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诗] 2020年1月涂鸦诗稿 | 琉璃姬:他活在仓颉之前,结绳记事  

复制链接 10 216
本帖最后由 琉璃姬 于 2020-1-15 03:35 编辑


(涂鸦诗)2020年1月诗稿

  文|瓶盖猫(琉璃姬)


《黑暗巨兽》

——有感于潘洗尘老师要有光摄影作品

他说那些光,是文字,或者符号
玛雅,恒星,龟甲,殷商,如同于诗经
始源,他家的石头也要发光,象拜占庭
八世纪的南诏,没有塔刹镇压哀牢
大象与黎民,那些符号从
宇宙中来,亘古未有
暗示微弱文明观,先诞生自
生吞活剥者陆地

他活在仓颉之前,结绳记事,鸟兽引诱
太阳写出书法,音乐,舞蹈或者火焰
那些光会戳疼光的影子,燃烧影子的
饲料或者思想,他也相信
灰烬将进入人体
从桌椅,树木,窗帘缝隙,在大理呈像
通过服务器,发生
宗教仪式,非物质奇观

我不知道,他在至暗的时刻呆了多少年
与黑龙江或者云南无关,
我只是抵达阴影
层次那个年轻人,获准理解渊面的悲观
犹如屏幕后面的眼睛,退回壁垒与财产
是巨兽?迫切稀奇与光明,
圣经中创世纪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2020.1.5





《速溶咖啡》

我不能解释,粉末事物使写作成为某种浓稠
阅读的程度是人为的,陶瓷杯子,陶瓷的心
也可以是一口大鲨鱼,笨重,不做姑娘家抱枕
有的人摇摇头离开了,带着失望,他的内部
需要加温,滚沸,消化,研磨,食用盐,酪
蛋白,麦芽,烂泥潭!平民化等闲,平民化雄辩
黑颜色物质捏出金子,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酸
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兴奋过,饮尽魔的饮料
健脑,止血,蔓延,从火焰之树中生下来
抓一把就埋入云南,增强肌肉与魅力,更持久
古代的,概念的,简化的,青铜的,超市的
与一个不刮腋毛的土著没关系,生活的仪式感
嗷嗷,一米八以下的男士等不了那么久

2020.1.8





《写于星期六》


(一)

肺部功能性交叉,呼吸或咳嗽
兜帽人掏出硬币两面,猜黑夜或白昼
患上了慢性病,每个星期六
我要倒掉枯萎的植物与烟头
将垃圾物打包,像提袋首级
象黑暗闸门,被推开
释放出蒙古人,克格勃,九黎部落
还是不刮胡子,核心需覆盖羽毛
那些惊人的词语与制空权
正在失去室内与网速控制


(二)

诗歌?它于我是火焰,至死方休
哦,生命之歌!驱散催眠与荒芜
嘘,我是个危险人物,枯骨架
人们像逃离焦虑般远离写诗的疯子
一头点燃的思想,必须保持孤独或谬误


(三)

一个忘了吃药的病人,
撑把伞在暴风雨中
迎着高空坠物或恫吓,人生
似乎要迎来某种
摧毁与建造,一只海鸥
追随玛克西姆·高尔基
在暴风雨行梭,我也将追随
预言者的轨迹
即永远只供奉一首诗的伤口与高潮

2020.1.4





《我还能写什么情诗》

在信息时代,一切可视的情感
都没有深度,一切大众使用的词语
都没有份量,汉字“爱”
予你我生活中共同,珍惜柴米
如是我中意你,在这汹涌,滥情
又哗变的人间,依靠平平淡淡
统治我们的苦难,厨具,菜地
客厅,电视机,月光与白发

情诗?她像个荡妇,战书
修辞是一个小杂 种,二流子
壮年,请予我摸得到一份感情
像穿过锁骨,肋骨,脊椎骨
肩胛骨与发育不良,揭竿而起
衣冠走兽,浮浪之辈勃起又疲软
一种手 淫?爱情这块遮羞布
早已被他们扫进了二维码
虚构出乌云之子的披风与领带

