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35|回复: 7

澧水河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6 13:4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蝶 于 2014-10-17 19:37 编辑






简介

澧水河。网名:一团和气。本名:杜光前,男,湖南常德市人,干部,中共党员,大学文化。作品散见于《青年诗人》、《星星》、《诗神》、《散文诗》、《草原》、《芳草》、《写作》、《荷花淀》、《太行文学》、《常德日报》等。曾获《星星》、《诗神》、《散文诗》各种诗歌奖。

     诗观:用诗歌亲近和抵达我们生存的真实家园。


     澧水河散文诗:
      http://bbs.yz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15943&fromuid=2580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1-15 20: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感恩情怀,乡土情深,令人击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4 11: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澧水河 于 2014-12-27 14:49 编辑

趣味散文诗:
                  绝世的雨


          我和祖父都注视着这场雨,雨的茎叶已被阳光纠缠得枯萎。祖父叹了口气说:这雨怕是落不成了。
    雨在土地的上空低垂,土地上没有庄稼也沒有人,它照见了自已孱瘦的血,十滴,九滴,八滴……,它知道只要坚持住一滴血,它就能酝酿出一个场大雨,扶起这片土地,为世间讨回一个公道。
    午夜时,祖父摇醒我说,下雨了!我看见祖父的脸上果然掛满了雨水。那些雨水经过的地方,长出了许多跟人一样的稻子,父亲和母亲是其中的二株,
    他们正高一脚低一脚地趟回家门。


                    蝉师


    在一条道路上停住,我们的翅膀。
    在一条树枝上停住,向上的音阶,向下的音阶。
    声音都是些寻常的鸟儿,而二片薄薄的羽翼却是飞翔的极品。在众鸟稠密地覆盖中,一声知了,破空而出,便让那些从春天偷渡的险情嘎然而止。
    我们开始拔去翅膀上的羽毛,触摸自身的音节,

    然后跟随一片树叶,从树根爬向树稍去。



                    祖传之杯


     翻手为杯,覆手为庐。你的手指乃一只纤瘦之乌,踱于内,踱于处,全在于一种叫声。
     杯內,清风徐来,朗月如垠。踏不尽平平仄仄,借一宿,销千古愁怨,若羲皇上人。
     杯外,波谲云诡,杲日如炙。撞不尽南隘北崖,啜一口,添五内嘶鸣,若扶纤之子。
     祖传之杯,载一杯救薪之水。
     祖传之杯,载一杯燃萁之火。
     踱于内,踱于外,全在于一种叫声



     阳光下行走的人(外二章)

   
    阳光下行走的人,他的身影开始颤慄,
  这使他无比孱弱,像一个醉汉被阳光推来搡去。
  阳光下行走的人,看见脚印回到了自己的前面,
  这又使他无比兴奋,像一个拾穗者弯下腰去,把它们一一拣起。
  阳光下行走的人,已成为一个盲目者,似乎再也无需寻找自己的归属。
  感到自已像傍晚的阳光,连同阴影,
  正在撒退到身后,或者内心。


    马和汲水的人


  马失足的地方很惨,马的骨头分崩离析,驭马者各寻各的活路。
  善行若水。
  汲水的人,走近他的崖壁,
  敲打每一个泉眼,水的品质充满伤口。
  水运载小麦、大豆、山冈和牧场,
  水深入陶罐的姿态高尚洁白。
  水扶起马的脊梁,扶起山一样青鬃色的嘶鸣,扶起山一样踉跄的奔跑!
  音乐响起来……漫山遍野的音乐响起来!


   诗人和雨季


  顺着这条河流,又有一些兄弟要走,
  他们盘算己久,就像一批柔软的石头,去攀登雨的源头。
  我只能用小小的,世俗的心脏为他们鼓掌!
  然后站在雨后,拣拾那些从他们肩头飘落的雨珠,
  并试图把它们吹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2 09: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澧水河 于 2014-12-17 10:53 编辑

抒情散文诗:

                               古风吹动的情侣(组章)
            文/澧水河


                                                          蒹葭

     伊人,蒹葭的下面是不是水。水的下面是不是袖藏着一脉锋利的刀刃。为水所伤,疼痛根本不会浮出水面,我们只是在转身的瞬间,相互看清背面的创口。
     伊人,在水一方。照亮我们的是土壞,扶持我们的是劳劲。三月柔桑,四月采茶,五月菽苴,十月禾稼。然后在白露为霜的早晨,把一泓荻花送回深秋的故乡。
     伊人,水边或者山阿,低头怀想离散的容颜。庭除或者窗下,打起的盘缠,是一地落难的月光。
     涉水而过的时候,已不是形单影只。在同一个地方,伊人,我们会把背负的伤口,叠合在水中央。


