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7|回复: 0

张培亮:写在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闭幕的第二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4 18: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面的话
今天是立夏,5月5日。昨天是青年节,也是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闭幕的日子。我因五一回河南老家,所以未能参加闭幕式,非常遗憾。
4月9日,沙哥(张耀月)在逍遥文艺沙龙核心群里召集大家,晚上到“达人嘉”集合,说要搞一个诗歌活动。
当时,我以为是晚上有诗歌交流活动,所以还发动了身边的人,带了两个人前去参加,以示支持。结果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是准备策划一个诗歌活动,而不是晚上有诗歌活动。所以,我带人反而显得唐突了,不过都是圈内人士,也能帮上一些忙,崔总(达人嘉负责人)也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
集会的地方叫达人嘉欢阁·都市民宿,是一个很优雅的地方,诗、酒、茶、香、书都有,我很喜欢这里的风格。当天,除我和沙哥外,刀哥(李东)、左桂、忠锐等也在,崔总和一个泡茶的姑娘也在(迟到太久及记不清的人也有,这里未做记录)。当天确定了活动的名称,叫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记,是的,当时并不叫“展”,因为疫情的影响,有关部门规定,不能进行大型的展览活动,所以暂时叫“记”。后期发现疫情的影响在变小,“记”也就适时变成“展”了。活动由逍遥文艺沙龙、《青年诗人》诗刊、达人嘉欢阁·都市民宿三家联合主办,另有几家协办单位,当天还对活动进行了人员分工、确定了时间安排,并再三斟酌,初步定下了邀请嘉宾及入选青年诗人名单。沙哥作为本次活动的策展人,许多余是学术指导。
我负责收集所有入选青年诗人的诗稿,这个事情单独拿出来写,是因为有很多细节在里面,我想把这些细节写出来。首先是入选的青年诗人名单,这次严格按照80、90及部分00后的年龄标准进行的,有几个79、78年的诗人都因为年龄问题而没有入选。还有,写古体诗、词,写歌词等的诗人,也没用入选。逍遥文艺沙龙及《青年诗人》诗刊内部,很多人因为不符合这次诗歌展的要求而没有入选。正如沙哥在策展前言里说的一样,“相对客观、公平地从多维角度梳理了安徽80后90后诗人”,当然,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客观。其次,收集诗稿是一件特别费劲的工作,先说稿件的基本要求问题,稿件要求发照片、地址、年龄等,但不管你怎么强调,总有人不按要求发送,你还要再次跟诗人沟通,重新讲一下要求,但是要等诗人方便了才能再次发送。有的诗人说我在外面,等我回来发送,结果一等就是两三天。按要求发送诗稿的诗人,不到总数的一半。一个人的问题很好解决,可以一对一解决,但52个人加在一起,就够你忙的了。再次,是时间问题,总有人挑战时间的底线,本次诗歌展稿件凌晨截稿,截稿后一会就有人把稿件发给你,你说气人不气人?当然,本次活动原计划有六十多人,但因为截稿时间的原因,有一部分人并没能参加这次展览,最后确定的人数是52个人。还有,稿件整理的问题,有的诗人把稿件直接发给了我,这没有问题,但有的诗人我没有联系方式,就委托别人把稿件发给我,后来组建了交流群,加了我微信之后,又把稿件发给我一次,而且是内容不一样的稿件,明明只有有52个人,却收到54份稿件,而且稿件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这就给整合、统计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麻烦。
筹备工作进行时
记得活动开始之前,又开过两次线下的会议,因为随着活动的推进,会有很多新的问题凸显出来,这些问题要得到及时的解决,开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当然,因为我负责的工作很具体,崔总作为现场负责人,我们单独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关于活动的主海报设计,一次是关于布展的具体细节问题。
这次活动,我分得了主海报设计,诗集画册设计排版校对印刷送货,所有展板设计排版校对制作安装质保,签到墙(桁架)独立设计等的任务,不可谓不责任重大。首先是海报设计,设计了初稿、组委会提出修改意见、再修改、再提意见、再修改、再提意见、再修改……陷入到这个恶性的循环里,既耽误了时间,又影响了效率。最后使用的版本,是三生设计的版本。当然,也有人提出修改意见,但除了硬伤,其余的并未进行修改,因此也躲开了我之前的恶性循环。活动海报是绕不开的话题,只有确定了活动的海报和基调,其他的设计、排版才有进行下去的基础,这个事情耽误了时间,只能从余下的工作里去挤出来(说个题外话,以后若搞活动,一定实行民主集中制,大家可以提出修改意见,但是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定稿,一旦定稿,就不再进行修改)。签到墙的设计本来是沿用海报的基调,但因为考虑到诗歌展和开幕式同时进行,需要红色、喜庆的氛围,所以就完全放弃了海报的风格,重新独立设计出来。
