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3|回复: 0

树才:成都和巴黎,汉语和法语之间的相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5 22: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童天鉴日 于 2018-10-15 22:08 编辑

2004年,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访问中国,首站是成都,为何首选成都?其实除去经济投资方面的原因以外,希拉克还有一个个人心愿,他说:“杜甫曾在成都居住,杜甫草堂,这个名字真是令人激动。”当时,希拉克为杜甫草堂的题词是:“对人类最伟大的诗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之后,希拉克还给杜甫草堂博物馆写来一封信,再次表达对诗圣杜甫的致敬。
10月11日至15日,由中共成都市委、成都市人民政府、人民日报海外版指导,成都市文联、成都市文广新局、五粮液集团主办,草堂诗刊、成都电视台新闻频道、成都商报承办的“2018·第二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成都与巴黎诗歌双城会”(以下简称“第二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最大的特色就是聚焦“成都与巴黎”两座同样优雅而浪漫的城市诗人诗作,让法国更了解成都,让诗意成都走向世界。届时,将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位杰出诗人将见证,成都国际诗歌周成为成都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和世界名城建设的一个对外的交流平台。
这一次,有哪些巴黎诗人驾临成都?中法两国的诗人诗歌有着怎样的交流与影响?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曾荣获法国“教育骑士勋章”、“中国桂冠诗歌翻译奖”、“徐志摩诗歌奖”的著名诗人、翻译家、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树才。
                                

树才
成都国际诗歌周是一次创举
成都商报:您受邀参加第二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恰巧去年你也是参会诗人,作为为数不多的两届受邀嘉宾,在你眼中这是怎样的一场诗歌活动?
树才:去年的第一届成都国际诗歌周后,我感受到创办这样一个国际诗歌周,无论对于成都市政府还是文学界,都需要具备很大的雄心和勇气,因为中国当代诗人精通外语的还是少,国际交流一直是我们诗歌缺乏的,我所了解到,历史上四川没有一个大规模的国际诗歌活动,所以,去年的首届国际诗歌诗歌是一次创举。
而成都配得上这样一个国际诗歌周,别的城市创办没有成都这么有吸引力,我看了去年来的外国诗人,尤其是两位法国诗人,活动结束他们不想离开,又多留了几天,到白夜酒吧举办了活动,我还带他们去了明月村,这两个诗人写出很好的诗歌讲成都,国际诗歌周给他们带来丰富印象,我是浙江人,但我一直都是觉得四川是对诗歌贡献最多的省份,历史上的杜甫和李白不用多赘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成都诗歌力量非常强大。
我喜欢成都,我认为成都除了漂亮,对审美敏感力,空气中散发着诗的味道、悠闲、古老。去年感觉很丰富,我参观金沙遗址印象很深,了解到整个历史发源,很震撼。还有在杜甫草堂的朗诵,外国诗人的印象非常独特,杜甫已经是大家的共同遗产,不仅是中国人的杜甫,也是外国人的杜甫,去年法国诗人伊冯·勒芒,回去后写了关于杜甫的诗,虽然他远在法国的布列塔尼,但是十五岁以后就对中国感兴趣,读了好多中国唐诗,他最佩服的是杜甫。
第二届是第一届的“加强”、“延伸”和“升华”
成都商报:您怎样看今年成都国际诗歌周,加强成都与巴黎的诗歌交流?
树才:今年迎来第二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是去年的一个“连续”,去年是面向不同的国家、所有语言很均衡,而今年重大变化是“聚焦”和“升华”,聚焦法语和汉语两种伟大语言的交流。升华为法国与中国的交流,欧洲国家中法国的文化和中国最亲近。今年的聚焦就是为了寻找法国诗歌和中国诗歌特殊的观念,实际上,法国诗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来,他们非常期待,今年这一届,是去年有力的延续,加强和延伸,记得去年开幕式上,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公开讲了:“如果你要问我,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些城市与诗歌的关系最为紧密,或者说这些城市其本身就是诗歌的一部分,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那就是法国的巴黎和中国的成都。”去年的这句话,就倾向于今年第二届的聚焦性了。每一届诗歌周都要有特点,今年突出了汉语和法语之间的相遇。在成都和巴黎之间寻找城市性格,都具有诗歌性格。
在成都探讨城市与诗歌的关系,很合适
成都商报:第二届国际诗歌周的主题是“成都与巴黎诗歌双城会”,您是如何看待这样一个主题的?这对城市的文化建设有怎样的助力?
