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453|回复: 2

清澈一生,寒酩自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0 16: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残阳万里红妆,汲汲泛滥,有若大军压境之黑云压城,山海裸荡。天地有音,万物有容。阔野帘泉,大有我自携琴归去,管人间万事何如之清意。我们凡胎肉体何曾知物外。曾几,有人黄沙滚滚,硝烟历尽,愤默江山。有人倾国倾城,笑靥惭花,歌舞升平。有人天之娇子,生来宠尊,傲视群雄。有人伏案寒窗,坚而雄姿,力挽苍生。有人胸怀天下,天妒英才,途而折命。有人嬉笑怒骂,酒肉糊涂,贫潦以终。残花实不败,清宁万年于人间,至简至香,真味不凡。那韧磐栩栩,碧岚风华,与那盘根交错的结了几世情缘。谲雾缭烟此人间,空濛山外空梦仙。只愿这人间,实无意难平亦无终虚化,不恋那苦水三千,只有清歌一阙深情半笔,只有山河依然,我亦为看客。千碧燃天海,褶褶无回声。是为-人生凌乱事不及明澈。

暗夜里怎样嘶吼,将那沓乱的残,阴怖的墓,竭力挥舞成漫天的虹。鬼无惧,无鬼而惧鬼声是为惧,墓无情,无墓而念墓碑,是为情。搭一座上善若水漏雨小木屋,围一篱竹色笆墙,养母鸡公鸡各十,一个解趣,一个打鸣,一个煮炖,一个斗殴,一个下蛋,一个吃虫。铺一路石子,打磨,休憩,种一院小花,播一园青菜。是时诵经打坐,渡万鬼自由身。你叹雕栏玉砌故国难再,你未回首你清诗百年。我将冽棋摆罢,竹绕屋边,念你烈史节节,念你笔下风光。有道心若冰清,我把江河万里尽收眼底,唯唯不忘你性情嘉永。但见你生平半幢残楼,一丝离愁,明誓诵经,愿许你悠悠万事心向菩提。这般清清阔阔寰宇,这般冽冽漫漫幽风,这般高山深水竹音落落,才不记得哪年高阁把英雄斩落,才不记得谁的绝代风华无存尸骨蝼蚁枯,才不记得哪般巷子深深满园残枝误。落榜怨声,嫁娶非人,薄情摧义,孤陋寡闻,皆负了这朗朗乾坤。我遥望那一树白花,我一手净酒,发上别着箫声里,裙边的紫色小花,落笔成风,落棋成雨。大有有时清风来,自谓傲羲皇的岂是蓬蒿辈之感。如此,知味,知寒,方至静谧以思清欢。风致有清音,你可记得谁说过那一树一树的花开,你可记得谁说过那风净万里闲云,谁说那日暮笙歌收拾去,说那。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陈梦。这夜又何声何起,看得清华水木,引我暗自奈何。古井里的明月常伴,想送他一弯清月,送他迷离与孤傲的美,固沙重泥,万簇之风,滔滔无声。我放手持人间那深靡之剑,舞于你风驰擎的岸边,载天地之心,大道为公。甘醴,醉了谁家女儿的差强人意。此生,你没有活在乡间,也没有梦在乡间。若来即去,去亦舒,也当了了你万方心事。如此,古刹一方,众生芸芸。祈你来生月明河山清。是为-忧怖惑人心不敌禅澈。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双双化蝶,西厢倾城,长城轰塌,鹊桥有泪,七女凡间,梦中还魂,白蛇知恩......其实,我也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回到我们三个初初相识的时候,你殷殷正直,他明媚无邪,我们不染杂尘,不及俗事,可以一起骑车在马路上并肩夕阳,浅谈时光 笑傲人生。你眼睛里的星星朵朵,不是我,要给我。像给我一个漫漫星河。你手心里的风,是笑是水是蓝鲸,是泪是屏是冰凌,渡我一生蛮荒,还我一生玉立亭亭。在你的方圆里,我是万物的神明。是山河主宰,是纵横聊赖。你是青山。是我的众生。