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月印无心

[站务] 中诗头条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7 15: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qq复活的依然 于 2019-7-18 17:09 编辑

七月
文/王美林
1

七月清澈的河水浪花你簇拥
绚丽花朵绽放着奇异地色彩
河边优雅的兰草快速地生长
蓝色天空里小鸟自由地飞翔
绚丽风筝翩翩地在上下起舞
轻轻的小船飘荡中驶向远方
火红粟子树婆娑着翠绿枝条
轻轻微风吹拂这片深情土地
是汽车以行驶崎岖的山路上
旺盛常青藤爬满了高高楼房
一句句甜甜蜜蜜话语你诉说
温馨的家中橘黄色的灯光下
优美动听诗句还在脑海萦绕
爱的世界永远这样美好幸福

2

七月所有美好的日子都来到
轻轻的微风吹拂故乡深情土地
激动的心唱响这明天希望到来
七彩的月季花呀你开遍公路旁
高大橡胶树伴着我走到了天涯
绚烂缤纷的太阳花这样地耀眼
你向着阳光尽情地快乐在生长
清清河水荡漾着泛起层层涟漪
飘荡的小船载满货物快速地行
鱼儿摇摆尾巴跳跃高高的龙门
金色得成熟麦浪滚滚一望无边
痴心的话语不断地在耳边徘徊
婷婷玉立的你赤脚走在乡间小路上


3

霞光终于照到这一小块地方
风似乎变得温柔轻轻地吹拂
花园中丝瓜花绽放自己色彩
硕大绿叶进行快速光合作用
那时马要是再快一些就好了
早点到达我得幻想奇异王国
马达飞奔齿轮转速角的弧度
传送带转了几圈把药快递给
灵巧手用笔记录这发生一切
激动的心总是畅想未来希望
绿色温馨家园这样充满期待
骄傲雄鹰自由飞翔天地之间
故乡的河水哗啦啦唱着歌谣
欢乐浪花簇拥起闪烁地涟漪
来吧在欢乐时光里一起分享


4

这七月雨后的气候是清新凉爽
妖艳月季花七彩缤纷绽放枝头
摇晃高高的秋千上下飞舞飘荡
翠绿柳树摇摆着长长翠绿枝条
英俊潇洒的小伙拿着厚厚书籍
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快乐在走
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望着远方
大河边水在朝朝朝朝朝朝涌动
绕着战剑海鸥迎着归来远方亲人
热情激动的心你畅想希望明天
阵阵轻轻的海风吹拂深情大地
经冬优雅兰草啊你快速地生长
湛蓝的天空中白云你漂浮聚集
所有日子都来吧用青春写出壮丽诗篇


5

火红七月所有欢乐日子都来吧
点燃了激情舞会上热情得火焰
姹紫嫣红花宋的花渲染了气氛
高傲文竹你优雅气质婷婷玉立
已经熟透的大而圆西瓜那样甜
这一杯杯果汁香而浓叫人渴望
大而圆红色发青的桃这样脆甜
这一车车果实像征着美好生活
发自内心流出肺腑甜蜜的话语
来吧抹上了节日优雅漂亮盛妆
就让自己的生命重新彩绘一翻
那脑海畅想着未来明天新生活
爱的世界你一定会在每个地方角落


6

你疾驰汽车行驶在热闹马路上
激动的心地畅想着明天地未来
优美动听黄莺快乐尽情把歌唱
电钱杆上麻雀蹦来蹦寻找食物
飞舞的红色蜻蜓停在绿色草尖
一抹夕阳映红一望无际的天空
绚烂得七彩缤纷花朵开放花园
姹紫嫣红花团锦簇为人间添彩
婆娑杨树歌唱生命光辉得礼赞
清澈河水里朵朵快乐浪花簇拥
泛起层层波光粼粼荡漾地涟漪
优雅旺盛兰草快速不停地生长
深情话语诉说着幸福生活时光
爱的世界你永远这样地幸福美好


