻舟,已越过重山
不再回还……


《窗外》

窗外,什么也没有
我还是忍不住
向外张望
总担心会有什么
破窗而入

偶尔有汽车急驰而过
灯光穿过窗玻璃
将夜色颠簸的支离破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21: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驼影润沙 于 2018-6-3 21:27 编辑

           相念》(外三首)
       陕西/驼影润沙

     《相念》
   将西山落霞碎剪
   轻捧在野寺烛台
   青灯细语
   灰烬着我的天地
   庙前的台阶
   可是我平仄的思念
   崖旁的清潭
   可是我沉溺的心湖
  
   《相思》
   熟透的相思
   别长霉在秋夜
   落霞的衣袖
   别拂掉眉尖那粒泪珠
   满天星辰
   跳出银汉,跌落
   摔碎在天涯海角
   结晶成一地细沙
   哭泣成一簇浪花
  
   《相怨》
   如慢揭鱼的鳞甲
   痛,沿着神经奔跑
   沿途,杀死了所有美景
   谁见过鱼流眼泪
   不是没有,不是没有
     只因河太长,海太大
  
   《相别》
   月光是无数飞针
   齐攒在我的眉心
   我不忍射出
   清风传音,细雨耳语
   请把心事放下
   请把泪水噙起
   他,不是春籽
   你,不是秋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16: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5,20>>(外二首)
江苏/梅德平安

我对520没有一点感觉
所以我不掺合也不矫情
我倒觉得,南京的气温
比昨天低了
风一吹,又是一身鸡皮疙瘩

2018,5,20于南京


<<无题>>


小巷孤陋寡闻
天黑时像个枯井
某夜镇上有个领导钻进里面喝酒
被叫春的猫绊倒,嗑破了皮;第二天-盏路灯
亮瞎了小巷人家的眼睛

(2018,5,16写于南京)


<<梦是反的>>


抱着美人睡--

被老婆一脚踹醒
怀中搂着枕头
一滩哈喇子
还是热的

(2018,5,20于南京)

点评

兄弟,在南京?好像以前不是啊  发表于 2018-6-27 19: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03: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8-6-29 00:28 编辑

来支持一下:
《数星星》

文、湖北车行

快数到八十的时候,阿满说
懒得再数了
传说地上死去一个人
天上就多了一颗星
这是九月,夜微凉
我们并排躺在河滩上
高蝉不再聒噪
夹岸青山隐约,如两尊巨兽
而河滩上的天空那么小
落水的星星那么多


《水来如相见》

大叔说:这蓬松的水
名曰忘我,能松动黄昏的一切
而我更享受微凉一些的
最好能唤醒满身的鸡皮疙瘩
喜欢在喷淋头下,一边哆嗦
一边吹口哨:“乌溜溜的黑眼珠
和你的笑脸......或许明日
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我将已经踏上旧日的归途......”
并以此稀释,耳畔不绝的水声




《鹿》

没生出翅膀之前,她一直
在奔跑,以躲过狼和猎枪

生出翅膀之后,她一直
在飞翔,以避免跌下云端

“呦,呦,呦”,鹿回头
——因有一树梅花,一生不谢

《空门》

门外,打铁人一边抽烟
一边拉着风箱,看一坨顽铁慢慢瘫软

屋里,有人双目微闭
按捺着内心跳动的火焰

他们都在
将最硬的部分,重塑为一件冷兵器










点评

《数星星》,数着死亡,人生没有什么不可安宁!!  发表于 2018-6-5 1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07: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命运帖》(组诗)

            河南/温青

《送一些祸福找到归处》

路过的祸福不可强留
无论它们包藏着多少珍宝
只能等到暮鼓时
任其奔赴命定的归处

我只留一些美好给黑夜
给床单上的那片荒芜
一抬头便是下一个尘世了
来来往往的妄念
早已爬上满天星斗


《打磨终将离散的身影》

保持匀称的秘诀
是耐心打磨终将离散的身影
给他一个命定的方向
给他一片内视的天空

那些紧身的服饰
包裹了疯长的青葱
一个把自我限定于此生的人
不断向上生长

捋直的是一条弯路
拉长的是一场旧梦


《写作是一只小鸟》

鸟蛋打破的时候童年结束
我依然习惯于窥探屋檐和树梢

在俚语横行的乡村
写作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鸟
它的羽毛灰暗,翅膀陡峭
在田野的草籽开口之前
从不敢高声唱歌