            注:取材《诗经》:《兼葭》

                   秋园


     一叶如园,你在秋叶里。霜晨的茎脉被你走过,而后卷曲。
     红酥手夜夜凭栏,良宵秉烛,轻轻地你,遍听月光。松鸣湛湛,旋落裙裳。
     秋夜消瘦,一只醉了黄藤酒的蟋蟀,手指轻唱,把一笺难托的锦书写了三遍又吟了三遍。
     更深露冷,他梦见那些相依相邀走进寒霜的人,把头顶的雪望了又望。


       注:取材陆游、唐婉:《钗头凤》


                  桃花缘

     人面,桃花。
     沿溪行,其实就是攀那棵桃树。根在晚唐的风里忽略,想起的时候,宋末的春已深了。
     蹲在某个枝柯上,你是一枚迟到的树叶,唯有一缕花痕驻留枝头。

     胸口暗生桃核,咯出一瓣残红。
     白发,断桥。
     把桃核深深地植在桃林深处。
     忽闻花香依旧,蓦然回首,

     灼灼一树挑花,佩环叮咚。

       注:取材崔护:《题都城南庄》






                              三月


                                                         
             三月的汛期,一群群凫过冬岸的稻子,被江南遍织的网打捞了。走不进北方,长不成高梁。
     让谷雨柔柔地梳理过,让新嫁娘哀哀的上轿歌哭过,长成楚楚动人的相思,在三月叹息流泪。
     遥望远方,流云捎去月儿弯弯,唢呐吹来黄土高坡。一地烟水瘦成粒,满畈青丝凝为霜。
     年年十月,就有一蓬痴情走上田塍,望西北风披一件白花花的羊皮祆。
     过了腊月,就有一个抱不走的梦:
     梦牵妹妹的信天游,
     梦辣心心的高梁酒



                      叩荷


        荷,春了,你还在藕的闺房里隅守幽梦?你知不知道,风暖了,还会更暖;泥香了,还会更香。湖水都望见蜻蜓了!
        有一条梦一样的小鱼正唼喋湖面的晨光,她会作你出阁的伴娘。
        有一只霞一样的蝶蛺正斜过暖风的翅膀,她会为你舞出一袭霓裳。
        荷,母性的熹光中,我是一株用骨髄吐露心叶的岸柳,浸在你柔柔的潆波里。水岸相隔,季节轮回,风信子依然执着地灿烂!
        荷,你能不能走出来,用你款款地跫音,还有我怯怯的絮歌,共同撑起一湖:
        绿绿的雨丝……

                 把家安在一片云上


      把家安在一片云上,这是最初的青山。
      我们更易于在这里深入缠绵。
      明亮的鸟飞出你的眼瞳,我瘦削的双肩便会因它的鸣叫而枝繁叶茂。
      二颗星星是我的回赠,它流泻的清辉也就滌去了你蒙尘的忧伤。
      胸腔里的那只红苹果,现在可以掛在胸前了,相互间咬上一口,即修成正果。
      凭它,难道还不可以,挥霍一生!
      把家安在一片云上,就这么轻轻盈盈地飘泊……
      不下雨,并且远离太阳。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0 09: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澧水河 于 2015-1-24 09:36 编辑

微散诗:

                                        叶片上的阳光(组章)

                                                   
                                                       布谷鸟

             土地的鸟,为谷子打鸣。醒来的谷子们,都一个个打着:
         绿色的哈欠……

                        


         昨夜的那只水瓢,亮了,还是那只舀水的手,
         咕咚!
         把晨光撤了一地。

                     
玉米叶子

         三五片叶子,撑七八个棒子,撑了七七四十九天。
          才去屋檐下
          打个瞌睡。

                     
思念一棵枣树

         坐在树桩上,身子慢慢伸展成枝叶,头上翠鸟叫过,

         嘴里就会脆生生地吐出:
         一颗颗枣儿……

                     叶片上的阳光

          匍匐在叶片上,仿佛果实的心跳。把土地拢成一个巢,

          秋天才是一只不挪窝的鸟。




         春望(组章)
                                         
                       草棵

       从黑了一冬的泥土里,牵出那条去年的小路,
       是些早春的行人。


              河水


       身子扶着岸,水灵灵地站起来,笑一声,那个守在村口的人,
       就绿了!


