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回复: 0

父亲的麦地(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0 09: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伊烈石 于 2018-7-1 22:23 编辑

父亲的麦地(之一)
作者:伊烈石
(一)
春分过后
清明来临时
父亲的麦子
如约而至
长到了我的枕头下
窗台上
马路上
齐生生的长在
这个城市的马路上
任凭车流碾压,人群践踏
任凭我大声的呼救
硬是没有把父亲
从梦中的麦地里拉出来

精疲力竭地
把整个噩梦拉了出来
与现实明显脱了臼
梦,真得见光就死吗

和生前不同
爸爸
是笑咪咪的坐在田埂上
不理会任何事物
直到碧绿的麦子
变成金黄,金黄灿烂的丰收
然后敲了敲烟杆,看了看他的小儿子
就变成一茬一茬
一辈子守望麦田的麦秸
草垛子
(二)
当黑夜来临
寂寞难耐,思念亲人时
能否从一个人的梦里
走到两个人的梦中
就像他从一块麦田
轻而易举地,走向另一块麦田
从四月青稞果子的麦田
几步跨到五月金色的麦田
为了与丰收团聚
他从不后悔
一夜之间
还是一年之间
从英姿飒爽
变成白发苍苍

难忘被麦穗麦芒,割伤的脸
就像难忘初恋,被玫瑰刺痛的心
铺天盖地、热火朝天
整个黄金的大地
都被卷入轰鸣的打谷机
麦浪在打谷机里翻腾
在午后的阳光下
展现它在草莽中
最后的光芒

埋头割麦的少年
忽略了史册
忽略了课本
忽略了道德教育
忽略了一双稚嫩还小的手
只顾眼前的丰收
只顾能在太阳下山前
扛着一袋麦子
回家
(三)
当他
真正拥有和固守
诗经和油画里才有的
翠绿动人,泛着金色光泽的梦想时
麦穗和麦芒,就无止无休地
割伤他

因为太疼它
他无处发泄
不停的劳作
就像
无缘无故
被批斗后的爷爷
生了一肚闷气
一头扎进麦地里
唠唠叨叨、比比划划
搞不清是在锄草
还是在施肥

如果,那时
那匹久违
已被幽禁多年
已无处可投奔
曾以梦命名的野马
又回来
他会奉献
他一生所钟爱的麦田
任由它践踏、鸣叫、撒野、奔跑

而我
我年轻的老师
正在课堂上
一笔带过
有关诗人
卧轨的消息

写于2018.03.31.23.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8-18 10:13 , Processed in 1.014916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