只是以干净的草木
在最高的地方做窝


《社会这锅开水蜕尽诗歌的羽毛》

飞翔的鸟从天空掉下来
经过社会这锅滚开的水
内心的白云
都被煮熟了

我捞出一片羽毛
扑灭它的火
在这滚烫滚烫的人间
写一首冰冷的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16: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愿一抔土盖身》(外二首)
          云南/周香均

自此,一身叛逆之骨,只愿在人间
活成一池清泉
自此,只为佳人装饰一场
粉红的夜色阑珊
自此,做一个安静的小僧侣
修得尘世一世清净,不再愤世嫉俗
自此,安身立命,醉卧红尘
一树一落叶一草一花一抔土
正好装下我身,无需一石碑留名
只留风一杯,随时可饮
2018.5.29

《月光下独饮》

那时,我在月光下独饮
在林中采花,黑夜就是一只大眼睛
把我吞下,山前掉落的陨石
我总在梦里梦见它的光芒
穿透我的伤口,我跟着它的光
寻找出路,一望无际的苍凉
环绕膨胀的暮色,它像一只飞不出
孤寂的鹰,活生生的跳进火海
焚烧了自己
2018.5.30

《修枝》

一棵树的站立,只为风守候
一排树的站立,只为风景守候
他们站在旷野,为大地守候,为人类守候
冬天里去掉的那部分
因为花朵和雨滴,它们有了生长的意识
因为让自己生长得更像一棵树
选择人类的刀和风的猛烈
而站在人类骨髓里的那一棵
已经弱不禁风,已经无法站在旷野
为一群孤独和寂寞的人,挡住一阵风
2018.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17: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旗  袍
四川/舒布衣

在一匹春风的绸缎上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沿着一条河流的方向
循着山的墨际线,以山泉清洗青花瓷的器皿
用上好的明前茶布道,挑一帘明月的清辉
许一匹白马,在月下,婀娜多姿的行走
风情万种的远眺,或回眸

点评

景与情糅合!更难得是不离主题!!  发表于 2018-6-10 10: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05: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殿平 于 2018-6-26 15:51 编辑

@镰刀
河北/吴殿平

麦子又黄了
一茬接一茬的南风
抚摸着南墙上
那把生锈的镰刀

镰刀不动声色
他的主人把脊背挂在墙上
自己去了远方

流水中
我望着那把镰刀
它隐去了长长的尖叫声

@五月诗
河北/吴殿平

隐忍了两千年
那片水域埋着一个灵魂
膜拜不需要歌声
摸一根菖蒲的剑芒
用它做骨头,把喊声
种植在水的根部
还有那些被包裹的洁白的牙齿
都是一粒粒透亮的文字
今天就让我们与你一同咀嚼
一个天地的眷恋与包容

@鸟鸣
河北/吴殿平

如此描写
辽阔而悠闲的晨曦
被你啄食得体无完肤
断断续续的车轮声
载着空旷的黎明远去
只留下你守着
一座明净的青山去叫醒
沉睡的泉水

@补妆
河北/吴殿平

一只口含黎明的鸟
与另一只不停地交换礼物
好端端的早晨
被一只只闯入的喙
啄得千疮百孔
化妆师不露声色
只等小憩的阳光和
早餐后的尘世
为它补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09: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雨诗意 于 2018-6-25 23:49 编辑

拐弯处的一棵树


文/郭奕标(广东)


再次隔空碰撞的不是车
而是一棵树
绿裙之上
无数只蓝蝴蝶
仿佛下一刻就要叼着我
回到十年前的那个路口
斜阳亲吻着你的倩影
而我却拥紧一阵北风
试着下场雪

洗碗

郭奕标

几番碰撞之后
一条新的裂隙
显然
已不是柳永手迹




晾衣服

郭奕标

水里的每一次蹂躏
都在阳光的抚摸下
再次挺直
脊梁



诗与历史


郭奕标


诗是一支利箭

搭在我情感的弦上

用力一拉

便把历史戳破一个窟窿

让那来自天堂的风

把我的一切带走

仅剩下的那根弦

在历史的伤口上

来回拉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6: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棉纺纱》外三首
吉林/小飞刀