是万里清风,是雨露微酣,是星月无声。你把清茗摆花,笑我平生浪荡。你把纸墨铺在海海残阳,等我醉眼雨眠唱史方休。你有那剑脊萧魔,我无歌舞可和。你有那壑泉染千玉,我无眉黛可篱。最不过终究-叶离了枝,风散了尘。依稀记得那盏灯,以灯的姿态活成了一只鹤。横而不流,无穷力之大自然。白莲澈澈,佛心弥弥。心有众生,盖不迷颓。一眼万里,山河万色成烟雨。哪个敢媲?往昔,此山此水,只能是梦境一梦罢了。一梦如昨。不执念,不迷惘,这世间,易的是风娟娟水绵绵那两不期而遇,难的是日相知月相守生生不离。我不会再疼,不会再去念,再去晦涩迷蒙如此,心有我佛,阑珊醉意渡众生,更渡自己。你看那初识时血红残阳,你看。那初吻时星月无声,你看那爱眼迷离时谁颠倒了万物,你看那久伴分离时秋叶儿落了舟不归。因为岁月,我们不再执拗,却依然良善。而后,都随风,随风去吧。是为-深情弥滥生悲不及静澈。

我念罢千年风云沧桑与世事轮回,伏偎于你毓秀钟灵的山石一席。我不敢心生杂念,不敢妄言痴语,不敢欢欢太过烂漫。我生怕惊扰了你,生怕我凡心俗身与你扞格不入。古刹一方,众生芸芸。如今的你承载了多少山河岁月,铭记了多少血泪兴衰。滂滂我中华,竭命而成,天地无双。那亭阁一角,以傲骨向天,白玉作心,雨雪堪怜,明月堪惜,山河可鉴。此起青山万里绿,长河千里清。华夏儿女多少年沥血奋战,多少英雄砥砺前行,多少个故事千古流传。
在你的怀抱里,我徐徐而行,忘怀人世,忘怀自己。听这清风如许,缕缕携来希冀,如古刹钟声,静唤人心,如世外仙家,白衣缥缈。绝壁千仞,峻耸险峭,灵芝一枚,心魄有动。此刻,我如遇长天的一抹虹,万物琪琪绚烂,风姿绰约,此人间盛景,古几回有闻。愿做山间一缕风,彻悉世事,不喑不哑,不怒不争,与幽竹青苔为伴,望四季变换,悟凡间百味。愿做古道一匹马,不展骥足,饮山泉,品山茗,听横笛,怜繁花。好比鱼儿遇见了大海,也好比是一弯皓月,像是一盏舞,像是一颗星,一阙妙妙婉歌。是海,是青山外的清闲,是空蒙外的空间。江河从不拒细流,我心从不拒山水。一世若烟炊,金戈无情,铁马把河山踏碎。我所谓寥弱的匠心,历尽天华,只为捍卫你煜煜河畔的一澜茵茵木舟。我念这雄怀如你,如天念着地,花念着泥。如血残阳,阔阔山河,愿致你以结草衔环的荣光与情怀。依稀记得那盏灯,以灯的姿态活成了一只鹤。横而不流,无穷力之大自然。白莲澈澈,佛心弥弥。心有众生,盖不迷颓。一眼万里,山河万色成烟雨。哪个敢媲?往昔,此山此水,只能是梦境一梦罢了。 一梦如昨。
一梦如昨。十几年前,垂髫稚稚。爱着乡村间的一切,田野的一切。漫不回望,漫不斟酌,真真切切。没有金樽有清酒,有笙歌泛泛。没有高阁有劲竹,有碧溪争钓。当挺高的玉米一望无垠,玉米须顽劣的满身晃荡,当金黄的小麦阔若千顷,麦茬齐齐整顿军容,当小路上的泥泞沾满鞋子和裤腿,当去外婆家的下坡上素雪满铺...母亲的白衬衫和深夜灯下的作业本,父亲的锈锤子和端到床边的小挂面......那不是追忆,是人生。记得那时田间花生很多,和小伙伴们听着蟋蟀所谓天籁般的伴奏,哼着小曲儿,光着小脚丫,尽情的跑啊吃。从这里吃花生吃到那里,从那里又捡到这里。土地深红而又湿润的好看。地里那块古铜色的鹅卵石在阳光的照耀下澜泽灿灿,像是千万年才有幸识得的一位老者,不染尘世,华芒凛凛。如今,乡野风光愈加美的摄人心魄。千里之堤,树影绰绰,蝉声鼎沸。繁花倾倾,榭阁长廊,星月有情。净雪无痕,深若千寻。昏灯落叶,瑰瑰自生。羊儿撒了欢儿,小鸡小鸭满院自在,横生妙趣。我生平所愿,也不过一笑生花。笔可为破笔,笑可为狂笑,也可为破涕而笑。乐这人间万事升平,乐我华夏民安国泰。喜欢乡间夜晚的风拂过我的发时,那叶和紫丁香交融的浅浅味道。如何屈膝,不肯零落。我遥望那一树白花,我一手净酒,发上别着箫声里,裙边的紫色小花,落笔成风,落棋成雨。