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回复: 0

我写诗是为了治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8 16: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诗是为了治病
姚大鹏

      常常会有人问起:为什么写诗?这个问题在心里,我无数次问过自己,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写诗是为了治病。这个答案有些灰暗,并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也常常让提问的人失望,我总是忽略那些失望的表情,只记下诗歌这一剂神性的苦口良药,在失望无助和苦尽甘来时给我的那些美好感受。每一次历练,都是为了等候最后那一瞬间,我写诗就是要经历过程,等待的过程,这正好是一个经受与寻找的过程。
  在多年的诗歌创作过程中,我越来越清晰地看见自己逐渐形成了一种固执的认识:诗歌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伟大神秘的人类文化遗产, 所以它能抚慰我内心不安的神灵,医治我从小就痴呆所带来一生精神纠结的药。远在万年前的远古时代,诗还没有以文字模型为基础来传达诗意,我们的祖先就用歌的方式在传达诗情。诗也是人与神交流的语言和通道,我们的远祖就以祭祀的方式用诗与神对话,那时祭祀经这些最古老的诗歌就这样言传身教, 曾经代代相传。
我出生在扬州长江边的一个小城仪征, 这里曾是楚怀王的属地, 我想我的身体里可能流着伟大诗人屈原的血液,但我的皮囊是现代的汉语言。我对诗那种特殊的感觉可能与屈家族的遗传基因有关,我既使从小就是一个痴呆儿,也没有因此隔断我对诗歌的特殊敏感, 大自然很多生命的神奇是难以用常理来解释的, 四岁时一次脑膜炎,我变成了一个连亲人都难以分辫出的痴呆儿。这对我的父母来说精神压力是很大的,接下来就是年复一年的求医问药、长年服药不停,但并没有任何好转,什么避方、偏方、加药量,花样玩尽也不管作用。总之根本是个没有出头之日的事。
      终于有一天父母突然发现我对唐诗有一点感学,于是就天天晚睡前念唐诗给我听,久而久之他们发现我听了唐诗后就容易入睡,有时我还在深睡时做梦会口念唐诗,父毌见了感觉有点希望,就每天教我学唐诗,练字、画诗悥画,就这样经历了十多年的不间断努力,终于把我训练成为一个智力正常的青年男儿,平日痴呆的动作和和眼神也全部消失至尽,看书读报一点问题也没有了,亲友们都很惊奇的认为,这孩子命苦,怪就怪开窍太迟了,此后,又经历了几十年的不间断努力, 诗歌终于把我变成了一个著名的诗人、书法篆刻家、旅行家、环保志愿者、中医学者,现在我可以断言,诗歌不仅治好了我的病,它还可以医治当今社会很多人都有的一种时代职业流行病现代“精神忧郁症”。
      我要感谢我们伟大的祖国所积累下来丰富的诗歌宝贵遗产,它使我们这类精神残疾人可以通过服用一些特殊药物(诗歌)来治愈精神问题带来的病痛;它可以提醒人们因为精神重创所带来的疾疾完全可服用诗歌这种特殊的药丸来疗愈心灵深处痛;当然它也会给那不尊重诗歌的人敲一敲警钟,促其认真学习,尊重诗歌作者。这样任性不是普天下岂不是没有健康人了?治病不仅是一个生理过程,更是一个心理过程。坚信自己坚持到底就一定能成功,同时还需要自已用每日食疔来调整,请一定要相信自己决不是病人,是健康人,这种信念可能就是一种比什么药都好的神奇之法。