如蝉翼,划过
空灵地带,在雪上铺棉丝
透明的滑道,旋转
花朵瞬间被软化,流向
燃烧的晚霞

站稳些,不要声张
把水印蓝图,与暖合成一张网
打捞水草,琥珀,月桂树
等待衣锦还乡

《别针》

被秋叶戏弄,影子
蜷曲在树洞里,查点风向
左边麦地,有人缝补着
闪失,右边溪水潺潺

擦亮夜的眼睛
让筋骨,不再心如针毡
一个冷词穿越浮桥
接近泥土,冬草就可以复活
平静度过今生

《旧皮箱》

牛皮纸上的墨迹,被销蚀
扩充着漏洞
躲进风干的岁月里
微微游荡

心思,一遍遍揉搓
一旦揭开,隐约泛起蜡黄
和残香默契如初

《旧路》

错乱的脚步,止于疲惫
或蔓延,荡漾时光的水井
略带酸苦,被瓦解

仿佛走上新生
转过山脚,枯木逢春
比想象来的踏实

旧日的情人,折进梦里
青石板,浸润着梅香

进退,腾挪,适合回顾
红豆燃亮的路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7: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建 于 2018-6-6 17:50 编辑

存在
上海/小建

时间消逝了你的
信息。水面依然辽阔

没有飞鸟翅膀的穿梭
天空就失去了细枝末节

我必须点亮一盏心灯
去追赶与我逆向的落叶

风挡不住的一些石头,阻碍
我的去路。低矮的草木为我指引方向

那些在漩涡里窥视的眼睛
而我徜徉于柔软的时光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20: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

文/陈中明

夜是那么的安祥
锅碗瓢盆睡得正香
猫睡了狗睡了猪也睡了
(它们睡在各自的影子里)

只有母亲的影子醒着
枯枝一样的手
拨一盏昏暗的油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8 00: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微诗四首》
江苏/yilimaizi


《今天》


在袖中


在心中

身,在闹市中


《学诗》

我的生命我的诗

览遍万水千山,不迷失


《爱》

生命的本质是爱

我爱,故我在


《愿》

孤斗室
而心见万人

居闹市
而如谧空山


微诗四首
http://bbs.yzs.com/thread-761178-1-1.html
(出处: 中国诗歌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8 05: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吹麦浪

麦子就要熟了
收麦子的人,却无处寻找那一粒
春天的雷声

一群城里来的人,咽又咽不下
吐又吐不出。一支麦穗
壮丽的美

做过保姆的农妇
手中的镰刀,割掉过往的事物
沿闪光的方向,飞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8 23: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小遮 于 2018-6-9 00:09 编辑

《独照》(外三首)

北京/苏小遮



暮色多柔美,归鸟也蹁缱
我多期望你站在那座旧石桥上
明眸似水,笑靥如花
拍一张瞬间成为永恒的独照
而我,为此
情愿藏在桥下
碧波荡漾,芦苇招摇的风景里.

《害怕与迷恋》

我害怕迷恋上诗歌
不知是害怕还是迷恋
让我寝食难安,夜不成寐。

《打虎记》

传说山海关有虎
行者武松曾在此打死过一头熊!
我偏不信。人生悲来岂若潮水暗涌?
昨晚一夜未眠,独自喝了三两老白干
颤颤地就上了路
管他是山是关,是海是渊!
打虎的猎枪我都带好了
我要做武松!

《聆听》

我旋转或者静坐
周围有枯燥的白,粗糙的绿以及
若干凝滞的空气
我头发掺满音符,骚动但不疯狂
我的世界开始萎缩,慢慢地
萎缩,我的躯体只剩夸张的瞳孔
象圆月一样摆在黑暗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9 10: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骄阳 于 2018-7-9 08:22 编辑

1风中回眸


四川/闫紫玄


她从我身旁走过,
回眸间,
掉了一片芳心,
几许心思,
只盼是一见情深,
原来过眼云烟,

枉添的伤悲,
凋零梦里芳菲,
苦了相思。


2心碎之恋

看那城市的灯光 ,
它也在悲伤,
悲伤这世间的凄凉,
丢下我一个人受伤。

你温柔的目光,
不是我奢想,
风儿啊!
你可不可以轻轻吹,
不要吹得我太心寒。
鱼儿啊!
你可不可以快快游,
游到我身旁,
温暖我心房。

我撕碎的心肠,
你也不会管,
原来痴恋你一场,
是遍体伤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09: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养心兰 于 2018-6-10 10:03 编辑