树才:因为成都和巴黎两个双子星座,我们把活动中一场论坛的主题确定为“城市的影响:诗歌构筑的世界与时间深处的真相”。
这个也有必然性,因为它是相关联的,现代诗主要还是城市诗歌,现代社会文明集中在大城市。中国古典诗歌是和自然、田园的关系,城市之间的关系,城市对现代诗的影响本身也是现代诗的一个核心问题,现代诗生活的地方、灵感来源,以及诗歌内容,都来源于城市,城市集中体现现代文明,成都这样的城市,全世界都喜欢来,不光有美食,还有好看的,还有古老的传统,怎么更好地打开自己,以他原本悠闲的方式,而心灵的层面的打开方式,恰恰就是诗歌能够体现,让外国诗人到成都来,探讨诗人和城市关系,实际也是探讨现代诗歌本身命题,生活在现代,诗人心灵的感受也在急剧变化,我们寻找最单纯部分,在成都探讨这个主题,很合适。
成都和巴黎,两个“姐妹”城市都具有想象力、创造力
成都商报:你曾多次去过巴黎,也多次到过成都,能否详细聊聊,成都与巴黎这两座城市带给你的印象?
树才:成都的锦江、武侯祠,巴黎的塞纳河,米拉波桥,都让我印象深刻。巴黎是充满想象力独创性城市,我去过不少城市,巴黎对我非常有影响力,成都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诗歌文化尤其深厚,从历史渊源来看,在诗歌上一点不输给巴黎,两座城市都是让人向往的,两座城市美,扩散到生活方方面面,巴黎有美食,成都也有美食,川菜是辣的,是中国所有菜系对巴黎人最有吸引力的。另外,城市本身有一种凝聚的东西,它可以生产新的时尚,品味,想象力和新的创造空间,这方面,成都和巴黎有相似之处。
成都和巴黎,我觉得这两个城市应该结为“姐妹”城市,不光是诗人让对更深感受,现代人文化上的品质,还是体现在怎么释放每一个人对生活集中那座城市的想象力,想象力通过诗歌表达,变成诗的艺术品,这是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两个城市最重要的表型,背后还非常休闲,享受生活方方面面,自然环境也好,给诗人的启示也非常重要。
还有一个特点,两个城市有包容性,巴黎接纳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成都也是一个包容城市,除了北上广,内地真正有文化想象力、行动创造力、有雄心的就是成都。
历史上杜甫草堂是最好的标志,杜甫草堂现在的宏伟提醒我们不能忘记杜甫当年的朴素,对民生的关切,他纪录式的写作非常有分量,写出我们古典诗歌并不是有山水审美,还有很沉重的生活分量在其中,不光李白、杜甫,还有纵向的东西,比如我还去过陈子昂故居,去过贾岛故居,还有更早的三国历史,它们都给成都留下文化深厚遗产。
早期法国现代诗歌影响了中国诗歌
中国诗歌氛围比法国更热烈,土壤更肥沃。
成都商报:你曾把大量法国诗歌翻译到国内,请与我们读者介绍一下法国巴黎的诗歌和你所了解到成都的当代诗歌,他们有怎样的关联?
