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60|回复: 13

【中国诗人档案131号】:北方夫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9 14: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北方夫子,原名刘胜和,生于(1956.2.5....现在还活着),中学毕业插队,1978年读大学——中文系;毕业做过教书匠,不为五斗米折腰,到机关后又到企业档次越来越低,继续读了一些金融方面的书,到了研究生标准;得到了顶级的职业认证,年龄却不再赢人;但喜欢文学的心没有死,这从小学就有的祈愿(在小学就在海燕和鸭绿江文学刊物发表过小诗);现在还在舞文弄墨痴心不改......文学作品散见于新浪、凤凰、好心情、四季文学中国现代诗人,为一种追求吧.......

羞涩的独白
——【自由的风】诗集(自序)


    当羞涩沉重起来、情感迸发出来的火焰,是啊!看着自己将要分娩的婴孩、踌躇中也多一些悸动;可以说我很小的时候、在启蒙教育时就喜欢诗歌和一些民谣;是母亲和父亲的共同熏陶使我喜欢文字、对于文学有懵懂的触觉和偏爱。
  母亲在家务繁忙中不忘哼几下【摇篮曲】和能解除身体疲劳的曲儿,父亲在我童年稚嫩的心灵以小人书中的人物和诗一样的文字引领我潜入那些唐诗宋词和千家诗,这就是我的童年的诗结;到了读书的年龄,更是喜欢李白和杜甫的诗歌,喜欢一些革命家的诗歌、陈毅的梅岭三章、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尤其他那句“东临碣石有遗篇”更唤起我想了解曹氏父子的兴致,读了关于曹氏父子的全集、看了郭沫若的【文姬归汉】的剧本,知道【胡笳十八拍】的渊源,更深入浅出到诗歌与历史中的英雄豪杰和文学创作的关系。而英雄和历史我们所能看到的文字、追溯从几千年前的诗经到更遥远的舞蹈和史前的原始部落,从他们的岩画或图腾中读解所悟。我中学时期(动乱荒芜的十年)对于文学的初始也是在迷茫和贪婪中,有时是饥不择食或寒不择衣的渴望。
  对于文学有过很多的梦想和憧憬,记得在小学时、一首发表在【海燕】杂志上的诗,在惊喜和梦幻中我以为我就是诗人了、文学家了,那些想入非非使我几天彻夜难眠。正是这些幼稚和懵懂使我痴心不改——对于诗歌的喜欢和执著。我的中篇散文集【往事随风】在童年往事一节【朦胧的文学梦】中写过一些片段和花絮;这是我四十二年前十三岁时的稚作,时间是1970年6月,小学毕业的篝火晚会上朗诵的诗、【雏燕欲飞】贴出来:
  (老师)我的孩子们——你们已经长大了,一群欲飞的乳燕,天空在等待你们,蓝天在呼唤你们,不要怜惜你们的雀巢,不要踌躇你们的羽翼,你们已经具备飞翔的能力,只是需要风雨的磨砺,你们需要张开翅膀。可能会有雷鸣和闪电,击伤你们脆弱的躯体,打湿你们不够丰满的羽毛;你们飞翔吧——我曾经为之骄傲的乳燕,白云下面是你们的寻觅…朝着更远更深的天际
  ……
  (学生):只有在黑夜里,我读懂太阳的魅力;只有在酷暑的时节里,我感悟初冬飘雪的魅力,黑夜里我不可怕,我可怕黑夜里我的幼稚和迷茫,我需要你——老师,在黑夜里你是我心灵的火把…我的脚步会坚实,走进黎明看到曙光…在飘雪的时候,我们已经长大,凛冽的风吹拂着,我们也学会与雪飘飘洒洒,用炙热和满腔的热血,与雪走遍海角天涯
  ……
  我在中学的纠结和迷茫中是诗歌给予了我慰藉和勇气,我从那些泛黄的不能公开的旧诗集和杂志中寻找、吸收、汲取着;在插队做知青的岁月,我把毛泽东的诗集、李白和杜甫的诗集、【红楼梦】一些书籍随身携带。记得1978年我回城上大学时、把行李和一些用品给了我的农村老师和乡亲、唯有这些书籍我视为生命中我不能割舍的肉体一样。
  亲爱的朋友,想一想我们都经历了也磨砺了但我们的信仰和憧憬没有变,这就是我的诗歌的处女作,这就是我的诗歌情结。
  今天看着这已过去四十多年的……从自己肉体中孕育诞生的孩子、长大、步入了青春、走进中年、即将步入老年,在夕阳和黄昏中或有许多牵绊、遗憾、遗恨;这些在我生命的过程中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诗歌集【自由的风】将要出版。这是我生命中(精神)的一部分、也是喜欢文学喜欢诗歌的一个归结,爱是人性最高境界、也是人生价值的最高表现,而我的诗歌秉承是亲情、爱情、友情。我的诗歌【自由的风】所引申的就是在祥和自由的国度里自由自在的吟颂、我喜欢李白的豪放、喜欢杜甫忧国忧民的心迹;即使曾历的那些忧伤和迷茫的瞬间也是一种唯美的回忆。
