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回复: 3

用文字储存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9: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春华 于 2018-6-12 21:09 编辑

对文学充满豪情的我,对文学一贯依赖的我,生活似乎比身边的人有些怪异了些,买书、看书、与文友一起出去采风,把整个的空余时间打发,家人说活像个疯子,同事说活像个疯子,邻居说太不像话,甚至有人说是个莫名其妙的人。众多匪夷所思的言论,但我从不与其计较。
      文学道路上铺满鲜花,而我钻进了带刺的花丛,为了那一季芬芳,弄得遍体鳞伤。人生的轨迹留下血色印记。风和日丽的日子,是儿时最美的记忆,青春年华被雨水淋得苍白无色。家乡崎岖的道路上,不成形状的田地里,到处刻着我的痛楚。山莺替我哭泣,而我没有眼泪,因为坚强克制了泪的奔流。贫穷五味杂谈,勤劳在贫瘠的土地上长不出茁壮,困锁在栅栏里的牛羊吃不上青草,善良、懦弱的人走不出家门。春天燕子回来了,总以为会带来好的年岁,井口大的天地,阳光很快消失。理想日渐丢失初始密码,重设时,身份的验证,找不到发送的邮箱。饥饿、惶恐的日子还得继续。
      锄头、镰刀、背篓压弯了腰,发出的声响好似叹息,十年寒窗苦读,为何选择如此的脚步?挽起衣袖和裤腿,在泥泞中反顾。摘一片树叶当作琴笛,吹奏悲哀一曲。星夜浩瀚,想写出内心的感慨!后半夜的露水爬上干涸的笔尖,嗅不到墨的味道。
    一念离乡几十年。 岁月的脚步实在太快,银霜侵染了眉梢,花白了头发,拐杖丈短了思乡的路。踏上回乡的路,已经不再荒芜,苦涩的老屋未能逃过风雨的侵袭,不再让人居住,新建的农房满席热情关注,掏出尘封的笔头,蘸一笔清秀,重温文学梦。破旧的知识构思不出新颖的文字,四言八句,犹如肢体不全的树枝,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冬季。虽然雪霜满地,冰封了敏锐的思维,我只好用文字储存美好的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2 23: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文学充满豪情的我,对文学一贯依赖的我,生活似乎比身边的人有些怪异了些,买书、看书、与文友一起出去采风,把整个的空余时间打发,家人说活像个疯子,同事说活像个疯子,邻居说太不像话,甚至有人说是个莫名其妙的人。众多匪夷所思的言论,但我从不与其计较。
      文学道路上铺满鲜花,而我钻进了带刺的花丛,为了那一季芬芳,弄得遍体鳞伤。人生的轨迹留下血色印记。风和日丽的日子,是儿时最美的记忆,青春年华被雨水淋得苍白无色。家乡崎岖的道路上,不成形状的田地里,到处刻着我的痛楚。山莺替我哭泣,而我没有眼泪,因为坚强克制了泪的奔流。贫穷五味杂谈,勤劳在贫瘠的土地上长不出茁壮,困锁在栅栏里的牛羊吃不上青草,善良、懦弱的人走不出家门。春天燕子回来了,总以为会带来好的年岁,井口大的天地,阳光很快消失。理想日渐丢失初始密码,重设时,身份的验证,找不到发送的邮箱。饥饿、惶恐的日子还得继续。
      锄头、镰刀、背篓压弯了腰,发出的声响好似叹息,十年寒窗苦读,为何选择如此的脚步?挽起衣袖和裤腿,在泥泞中反顾。摘一片树叶当作琴笛,吹奏悲哀一曲。星夜浩瀚,想写出内心的感慨!后半夜的露水爬上干涸的笔尖,嗅不到墨的味道。
    一念离乡几十年。 岁月的脚步实在太快,银霜侵染了眉梢,花白了头发,拐杖丈短了思乡的路。踏上回乡的路,已经不再荒芜,苦涩的老屋未能逃过风雨的侵袭,不再让人居住,新建的农房满席热情关注,掏出尘封的笔头,蘸一笔清秀,重温文学梦。破旧的知识构思不出新颖的文字,四言八句,犹如肢体不全的树枝,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冬季。虽然雪霜满地,冰封了敏锐的思维,我只好用文字储存美好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2: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文学充满豪情的我,对文学一贯依赖的我,生活似乎比身边的人有些怪异了些,买书、看书、与文友一起出去采风,把整个的空余时间打发,家人说活像个疯子,同事说活像个疯子,邻居说太不像话,甚至有人说是个莫名其妙的人。众多匪夷所思的言论,但我从不与其计较。       文学道路上铺满鲜花,而我钻进了带刺的花丛,为了那一季芬芳,弄得遍体鳞伤。人生的轨迹留下血色印记。风和日丽的日子,是儿时最美的记忆,青春年华被雨水淋得苍白无色。家乡崎岖的道路上,不成形状的田地里,到处刻着我的痛楚。山莺替我哭泣,而我没有眼泪,因为坚强克制了泪的奔流。贫穷五味杂谈,勤劳在贫瘠的土地上长不出茁壮,困锁在栅栏里的牛羊吃不上青草,善良、懦弱的人走不出家门。春天燕子回来了,总以为会带来好的年岁,井口大的天地,阳光很快消失。理想日渐丢失初始密码,重设时,身份的验证,找不到发送的邮箱。饥饿、惶恐的日子还得继续。       锄头、镰刀、背篓压弯了腰,发出的声响好似叹息,十年寒窗苦读,为何选择如此的脚步?挽起衣袖和裤腿,在泥泞中反顾。摘一片树叶当作琴笛,吹奏悲哀一曲。星夜浩瀚,想写出内心的感慨!后半夜的露水爬上干涸的笔尖,嗅不到墨的味道。     一念离乡几十年。 岁月的脚步实在太快,银霜侵染了眉梢,花白了头发,拐杖丈短了思乡的路。踏上回乡的路,已经不再荒芜,苦涩的老屋未能逃过风雨的侵袭,不再让人居住,住在新农村的亲友满席热情招待,掏出尘封的笔头,蘸一笔清秀,重温文学梦。破旧的知识构思不出新颖的文字,四言八句,犹如肢体不全的树枝,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冬季。雪霜满地,冰封了敏锐的思维,我只好用文字储存美好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6-23 06:59 , Processed in 0.098140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