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0|回复: 0

梦里不知身是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8 11: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里不知身是客

  ——觋

  

  

  梦里不知身是客

    

  梦魇,在我回首的刹那,烟消云散

    

  ——题记

    

    

  有些事情,在我们没有注意它们的时候,总是出现在我们的眼帘之中,而当我们开始注意它们、了解它们的时候,它们却如蒸发般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我们的眼里没了它们的踪影。

    

   这样的事情,或许在别人的身上很少发生,但在我身上,它总是发生,总是玩弄我,整治我。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直生活在过去。但我却无法想象过去在我脑子中的种种迹象,这就如同我不知道我生活的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而我还是得生活,这样继续着。

    

  我是在五岁的时开始有记忆的,也就是说,五岁之前发生的任何事,在我发黄的记忆中已不复存在。而五岁以后,发生的事也都隐隐约约地在褪去。

    

  从我五岁以后,到现在,发生的事确实多得让人数不过来,但我却没有如数家珍般的兴趣。我的任务,就是写下它们,保留我童年的一些目前仍在我大脑有影响的记忆。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我的童年,是在揍别人、被别人揍和被爸爸或妈妈揍之间度过的,如果有加进去一点什么的必要,我想,那就是揍弟弟和妹妹了,还有就是看书。当然,我揍弟弟妹妹,起初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他们而已,但他俩太胆小了,我吓唬之后就马上向爸爸和妈妈打小报告,这也是爸爸和妈妈后来揍我的原因之一。在我当时的眼里,爸爸是揍我的主要人物,而妈妈是次要的,她一般不揍我。

    

  我们那个时代出生的孩子,身上总是有着一些迷茫、冷酷、嚣张、执着的气味,甚至现在也还残留着它们之中的一种或几种,那是不可避免的,好像它们是出生在我们身上的小寄生虫,随我们这一代人同生同灭似的,但又不全是。世上总是有一些东西在不断地继承和延续着,它们无所不在、无孔不入,能影响一两个人,也能影响整整一代人,使他们好似历经沧桑般面目全非,人面桃花。

    

  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算是全班最淘气的一个学生,用当时的话说,就是特别坏。我有两个好友,我们同村,他们是黄强和黄立。我们三个经常逃棵,或是偷别人家果园的果子,或是去河边嬉水、游泳、捉虾摸鱼,或者看书,当然,看书的只有我一个人,他们睡觉。他们是不喜欢看书的,尤其是过去的那种小人书,而我却与他们相反。而且,我的口袋也刚好和小人书同大,这有利于我携带方便。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们三人突然在一个月明星朗的夜晚结拜了。那是我从小人书里看到的。我告诉了他俩,没想到他俩居然同意了,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他俩本来就是从一个母亲肚子里钻出来的。我的眼里时常出现这样的场景:三个幼稚的小屁孩,在一个有风的夜晚,战战兢兢地紧挨着对方慢慢地向前移动。他们手里提着一只鸡,那是他们专为结拜用的,他们要喝鸡血。本来是可以每个人割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碗中,然后分着喝下去的,但他们怕痛。手里的那只鸡,是黄强捡的,因为偷鸡的时候被人家发现了,而碰巧的是,居然在逃跑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只死鸡,想想反正要的是血,管它死活,也就顺手拿上了。在那个夜晚,风好像故意整我们似的,伸出它四面八方的触角,以至于黄立在点蜡烛的时候总是点不着,而我还骂了他一句,你怎么笨手笨脚的。当然,我没有去接黄立手上的火柴来继续点。我知道是点不着的。于是就在那个夜晚,月光像秋霜似的洒向了大地。我们在地上。星星眨巴着眼睛盯着我们。我们身上披儿童白癜风治疗的技术有哪些了一层白色的外衣,有点像电影里僵尸的模样。就这样,借着月光,黄强从怀里取出了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十载积累沉淀  造就今日辉煌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放了鸡的血。从一滴、二滴一直到二十几滴之后,鸡的血完了。我推推扭扭地拿起碗,喝了一口,有点咸,有点腥,还有点臭。我的胃在肚子里严重警告:别咽下去。于是他俩急匆匆地问我,味道怎么样。我笑着说,很好,你们尝一下就知道了。天知道我那时的笑是苦笑,奸笑,还是俗话说的“笑里藏刀”。但他俩还是上当了,却说不出一句苦不堪言的话,我后来一直冥思苦想,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喝完之后,黄立突然指着我说,你像僵尸,嘴角有许多残余的鸡血。而他们也发现了自己嘴角的残汁,互相望着对方。于是那个晚上,村子的上空传出了或大或小的哭喊声和咒骂声,惊动了沉睡中的它。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邻村的一片黑暗之中也像是忽然受到惊吓,出现了几点星光。