  一些朋友说“夫子,你的诗歌过于惆怅忧伤,是不是有过多的磨砺和挫折?或许是一种生活的历练?”这里只说了一部分,我以为忧患中的磨砺带着忧伤是一种美,它深邃而纯真或直白刚毅,正是这些形成了我文字的特质,凄美中苍凉、粗犷中饱含细腻的情感和爱。【自由的风】正是由这执著和豁达构成、有方向和追求、曾经也迷茫过但不颓废堕落,生命中或有不羁、但正义和担当是义不容辞的。我的诗歌集【自由的风】正是取其旨意。
  诗歌尽管有意象和掩饰、也寄托了诗者心灵的难言之吟、这在中国的古诗词中、赋比兴中比比皆是;而我的诗歌尽管寄托了我的一些情感和隐语,诗歌永远是我情感漂泊和流浪时的港湾;但我从未亵渎过诗歌和我的情感、也没有失去过真诚和善良;在我诗歌里、直白中、或许是喃喃自语、但不能掩饰其纯真。一切语言都将多余、我曾经在诗歌里多少次寻觅、想求索或修正我生命中一些偏激,但骨子里的是不能够修正和改变的;只有眸子在辨别心灵的真伪;清辉一样的清透,你会为你的演技进行一次忏悔。什么是真或假、善或伪?只有你自己知道,那些不为人知或永远的秘密、就是没有或虚无的,你知道不知道,你说或不说,这是你的沉浮;生命或世界的人们,这有思想的群体需要对情感的表白、或欲望深邃到爱,爱演变成牵绊;这一切构成了因缘。在春天里包浆的籽粒,向上需要阳光、需要湿度在夏季需要月光、需要风、需要雷雨和一些震撼的外力。成熟总是悲壮的过程,在过程中一些惊悸的或颓废、堕落、淘汰。春华秋实不仅是一种景象、也是精神和思想;这种初始的羞涩、从稚嫩到成熟就是裂变或撕裂的过程……
  朋友!每个人都曾经在它的边缘徘徊过,难道你能逃脱吗?与同我的【自由的风】一样,不是在愤世呐喊、是一种心灵的渴望和祈盼。
  对于我的诗集,我的朋友们一直关注着,在朋友的热切鼓励中我可能也有一些夙愿、亦掺杂些虚名在怂恿我。今天这本【自由的风】诞生,自己的孩子,我了解它,博客朋友和诗友也曾经想写一些文字或谦辞,这里衷心的致谢;我还是喜欢诗魔洛夫老先生的话所之意:自己为自己的孩子写挽歌或意词最合适、他知道它的喜怒哀乐嗜好和心底不能抵达的隐处;也喜欢诗人舒泽的诗歌,喜欢他描述的草原、广袤、神怡、挚爱中的承载和沉重;也喜欢他的性格如他在自己的诗集序言中裸露的一个诗人精神故乡,我们的诗、“我们的指纹印在哪里,哪里就会显露最深的夙愿。”所以我的孩子里有我遗传和基因、也有我的精神和夙愿;我自己为这个稚嫩不够成熟但精神健康的孩子写了上面的拙字、权作为诗集【自由的风】之序吧。
  
  2011-12-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6 11: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为执着的追求鼓掌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5 20: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夫子老师真牛,多指导丫头哈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5 17: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拜访北方夫子。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9 16: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浩浩长篇,自白,爱诗。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9 14: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春天里的孤独         ——欣赏北方夫子的诗集【自由的风】
  .

  漫长的冬季、江南没有失去它的韵律,夜风习习告诉人们春天来了;我望着窗外的菩提、心想着岁月的刻蚀,那些瞬息万变的没有因果的苍茫、想着与我一起走过2011年的知己和博友,那些鲜活又刚毅的面孔,生命中不可以没有朋友、如生活中不能缺少美酒一样,飘香逸逸中的那份欣慰、弥漫流长中的那种惬意如诗如画......我的朋友你在哪里?那颗不羁的心是否还在漂泊流浪?