              蚱蚂


       从阳光上跳下来,溅起一些,
       花和鸟。


              云雀


       在三月之上,在云朵的蕊里,深藏不露的歌手,
       轻启朱唇。


              桃花


       雪爬上枝头,看二月背过脸去,听清明雨哭过来,
       眼圈已跟着红了。


              老牛


       头埋在风里,脚踏在那个立春的地方,整个春天,唯有你,
       不动声色。



    有雪的词(组章)

       梅雪

   拥香执素,惟一阕冰雪词可渥,瘠壤清宵,扶我寒枝一缕痴。
   君知否?报春时,骄语簪枝,乱红扑面。
   喝退百芳,庭庑深处,

   独一枝擞雪精神,林逋化身!

               胭脂雪

  残雪凝愁,奁妆迟,倦手不点黛眉。
  薄幸郎,春众不思双栖蝶。
  唢呐摧唤,花轿欹斜。
  怨伴娘手迟,一片红晕著雨,淹了胭脂雪!

              桃花雪

  雪来时,隐退茅庵,温一令酒,席蒲把盏,醉酡颜。
  与尔共上桃枝巅,疯疯又癫癫,看清明雨,红眼圈,半路跌在柞树湾!

             松雪

  风雪打头,银髯霜翁。
  崖上庙宇,一抹清肃。
  书生问谶:盛世黎庶可写,乱世车轿勿言。
  渔樵即去:涧中浮头着网,岭头青杪不斧。


           竹雪

   大雪无竹。
   竹在雪中锻骨弓。
   五尺厚土,一怀虚谷,瘦风嘎嘎呼。
   訇然一声破空出,箭竹,箭竹,劲雪射斗牛!
   漫天琼魄举紫毫:
    写了日月铭史书!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8 17: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澧水河 于 2015-1-16 17:21 编辑

古韵新唱(不律)          澧水吟

          澧水发源于湖南桑植县,有八大公开天门启“三源"的美丽传说,因屈赋“沅有芷兮澧有兰”句得名,别名“兰江"。流域跨湘鄂两省边界,东注湘江,干长407公里,途中接纳溇,涔,渫,道等八大支流,合称“九澧“,被湘西北人民誉为自已的母亲河。

    天门势峻开,玉池抛碧环。奔涛挽九澧,浩歌动三源。芷兰屈子赋,姜女长城怨。滩芦水半江,岸柳月满天。五谷四时育,树人乳血脉。一地车武子,二湖贺龙汉。帷楚有盛气,潇湘北望处,苍茫壶瓶山

                    山意

         山如青鬃马,向天挥一鞭;北疆驼晓月,南国屯桑田。

                    茶品

  碧叶凝星辉,云岭生烟翠。柯惊泉石语,根眷土壤馈。谦姿愿采撷,苦心自营卫。渌沥瓯清造,唇吻识香蔚。

                    丹顶鹤
   碧野独标玉颈弓,不惊坠露舞徴风;九皋长向舒清唳,丹顶难为烟霭红。

                            故园河

   绕里九潆环,天池垂懿爱;棉粮入令育,血乳有时该;入梦曲轻唱,去乡影留哀;归来怀里扑,把泪洗尘埃。

                       竹

  倚天一杆挑日月,拔地五尺撼乾坤;虚怀有骨铭青史,瘦风无鞭策冬春。



                 黄山迎客松


  峨冠乔干嬴气合,劲叶虬枝擞寒云;此身只欲闻天语,迓客揖作蓬莱君。


                   浣溪女


   一湾清溪点村娥,满把柔情水中搓;春光不曾心上锁,打起槌歌爬山坡。

                          红高梁


   不阿南柳北崖松,朔气吹寒凛骨弓;塬上秦腔一声吼,秋来醉个顶头红。


               出莲图


   渊海蒂苦莲,劫波渡淸圆;拈花-笑时,雪月失天然。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7 20: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澧水河 于 2014-11-27 15:01 编辑

                  乡村祈祷词(组章)

