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36|回复: 42

【中诗简牍】2018年10月卷(总第77卷)《尘世的回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8: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诗简牍】2018年10月卷(总第77卷)《尘世的回声》
编辑团队:小雪人、老家梦泉、王海云、车行
本期责任编辑:小雪人


一、榜单

状元卷】
1《墓碑》………………………………………湖北/黎落

榜眼卷

1、《尘土》……………………………………山西/养心兰
2、《黑秤》……………………………………文/东方风雨声


探花卷

1、《寒露》……………………………………山西/王志彦
2、《尘世的回声》……………………………海南/陈敬良
3、《霜降》……………………………………文/柳八一生何求
4、《那些黄绿参半的叶子簌簌地落》………甘肃/周尚润
5、《轿顶山的蝉》……………………………文/夜里行舟
6、《尘埃的尖叫》……………………………文/木槿子


二、【编辑小记

     秋末,杭城少见的干燥,今天终于迎来了雨水,恢复了江南本应有的滋润。江南的雨,小家碧玉,常常被车鸣声惊扰,但在嘈杂的车鸣里读诗,我常听见尘世的回声。常说诗言志,在当今社会,诗言志应有更深的内涵与意义。在作者深入体察人类共同体的生存与生命之后,诗是语言上与生活抗争的载体,是修复内心黑洞的旅途。
    经过编辑组各成员对作品坦诚的交流,本期最终有九首作品上榜:
    状元卷作品《墓碑》:墓碑是日常事物,要写出亮点,非常考验作者对旧事物的重命名的能为。墓碑,以临界点做为切入点,实指肉体上生死两头的分界限,虚指精神上觉悟的临界点。在两段的推进中,文本从外而内的深入,有向上的陡峭,对生命进行了重新审视,重命名了“神”。这里的神并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神仙的概念,而是指觉悟后的人。
   榜眼卷作品之一《尘土》:作者写作姿态低到尘埃,我们能感受到真实生活的存在,这种存在感来自细节的推进。因为细节,作品弥满着真挚感。诗歌的细节一般不如一个好意象会吸引读者眼球,但细节往往在大巧若拙中动人,并在深入推进中击中读者心灵。
    这首作品推进节奏控制得当,收尾处深入挖掘了情感的内核又保持了开放性。但从个人观点看,作品第二段末句的“没有嫌弃”,不仅有很强的主观强加性,而且让文本流动的气脉断裂。
    榜眼卷作品之二《黑秤》:文本仅四行,但通过两段的整体对比与一组巧妙的意象对比(如“星星”与“黑铁砣”)拉伸文本空间,不仅有新奇的想象力,而且有现实的批判性,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这首作品本来具有上状元榜的实力,但文本的构思在根性上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
    探花卷前两首作品同样具有上榜眼卷的实力。
    探花卷作品之一《寒露》:作品将表面的节气现象与深层的人生体验、命运哲思相互交织,文本多层次多角度的挖掘出“寒露”的象征内核。但作品用意象直述诗思,因此在意境上还有欠缺。
    探花卷作品之二《尘世的回声》:这首作品题目大且空,但作者巧妙地选择了切入角度,以小见大的写作手法驾驭了主题,但文本处理上还存在不足,比如物象“木的纹理”,虽然与“尘世的回声”相呼应,但因题目偏空且大,在文本前期缺少铺垫,全文又无其他物象作为参照物的情况下,结尾存在空泛性的嫌疑。
    其余上榜探花卷作品也各有优缺点,在此不再一一赘述,以留给读者品读。
    以上对各文本的阅读,只是作为读者的一点感言,对优缺点的直言不讳不一定到位、准确,只是为了促进对上榜文本的交流,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中诗简牍》能给诗友在诗路上添砖加瓦。
                                 ------小雪人笔于2018年11月3日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1《墓碑》
湖北/黎落

天地广阔,这里是入世之口
不可回头看,一些身体在来的路上
另一些正赶往下一个津口

----务必谨记,你们已失去半张脸
余下的,交由诸神负责


榜眼卷】
1《尘土》
山西/养心兰

我又回到这里
像个重度贫血的人又回到母体

尘土,顺着鞋跟爬上裤脚
顺着奔马和收割机的轰鸣爬上脸颊
对于两手空空的我
没有嫌弃,它们拥抱我

让我在田野,在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人中间,不至于太突兀
在一盆水前
不至于太羞愧


