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回复: 1

麻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13: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60岁左右的老年人,老式中山装,显的特陈旧,仿佛浸染了沧桑。摇一个铃铛,挑一担麻花走街串巷的吆喝。想起了藏人摇起转经筒,祈求幸福,吉祥。担子是锥体的,约1米多高,有三面,下面是深褐色漆面的木箱,上面是透明玻璃箱,内存满了油炸的嫩黄的麻花,玻璃面上贴成都祖传刘氏麻花。
       若在小时候,远远的见他来了,三、五个小孩就追随在他担子左右。有时候大人们给我们买,有时候却是等他歇了担子,他会拿出一些麻花給孩子们,一阵得到后的喜悦样子,随之散去。当然也有吃了不过瘾的孩子,稚嫩的小脸还眼巴巴的望着跟随。
       他应该来自成都天府之国,到湖湘山水之地湘西,依旧靠做传统食品来养活自己。他没有其他的特长,他不愿丢下祖传绝活,在滚滚红尘自得其乐的讨生活。
      想起在重庆繁忙的朝天门码头,汽笛声长鸣,他们和棒棒大军们一起赶早踏上拥挤的码头。在浓雾里肩挑一担,摇响铃铛,走街串巷的用韵味悠长的川味吆喝。吸引大人和小孩,老头和老太,突然从巷子不知何处跑出来?热闹非凡。就连小媳妇也偷偷跑出来,是声音和香味吸引他们。他们嚼的脆,香,满脸的笑。
     麻花是用两三股条状的面拧在一起,油炸熟即可。麻花金黄醒目,甘甜爽脆,甜而不腻,口感清新,齿颊留香;好吃不油腻,多吃亦不上火;富含蛋白质,氨基酸,多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小麻花热量适中,低脂肪,既可休闲品味,又可佐酒伴茶,是理想的休闲小食品。
       鲁迅在《而已集·拟豫言》:“茶店,浴堂,麻花摊,皆寄售《现代评论》。”也曾提到麻花,想必鲁迅先生也是积喜欢的。
       麻花因其制作简单,食用方便,被历来的文人墨客大加赞誉。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就曾定有一首赞美麻花的诗,《寒具诗》:“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扁佳人缠臂金。”
      卖麻花的老人,肩挑生活的担子,在风里来雨里去,披星戴月,沧桑的坚韧模样。他们的影子让我知道,其实在现代城市人的内心深处也有无法忘怀的过去,就像那个锵菜刀的老人,也不可少的在走街串巷吆喝,是他们让我回忆、怀念那些孩提时代的味道。他们每天追随太阳的脚步……
2018.12.1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22: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6 00:38 , Processed in 0.097453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