7

金色艳柳摇曳着长长柔软枝条
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是谁
猛回首是谁在那深深盼望等待
翩翩海鸥迎接远方游子地到来
夕阳中一抹霞光是这样的通红
疾驰巨轮你行驶到遥远太平洋
水中游动透明的水母为谁心醉
那一朵朵浪花荡漾起层层涟漪
金色小鱼儿摇摆尾巴快速游动
旺盛的常青藤你爬满温磬家园
那一堆堆草丛蟋蟀动情地歌唱
黑色蚂蚁一趟趟搬家勤劳工作
绚烂花丛里七彩蝴蝶翩翩起舞
爱的世界你会在每一个地方角落


8

辽阔蓝色的天空是那样地遥远
勇敢的白色战机在天空中翱翔
划出那一道道纯洁白色的线
抬头望着它疾驰快速远去影子
这一刻激动心慢慢恢复了平静
轻轻微风吹拂故乡深情的土地
绚烂死不了开出五彩缤纷花朵
这骄阳四射下的生命这样顽强
黄莺从高大婆娑树上动听歌唱
旺盛常青藤爬满了温磬的家园
绿色草丛里七彩蝴蝶翩翩起舞
那一堆有许多眼蚂蚁屋土堆中
黑色勤劳蚂蚁正在一趟趟搬家
驮着外面找来食物搬回到窝里
黎明时分红色大公鸡喔喔地啼叫
这爱世界你永远在每一个角落


9

七月雨后晴朗天气清新怡人
凉爽的微风吹拂着这片土地
火红粟子树摇曳着婆娑枝条
飘荡的秋千在上下快乐飞舞
潇洒小伙脚用力蹬着自行车
手在车把上眼睛望着那远方
激动的心在畅想着美好希望
天空的燕子你寻觅家得方向
白云不断地漂浮在自由行走
清澈河水每天唱着欢乐歌谣
河岸中那白色朦胧烟雾飘渺
红色鱼儿快乐游动不停穿梭
绿色常青藤爬满了高高楼房
这里到处充满蓬勃向上生机
让这绚丽鲜花开遍祖国花园

10

七月那愉快鸟儿你欢乐地叫着
迎接海外归乡思乡游子的到来
荷塘中娇艳欲滴荷花绽放笑容
翠绿带刺松柏叶摇曳长长枝条
旺盛常青藤爬满了高高的楼房
深情土地上清晨金色阳光照耀
清清的河水中小船自由地飘荡
红色的鱼儿在大坝前飞跃龙门
这一簇簇的浪花在不断地涌动
优雅兰草生长在烟雾缥缈河岸
美丽的姑娘走在柔柔的草地上
你洁白干净脸庞那样娴熟端庄
旺盛青春一直在沸腾燃烧希望
疾驰汽车已奔驰高高陡峭的公路上

11

七彩绚丽的花朵争相斗艳
天空中洁白仙鹤在疾驰飞翔
相思的悠扬的琴声在飘荡
等待中心在激情热烈跳动
青春徘红的脸庞你这样羞涩
清澈河旁深情话语缠绵不休
翠绿的小草你辅满整个天涯
这慢慢走在辅着发滑石板路上
浪漫醉人的时光你深情凝视
这洁净的屋中谁会出在这夜晚
常青藤树下秋千还在上下飘荡
漂亮的蝴蝶山谷中在翩翩起舞
家永远是心灵港湾等待归来的人
幸福梦境中有着阵阵欢乐笑声
故园你姹紫嫣红永远柔情蜜意

自我简介:
我叫王月文,笔名qq复活的依然,王美林,依然,是中诗网诗人驿站编缉,中国先锋文艺网现代诗歌版主,创作员,代表作《金色的年华》《走进青海》《月光婚礼》《岁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7 18: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喜欢贵站,来学习的   七律  质变
http://bbs.yzs.com/forum.php?mod ... amp;fromuid=3991926
(出处: 中国诗歌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0 19: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夜雨巴山 于 2019-7-22 20:08 编辑

七绝.咏荷



十里平湖入夕烟,蜻蜓飞处叶田田。

红衣识得秋风韵,舒卷天真任自然。



红衣  荷花瓣的别称

2019-7-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3 07: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    作者:焦勇
咕咕呱呱蛙蛙,
咯咯嘎嘎鸭鸭。
轰轰隆隆闪闪,
滴滴哒哒哗哗。