领取了我的工作后,就开始了持续性的熬夜、加班,因为本身的工作就很繁琐,还要把之前设计海报修改海报的时间追回来,这样才不影响正常布展。本次活动没有任何酬劳,大家都是义务去做,我本身就是做广告设计制作工作的,我首先自己要活下去,才有可能在这个社会上去从事与诗歌、兴趣等有关的事情。所以,我一边做生存的工作,一边为这次诗歌展努力,时间被一分为二。这次入选的52名诗人的作品要做成一本诗集,而印刷品需要的周期长,所以我首先要把这个做下来。为了加快进度,我把一部分诗稿分给了设计师去做,大家同时去做会节省一些时间,公司的工作能推就推了。排版、设计工作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工作,既然我负责这个工作,我就想把事情做好,做的漂亮一些,所以并没有用word或者wps糊弄一下,直接拿去印刷、交差,而是一页一页的去设计,去校对,我对自己的要求是硬伤一个不能有(但是,最后还是有一处硬伤)。因为人数比较多,25日才做完全部的排版工作,但在核对的时候发现页数够,有一个人的作品却找不到,不得不挨个进行审查,等这个问题解决了又发现了其他的问题。就这样,4月28日诗歌展开幕式,4月26日下午才正式定稿印刷,并于27日下午将诗集送达展会的地方。24H完成的这本诗集,是多花了几百块钱作为代价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跟组委会的任何一个人讲起过这件事。
然后就是展板的事情了,在做诗集设计排版的过程中,还为崔总做了几十个人的电子邀请函,为入选的青年诗人及嘉宾做了近百个电子邀请函,还有与之配套的电梯、餐厅等的海报。展板的大小、形状、摆放顺序、摆放层次、楼层、框架颜色、墙体尺寸、内容分布等详细的工作已经提前做了,没有这个基础,展板就是一句空话。事实上,这些工作并不能按照最初的计划执行,组委会的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如果最初的计划被推翻,很多计划好的事情就会被打乱,被迫花费时间、精力甚至金钱重新去做。
一小部分展板的版面采用了诗集的版面,但尺寸、像素、方向、出血等都进行了调整,每一个图片都要进行调整。在跟崔总沟通的过程中,崔总提出“红墙配灰色底,白墙配红粉色(校园诗人专用)、青色、淡蓝色等颜色”,以示区别。时间充足的创意是美好的展示,时间紧张的创意是要设计师的命。跟崔总沟通好具体的颜色搭配问题时,已经是27号凌晨一点多了,连续几天都是熬夜加班,导致身体极度疲惫,再也坚持不住了,就休息了。七点左右起床,我和设计师开始了忙碌而紧张的工作,看似简单的排版,实则问题非常多。比如人数问题,总共是52个人,排出来也是52个画面,但是有2个人的名字找不到,无奈,只能一个一个的核对,最后才发现有的人交了两次诗稿。还有的人给的诗歌是长诗,不适合展览,做节选又无法把诗歌的精髓展示出来,联系诗人又不能及时补充稿件,这些问题都给排版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过了早饭的时间,我和设计师都没有提吃饭的事情。到了午饭的时间,我们也是默默的工作。一直做到下午四点,把这些物料做好送到展会的场地,我和设计师才火急火燎的吃了一碗淮南牛肉汤。
在这次诗歌展的过程中,我大胆提出一个概念,除正常展览外,让校园诗人作为较独立的个体进行单独展出,这也是推出新人的一个具体的举措(事实上,这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于是,我找到了参与活动的6名校园诗人,并做成了一个稍大一些的展板。做好电子版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一个校园诗人被忽略了,她在稿件里没有标注自己是校园诗人,这是我在后期校对的时候发现的。于是,重新调整版面,重新设计排版,把这位校园诗人加了进去,总共是7名校园诗人,在最后的校对中也没有发现问题,就这样定稿了。可是,等开幕式结束的时候我才发现,还有有两名校园诗人忽略了,她们有一个毕业工作后几年才去读的研究生(研究生也算校园诗人),另一位认识多年,但不知道她也读了研究生,自己投稿时也没有标注出来。
艰难的安装工作
以上所有的事情夜以继日的做完,真的要了我半条老命,剩下就是安装工作了,却没想到安装本身的耗材、技术等没有多少问题,问题出在了安装的位置、高度、密度等方面,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安装海报框的时候,因为之前和崔总沟通了安装的形状,就想着按计划安装,但是刀哥的意思是把策展前言放在主展墙最前面(原计划是放对面墙一个显著的位置上),最终多数人同意或默认了刀哥的意见,我也就同意了,只是这样的话原计划的安装形状就被打破了,我只能临时开动脑筋想办法去装。当时差不多八点了,大家都去吃饭了,我和张新磊负责安装工作。