2020.1.3






《自由意志》

——给北京自由诗人老树思源

一代人终将烟消云散
一代人制造光明与黑暗
或成为历史,我站在2020年
被科幻电影毁灭的日期,踩着
台历喝酒,张开口就能大出血
我们吃过的果实,隐形的假期
敲下的汉字,排列起立后也将成为
一行行历史,或是不复存在的建筑系
陪着我们衰老,倒塌,不能往
身体里抠出来,成为原子

世界何曾是高尚者的世界?
世界何曾是卑劣者的世界!
可是朋友阿,你的理想值得追求
当我们老得分不出距离,棋逢对手
成为刀口或是碗口的真菌,要鹤发童颜
要从北京,从云南抬起头来,湛蓝,更蓝
去他妈的!要兴奋得一无所有,生来如此
说好了,还有黑非老师,打开信号好好飞行
我们要一起晒晒世上的太阳

2019.12.22





《远方》

(2010年旧诗,2020年修改)

我听见,飞机穿越了城市
以某种启示录,从头顶飞过  
我屏住呼吸,像个变心的男子
那样结实,无情
也穿越桥梁,谁能理解土地上
为何带着蝴蝶的震颤

用身体做过一次南北割据
诸如女人与贫穷的决裂
一个身体穿越另一个身体
她不曾有独立的远方

2010—2020.1.1





《小面馆》

我说:我要大碗面条
她说:自己扫码
低头继续用手机打麻将

我说:我的面条煮好了没
她说:哦
将漏勺取出来
像打捞一艘沉船
独立经费
又低头继续打麻将

她说:福了
我抹净嘴巴,突然觉得
如果人人都低头打麻将
世界将被改变

2020.1.3




《我与世界没有和解》

我愿做一个永不愤世嫉俗的人
我愿书写分行时交出火药
我愿爱你或者被你爱
新年第一天,我还是
从微信拉黑了100多人
也退出了所有的群

我的世界可以很小很小
小得只有一张床与我的女人
小得只有一瓶啤酒和为我流泪的亲人
我的世界可以很大很大
大得只有我与整片星空
大得只有我与星空下的孩子

2020.1.1




《室内写作》

坚持,保持对所有信息,稍加思索
游戏机,跳蚤,开关,遗民,暖气
被打扰,房间就失去童年与重力
我呆在童年,呆在室内或者星体
被人玩还不如玩自己,资本主义?

工作形同进行提速,获得性别
第一:获得罐头
第二:获得两个罐头

户外的品质是占有与同情
带有斜视,世界总是倒霉
透顶,泄露着灾变,导弹
一张薄膜,显屏,6.2英寸
或是20英寸,都不如撕碎张
A4纸,空白的,被生擒,写满咒语

2020.1.11



《图说新闻》

2020年1月13日
贵州43斤女大学生
吴花燕去世,曾为救弟
省钱连吃5年辣椒拌饭

国家监察专题播报
贵州省原省委书记为销赃
四千瓶茅台往下水道
倒也倒不尽

国外数据库罗列世界各国
对外援助数据资料显示
中国已成为对外援助大国
近15年内对外援助超过
2.4万亿人民币

吴花燕在一首题为《远方》
诗写“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
小船,带我驶向远方”

2020.1.14



《先锋诗人》

裤子拉链,没有拉好的
都爱称自己为先锋诗人
袒胸露乳想自慰到封面的
骚 货,也爱称自己是先锋
他们让先锋诗人这个词语
成了一根阳具,勃 起时
让贾德森*与地下乐队蒙羞

*注:拉链创始人

2020.1.14




《以色列钞票》

以色列新版20、50、100
与200谢克尔的纸币设计
正面都印有诗人头像
其中包括希伯来语女诗人
拉赫尔·布劳斯
莉亚·戈德堡
并印有女诗人的诗句

“只有死者不会死去
唯有他们留下来,
静静地与我同在”

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