《天晴了》外3首
山西/养心兰

《天晴了》

阳光从初夏的榆叶间漏下来
阳光拥着我,喜悦如地上的花影子
黑白分明,寂静

叶上雨珠是打坐的佛
有缘人
才会遇见

光照着,它有被化去的危险
有什么关系呢
像你
轻轻从背后环住我时一样

《窗外》

早晨五点,麻雀开始呼叫一个人的名字
酸枣树上,它伸长脖颈,翘着尾巴
只要我不起床,不打开窗帘
它就会这么一直叫
它叫着,村对面山梁的灯盏就不会灭
藤蔓穿行草间
硕大的牛心南瓜隐在叶下
我的父亲,隐在玉米地里

《远方来信》

躺一天了
薄毯盖不住骨缝里的痛
这些小兽困我于一张沙发

院子里人声嘈杂
明天
这里将有一对新人被祝福

远方来信
清澈来自北美和南方的天空
蓝星花,我把它命名为
开启和闭合的纽扣

在林中

喜欢背影,喜欢攀爬
喜欢甩动的双臂如滑行的桨

云雀在山顶,它们把天空洗得湛蓝
草木柴门虚掩
喜欢静
喜欢静中不被人觉察的风暴

松树把颤栗
一棵传染给另一棵



点评

喜欢在林中,窗外!在林中的结尾比窗外更自然!  发表于 2018-6-10 1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10: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奔跑

文/刘忠伟

加快速度,我们在田野里奔跑
风来了,我们跑成狗尾草
雨来了,我们跑成一株野麦子
鸟来了,我们跑成稻草人
不许说话,不许动

夕阳真大,我们都抱不动
用尽最后的力气,才把它滚下山崖
回家时,我们又加速奔跑
像两颗顽皮的星星
在乡间的小路上闪烁又闪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15: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人法则》(外三首)
文/何军雄

我死后不要立碑
我怕那块石板太重压住我的心跳

我死后不要开追悼会
我的生平简历没有写过的诗歌多

我死后不要火葬
我想在寂静的夜晚扶着月光走回家

我死后不要哭泣
我的心里比你还要难过和悲伤


《夏天是季节的发烧区》

生命的周期在夏天延续
一些部位发烧
季节是敏感称职的大夫
下一剂猛药
来挽救一个重病号
像是皇帝的退位
即隆重又惋惜
季节在夏天肥大的臀部
恨恨的扎上一针
一些消炎药
顿时在整个夏天弥漫开来


《一只鸣叫不了的鸟》

嗓音发声的部位被严寒冰冻
卡在喉咙的一口痰,没能吐出来
一些语言被封冻在身体内部
张开的嘴,是一辈子无法愈合的刀口
一只鸣叫不了的鸟,站在树上看着我
看我和它一样,会不会言语


《中暑的夏天》

中暑,这是夏天的一贯行为
这个时候,季节无计可施
夏天是个多病的孩子
裸着身子时常发烧
像流行感冒一样体弱乏力
我想中暑的夏天
会不会在这个多情的季节晕倒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21: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风雨声 于 2018-6-12 20:56 编辑

夏天的豆荚(外一首)
文/东方风

你一生沉默,隐忍
不说话

入秋,你一开口
嘣出几粒梆硬的词
砸得我生疼

当我熬熟、嚼烂后
方觉它的香甜
(2018.06.10)

名词

爱,我希望是一个动词

她就是不动
既不走过来,也不表达

傻傻地站立原地
最后,她却成了一座碑
(2018.06.10)

点评

《名词》契合简洁又富情感!  发表于 2018-6-13 13: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3: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时光的裂口遇见蝴蝶(外二首)

文/(安徽)剑方

月光从窗户打在墙上
给房间凿开一道暗淡的小门
我掀开了那虚掩的帘子

蝴蝶纷飞
梦的颜色涂抹这个世界
原来这就是时光的裂口
一条隧道通往幽深

我轻易走进回忆
与熟稔的事物一一握手相认



纸上春秋

像词一样,在纸上行走
在纸上遇见所有亲人和敌人
把忧伤埋在纸的背面

风雨是纸上的虚构
一个词衣衫不整
为下文的指向奔跑
为抵达另一页,而狂奔

一个词气喘吁吁
在纸的尽头茫然无措
仿佛你,伫立悬崖边



无题

在窗台上置几盆花
在天空中牧放一群白云
在月光下轻吟李清照或痖弦
在雨夜反复听一首歌
在闲挂的紫花裙外拥抱一件男式外套
在睡梦中,不断把左手交给右手

那终有一天,要回答我的人
难道你现在一点也不知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2 15: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荷
安徽/尼采之约2017.6.23