    

  第二天我就开始上吐下泄,黄强黄立似乎也是,像泄了气的皮球,我们。几天之后,我们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活力。但他俩找到我后就在我耳边唠叨,说是我出馊主意惹的祸。我就反击他俩,那又是谁捡的死鸡。他俩无言了。毕竟是兄弟同心,他俩想在我身上占点便宜,却不是我的对手。我揣了他俩几脚,然后就回家了。我本以为事情就该这样结束,但一个星期之后,在去学校的路上,黄强和黄立带着他们的表哥,堵住了我的去路,然后又反扁了我一顿。我记得我当时挺熊,居然哭了,还说要把他们告发给老师。其实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我在揪机会。他们的表哥走后,在一个入冬的时节,我又回扁了他们。打得我们都鼻涕泗流。我兴奋,他们悲痛;我笑,他们哭。

    

  这样打打闹闹几年,直到我们上了初中。再后来他俩都不读书了,打工,而我仍继续着我的生活。我常常羡慕他们,但我们终于还是分道扬镳,走的是不同的路,却最终还得要回到这里。“鸟恋旧林,鱼思故渊;树高千丈,落叶归根”。

    

  在我和他们打架的那些岁月里,我孤单一人,继续着我以前的生活。逃课,游泳,捉鱼摸虾,看小人书。但这种百无聊赖的生活却在慢慢发生变化,主要矛盾忽地降为次要矛盾,而次要矛盾又唰地升为主要矛盾。小人书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如果说粮食是物质食物,那些小人书就是我的精神食物了。那时候,在农村,像我这样敢把小人书和粮食相提并论的,恐怕没有几个人的。但这些话确实是我当时的心声,我渴望有更多的小人书。因为我在小人书里寻找到了以前我不曾有过的兴奋和思想。而当初开始接触小人书的时,却完全是为了打发掉一整天里的剩余时间,好似度日如年。

    

  现在想起来,觉得我和书也的确有些不解之缘,或者说是冥冥之中的一些巧合促成的。好似到了人书合一的境界,物我两忘。当然,这是在读书的时候。

    

  十三岁那年,我读初中。那时小人书大多已退隐市场,展转而来的,是32开的小说书,以及各种杂志。于是,在那一年,我开始读这些书,而我生命里的那些小人书,在后来也被弟弟妹妹撕了折成飞机,满村子的飞、跑,这也是我揍他俩的主要原因。

    

  十六岁的时候,进入了高中,而黄强和黄立两兄弟也在城里。我们童年的轨迹最终还是没有接上。高中的三年,是我阅读疯狂的三年。我常常不分昼夜地读,也造成了一系列自讨苦吃的后果。眼睛高度近视,成绩一落千丈。而当时爸爸妈妈也开始出面阻止我的阅读,除此之外,他们给我的零花钱也越来越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会拿钱去买书的。我记得那时爸爸也不再打我了,他换了一种方式,总是处处和我作对,刺激我,揭我的疤。他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看见你我就生气。可见当时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低。但我深深地感到,那是爱我的另一种表现,他想让我变得更强更完美。男人就是这样,关怀一个人,却不一定是说出口。这和女人的表现恰恰相反。在我变得疯狂的那段日子,妈妈不再骂我,而是一改前非,更加疼爱我了。她对我说过,不要再看了,再看就变成傻子了。那是我在看书的时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突然萌发出了一个念头,做一个既读书又拥有读者的人。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高三那一年,我落榜了。于是我又复习了一年,戎装待发。复习这一年,我确实认真学习过,但还天津专业治疗白癜风怎么样是没有放弃小说书,我知道,这一年,我又要黄了。

    

  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是一场和自己有关的梦魇,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主演、一个人主编、一个人主导。而梦醒之后,却不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那些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如疯如狂的日子,我百感交集。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像是风筝突然断了线,我想起了南唐李煜的这句词。

    

    

    

  后记:但愿每次回忆,对生活,都不感到愧疚。

    

    

  刘鹏辉 2005年7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1 18:50 , Processed in 0.09199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