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6|回复: 0

《英诗同题翻译》第37期 The Terror of Death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2 22: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arlieyzr961 于 2021-6-24 15:23 编辑

《英诗同题翻译》第37期 The Terror of Death
栏目主持:杨中仁、余新

本期审校张智中、孟朝岗、赵佼丁立群、王琳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王昌玲
2.柴香菊
3.杨秀波
4.吴伟雄
5.薛琴
6.晚枫
7.无心剑
8.吴晓春
9.杨中仁

编者语
   约翰·济慈(John·Keats,1795年—1821年),杰出的英国浪漫派诗人。济慈才华横溢,与雪莱、拜伦齐名。他善于运用描写手法创作诗歌,将多种情感与自然完美结合,从生活中寻找创作的影子。他主张美即是真,真即是美他的诗篇能带给人们身临其境的感受。他去世时年仅25岁,可他遗下的诗篇誉满人间,他的诗被认为完美体现了西方浪漫主义诗歌特色,济慈被人们推崇为欧洲浪漫主义运动的杰出代表。本期所选的“The Terror of Death”是济慈所作的又一首十四行诗,谁不害怕死亡呢?正因如此,死亡也是人类文学永恒的主题。济慈所害怕的,正是死亡。一个人害怕死亡,一定是因为他对生活还有所眷恋。诗中充溢着人对死亡的担忧害怕,却也有对人生的坦然,对命运的从容。本期共收到十二版译作,在此推出九篇佳译,以飨读者。

英文朗诵

朗诵者: 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现居加拿大。

书法分享:


书法者: 王琳:本科,英语翻译,2017年建公益英语读书会,现居住温哥华。

The Terror of Death
by John Keats

When I have fears that I may cease to be
Before my pen has glean'd my teeming brain,
Before high-piled books, in charact’ry
Hold like rich garners the full ripen'd grain;

When I behold, upon the night's starr'd face,
Huge cloudy symbols of a high romance,
And think that I may never live to trace
Their shadows, with the magic hand of chance;

And when I feel, fair creature of an hour!
That I shall never look upon thee more,
Never have relish in the fairy power
Of unreflecting love;---then on the shore

Of the wide world I stand alone, and think
Till love and fame to nothingness do sink.

推荐译作
1、我心惧兮
约翰·济慈 作
王昌玲 译

我心惧兮,命将逝兮。
满腹文章,笔未收集。
我心惧兮,命将已矣。
谷仓空望,熟麦未刈。

浩浩长空,目之所及。
夜之星熠,黑云藏匿。
我心思兮,命不久矣。
云卷云舒,神迹难觅。
天之尤物,丽质尤殊。
我心憾兮,无缘再睹。
率性之爱,无缘亲历。
我心憾兮,茫然四顾。
辽阔天宇,孑孓而立。
爱兮名兮,沉入空寂。

译者:王昌玲,安徽师范大学外院

2、死亡的忧虑
约翰﹒济慈 作
柴香菊 译

我怕生命即将逝去
写不完脑中的汹涌思绪,
读不完书中的浩瀚文字
像堆满谷仓的成熟谷粒;
每当我仰望夜幕星际
如堆云般的浪漫故事,
我再也无缘借助神奇的造化之手
活着去描绘它的踪迹;
那些转瞬即逝的美好
我可能再也无缘遇到,
从此无缘享受到
无忧无虑爱情的美妙;
我站立在人生的岸边独自思考
直到爱情和声名沉入虚无缥缈。

译者:柴香菊,广东省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3、死亡的恐怖
约翰·济慈 作
杨秀波 译

当我恐惧 我也许会死去
——在我写尽头脑中纷繁的思绪之前,
——在高高摞起的书籍表达出丰富的
像成熟的禾谷般丰美的思想之前。
当我看到 黑夜繁星璀璨的面庞,
和巨大云朵象征的无比浪漫,
我想我也许永远都没机会碰触
机缘的魔幻之手,去追索它们的踪迹。
当我感受到仅仅一小时的美丽存在,
——那无法再有缘相逢的短暂,
却永远无法深味那在海滨的  美的震撼
那无瑕思虑的  爱的企慕。
无法深味我孑然独立其中的广袤世界
——直到爱与名望沉落虚无。