      我认真读诗练书法,几十年荻奖无数、早晚两次练字修心已成铁律,小诗一天写一首已成生活习惯。听起来挺离谱,但是形成习惯也无所谓麻烦。虽然我是个残疾人,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残疾人。有时候朋友问我:你的神情不正常呀?我会一脸严肃地对他说:千万不要问这个问题。因为我有的症状你都有。你看,忧郁、易疲劳、记忆力下降、睡眠不足,哪一样你没有?其实精神病就是一种现代人的生活圧力病:买房、买车、旅游、人情往来、这些哪一样不是现代人能避免得了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如果你一天到晚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不仅病好不了,没病也会吓出病来。所以,我对自己说:“我要诗写治病,但我不是残疾病人”。
       2008年5月汶川地震时,我带着7万多元去汶川做志愿者,在山区面对贫困又受重灾的山民,此刻,我的心是万分的同情和不忍,最后终于捐出我身上仅有的7万元钱。捐钱后我的心情忽然壮阔无比,写下了几则押韵的文字集成“灾难组诗” 四首,并朗诵给几位受灾中的村民们听,当时看不出来他们脸上有什么不一样的表情,但我的感觉他们情绪上已经安静了很多。看到自己的诗作在特殊的环境里起了点作用,当时心境真的比吃蜂蜜还甜。估计当时我忧郁的心一下子愉快了许多,看来处于审美状态下的心境对于人精神状态的恢复是很有益。
       诗歌没有界域。大码头老街、小巷、老屋、杨柳、玉米、稻田、奔流向东的江水、放牛的牧童、棉花初开的香,道路一直在江岸转,这其实是我小时候曾经生活过的小城沿江的景象。蝴蝶的翅膀、枊林里最多的是水鸟安的家、芦苇滩地野鸭多、有河就有老槐柳、青山遍地有桃林,这是仪征城江边的风光。南山积雪,对岸重重叠叠的山岗是我好奇又纠结不安的内心。我就这样怀揣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研究十里城南大码头,写出过十里大码头小说,画出十里大码头的鸟瞰草图,这让我精神愉快、内心安宁。
  我所写的的诗,可以用5个字来表述——“真实的虚构”。我以自身的感觉、知觉、幻觉、欲望、联想、意识为基石,构筑我理想的国度和热爱家乡的情结。有时我也迷惘在自己的构想之中,我到底是爱美景还是爱家乡的人,家乡的美往往是自己构筑的偏爱?都说创作来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那么,诗歌就有了高低两个端点,低的那端是真实,高的那端便是虚构。我的虚构来源于我的真实,也就是说诗歌的生命是真实的,诗歌的艺术才是虚构的,两者缺一不可。
  我是一个内心灾难深重、精神又病入膏肓的人。作为一个精神和肉体不断分合的人,我无法拒绝疾病。由于我对梦想的偏执和狂热,在普通人的眼里就是个既病入膏肓又生生不息的人。孤独成了我如影随形的伴侣,我一方面渴求这个伴侣与我永生相伴,赐予我痛楚历练后的深邃,另一方面我又对它给我带来的无边破碎和寂寞恨之入骨,在这样爱与恨中打碎自己、重觅自己,再打碎,再重觅,反反复复间只有诗歌坚持了对我的持久的治疗。
  我崇尚“个人化写作”, 当然写诗是为了更好的治疗自己。但这并不能阻挡我介入灵魂世界的乌托邦。诗歌的感染力,就是诗人心灵清新隽永又动人心弦的激情。哪怕是一种失落、一种疼痛,只要围绕情感核心,归结情感态度,一样能获得感性和理性升华的和谐统一。我仰视精神,也仰视情感,我注重爱情,也敬重生活。可以说,诗歌供给了我生长疗愈疾病的泥土、阳光、雨水,我便任由心事茁壮绽放。
  活着就要写诗,这是我的信条,写诗没有什么不好,它能个成为我记录生活疼痛过程的一种旅历,直至最后。虽然我无法预知别人会怎么看我,但我与世无争。只埋着头走路、因为写诗人无力根究自己未来的命运,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但有一点我坚信,它能让一个很痴呆愚笨多病的人变成一个富有智慧亲爱的读者朋友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信诗歌的神奇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1-20 20:25 , Processed in 0.10613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