树才:巴黎生产、传播了重要诗歌思想。法国文学艺术生活、诗歌力量集中在巴黎。这次除了邀请了去年来过的伊冯·勒芒和蒂埃里·勒纳尔。其他诗人很多都是第一次来中国,将刷新他们对中国的眼光,只有他们亲身到了中国成都,才看到诗歌和文化深厚的部分。
法国整个诗歌创造力体现在个性,真正现代诗歌就是法国开启的,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是波德莱尔,甚至象征主义诗歌直接参与中国现代诗歌诞生和最初的发展,后来中国有一个知名诗人叫李金发就是受此影响。法国的诗歌从中世纪以来,一直有很好的发展,到了波德莱尔起源的时候,诗歌在世界上是一个顶峰。现在,他们也是自己继承自己的成果。
我们中国的现代诗歌在很大程度上,从法国的现代诗歌,尤其是象征主义诗歌得到了很多的营养,戴望舒、梁宗岱、艾青等。中国文化的胃,善于消化,眼力可以辨认出来,把他们的东西为我们所用。当时我们的现代汉语诗并不那么成熟,翻译过来在句式形象中强有力的暗示,对足够聪慧的诗人脑袋有开启作用。此外,中国诗歌氛围比法国更加热烈一些,土壤更肥沃。二十世纪初,法国诗歌很强。而我们中国诗歌后来居上,恰逢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多年,诗歌有一个巨大的觉醒,个性想象力创造力喷发型的,我们积累了很多成果,这些成果不是靠自己聪明才智积累的,这些重要诗人汲取了翻译汉语的外语诗歌,气息上,我们连接唐朝李白、杜甫,这么多年来,没有链接不能取得最大的成果。
同时,法国也希望介绍中国当代诗歌,这次在“成都巴黎诗歌双城汇”上首发了一本巴黎和成都诗人的诗集,用摆渡的手,让双方吸收优秀的诗歌营养。
法国有一个学者尚德兰,是中国当代诗歌最重要的翻译家,曾翻译过一本中国当代诗选,中国有更多诗集越来越多在法国呈现,现在法国翻译中国诗歌的人正在逐渐加大,我在大学学法语,没打算成为翻译家,为了把自己喜爱的法国诗人翻译过来,不知不觉成为译者。最近我在法国出版了一部作品《天空俯下身来》,介绍了中国当代诗歌中的优秀部分,吉狄马加曾经在法国出版过一本双语诗集。明年他会出一本单纯法语的诗集。而最近梁平的诗歌也翻译过去,法国的诗人觉得惊喜,因为它写成都的街道,有一种成都味道和音调。我所了解到,法国诗人更想了解中国当代诗歌不同的个性,有特质的诗人。
法国诗人将为成都写出好的诗篇
成都商报:这次来成都参会的法国诗人,您觉得哪些值得中国诗人关注?
树才:这次邀请到法语方向的12位诗人,两位是住在巴黎的中国青年学者诗人徐爽与李金佳,他们很有成就,徐爽在北大学法语,后来在法国读了博士,在巴黎七大孔子学院法方院长,李金佳是东方语言的教授,自己写诗翻译诗歌。因为两人在巴黎写作、研究和教学的经验,他们的参加在某种程度讲,也可以保证我们和法国诗人交流质量,他们本身非常向往来成都,又都是第一次来。
另外的十位法语诗人,比如最有影响力的伊冯·勒芒,他是第四次来中国,对中国感情非常深厚,前后关于中国写了三四十首诗,可见中国对他的吸引。塞尔日·佩里,在法国非常有名,他的特点是富于创新。伊曼纽尔·迈尔勒是一位学者型诗人,对英美诗歌了解,除了自己写作还翻译诗歌。女诗人奥莱里娅·拉萨克也非常有特点,她即是诗人又是歌手,她把诗唱成歌,是有能耐,是年轻一代诗人比较有代表性的。罗尔·莫拉妮是一位旅行诗人。此外,赛姆斯·达格塔金、穆罕默德 ·埃尔·阿姆罕威都是很有影响力的。
成都商报:这此的国际诗歌周将会出版中国诗人看成都、外国诗人看成都两本诗集。你认为,这两本诗集出版有怎样的意义?
树才:成都国际诗歌周已经是社会层面的事件,五天的时间,采风参观探讨碰撞,开幕式研讨朗诵会,书籍可以更好的传播和扩散,活动之外,作为一个成果,通过不同的人口口相传,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中国诗人看成都,法国诗人看成都,两个国家透过两种语言文化的生成了心灵对话。他们一定能够写出好的诗篇。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5 07:52 , Processed in 0.08342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