译者:桂林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喜欢诗词歌赋的优美典雅。

4、死亡的恐惧
约翰·济慈 作
吴伟雄 译

当我担心,我的生命可能停息,
来不及运笔写下我丰富的思想,
来不及行文编纂成堆高的书籍,
像成熟饱满的谷粒储满了粮仓;
当我注视,繁星点缀夜的脸庞
上有巨幅象征崇高浪漫的云霞,
想到我也许活不到和机遇碰上,
借其神奇之手把云的影子画下;
当我感到,你美丽一时的倩影,
再也不会在我的面前重现容貌,
我也不能尽情享受无忧的爱情
及其魅力之时,我独立在浩渺
人世之畔,一直在沉思默想中,
直到爱情与名誉全都无影无踪。

译者:吴伟雄,英语译审。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教授。

5、死亡的恐惧
约翰·济慈作
薛琴 译

每当我害怕,我也许等不及
我的笔谱写完我头脑中所有的思绪
我也许等不及,高高堆起的书,印成铅字
像丰富的谷仓盛满了成熟的谷物
每当我在星光熠熠的夜空里看见
传奇故事的巨大而朦胧的象征
我就想,我也许活不到那一天
用神助之笔描绘出它们的幻梦
每当我感觉,瞬间的美人儿
我再也看不到你
再也无法陶醉于这无忧无虑的爱河
以及它神奇的魔力,--于是
在这莫大的世界里,我独自站立,心潮起伏
直至爱情和声名都沉入虚无

译者:为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语学院教师。

6、每当我害怕
约翰·济慈 作
晚枫   译

每当我害怕生命或许就要止息,
我的笔来不及苦集盈溢的思绪,
或把文字变为高高堆起的书籍,
像饱贮的谷仓蓄满成熟的谷米;
每当我看见那缀满繁星的夜景,
巨大星云画出非凡的传奇幻像,
想到即使运气帮忙,对我垂青,
生前或许也无法追摹这些云影;
每当我感到那瞬间即逝的美颜,
也许从今以后再也不可能看见,
更无法享受轻松爱情魔力若仙
——于是,在广袤世界的崖岸,
我形孤影单地伫立,细细思量,
直到爱与声名沉入乌有的穹苍。

译者: 晚枫(QUN GRACE LIU),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现居加拿大。

7、每当我害怕
约翰·济慈 作
无心剑  译

常恐此身归西天,
妙思未及诉笔端,
文字化作书万卷,
熟谷满仓可比肩;
夜空星布见容颜,
浩云浪漫作奇传,
生前机运纵眷顾,
难追云影摹非凡;
俏颜消逝转瞬间,
此后会面何其难,
爱情魔力无缘享,
广袤世界伫岸边,
形单影只思翩跹,
只待情名化青烟。

译者:无心剑,四川泸州人高校数学教,三级笔译。

8、甚惶恐
约翰·济慈  作
吴春晓  译

常恐大限将至,
思绪未及倾吐。
千言字、万卷书,
恰如谷仓满数。
凝视夜空星眸,
欲解星云高义,
命未卜、无觅处。
星如魔影飞渡,
人生苦短一瞬,
竟无缘、难再睹。
不信人间真情,
孑然立、终辜负。
万千红尘身后,
名欲终坠尘土。

译者:吴晓春,大连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教师,翻译爱好者。

9、死之恐怖
约翰·济慈  作
杨中仁  译

我惧怕,自己要死了
可头脑中丰富的思想没来得及用笔记下,
用文字把它们垒成高高的书山,
犹如谷仓储藏着满满的熟透的米粮;
在星光灿烂的夜晚,我看见,
团团巨云在天空流转婀娜,
想到自己大限将至,任凭有奇迹出现,
也不再可能追逐这些云影;
当我感到,稍纵即逝的美好景物,
自己再也不能目睹心览,
再也不能尽情享受疯狂的爱
带给人的那种神奇力量;——于是
我孤身伫立在这无垠的世界之岸,苦思冥想
直到爱情和名声化作乌有消散。

译者:杨中仁,译审,北理工珠海学院外院商英责任教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中诗网   京ICP备1202409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403号

GMT+8, 2021-10-25 12:28 , Processed in 0.060484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