2《黑秤》
文/东方风雨声


将整个天空的星星镶进秤杆
压不住秤盘的重

加上那块黑铁砣就不一样了
说它几两就是几两


探花卷
1《寒露》
(山西)王志彦


人到中年,已开始厌倦于美学的夸张
那些真实的花蕾逐渐在酒器中浑浊

万物共享的宿命,露水也不例外
它沿着暮色抵达,黎明是它的深渊

这多像把眼泪抹在刀刃上的勇士
他敞开襟怀,从不隐蔽时间的鞭痕


2《尘世的回声》
海南/陈敬良


下山的香客,像鱼
再次游向人间。他们
都有了,木的纹理


3《霜降》
文/柳八一生何求


阳光与霜的间隔
并不算远,却永远保持着距离


空中,一群鸟刚刚飞过
另一群又飞来。低矮的草木上
霜,悄悄移动


4《那些黄绿参半的叶子簌簌地落》
甘肃/周尚润


寒露那一日,或者第二天
一个叫旦增尼玛的汉子用空灵的嗓音
唱着牧歌打马走远,留下草原的风
留下牛,留下羊,留下另一个孤独的汉子
站在一片槐树林,凝神——倾听
那些黄绿参半的叶子簌簌地落
不是伤感地飘零,而是惨烈地跌落


5《轿顶山的蝉》
文/夜里行舟


轿顶山上的蝉,会唱歌
从盘古开天到如今只唱一个调
这种调很苦,和苦苦菜的汁液一样苦


轿顶山上还有一种蝉,很少见
只有夜里行舟和狗旦开心时
或者天网又网住一条大虫时
才肯出来唱几天
它的歌声像唢呐,特好听
这种蝉一开口,漫山遍野的小草们
都会兴高采烈地把头抬起来


6《尘埃的尖叫》
文/木槿子


不去听你发出的一声声尖叫
我只是被动地接受这一切,那些
偶尔袭击我的词语,我把它们一一排队
牵着散步,如同牵着草原上的羊群
而后,我在这一片纯净的色彩里
低下去,我的长发在风里飘荡
打乱尘埃固执的喧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19: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者,欢迎诗友对上榜作品进行交流与探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19: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质量!祝贺上榜诗人,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19: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祝贺上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意外感谢编辑抬爱。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0: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的诗友,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1: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者,学习,编辑老师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1: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雪人编辑的鼓励,也希望大家对《轿顶山的蝉》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1: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学习!祝贺各位上榜的诗友!小雪人老师和编辑组的老师们辛苦了,敬茶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2: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录了一首。谢谢编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2: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诗人!学习精品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3: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风雨声 于 2018-11-4 23:13 编辑

“但文本的构思在根性上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

这个表述似乎与题不符。因为是黑秤,自然秤盘重;如果能归零,还是黑秤吗?另外,秤两的起点不同,就不是黑秤,也不一定平衡。请编辑斟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23: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升一下,加油加油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1: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4 23:08
“但文本的构思在根性上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

这个表述似乎 ...

根据中诗简牍条例,状元榜由当月主笔参考组员意见确定,榜眼由组员提前三按总得票数确定。对于你作品为什么不能上状元榜,编辑组给出两点意见:1,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因此有失真。2.黑称之黑原本是讽,但挖的不够。
       写编按时,我提了第一点,保留了第二点意见。因为,你文本中对黑是有对立参照物的,而且最后一句也做了补足。也因为这点,在同一提前三名得票数下,我选择了你的文本作榜眼,而《尘世的回声》做探花。作为中诗简牍选稿平台,我们的诗还在学习路上,若文本有挖掘到批判性,只因为深度程度不足(不能量化),不足以影响是否上状元榜。
      :但是,若因为黑的挖掘深度不足,只能让黑铁砣立足,而无法让黑秤之黑立足,以致影响到让作者的心理意象黑秤成为诗歌慈象黑秤时,则黑秤的常识性是否正确或确准就相当重要了。因为在诗歌这种特殊文体内经过文本经营可以有对日常事物的重命名功能,经营成功则是诗歌意象(比如黑铁砣),不成功则最多只能算心理意象(比如黑秤)。也因为这点,我选摔了与你文本前三提名得票数相同的《墓碑》做状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8: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风雨声 于 2018-11-5 18:21 编辑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11-5 11:50
根据中诗简牍条例,状元榜由当月主笔参考组员意见确定,榜眼由组员提前三按总得票数确定。对于你作品为什 ...