秋    作者:焦勇
黄黄绿绿红红,片片丰丰,瓜果麦豆好收成。
牛牛马马骡骡,欢欢载载,萝卜白菜秋后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6 08:40: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送友人—平水韵
送君西出雁城东,万语千言置酒中。
莫为分离添涕泪,人间何处不相逢。

都市邻居-平水韵
蜗居城市自由身,出入楼梯是近邻。

隔壁搬来三四载,时常问我尔何人。

春别-新韵
东风一夜柳丝鲜,渡口离别泪雨连。
此去天涯船上客,安知相会是何年?

人生感悟-平水韵
迁居城市总思乡,也学陶翁盖草堂。
都道人生如逆旅,奈何拼命做三郎?

感怀-平水韵
心中尽是成功梦,两腿堪怜跋涉劳。

不趁芳华勤奋斗,焉能轻易获金鳌?


望故乡-平水韵
人生聚散总寻常,行走天涯望故乡。
每至过年犹失落,思来两眼泪汪汪。



牡丹-平水韵
本来高贵自仙家,满树胭脂似彩霞。
贬谪凡间仍出众,迎风笑煞万千花。

剩男-平水韵
似水光阴未止休,机缘不为懒人留。

须知老大无妻室,应是城中没阁楼。

伤怀-平水韵
孤枕难眠泪两行,音容笑貌脑中藏。
佳人恰似天宫月,照我痴心永不亡。

咏梅—平水韵
寒梅偏向雪中开,有雪还从树上来。
羞与百花争艳丽,冰心一片出尘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7 16: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杨杨 于 2019-8-5 08:11 编辑

以“人”的姿态活着(外一首)

我找不到拆卸骨骼的方法,
但我必须重新洗涤,修补,加固这些生锈的柱子。
灵魂腐了,思想朽了,
我必须把自己按倒在这个接近报废的世界里,
以“人”的名义活着!

还,需要多少根钉子,穿过困倦的头颅,
才能继续保持孤独者的清醒?
左手攥矛扎进天堂,
右手举盾闯入地狱,
我在腐烂与新鲜之间,把迷局破的那么彻底,
突然站起来:
以“人”的理由活着!

时间,
在因循守旧的额头上,
画皱纹。
我浮游在城市的渡口,
努力地掌控梦想与现实的方向,
只是我,现在我,必须停下来。
你知道吗?我必须离你远一点,
不再伪装成善于捕食的动物,
而以“人”的方式活着!

焦渴的嘴唇,吮吸着苦涩的泪水——
看不见的白雪遮盖了杂草丛生的荒野——
鹰的翅膀还没有展开就被石子击中——
一片荒唐!

我,饮着发动机的哀嚎,
复活在雾霾挥舞的天空,
“能飞起来肯定是意外?”
那嘲笑我卑贱的路人,双眉舒展地鼓掌,
按照奴颜婢膝的尺度,
——会有你吗,朋友?


我忿忿地,在绝望的等待里一度悲怆到了极点,
却又剑指前方:
以“人”的姿态,
活着!




我们,是一群向天空招手的孩子

我们,是一群向天空招手的孩子:
——卑贱于生活,但从未卑贱于灵魂。
梦想,嘶哑在喉咙,
理智,将海水煮沸腾。
笑着奔跑,与自己赛跑,却被后退的影子绊倒。
我们满手泥污,低垂着头——还未比赛,就已输掉今生。
谁,愿意对着聋子弹七弦琴?
谁,愿意对着虚伪倾倒纯真?
红胭脂,黑眼睛,两手空空的困境——爬行在荆棘路上,
我们豪情万丈,怎奈白发苍茫?
愧疚于父母,但从未愧疚于良心。
我们是这个时代的主人,但最终是这个时代的仆人:
被财富骗去青春,被名利推入陷阱。
哭,没有泪;笑,没有声,任时间在额头上刻下皱纹。
过去,现在,未来,这被铁链锁住的翅膀啊,
但是爱,唯你懂:
——这浩瀚世界,谁愿意虚度一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10: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好事近 成都 陈志源 词林正韵 月挂古蓉城, 锦鲤喧宽街闹。 小巷餐吧鼎沸, 变脸成龙套。 辣麻串烤龙钟饺, “成都”起歌调。 昨日忧烦抛掉, 锦城忘不了! 创作于2019年7月28日晨,南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16: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投稿?具体操作程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17: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秦志良 发表于 2019-6-1 11:15
祝贺,欢迎各位师友积极投稿!