  打开博客搜一搜看看近闻,映入眼帘的是北方夫子出了诗集【自由的风】的信息;这么迅捷?仿佛还在昨天、那个笔名北方夫子的大连博友、一个与文学有情结的人还战战兢兢地写着自己的文字,今天就出了洋洋万言的诗集?游览一边,哇!有近二百页几十篇的洋洋洒洒的诗文。
  【自由的风】从北方的海岸线起航,带着一种湿韵或咸鲜的不羁又那么委婉伤感、透着湛蓝幻梦美的韵律;我轻轻地吟读、想扑捉一些北方海的气息。或许是一种心底想传达的踌躇、想从一些边缘的文字里剔除颓废和偏激的情绪,没有。只感觉是诗人在还活着的心灵里、一种美的表达和情感的另一种倾泻;北方夫子是擅长写长诗的,感觉他心灵是想尝试一种完整结构的、有故事的又不被诗歌的意象禁锢束缚,在这些短句里我的感悟是诗人一种刻意的又想完美的心迹、尽管有一些瑕疵但不失真诚和执著。他的长诗构架在散文诗和现代诗之间、或许是一种风格吧!表现着北方男人的粗放又不失豁达;关于这些我以为诗歌总是承载着诗人的一些沉重和寄托;我们能够读的到的只是诗歌中浅意象的、真正意义潜移默化的、我们只能靠揣度和意念或许还有一些牵强附会。
  我曾经听到一个朋友说过这样的话:作家是世界最难干好的活儿,诗人又是作家里最难干的工种。今天在诗歌边缘化的瓶颈中、能够喜欢又写、的确难能可贵。对于北方夫子的诗、我不想累赘其艺术和档次方面的排列,但感觉文字中一种真挚和炽热,有一种淡淡的殇和愁在【自由的风】楚楚可见,似乎那些灵动的词语在疼痛的哭泣,又有一些忧郁的悲悯其蕴含一种情趣,是对过去式的眷恋、还是对于今天起浮夸燥热的审视?
  诗是有祖先的,如河流一样源远流长。从北方夫子的【自由的风】诗集看到了这些求索和根迹、也看到诗人诗歌写作的脉络,使人清晰地看到诗人咏哦歌咏的轨迹。可以说【自由的风】是诗人的处女作也是诗人在传统和现代徘徊后的一个驻足思考,也是一个反思后的集结。
  这里解剖诗人的几首短诗。
  “浮萍:凄冷的雨击打着鱼塘、荷燥动了/萍恍惚着没着没落/游离?轻浮//这些没有灵魂幽灵,随性、纵欲/想附庸风雅、又缺乏记忆/忧伤;浮萍惊聚着//暗流在荷下涌动、惊慌失措的/哗然一池幽梦也/无影无踪”
  这是我见过夫子最短的诗,一种灵动后的怜悯,在一个个流泪的文字里绽现了一幅深秋雨打荷塘的景象,没有浓重的的墨彩,那些带着希望和憧憬的荷砰然的动起来了是最后的绽放、还是一种不羁被阉割杀戮?在诗句缤纷迷离的意象中完成了一次生命和灵魂的轮回;接下来是河流在秋雨的踌躇中的彷徨、惊慌失措中的迷失,昔日那些沉甸甸的梦都丢失的无影无踪表面是绘画似的大写意其实蕴藏了诗人一颗苍凉的心由其对于秋天感悟?或许是岁月的多磨、或许是诗人在夕阳黄昏的莽原一种怀旧?我可能感悟的是诗歌意外诗人所指吧。寥寥几语刻下一幅乡愁,我想起洛夫和于光远这些乡愁诗人,夫子可能到了中年也受其影响吧。
  “水草:涟漪状的水草、镶嵌在少女的蓝花/兜肚上,她问海里的水草/什么样?是孔雀羽翼//还是蝴蝶的翅膀?是星星的梦呓/还是海湛蓝的胡须?不!是彩云/追月细碎的幻想”
  水草这个浮游植物,在中国古时和现代的诗歌里屡见不鲜,但夫子的描写的水草没有政治和偏激的影子,一幅清丽动感的意象,拟人的笔法虽然在今天的诗歌少见了,但虽然娴熟的信手拈来不留痕迹,诗人用了“镶嵌、翅膀、湛蓝、细碎、兰花、肚兜这些词语巧妙的链接组合起来,把雨中的水草刻画的栩栩如生,是一个对于爱情纠结不定的少女还是少男?徘徊在爱情的河流中诗歌简短清晰一改夫子长篇诗作的思路,在意象和片段的破碎中扑捉修补了残缺的美……
  “画舫:烛光里、墨染过的水线,古琴瑟瑟、珠玑/散落,只见绫罗裹着清瘦,半掩的/画舫中斜斜的几簇残影//不再有汲水的浆和波纹;远逝的烟波/褪去的黛艳,那些香消/玉损的传说//在岁月沧桑里黯淡。今夜无眠、无眠在/酒红弥光中,佳人脖颈/闪烁着璀璨”