其实,那天挺冷的,我和张新磊穿的都很单薄,安装海报框的地方还是一个巨大的通风口,风隔着单薄的衣服吹进身体里,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当时,高的地方要站在一个高脚凳子上,伸着手去装,我曾经在梯子上掉下来两次,心里有阴影,但想着活动要顺利开展,还是咬着牙站到上面,一点一点的安装(之前想过找专业的工人安装,一是时间太晚不方便找人,二是担心工人安装的耐性和质量)。因为大厅的墙面凹凸不平,最宽的地方起码有15mm的差距,既要考虑安装的牢固,又不能破坏墙体,真是费尽心力。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奋斗,终于把大厅的海报框安装完毕。还好的是,安装的形状大家比较满意。不过,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因为墙面很高,所以选择了3个层次的安装思路,但是这样的话最上面一排展板的字就显得字小了一些,看起来比较费劲。组委会的人吃饭回来,说要全部拆掉(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才安装了总数的三分之一,倘若拆掉重新安装,估计要全部装完要到天亮),当时心就凉了,如果大家不满意这样安装,那为什么要授权我做这件事?虽然心里极度排斥,但我还是尊重大家的意见,愿意拆下来重新安装。只是后来讨论决定,不再拆掉。
大厅的展板安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安装完成了。但是在走廊的安装高度、密度、位置等方面,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分歧,这导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做着反复而无效的工作。最后,由崔总拍板,定下了具体的高度、密度、位置,我就带着张新磊进行安装。但是,每层走廊的高度并不是一样的,一楼的最高,二三楼的相对较低,一味的按照一个标准去做,也是不太合理的。后来,在二层走廊安装一半的时候,刀哥上楼调整了安装的高度,最后以此为基础完成了剩下的安装工作。
装完诗歌展的海报框回到家里,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连续几天的持续熬夜工作,身体极度疲惫,呈现虚脱的状态,躺在床上直接睡觉了。第二天洗漱的时候感觉右手有点痛,而且是那种深入表皮从肉里面发出来的痛,仔细一看,手上竟然有两道被利刃划破的伤疤(直到现在还能看到伤口)!我当时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估计是昨天安装海报框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但因为当时聚精会神的工作,居然没有感觉到手被划破,就当是为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成功开展
4月28日清晨,我早早的就起床了,因为之前工作的忙碌,入展的青年诗人参展证书没有及时打印,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项工作做好。于是,驱车十几公里跑到城隍庙,买了55个参展证书,回到公司设计版面、打印(打印机有一点漏墨,但是没有时间修了)。考虑到有外地的诗人住宿,有的诗人想感受一下民宿的氛围,所以我设计、制作了免费的体验入住券,在开幕式签到的时候送给大家(当天未能赶到的快递送达)。
4月28日上午,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开展暨达人嘉欢阁·都市民宿开业仪式成功举行。中国朦胧诗代表诗人梁小斌,安徽省作家协会秘书长、《诗歌月刊》主编李云,著名诗人乔延凤、吴少东、张岩松、著名茶学教授丁以寿及参展青年诗人、诗歌爱好者、记者等百余人出席了本次活动。活动盛大而庄重,让外界看到了团结的安徽青年诗人的力量,这给与会的嘉宾都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也获得了他们的高度赞誉。开幕式结束后,新浪网、凤凰网、网易、腾讯、百度、今日头条等国内主流网络媒体,安青网、安徽文学网等当地权威媒体,中诗网等诗歌专业媒体等都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
中午大家聚餐,面对一桌的美酒佳肴和老师、诗友,我并没有喝酒。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竟然一杯酒都喝不下去。看着大家开心、欢畅的谈论着今天的活动和未来的发展,我如释重负般的沉重。
最后的话
因为个人能力及客观时间等的原因,导致诗集在校对及校对后保存时出现一些问题,在这里真诚的向组委会及所有参与活动的诗人、诗歌爱好者道歉。
这次活动,沙哥(张耀月)、刀哥(李东)、崔总(及团队)做出了巨大的、突出的贡献。思想的碰撞,只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前行。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也必将是载入安徽青年诗人的发展史当中。
(张培亮,2020年5月5日、6日,于陶冲湖畔)
让我们铭记首届安徽青年诗人诗歌展的入展诗人吧:
方姣、三生、余子昧、王太贵、禹茜茜、刘坤、张凡、叶可食、陈巨飞、缎轻轻、方蕾、高云方、耿亚涛、林乂、胡伟伟、惠晓云、进勤、方启华、李大鹏、李东、李智、李玲、刘雪风、落梅子、秦士红、王冰方、康学瑞、史文梦、诗一、碎笔、孙璐、桃叶姬、王雅静、苏小图、王亚鸿、吴逍、夏元璋、许多余、闫今、杨飞、杨若冰、叶丹、俞飖、雨枫、张抱岩、张培亮、张亚、张子威、赵少刚、忠锐、祝宝玉、庄高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20-8-8 23:57 , Processed in 0.156480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