请问秦老师如何向"中诗头条“投稿?操作程序?我的稿或现代诗或传统诗都是在个人的
"发表栏“上发表,这算是投稿在"中诗头条"吗?烦请老师指教。謝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20: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 南山菊 》


面对七月流火  
你握紧小小的清凉  
鹅黄的花蕾次第绽开
三径清幽,风疏叶朗

赏花人在丛中笑
一个赞美的眼神跑上枝头
就叫你把盏沉醉,东篱下
飘出别样的香


2019-7-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08: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天的短消息

文/云卷儿


自从在滑雪场被人造雪算计以后
我开始不断收到来自冬天的短消息
一有点风吹草动
他就喋喋不休提前告知我
更别说降温、寒潮、大雪这些大动作了
我受伤的肢体是接收器
以疼痛的方式显示
疼痛的程度,则取决于消息的大小与内容
我在朋友圈里找了又找
知道他就藏在那里
却无法删除冬天这个联系人
也无法设置消息免打扰

       闵昭涛点评:

      《冬天的短消息》,从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中抓取一个闪光点,展开来写,获得不俗的诗思。粗读此诗,感觉语言较为平实,少些诗华。但从作者铺设的架构来看,叙述娓娓道来,渐入佳境。滑雪的一次不慎跌倒,自己还觉得无所谓,受伤的肢体,却受着寒风的侵袭,时有痛楚。诗人把冬天拟人化,变成一位“神秘微友”,从感官上,他经常叨扰笔者,令人无法容忍。叙述接受“关心”的过程中,“我”感到不胜其扰,却又无能为力。如果照此思路分析下去,此诗便无 是处。我分明看到:这里面潜伏着一份“爱意”。贴心关注正是此诗耐品的精髓。假想“冬天”为一位时刻关注自己的友人抑或恋人,与自己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反映了感情之间的相互牵挂,情侣之间若即若离的浪漫情愫。当然,读者很难深入作者内心,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

本主题由 山城子 于 4 天前 加入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1: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街行 长街古树多, 遮天蔽日凉。 盘 渗古透沧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9 12: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志良 发表于 2019-6-1 11:15
祝贺,欢迎各位师友积极投稿!

秦老师:我想投稿,请问从哪里投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0 14: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蝉咏盛夏
葱茏田边树,
茂盛陌上桑。
听取深树鸣
一浪高一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31 14: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抒胸臆情更切——学习田卫社《八一随想》
学习人:山城子


田卫社散文诗《八一随想》
文/田卫社

时光奔向了欢腾的八月
蓦然回首,谁能忘,八一枪声露锋芒
义举南昌,是先烈们浴血奋战后的节日,也是我们继承发扬的节日
这个令人魂牵梦绕的节日,对于中国来说,是举世瞩目的节日
这个节日点燃了中国人百年的梦想和激情,无数的血和文字组成雄伟的丰碑

八一旗帜,在中华大地飘扬着一种无尚的力量
在崇高和敬仰中,它至高无上的辉煌闪烁着恒古不变的创造和平的光芒
感受血染的旗帜,从萌芽开始、从黑暗中的光亮开始,从枪刺开的光芒开始
八一旗帜和血染的风采,让记忆不朽,让英雄们的伟大壮举有目共睹,永远不朽
八一旗帜,飘扬在我们心中昭示着骨头和思想,营养着我们生命的血和肉

唱响八一之歌,融入正义和激情, 歌声是英雄们的胸膛喷涌而出
八一,人民永远的丰碑,我们以军人的姿势,向八一建军节致敬
几度沉浮、几度凋敝,时光的车轮总在颠簸中行进
人虽然不在军旅中,军人情结,永远印在脑海里;军人气魄,魄力无限
伴随着八一之歌,军队的力量在中国梦的正确引导下再度天下无敌