  画舫这首诗,想必是诗人的怀古之忧思,单单画舫一次就使人想起古时与舫有关的故事传说,皇帝与女人,女人中的杜十娘她的百宝箱,那些缠绵凄惨的爱情,诗人没有直写这些,而是浸透诗的全部,一幅古时的…近代的…昨天的…今天的长卷再现出来联想今天的爱情中多少虚拟伪善,今天的社稷不也是这样吗?诗人可能在借古讽今、或许是对于今天江河日下的道德观畸形的一种忧心忡忡的感叹……
  “鹰隼:你的脆弱、在凌空的翱翔中/破绽/孤独和桀骜是你的名片/凝视你的面孔//我想起枭雄,那些冷漠坚毅或古怪/狰狞;我知道雪域上空的鹰/千百年的漂泊中//那难以破解的神谕,我知道不羁之哀/从来没有归宿和家园,没有/谁属于谁?只有没有/疆域的蓝天”
  这是一首励志诗、一种赞美中的诘问,鹰的性格中的坚毅是它的主流、狡诈是在大千世界中磨砺后的醒悟;诗人信息自然界的万物皆有情感如坚信生命的主流美一样的,对于意识流和英雄的成败并不在意,只是不信任那些“那难以破解的神谕”和压迫中的教化,崇尚翱翔的鹰、崇尚湛蓝无际的天空,鹰的涅槃你不会寻找到它的尸体传说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从万米高空俯冲化为气体,我想起楚霸王的英雄壮举,诗人在文字里都有影子,这可能是诗人对于生活的理想化的概念、有一种桀骜和深邃,蕴含着什么?我不知道去问诗人吧!他或许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寂寞:那一缕黄昏中的雾霭挡住了你我/想扑捉一种残缺的审美/那些飘零的家园//消逝的情感,生命萌动过的小溪/河流、湖泊、海。那些远/野上野菊百合//不知名的燕雀都在朦胧中远去/想触摸一种温馨、被秋雨/撕碎、流一地水痕”
  哈哈….似乎是一个老调重弹的话题,每一个人都有寂寞,寂寞是一地鸡毛、寂寞是士大夫的痛风;寂寞在屈原的橘颂里、在陆游的“寂寞开无主”到红楼梦中黛玉葬花的片段中,寂寞无处不在、寂寞处处可见。但寂寞在每个人的心里表现不同;诗人文字中的寂寞是一缕云烟,是一种破碎后的青花瓷流淌着残缺的美、是历史和生命碎片的缝合。寂寞是因为曾经的往事如烟那些走过的村落荒原那些四季中的万物逝去而孤寂衍生的心灵,如诗人对于河流的干枯大雁的迁徙花朵的绽放陨落的过程就是生命的过程咏物思念曾经的童年青春和叱咤风云的辉煌….这一切都如云烟过去只有手中只有寂寞和一把苍凉握着….“想触摸一种温馨、被秋雨/撕碎、流一地水痕”。
  “影子:蒲公英被风侵袭,落寞了满头的白发/留下影子在天涯海角,荷不再/有残缺的冷艳//摇曳着枯黄的魅影;把影子留给泥水中/可人的玉笋,墓地里腐烂的骨头/不死的魂灵留给子嗣//那风水宝地繁衍出人头地,太阳的影子/勾勒了月的妩媚,海的湛蓝/倾诉着;残阳如血的凄美//晨曦在黎明前死去、勾勒出太阳冉冉/升起的壮丽,影子灵魂也/灵魂影子也”
  这是一首咏物诗,我自然想起骆宾王的:【鹅】、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的绝句,诗人这首【影子】,以蒲公英为客串的物象,拟人比兴楚楚可见,一些动与静的描写,也用了一些当下时髦的词汇,如“腐烂的骨头”、“不死的魂灵”,使我想起【死魂灵】和【基督山伯爵】这些名著,那里一些惊悸的描写不亚于跌宕起伏的咏叹调令人怀想;这首诗用了大量的叠缀反复的词语、是一次次的繁复咏唱起到副歌和强调的作用,感觉细腻的描写是诗人的擅长,我想起“语不惊人死不休”和推敲的典故,似乎诗人也有这方面的刻意?我喜欢诗人这首清晰的咏物诗,希望更多的短小精悍的诗歌。
  对于其它的诗歌、由我慢慢地读解,正如诗人在【自由的风】自序写的羞涩的独白,我好长时间没有写诗了,时过境迁但对于诗歌的情结可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只是繁复于当下生活的奔命,没有太多的时间,有时吟读一些诗歌也是奢侈,但我喜欢那些有生命色彩的诗歌令人积极向上,可能北方夫子的诗歌中有一些?这只是我的读解,还是欣赏另一首关于写芦苇的诗歌吧!