大有有时清风来,自谓傲羲皇的岂是蓬蒿辈之感。如此,知味,知寒,方至静谧以思清欢。 风致有清音,你可记得谁说过那一树一树的花开,你可记得谁说过那风净万里闲云,谁说那日暮笙歌收拾去,说那。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陈梦。这夜又何声何起,看得清华水木,引我暗自奈何。古井里的明月常伴甘醴,醉了谁家女儿的差强人意。此生,活在乡间,梦在乡间。来即去,去亦舒。痴梦如初,温良从不改。你是世间最无偿的慈悲。 小伙子们提着温温老酒,姑娘花般的笑容掠过苍穹,爷爷的收音机唱着听了多少年都听不懂的戏,村外的电影从黑白变成彩色,幻影涔涔,浮生若梦,菜根有谭,盖也就大自在。儿时那半半快乐半半忧,都化成乡间的一缕风。去了。去了。
我没有太懂得这世间凛凛光华,我怪这人世只有一个我。既然所遇皆为好,何必忧也何必苦。空山寂寂,白云悠悠。谁在老树底下,诗酒花茶,遗落天涯,快意人生。
清尘沐沐落,
醴泉湲湲滢。
醉马徐徐,
笑貌音容婉婉晴。

清澈一生,寒酩自温。
人间是非最不过浮云一撇,朗朗乾坤,玉宇寰清,执念就像是偶尔遮住清穹的浊雾污气,一时勒人心扉,一时惑人心智。我不再去执拗于过去的星云袅袅,我可以把青春里烂漫而又真挚,些许苍白又些许迷离的他和他们的左右都抵于心尖,但我不会再疼,不会再去念,再去晦涩迷蒙如此,心有我佛,阑珊醉意渡众生,更渡自己。你看那初识时血红残阳,你看。那初吻时星月无声,你看那爱眼迷离时谁颠倒了万物,你看那久伴分离时秋叶儿落了舟不归。因为岁月,我们不再执拗,却依然良善。而后,都随风,随风去吧。天涯海角都是我的情有独钟。万物都春风笑靥。日后当我几重浩荡心事深埋地下,任蝼蚁侵蚀的冰骸残骨,逢山知水,逢月知花,乱月圆,醉人间,山河作伴,落日常欢。天地间和煦与屠苏共鸣,晴里风华,莺莺燕燕。梦里已知身阑珊,秋波落,光影短。事事浮华一梦空成败,何羡帝王争位百。自此,只愿落花化尘,花尘相怜,尘花同眠。落花化尘尤承欢。
游走的蝉声,蛰伏一冬,缄寡成吻。今日闻蝉声悠来。今日清水漫樱桃,今日瘦叶添桌台。今日笑。今日把诗书折旧处,今日念故友。今日几个梨花淑,今日红妆素。今日静。今日洒花搬锄,今日扫缝尘。今日丑窗对穹空,今日笔尖不凿洞。家里的叶已满溢了,核桃叶子虫子外的灯影与月影已浑磨了。想要把平日里所有的忍受与煎熬碾成碎末,想要把不愿意看到不愿意低头的委曲求全与强颜欢笑裂成山崩。愿我是枯木逢春的甜婴,为着前世无垠的野风餐露宿,远涉重洋。愿我的声张与狂肆,我的风风歌声,我的谆谆呼吁与超伦越次。上苍生来你我不为自私的撕心裂肺,不为血流成河的算计,不为满腹苦念的埋怨,不为日月同悲。好梦不醒。我看到这世间涟涟温暖,像春风雨露,吹散阴霾,滴凉燥沸,像夏荷鸣蝉铺绘筚路蓝缕,像秋叶转尽芳菲慰人看穿,像冬纯素被。我试着拨开大地推平山峦,只为和你清窗而望花酒成书。那阴黑的柜杠泯落的素纺,繁绿的窗外头浑噩的辘辘饥肠,人与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11: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8 19: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特喜欢你的文字,每一字,期待你的新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GMT+8, 2022-6-27 08:16 , Processed in 0.117813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