写于2017年7月31日

【执手天涯网编者按】
每到八一,现役的、退伍的、转业的,凡是穿过军装的人都会心潮激荡、感慨万千,那一种挥之不去军人情结恐怕是融入了血液中,作者的随想,就是一名军人激情满怀的八一颂歌,读之心潮澎湃,更为我们英雄的威武之师而感到无上自豪。诗作豪情壮志、大气磅礴。(编辑:红了樱桃)

【学习】

       直抒胸臆,也是诗歌的传统手法之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唐.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这样口语般的直接抒发进京应招入仕的快慰心情,谁读了都会立刻受到感染。

        直抒胸臆的好处,就在这“立刻”上,能立刻引起共鸣。所以,这种笔法是很适于朗诵的。田卫社的这篇《八一随想》,如果拿到军营去朗诵,是最好不过的了。“时光奔向了欢腾的八月/ 蓦然回首,谁能忘,八一枪声露锋芒”。这样直白的诗句,会立刻引领战士们想到“八、一”南昌起义,从而进入共鸣。朗诵到“我们以军人的姿势,向八一建军节致敬”的时候,那些最可爱的人们,会情不自禁地“刷”的一声齐刷刷立正,向飘扬的军旗敬礼的。

        直抒胸臆,其情更切。“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唐•金昌绪《春怨》)因为情切,起句就突如其来地要打飞树上啼叫的黄莺儿,其想念戍边的丈夫,抱怨征战的情绪,是多么急切又真切地表达出来了呢!“八一旗帜和血染的风采,让记忆不朽,让英雄们的伟大壮举有目共睹,永远不朽”,虽然有些口号了,但绝非口号,而是真情切切地奔腾而出,而倾泻。

        直抒胸臆,不等于一味地直白,不等于诗性不足。“仰天大笑”何其生动,“蓬蒿”比喻也确恰,“莫教枝上啼”、“不得到辽西”两度设疑暗示,这一切都是很艺术的了!田卫社的这篇:“时光奔向了欢腾的八月”,拟人开头,生动而艺术;第一节中“节日”的不断反复,不仅使行文流畅激荡,同时有效地增强了诗人的深切情感。第二节“八一旗帜”的反复,以及“感受血染的旗帜”之后的排比,很好地实现了语言的艺术化。第三节的“融入正义和激情”不留痕迹的词类活用,以及“几度沉浮、几度凋敝”、“军人情结,永远印在脑海里;军人气魄,魄力无限”这样的复沓排偶句式的穿插,都是语言艺术化的很自然的处理。

        直抒胸臆情更切,高歌我国建军节。足见诗人赤子心,千般表达沸热血。

2017/8/6
于文化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17: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献给七十年的共和国
     烟霞卧石


那一句  伟大的宣言
是您  诞生时  震撼世界的
第一声啼哭
从此
小小寰球
都为你注目


虽然  刚刚褪下
黑暗的桎梏
身体还余痛着  外侮的
铁蹄  烽火的残烟
疮痍滿目
虽然  您的脚步  那么稚嫩
身体  那么贫弱
您还是
坚强的迈出了 那  
顶天立地的  脱胎换骨
所有的儿女
都写进了您的  姓氏
你广袤的怀抱
温暖了 五十六个民族


江南十里春风
绽放着  您每一朵成就的
美丽  北国万丈冰雪
凝重着  你每一步  艰辛的
探索
您每一次前进的  思考
厚重如  浩瀚的大海
您每一步前进的  脚印
艰辛在  漫漫雄关大漠


爱您
爱您的  北疆
爱您的  南海
爱您的  珠峰
爱您的  平原
爱您的  版图上
每一个  小小的角落


爱您
爱您的   长江
爱您的  黄河
爱您的  水库
和池塘
爱您  每一朵浪花里
溅出的  欢乐


爱您
爱您的  强大
爱您的  铁骨
爱您的  妩媚
爱您的  丰硕
更爱您  七十年
坚持不变的   执着和
那红色凝聚的  血液里
永葆青春的
每一份鲜活


       2019.8.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6 17: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娘娘的土布大褂
作者:烟霞卧石