我所提意见与状元榜无关。只是针对评语中的“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上。感觉你所解释的并非我所指的。
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是指有秤砣作用下,没有秤砣不可能归零。你们可以试一试,任何一把秤,没有秤砣都不可能平衡。要么秤尾上翘,或秤尾下垂。要说常识性问题,应该是你们对事物的考核不到位,凭想象下结论了。我的诗前两句根本不存在常识性问题。我说的是这个问题。请不要张冠李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8: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祝贺各位师友上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8: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雪人 于 2018-11-5 19:25 编辑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5 18:17
我所提意见与状元榜无关。只是针对评语中的“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 ...

可能大家对文本或角度的理解不同,按你前段文本是压住称盘的重而非指称外来物,假如无外来物,第二段称砣如何说几两就几两呢?假如两段之间非一种情况下而是两种情况下,文本又如何实现两段之间的对抗拉伸出诗意呢?假如文本创作本身不考虑两段的对抗关系,那么文本向心力会存在问题!假如诗歌是说明文,可以全面的分不同情况来讲解,但诗歌不行!所以我才列出第二点,若说文本挖掘经营成功,则文本本身可以驾驭主题目的偏向,无需被日常物的客观性所制约。所以,我想你并没有明白为什么我要写对以上文本的各种考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19: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5 21: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风雨声 于 2018-11-5 21:11 编辑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11-5 18:59
可能大家对文本或角度的理解不同,按你前段文本是压住称盘的重而非指称外来物,假如无外来物,第二段称砣 ...

你还是没有回答“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这个问题。究竟是你们对秤的常识性问题认识不足,还是作者对秤的常识性问题认识不对?秤盘归零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在没有加秤砣的情况下秤会不会平衡?不需要在这里争论,只要你去拿一把杆秤一试便了然。你总在说对诗的理解。这就是风马牛不相及。要敢于正视问题,不要回避。说诗,千人有千人的解;秤的常识性问题只有一个解。如果你只谈诗,不要拿作者对秤的常识性问题说事,我不会有任何意见。因为作者对秤的常识问题是清楚的,且是正确的,没有任何问题。若说有问题,那是你们做出了这样的评论不敢纠正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1: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出刊。祝贺上榜诗人。有争议是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4: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状元诗当之无愧!学习!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7: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5 21:09
你还是没有回答“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这个问题。究竟是你 ...

有争议才是正常

说一点个人看法:黑称之“黑”是讽,讽才是文本的重点。那么,要营造出“黑”的诗意张力,须从对抗性或戏剧性挖掘入手,才是最佳选择。固然,常识的称盘归零,在没有秤砣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平衡的,但这不是黑与良心的区别,因为如果没有秤砣,即使是良心称也是不平衡的。如此共性下,对抗性就缺席了。文本很短,第一节的意象星星的外延很足,但文本的整体统一性还没有达到匕首一般的最佳状态。再说第二节,主观界定太强,对于诗意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

个人意见而已。仅供参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17: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8-11-6 17:14
有争议才是正常

说一点个人看法:黑称之“黑”是讽,讽才是文本的重点。那么,要营造出“黑”的 ...

对诗如何评议,我不持意见。我这里说的是,解析者说作者对秤的常识性有问题而持异议(见原文“……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既然作者对秤的常识没有问题就应该纠正。以后不了解事物真相不要乱加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21: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8-11-6 17:14
有争议才是正常

说一点个人看法:黑称之“黑”是讽,讽才是文本的重点。那么,要营造出“黑”的 ...

有争议才是正常。
那么,你把作者文本中的几个关键意象列出考量,并非如你所言,“讽”才是文本的重点;尤其,小雪人所言的那些缺陷,恰恰是文本的可贵之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6 23: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雪人 于 2018-11-6 23:11 编辑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6 17:59
对诗如何评议,我不持意见。我这里说的是,解析者说作者对秤的常识性有问题而持异议(见原文“……存在常 ...



就文本来说,从第一段的不平衡~第二段的平衡是一种黑的力量。因为文本呈现出这种力量,所以我们才提了《黑称》作榜眼,但‘’文本的构思在根性上存在常识性问题: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我们的意思是不平衡不完全成立,所以才削弱了这种力量,因为削弱了对抗力量才不能上状元。


第一,从你纠结于‘‘’常识性’,我不是说常识性错侯,是说‘’常识性问题‘’。常识性是分不同状态,会有平衡与不平衡两态。假如完全否认不平衡的存在,我们根本不会提上榜作品,更不用说榜眼了。




第二,我写这段话是在编按里评论诗歌的状态,当一首诗完成了呈现在读者面前,读者的理解不同而己。你没有必要要求读者与作者同态理解作品。更没有必要把评论文本的语言当作说明文理解。‘’文本的构思在根性上存在常识性问题‘’,这句话我在强调‘‘文本的构思上’’,而不是说‘’某人的常识存在问题‘’。且不说我写诗评的正确与否,难道有作者要求评论者在评论作者构思时,必须与作者的原始构思一致才可下笔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1: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11-6 23:06
就文本来说,从第一段的不平衡~第二段的平衡是一种黑的力量。因为文本呈现出这种力量,所以我们才提了《 ...

