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回复: 4

[散文诗] 没鼻子没眼--与生活无关并感谢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3 20: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kiurbgms 于 2018-12-3 20:41 编辑

    街上刮着乱风。
    但是阳光明媚。
    有的人出门,有的人回家。
    孩子们去上学。爸爸们去开会。妈妈们去上班。一切正常。太阳往西赶。
    这个下午懒洋洋。
    我走出家门时踩了一堆狗屎,对现在的狗子们深表遗憾。但我不沮丧。我看到许多人都喜气洋洋,沼气蓬勃,只有我一个人无精打采,这使我显得有点与众不同。我喜欢这种感觉,与众不同。汽车的尾气繁茂苍盛。我走在其中,有一种窃喜,这种窃喜来得莫明其妙。我看到认识的人,打着同样的招呼。他们看我的眼神使我迷醉。有人朝我走来,问我道路走向何方,我指指天际的那颗斜阳。
    朋友问我去往哪里,我说瞎走,我只能这么瞎走。走进人群,走进高楼环抱下的天空,走进车水马龙狂风乱渡。
    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从未想过,甚至她来自何方归于何处我从不曾问及,我就喜欢那么和她在一起,数着手指头过日子。日子漫长得如流水一般。她知道我爱写东西,这是我最大的坏毛病。她说你会不会把我们两个也写下来呢?我看天,天上没有什么鸟飞过,但我想应该会有的,在今天。
    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地可爱。音像店里放着比响屁还要响亮的歌曲,花店里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拼命怒放。我们的生活与浪漫无缘,我听到的歌曲使我悲哀绽开。
    有一天老季同志对我说,小罗死了,小倩要结婚了,我突然觉得有点晃忽,这个世界还在变化,无时无刻地;老季终于也结婚了,流氓也结婚了,时间终于该停止了我想,可时间还在争分夺秒;我一个人在外地,在这个北京,眼光看不到的地方已经鲜花盛开。这么些年我都是在盲无目的的瞎走,走向哪里都无所谓,反正走路;他们却已经走进了自己的领土,我还在漂啊漂。我又想起前几年写过的一个东西,有鼻子有眼,我找啊找,找到了部分手稿,我看着它,尤如看着一个苦命的孩子,我的孩子,死于流浪。我学美术,学音乐,学电脑艺术设计,学影视后期制作,学到处忽悠,我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上女人,可我一无所有,只有这个死去的孩子。如今我看着它,如同看着一个通红的笑话,里面的东西已经消耗怠尽,青春走向漆黑的坟墓,有的比漆黑还更加苍白。我把它举起,高过头顶,它是那么的轻,如同街上的乱风,但是街上阳光明媚,我的孩子黑如话语。我知道他长得太丑。我知道他需要阳光的洒照。我应该给他买身漂亮的衣裳。也许这样做并不太妥当,但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是我的孩子!有些日子过去了就过去了,有些日子需要纪念一下才能真正的过去。那些每天正常上班下班的人群,那些每天锄禾日当午的人们,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民。流氓说,我满世界呦喝着找俺媳妇。可我不知道到哪里才能去呦喝,因为我还没有媳妇,那些有媳妇的人应该是幸福的,我想。
    可我有孩子。这个早已经死去的孩子。

    我想要说的我知道我肯定还没有说出来。
    可我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呢?我能说些什么呢?
    或许我应该像玛格丽特·杜拉斯那样夸夸其谈。我想着到老的时候,我们还能这样相对坐着,说一些什么都无关紧要。可我肯定不会深爱你苍老的容颜,这是我年轻的心声。
    小罗真的死了,死于血癌;华子也真的死了,死于车祸。华子开车送我回家,我留他喝茶,他不喝,他说,早点走,兴许还能多拉一个客人,然后早点回家看孩子,孩子过三周岁生日。华子开着出租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他要躲开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就把自己的车开上了路边的电线杆子,他就死了。他死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安静地死了。他死的时候孩子正在家里等着爸爸回来给他买玩具汽车,这是他答应孩子的,给他买汽车买机枪,孩子三周岁的生日过得异乎寻常。可这么小的孩子能记住什么呢?汽车,机枪。我为什么就不能留下他喝口茶再走呢?我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刚回到家就目睹了华子的生命。我为什么就不能留下他喝口茶再走呢!可老季却跑过我家来跟我说另一个消息:小罗死了。——
    我也死了,死于漂泊。

    生活源于欲望,幸福来自贪婪。

    高中生活早已离我远去了,远到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关于它的点点滴滴,我也从未提及。这么些年,大学里的同学都在讲他们的高中生活多么精彩,多么令人回味,我只是在一旁做一个安静的听客。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愿对他们提及我的高中。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是一群小屁孩而已。它已经过去了,就过去了罢!关于她——小倩的点点滴滴业已迷离的无从说起。可今天我却在无意间又看到了这个几年前死去的孩子——我的孩子,那段泛味的生活又猛然清晰起来,它直奔我的大脑,虽然它早已残缺不全。我知道在内心深处我还不能真正的把它忘掉,必须经过回忆的过滤,它才肯从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尘埃落定。
    可街上依然刮着乱风,尘埃中落叶飘零。
    但是阳光明媚,她秋水般的眸子望断天际白云。
    我走在街上,走在乱风中,有一种超然的感觉。
    老人们牵着狗在马路边溜达,那些狗子们无比鲜艳,像我幸福的昨天。我在街头买了一块烤地瓜,吃得香喷喷热乎乎。我看到有些狗子们用忧郁的眼光看着我,我拧下一块烤地瓜给它们扔过去,为了我的安全我必须讨好忧郁的狗子。可它们对我的美食不屑一顾,那种表情让我无地自容。老人们也用同样的眼光注视着我,我想也许我应该去剪掉我的长头发了。
    她总是说我不好好生活。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可她不知道,她已经跟别的男人结婚了。可我只是想说,我生活得没有什么不好。
    四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时代,足以发生一次鸦片战争,足以发生两次中原大战,足以让我哑口无言。可我只是想说,我生活得没有什么不好。上了一个大学,谈了两次恋爱,做了三年设计,这没有什么不好,不好的只是我没有钱。不好的只是我被学校记过两次,留校查看至今。不好的只是我还没有毕业,我想逃离那所破烂学校。不好的只是我工作三年学校对我非常陌生。但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必须走在街上。这样很好。我看到高楼投下的阴影沉重而又悠久,我走在街上想到很多坐在家中无法想像的东西。
    我想着我的小罗我的小倩我的老季我的流氓,那些扑朔迷离的影子,影子一样甩不掉的生活。
    我想着也许我会把这个多年前写下的东西整理好,我想着也许我会把它放在一个众人目光所及之处,让它裸露出清瘦的筋骨。

    那么,以上的这些文字权作序言了罢!

    生活归于悲哀,幸福止于清醒。

    没鼻子没眼。


注:早年间完成的一部58万字的小说《有鼻子有眼》,此篇为后来补写的自序,发在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违规,如有,望版主清除。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3 20: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学习!问好!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21: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处都见仁兄,有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06: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滋有味,有哲有禅。拜读美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永成 发表于 2018-12-3 06:24
有滋有味,有哲有禅。拜读美序。问好!

感谢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1 17:45 , Processed in 0.10398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