儿时,
娘娘的偏襟土布大褂是
我在娘娘的破木床上
一个人的戏装。
人小衫大,
手短袖长,
踩着衫摆,
撞着破床。
太阳的眼睛
透过瓦椽上
两片沧桑的亮瓦,
昏暗的窥视我
舞动的满天梦想 。
没有脂粉,
没有红妆,
大褂上浸满岁月的汗味,
就是姮娥姐姐身上
醉人的粉香。
不理云鬓,
不贴花黄,
缀满人生补丁的大褂,
就是七仙女下凡时,
霞光云集的霓裳 。
没有掌声,
没有观众,
房顶上牵满蛛网
难遮夜雨的破瓦,
每一片都是
赞许的目光。

不爱许仙,
不羡牛郎,
就喜欢白娘子
水漫金山那
无可阻挡的豪壮!
不嗟后羿,
不痛董永,
就羡慕嫦娥飞升
那凄艳的回眸一望。

不懂我为蝴蝶,
不懂蝴蝶为我,
只顾在不知愁味的梦里,
在一个人的方寸舞台上,
欢天喜地的
年少痴狂。

突然,豁嘴爷爷进屋,
在凹凸不平的地上
重重的拄响了拐杖:
床架子跳断,
你今夜里,只有睡地上!

于2019.8.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6: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1荷所表达的含义