你所拥有的已全部盛开
你所失去的却杳如黄鹤
你内在的水壶正在倾斜
一个回眸
就可以将所有的荷叶倾覆
成就的盐和宝石的寒光
令人憔悴









菩提的果子

白云下菩提的果子
芳香四溢
菩提果树亭亭玉立
紫罗兰的泥土聆听归来的乡音
那个旅人用一生的走迹混迹江湖
背负故土的黄泥
脚步却被乡愁打痛
回头明白
有父母的故土才叫故乡




水  草  小  径

我吮着手指
被父亲的指点的路
沉醉
一条乡野有些枯黄的水草小径
童年的声音韵味其间
衣袖的管壁藏有少年的魔笛
水牛和河床早已不在
稻子熟了
父亲老了我也渐渐老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0: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湖边或寂静

文/白象小鱼

在湖边,寂静是一部无言的经书
属于木鱼的那部分,由鸟鸣来反复敲打
阳光所到的地方,再卑微的事物
都有了温暖,那袅袅的炊烟
和柿子树新结的果子,让人心生欢喜
湖水微澜,轻易地就洗去倦容
初夏的风,亦足以掀过生活的一地鸡毛
我的悲喜和烟尘,一轻再轻
轻入寂静里去
如一颗飘落的尘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5 10: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cl0731 于 2018-6-15 10:13 编辑

1夏天的边沿

文:彭纯廉(重庆)

无意识敲了下夏天的边沿
那响声像是把晶体结构的孤寂、烦闷、抑郁摔碎

一片缺少内涵的艾蒿在窗框外
高高矮矮表达欲望
枫林崖,已埋下这长多了一只脚的伏笔

辰时的一阵低鸣
欠一次沉淀、过滤
蒲公英的非理智性降落
已经出现晚点

2六月

已经陌生的毛草坡
一直在敷衍
把一片沉寂唱黄了半度

它用面杖擀出大片的
茫然与颓废
那驼着背的张爷的一小会儿盹
仿佛是一个馅儿

一盏孤灯隐去了大半乡野
他的旱烟陷在孤寂中

这六月很深

3安慰

昨天的抚慰
在一张A4纸里面没来得及
设置左右边距和页码
只是擦掉了些忧伤

那些山梁沟壑是老式的十六开
是牵挂之外
在原野里揉出的几道褶皱
六月不响
把那片乌鸦的鸣叫
撕了下来贴在左眼皮

4鸽鸣

塞进来的野鸽子的歌
像村子围住的栏栅
比柳树的比喻
厚了两张纸的厚度

这个六月拨快了季节的指针
而山村失去了契约
它的边沿呢
是一片树木编织的回忆
咕咕咕
已摸了数遍山野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6 16: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一盏灯亮着(外三首)
作者/新诗想


《只要一盏灯亮着》

只要一盏灯亮着
不管它弱小

像萤火虫一样弱小
像夜空的星星一样弱小
只要灯还亮着

它的四周就会亮起来
前面的路
就会被微弱的光照亮


《麦子黄了》

在麦子之外
它们黄得理直气壮
它们黄得心安理得
甚至黄得令人心痛

这些像皇宫一样的黄色
这些像金色一样的黄色
这些像金子一样的黄色

也只有在麦子收割的时候
才黄得
如此霸气


《没用的钥匙》

我持有的是一把
良心的钥匙
有时打不开良心

我持有的是一把
公平的钥匙
有时打不开公平

我持有的是一把
正义的钥匙
有时打不开正义


《山花》

美丽的山花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开在山中,独守清贫

我问她——
为什么不下山
我问过无数次
我不禁好奇的问
并对自己发问

物欲横流的世界
居然还有这么一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6 22: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吹落星如雨
文/一叶之秋