: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这段冒号后的所指就不是评诗的问题,而是说秤的问题。即使避开秤的问题,从诗角度讲,失衡入点没有什么不可,说明某种体制或制度或事物本身存在不公平(或叫黑),再加黑铁砣去强行平衡,难道这还不算黑吗?这是黑上加黑。怎么就减弱了呢?我前面一直强调的,所说都不是榜不榜的问题,而是你在冒号后的说法不对。对于诗的理解,每个人能理解到什么程度就是什么程度,任何一个作者都不会责怪读者或评语者。哪怕你说我不会写诗我也没意见。因为每个人对诗的理解不同,而且也不是张三说好诗就是好诗,李四说劣诗就是劣诗。以后对事物常识性问题的批评可以,但应当正确;错了也没关系,有人指出了应纠正。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1: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11-6 23:06
就文本来说,从第一段的不平衡~第二段的平衡是一种黑的力量。因为文本呈现出这种力量,所以我们才提了《 ...

另外还要指出的是,我写的作者名是东方风,可你写成了东方风雨声。你不应该随意更改作者的署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1: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7 11:03
:称盘在做称的时候已经归零,而文本的入点是失衡。这段冒号后的所指就不是评诗的问题,而是说秤的问题。 ...

若你要将诗评的原句支解后半句来理解,我也无可耐何!黑的存在我们从未怀疑,不然我不会初选这首作品上榜,也不会在复选时保留,更不会在终选时提上榜眼。至于黑是加强了还是减弱了,这是读者对文本的理解或说编辑組对文本的理解,我想作者无权干涉或指责对诗文本如何理解!

该说的我也说完了,至于你如何纠结,我也无权干涉!祝福笔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1: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风雨声 发表于 2018-11-7 11:13
另外还要指出的是,我写的作者名是东方风,可你写成了东方风雨声。你不应该随意更改作者的署名。
...

这点倒你指出的一点不错!因为为了让评选更公平,我的任何一次中诗简牍主笔初选都是匿名提交复选,即使是征求冬总编的意见也是如此,在终评结果提交之前,任何后期评论与建议者都是阅读匿名文本。最终在排版时,我才添加作者!

除了这名字失误,我还有一个修改了,你投稿作品没有书名号!我先核对了,省得你再去核对还有什么其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11-7 11:21
若你要将诗评的原句支解后半句来理解,我也无可耐何!黑的存在我们从未怀疑,不然我不会初选这首作品上榜 ...

具事论事,也无它意。祝编安!赠送两句王安石与苏轼的合作诗共勉:

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王)
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2: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一 发表于 2018-11-6 21:13
有争议才是正常。
那么,你把作者文本中的几个关键意象列出考量,并非如你所言,“讽”才是文本的重点; ...

作者自己都说了黑是立意,那么你说重点是啥呢?抛开隐喻或象征说,算得上意象的只有星星而已。你所认为的可贵之处,又何必藏着掖着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12: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车行天下 发表于 2018-11-7 12:10
作者自己都说了黑是立意,那么你说重点是啥呢?抛开隐喻或象征说,算得上意象的只有星星而已。你所认为的 ...

有时,作者也不是很明确自己文本的主旨到底是什么,这是有很多名诗人作为先例的。这就需要你及你们这些热衷于写诗评的人,具有“第三只眼睛”,所以你只局限于一种物象所折射的影子,而未透过事物的本质看到更远、更深的范畴。......其它的,不多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8 01: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叶之秋 于 2018-11-8 01:22 编辑

祝贺上刊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倒觉得评论很精彩。喜欢争辩的氛围。向各位老师敬茶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出刊!祝贺上榜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散文吗?这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水平吗?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里行舟 发表于 2018-11-4 21:51
感谢雪人编辑的鼓励,也希望大家对《轿顶山的蝉》多提宝贵意见

我看不懂你的蝉!看了十遍,还是不懂,不知所云。还有现代诗不要求平仄,至少要押韵吧!
首先你要表达什么?其次你语意不通。
晦涩难懂的不能称作是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榜文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养眼的作品,读过几次了。编辑辛苦,祝贺上榜作品和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1-16 02:28 , Processed in 0.172666 second(s), 10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