文:彭纯廉

给盛夏贴了块绿色的荷
有那个胖妞那么肥
老榆树把一只手指头伸进嘴唇边
嘘,做了个不要做声的手语

透了几遍溪水的鹿鸣沿着七月跋涉
一直在找它的反义词
水也不瘦
竹也不瘦
远处的马也不瘦
鸡鸣只是一种近义词

这时天空的帷幕
压得低低的
惟有一支送殡队伍
一直
一直从西半头瘦下去


2听泉


今天
我把今天的日子收紧了些绳索
收紧了两个纽扣眼儿的荒凉
收紧了三个皮带扣眼儿的孤独
收紧了它在夜色长出来的分枝
并一一逮在手中
不是为了放飞因果


趁着你又拉长了三尺遐想
我又来听你吟诵了
以一种听月的姿态


隐约中的声音
仿佛是写出的一捺
一撇
横、折、勾
地名叫双矮子的
人人昵称为五瞎哥邓世海家旁一个小下坡
表达的一些清纯质朴都省略了下来


很多段落你采取归隐
从山上缠下来
看不见你的完整
明天
我一定把明天升高点
垫上秦家老宅全部内涵的高度
保持我的仰望


3听女王寨的心事


其实勿须像长劲鹿的头伸过红墙
只须用心去听
可以听出类似翻书的声音
听出动植物呼吸的声音
绕过女王的侧身、仰卧休憩的声音
我只选择了类似鸟鸣的那一段


而她
松油灯亮着
窗子开着
月亮低着
静得像她旁边睡着了的溪水


当我捋直古镇这本卷了无数边角的沟壑山坳
再昂头看时
不知何时熄了的灯
已把一些思忖
归还给了黑夜


4引水竹筒


我不去摸
不去勾勒
就,就在原处想你的粗犷豁达深邃蜿蜒


水从上面的竹筒流到下面的竹筒口里
有很多的清新别致端详
坚守着自己的旁观与理智


后来
我的想
我的充满松林清香的想
癞子花蒲公英车前草似的想
随着你
一节一节地开始遥远


它们都流到水缸里
再后来
我的心开始遥远


5担水的少年


小时候
我经常去挑水
常把月亮带回家
也漏掉了很多弯月


当宁河水的一个自然段流下去时
我还在路上荡漾
我的风景比很多同龄人都低矮
像小镇上走着的一片安宁


其实
还有很多安宁
比我不得高


如杨老汉的洋铁铺
拉巴绳的号子
张醪糟的叫卖
悄悄的宁河水
甘正和老人的勤劳、不声不响编织草鞋的麻利
银行兑换生洋吹出来的金属声音


那早年的竹更声
在竹筒水管以外矮得如同黄昏

2019.7.10

6雨下的人间

夜深了,梦深了
像一张复写纸,安静放在那里

你顺着弯曲的箫声
把它俩倒进杯子
你还丢入一些远眺

远望只有巧克力大小的一块小竹林
近看已经复写过一次的
老人间的依偎和吧嗒吧嗒的一杆旱烟
那声音叮咚,叮咚滴下来

我看见那复写纸上
长出好多小凼
映出好多好多宁静与见过了多次面的黎明

7蝈蝈一声声泼出夜晚

搁下那一小段惭愧
被人们搞丢了的时间
从中剪下黑夜的几个片断来听
你吟诵的有风车转动
模仿的簾盖打着的碗豆荚
和脚踩泥土的声音

你每响一下
我就把白天发生的事
掐下一段
像一块稻田张贴在夜里

我把
那块一句句背诵得烂熟的
已经收获了的麦田里的男人女人撕下来
换成一些犁铧耕种的场景
耙成细粒的黄土
和仓促而过的春的平仄
这似乎离你题记较远
我把黄昏的多余的枝蔓剪了些

然后倒置下它们的顺序
等你
沉淀

8田园的自语

对于那些囊中还处于羞涩的禾来说
我寄托在里面的加厚了的腼腆
或薄薄的似沙漏一样漏下来的情趣
请原谅那个说话有些口吃的水杉
需说明的是它背面是孤独
逐渐矮了下去
但得到了一叠叠草拟过的素笺
与天空的蔚然

翻开身影已走过去几百里地的冬季那一页
在一块块冬水田
端得平平稳稳的影像上
在我的后半生太阳照得到的地方
我也学着和盘端出映在上面的山
村舍
牛鸣
人间

9犁铧所翻出的页码

几只寒鸦
数着天空窸窣的雪花
反正
不去数
它也照常地在落下几十年的事
好,就按那只外来的乌鸦的北方口音说
几十年的事儿

今天
它们落下的姿态是直的

而每飞走一只乌鸦
就像翻过了一页苦难或从前

有一笔是草率敷衍的
留下了几声
其边缘还有很多扎手的毛竦竦的竹纤纤
抻出来的逃避现实的前奏
它翻开了那荒置的土地
翻开了覆盖在上面的离愁别绪
这些书写得很艰难的页码
反复被苍老的岁月吹过来
吹过去

多像现在年迈的吴妈


10宁厂高镇沱的春天


-一排民居不知是哪年哪个画家
用多少根线条画出来的
没有重(cong)笔,落笔很轻
有《茶馆》高老太爷的民清风味
这里,他把几千年的喜气伤悲在镇子里作了一次停顿


它们的线条叠加交错,生生不息
一直将往年的秋色
垒得有几十步石阶那么高
屋上的瓦一片一片的清晰可见
如特写,放下一个星期天的面积和时间
去还原那些风风雨雨
浩然长史
以修身养性
借小鸟四处瞻望的片刻还有一绺炊烟
袅袅娉娉的,动态可掬
我不急不愠
扯下来这一页
掏出一个横截面


里面有剁黄腊子树黄荆条树
白环子青杠岩棕树的声音
一节节码起来后
比经过滤过后的哈欠、喷嚏、鸡鸣还高人多高


这些或远或近或阴或阳的有立体感的声音
随着几十步石梯饶有兴致地从上面画下来
桃花时不时的飘落如雪
没有惊动它
一群背夫也没有惊动它
只是那多米诺似的一串串吆喝拉长了它的倒影


我想一瓢一瓢舀些起来
想舀出
水中木格子窗
木棍斜撑着的遮阳板
露在外面的地楼,吊脚楼
里面的人的走动和张望


木鱼声还没落完
几柱香
袅袅画出了扁担宽的街
门对门
窗对窗
话对话
天俨然成了一条线
歇口气吧
可以看见风在吹那几扇旧窗


现在那些线条都抻出来了
有的成了疙瘩
椽子柱头斜跨着有些错乱
近乎一幅初学画者的写生
像喝醉了酒
或老人颤抖的手笔
拉出的斜体
一抹夕阳不小心都会滑下来


今天我把画作了修补
瞌掉了那些掉在瞌睡上的尘埃
补上陈氏龙氏,向氏蒋氏
吴氏刘氏魏氏
那些打着“懂懂”(裸着上身)赤足,留着三羊胡子,拿着蒲扇纳凉
街沿上搭地铺,翘二郎腿的,从老光眼镜上边缘看人的
重新画在门槛上、长板凳上
洗衣台边
和吴妈手摇榨面机的响声上