天在合适的时候就黑了
今天立夏,过了也就没了
灯一盏一盏灭
有人饿了,有人睡了
明日有雨
据说还会有雪
风朝向哪里
哪里就有人相拥而泣


文/一叶之秋

桥还在晃动,班比诺
不止是桥,还有桥上五颜六色的敌人
他们没有面孔,失却性别

天空很低,低的快要碰到了额头
萨拉热窝的孩子们正拿着石块扔向眼里的法西斯
班比诺,能拥抱的都拥抱过了

一场雨落在桥上
国旗、贝格清真寺里的诵经声
轻轻地,轻轻的

六月
文/一叶之秋

亲爱的,那两只灰鸽子天天都来
它们躲在叶子里相互梳洗、依偎
从不出声
你走后
院子里的蜀葵就长过了腰,你猜今年会开什么颜色的花?几瓣?几朵
都朝向哪里


文/一叶之秋

让雨自由自在吧
在这很黑的夜里,除了放任它们
还是放任
书里的人刚笑完就开始歇斯底里哭
正巧也下着雨
正巧也是个无人问津的夜
一节落寞的火车
被城墙
被街灯
一再送走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6 2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光辞
文    绿色

星星远远躲在一边
从不打声招呼

心静如水,刻画岁月的轮回
换得容颜不老

一头牵着故乡,另一头牵着相思
踩着树梢爬上山梁

吟出多少名诗佳句
醉倒无数颗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7 13: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敬良 于 2018-6-17 13:13 编辑

《家与老家》(外三首)
海南/陈敬良

你一定不知道
一张白纸,对森林的印象
安插在它体内的河流
在月光中掀起的惊涛骇浪

几片落叶,咬着我的影子不放


《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

被潜规则的笑脸
被代言的慢性毒药
被睁眼说出的瞎话摁下的头颅
或者,屠刀嘴里咬着的快感

提起姓氏。一群魔鬼四处逃亡
关于这些。萍,绝口不提


《夜》

是苍天弯下的腰
是土地拱起的脊梁
万物生灵,有渴望抚慰的共性


《年华

月光穿透教堂的墙
掸落时钟发条上的锈
过往的脉络,铮铮发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9 22: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锡锋 于 2018-6-19 22:48 编辑

<一棵荔枝树>(外三首)

广东/黄锡锋

挂满红红的荔枝
被剪去一颗
它一声不响
再剪去一颗
它还是一声不响
这让我想起
多子多孙的年代
被人领养一个
不但一声不响
还感恩戴德

《无题》

“当河流的歌唱越来越稀少”
城市的凹凸感越来越烦躁
找不到阳光的地方就越聚越多阴影
高高在上的天空,假装慈悲
乌云像他手中的一块抹布
轻轻就抹掉了那些仰角的视线
一场雨,显然是它假惺惺的泪水
却把一个烦躁的城市,清洗得
繁荣昌盛



《蝉鸣》


我不知道厮杀的蝉鸣
对酷热的盛夏,究竟有多深的刻骨仇恨
躲在清风缕缕的树林里,还声嘶力竭
泥沙俱下地声讨,盛夏的酷热
和它不可告人的罪状
总之那架势,仿佛秋天这个县大爷不来
就不停止击鼓鸣冤,或声色俱下的讨伐
盛夏曾逼得我冷汗淋漓,甚至火冒金星
难道也逼着它们,非交出体内所有的声音不可


《母亲》


父亲死后
政府就叫她遗孀
她死后,一张火化证
就把她从户籍上,删了


可每月,我还是
准时拿着政府给她的存折
去邮局补登
尽管每次都没补登信息
但我从不认为
徒劳而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1: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舒布衣 于 2018-6-20 11:57 编辑

一束狗尾巴花(外二首)
四川/舒布衣

《童年》

生长在阳光的背面
风声,水声,蓝天,白云,像极了看一场无声的黑白电影
我的青春年少,搭乘在一辆隆隆的过山车上

时光一闪而过,记忆的深处
我的母亲,只不过是生命长河中一个冰冷的切片
而故乡,是一位饱经风霜白发苍苍的老人

不论我走出多远,都慈祥地微笑着,一言不发


《一束狗尾巴花》

是花非花,有些像我的命
恣意生长在草丛中,内心充盈而自信
将尾巴高高地举过头顶

还有些像我的爱情
草编的指环,挂在春天的谷口
即使百花盛开,也不能阻挡,属于我的那条河流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今生相逢,来世不忘