  又见芦花
  一
  象牙白的纱丽阻挡了窗外的喧嚣,清风翘起无形的尾巴/在夏日留给人们无尽的惬意。那晃动的影子/触摸簇簇扬起的苇花//瞬息绽放、又闭上羞涩的眼睛,它是在停留?还是顾盼/人们意象、中芦苇太多的变幻、随波逐流/或水性杨花头重脚轻//太多、太多的微言;谁知道生命中她?至死不渝简单的追寻/从凛冽到春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守/轻松的身躯早生华发
  二
  它们组成的方队迎接太阳和它的婴孩,那些白鹭鸥鸟/孤独的黄鹳、离索的天鹅,浅行的鱼群/跳越的磷虾、浩浩荡荡//旌旗舞动,彼起此伏的浪,跌宕着古远的殇;前面的/倒下后面的赶上首尾衔接。一幅/流动的油画//那低下的是悲悯的头颅、挺立的是桀骜的胸膛,在贫瘠/浑浊的泥浆中、在边缘颓废的绿水里/在荒蛮无人罕至的沼泽//她没有古典和遣词刻意,它缺少时尚和高贵之嫌;却被/人们掐下头颅充其鹅毛;砍下肌体编织芦画/在深秋、正是芦花美的时节//那些腰际、婀娜、都在人们的欲望里淡忘;我看见在后现代的/画廊、在唐诗宋词里,在那些饱经风霜的/老者的书房里//芦花头颅被收藏、或也风干插在陶罐里,使人们在寂寞/或浮躁时想自然与思想理性、那些潜伏在水里的/根须、留着倔强的发鬏,囚禁等待着/来年华发。//我也曾经杀戮过几棵,它们沉重的头颅/在我镂空雕花的黑陶罐里很安详/为她写过最美的诗句//她伴我在梦里思考、午夜的寂静里远离欲望的喧嚣,心灵/做一次飞翔。不想看见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激荡,我只想浅浅的//还是浅浅的思考、从远古走来的伊人,在今天戏说着古典/唯美或绝代佳人与英雄的悬疑故事里/我更喜欢有思想的芦苇轻飏
  三
  看惯了圣火的燃烧,更渴望水晶的通透。一朵朵洁白/萦绕羊脂般的罂粟,在罂粟和曼陀罗的/比拟下缟素一样的窈窕//那些在审美和思想里、裸露、难掩着轻浮,亦有风流倜傥/卑微和低贱不是低俗轻佻,那些画舫中红颜/歌伶,也有可歌可泣的气节//那些士大夫描绘的梅花、梵高油彩中的葵花,带着他们的/胴体粉墨登场,他们他桀骜它们太娇贵/甚至不食人间烟火//云朵在庙宇里呆滞,雕梁在暗香中焚裂,只有院落犄角中/那些洁白的菊对着白头的苇花情愫,菊花被风吹折/头颅,芦花是被农人砍下头颅//在诗经的遥远中寄语的爱情、伊人、岸边、在水一方,/菊花在凝目遥望、又见此岸——鞠躬欣慰的/芦花,摇曳着如烟的浪花。
  我的诗集里有许多首虚虚实实的芦花诗“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
  写完这些、天阴霾下来,预计的雨来了,这多愁善感的春天真的来了…来了或许能带走我一些愁眠,带不走的是我永远的乡愁绵绵;北方夫子的这些诗句、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淡然或释解了我过去的一些疑惑和纠结,愿北方自由的风也吹拂到江南,给江南带来四季朗朗的天际……
  

    2012-2-15.愚巷拾笔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31 00: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春节快乐!烟台蝉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4 1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提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30 16: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荷风 于 2015-10-8 05:14 编辑

祝福夫子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4: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每个人都崇高,愿你能与灵魂邂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6 14: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每个人都崇高,愿你能与灵魂邂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8 11: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8 13: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20: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创作丰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5-25 05:12 , Processed in 0.108121 second(s), 5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