一级级石阶上我加了几人
一些上
一些下
几十年前的镜头那边很远很远
看上去
那些相隔几十年时光的人的相逢
小得像蚂蚁见面时的交谈
为了更逼真
我只身走上了石阶


然后
我把身子倾斜了十度再看
你坐得正了,仙人洞山却歪了许多
还把笛子曲倾斜了二十度呢


11数河里的卵石


一颗
这时插进来八哥老娘的捣衣声
啪,隔一只蜜蜂飞过后
又一声啪,落下来,隔一只狗的三声吠叫的时间

棒槌里仿佛没夹带心事
山野都有了回应
声音均匀
我接着数
一颗
又一颗
正精心地数着
又插进来喊声
这种交替上升的场面数了十遍
也好
好散发一行柳的柔情
结果比一堆满足感还是要低些
但这些沉稳的表达描述
没有胎记,也没白头发丝
可以安放进水里
和你安睡于浅底一样
接受那枚太阳的熣燦


那些露在河床上的
像绿绿的草坪铺开的情愫
我捡几颗在手上
将一颗颗浸润了的愉悦不时沉进水里
看它漂移下沉的过程
抒发春天的部分爱


阳光摇晃着它们的影子
我不时将这些后溪河的山歌
黑水河的理性
西溪河的妖娆
东溪河的闲情丢入一些在河水的底色中
又拾起来


我还特的轻轻地掐了我的小手臂
还好
我的夸张还有痛感
是清醒的
像这一颗颗清晰的卵石的存在


2019.7.15


作者:彭纯廉,重庆市巫溪县人。习诗创作,近九年时间,起步很晚。现是中诗网会员,在中诗网获得过状元、榜眼、探花若干次,在第三届全国散文诗诗赛上获得过一等奖。在《星星诗刊》、《绿风》诗刊等十余家杂志发表过作品。短篇小说十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1 17: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论纯诗
文/  庄晓明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来讨论“纯诗”这样的问题,似乎显的不合时宜。关于诗的曾有的神圣理念,连同那个曾有的“上帝”一般,都已土崩瓦解,灰尘乱飞。然而,我们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再等待一会儿,待尘埃落定,喧噪平息——所有的喧噪无例外地都是暂时的,短命的,惟一种诗性的宁静永恒——我们将会遇见自己失落在草叶上的影子,露水的心跳,并且再一次听到诗的神圣的脉动——它一直宁静地守候着我们,在世界或我们体内的某处遗忘的角落。因此,我想把我的“纯诗”定义为:以精湛的有着呼吸的语言组织,唤醒并呈现了生命、大自然或世界的一种脉动。我之所以在这个混乱的当下,就试图来“唤醒”这种脉动,是因为它是一种诊治,在伟大的诗歌面前的“那种精神状态”“那种情绪”及“精神振荡”(瓦雷里)所引发的“脉动”,曾经是衡量一个人类精神健康的标志。而现在,它可悲地衰微了,濒临死亡。当今诗人义不容辞的职责,就是要以他的诗的脉动,来再次起搏、唤醒这濒临死亡的人的脉动——它是一次“救亡运动”,而不仅仅是拯救诗人自己。


虽然,我的“脉动”或许在潜意识中,曾受到中国文学传统中的曹丕的“文以气为主”、刘勰的“养气”的启发,但我的这篇文章并不准备在这方面花一番力气梳理,因为“纯诗”概念主要还是一种现代意识的产物,它的始作俑者,是法国二十世纪初的大诗人瓦雷里。他在给朋友诗集的序中,信笔或妙手偶得之地提出了这两个字,没想到竟引发热烈的反响,并且使得自己也不得不对这个概念重视起来,深究下去。由此,关于纯诗的探索与论争,一直回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