《告白》

春风一吹,桃花就红了,李花就白了
星星眨着眼睛,月光如水地浸漫着大地
一匹皎洁的白马,从一条河流的源头开跋

我尽量坐在靠近西窗的位置,等你
从一堆青花瓷的陶罐里走来,从民国38年的大街上走来
在你凹凸有致的曲线里,聆听冰雪融化的声音
等一溪流水,等一窗鸟鸣

不管你来与不来,我势必都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等你。举一头白雪,迎风而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4: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非聆 于 2018-6-20 15:22 编辑

《红水桶》

江苏/非聆

作为妻子,你的怀中有黄河暗涌
我提你上岸,竟有些吃力

纵览这人间万丈,我曾举高山,举过头顶的那种
如今贵为人父
身体却倾斜,如火车般急促

把贴花扁担
横挑,再竖起,拄成我中年的另一副骨架

我说,今夜,这半桶黎明
可以颠簸出茫茫星空


                     2018.6.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6: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赌注
文/疾风骤雨

她说,我把幼苗捧上手心
娇嫩的影子里有我的希望
他扭头点了一支烟
窗外阳光明媚,几株月季开的正艳
他们像是在做一场赌注
旧时光里的残梦
流向指头的烟,一明一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7: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倒影的火焰
文/小建

是夜。一半醉在太白古诗的
绚烂里,一半醉在
暮色的苍茫里

斟满酒的玻璃杯
有夜的遐想

我张开双臂
微风从指缝间
注视着灯火斓珊的景色

饮尽酒色一杯
腹中酝酿一首诗的初稿
酒杯对面空置的位子
不见故人来叙

而夜色醉在酒杯里

点评

超十行了!  发表于 2018-6-20 17: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6: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外二首)
甘肃/张占平

萝卜韭菜一个价
生姜大蒜可以放在同一称盘
你和我越来越有夫妻相

孩子已长大
我们骨质疏松
偶尔也说说找一米地埋了还是一把灰撒了

下雨听雨,花开看花
热爱太阳也热爱月亮
黑夜里,有时四目相对

《月亮在湖水里》

月亮私奔人间
在湖里洗澡

湖边坐着看月亮的人
开始有些明白

月亮也寂寞
地上也有好景色

目前,天上的那个月亮
是替身

《读心术》

对你,我有读心术
轻松看透了你的眼神

一个家
孩子和我

简单、狭隘的女人
纯净、明亮的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7: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盏灯》(外二首)

文/胡有琪


被人  人为的安在卫生间里
逼着成天看形形色色的人同一个动作
裸露大小不一的屁股

它曾恶心得想吐  万念俱灰  一头撞向黑暗
关键时刻  一只开关及时疏导了它  它反而亮了

习惯成自然  它也看透了  穿得再人模人样的人
一脱下裤子  就是一坨屎  一泡尿
伟人如此  屁民更是如此  无它

在人们的头顶之上  那盏灯醍醐灌顶  独自微笑
它不再看人的屁股  它只管照耀   



《塘蛙》



塘儿虽小
也是朕的江山

朕呱呱一叫
再高傲的云  也要跳下来陪朕快活洗澡
朕开金口封妃  荷花立马就红了




《如今的生活》



青虫衣衫不整
从白菜里鬼头鬼脑的钻出
买菜的人眼睛却亮了

这白菜没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2 10: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木 于 2018-6-28 08:43 编辑

雨后,农庄所见
湖北/楚木

苗圃恋着花园。
罗网与飞鸟互为梦境。

腾龙的盆景里盘着一团云。
山腰长出了新坟。

栅栏外。一颗仙人球
在哭它毛绒绒的刺——

2018.06.20初稿
2018.06.21、23再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3 08: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四首

文/江玉中

◆银山

小时候
屋后的银山
在我的心中绝对是神山
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
都是神物
如今,它在我的心里
更加地神圣了
因为,在它的怀中
长眠着我的父亲
  
◆他们
  
他们,每天都要站在门前的空地上
每天都要面对着远方
大喊三声
此刻,只有他们身后的老屋
还在与他们做着无声的唱和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等待死亡……
  
◆炊烟
  
曾经的骄傲
你是这片古老土地上的旗帜
你的每一次升起
我,都能看见母亲的身影
  
如今,文明之风
愈吹愈猎
母亲的身影
渐行渐远……
  
◆二叔
  
二叔老了
二叔曾经是一个很有名的匠人
二叔的一生
不知淘尽了多少门前土

如今
二叔只剩下一双颤抖的手了
握不住
西下的夕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9-22 03:50 , Processed in 0.170465 second(s), 1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