                       乡村的太阳
  乡村的太阳,在高过屋檐的地方就不再高了,暖暖地把手伸过来,让土地在他的手上发芽、拔节,长出许多绿色的,强壮的,眉开眼笑的庄稼。
      于是, 在太阳的铃铎里,乡村就这样绿绿地响,绿绿地亮,绿绿地活着。
      女人们在远远的禾场喜欢阳光与男人亲密,把她们的祝福搅得很稠很稠,然后在午后的时光里,来到地头上,送来一些又阴又柔的影子。让我们看清那些禾下了土的汗滴怎样和阳光厮守在一起,等着踏上我们向晚的思路,去碰上一个个好节气。我们知道,这些听话的汗滴都会在秋后狭窄的门楣下回家,向我们述说沿路的艰辛,然后从心中掏出那束它们不敢丢失的阳光。
      乡村的太阳把乡村拉扯得一年四季,乡村的人们自然把太阳认很最亲。在沒有太阳的日子里,乡村潮湿的屋檐下,就会顽强地伸出那支陕北老乡的歌:
      东方红,太阳升……



                          山冈上有一只羊


         山冈上有一只羊,她的头俯向红褐色的山冈。
     在坚硬地冈土上,她一口一口地啃食着,好象要把那里的岩石都啃出草来。
     在自家的屋檐下,我一眼就看清了那只羊,那哪是一只羊啊!她是我穿土布旧褂的娘。
     娘是在教我识一个字哩!可我总是认不真。





                   秋原上去看望那些草人
                                                                       
  
                                                                        
            稻子们,娃子们,都回村子去了,担承了一年的收成却难下眉梢。
     独立寒秋,把土地拢在草帽里,咀嚼着那些稀落的农事和疏漏的谷粒,看几只觅食的麻雀啄他的叹息。
     把一坛古老的心事 ,就着雁声敲碎,邀对面的夕阳,怅饮秋风,漫话五谷,还有刚下种的莱颗……
     年年这个时候,几滴白露过后,我总要踏上秋原,去看看那些草人 ,不是想唤他们回去,只是想和他们呆在一起唠唠心里话,然后一同醉在夕晖里,为脚下的这片土地:
     祈福,
     守春!






               手捧酒碗的女人

                                                        
     手捧酒碗的女人,在秋风里徐徐地上升,额前飘飞的发丝,拂开夕阳的嘴唇。
     手捧酒碗的女人,是一把酿酒的好手,远远近近的谷子,都倾慕她的才艺,在她的周围长势喜人。她精心挑中的那株,捋下的谷子,颗颗都是酿酒的好料。
     手捧酒碗的女人,今生今世将不再酿酒,她怀中的酒泉,已为献身的谷子流尽,此刻,那株长眠在山冈上的谷子,他隆起的脊梁,正靠在她的怀里,倾听这最后的酒浆,流过大地胸膛的声音……
     手捧酒碗的女人啊,你是我苦难的母亲!





      乡村,乡村……(组章)
                                                                    

       我的光脊梁穿短裤衩的父亲


        在南方,一个叫界岭的地方。那一个个深陷的牛蹄凹里,父亲常穿一条短裤衩。泥花溅满臂膀。
        在正午,那面火烧坡上,父亲总是光着脊梁,汗水不落衣裳。
        五六十的人了,沒走出个牛脚板,也从沒躲过凉窝窝。
        我一件一件地穿你的衣裳哟,在不分四季的地方,你的衣裳生暖却凉。
        我一餐一餐地啃你的脊梁哟,在不长五谷的地方,你的脊梁隆起粮仓。
        想起父亲的时候,去看山,却无法把他拔出泥土。
        忘了父亲的时候,就写这些无爹无娘的诗,这叫人怎么活的真。



                 在一位老赤卫队员的墓前


     你的头一直顶着那场风雪,你的脚下是你想养活的村庄,你只是这样想,那年就跟了贺胡子。血飘在山上很亮,嗓子吼在天上很亮!
     因为有了你呀,这里的人们又种庄稼了,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把心口的暖气哈在冰封的土地上,一个村庄摇醒另一个村庄……
     你的头还顶着那场风雪,你的脚一阵阵蹬踏有声。乡村有了丰年,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会来与你围坐,篝火,唱戏,开坛。


                     收秋


       收秋啊收秋,土地和人们都这样喊着,一个恒古的节日成熟了,天空和大地飘满亲情。
       世世代代总有这么多诚实的汉子和妇人,年年岁岁总有这么多酷似土地的魂灵。如期而至,继往开来,生生不息,用他们一闪一闪的生命来喂养这金风秋阳中殷实的仓廪。
       只有这个节日才是属于全人类的呀,壮丽而又情深。
       让我们一日三叩首,向每一粒粮食,
       戴德,
       感恩!



           为什么翻阅泥土


       每年,总有一些粮食,在饱尝农事之后,成熟。从我们的村庄、犁头、镰刀的中间走进泥土。
       他们沉没的姿态无法收割,他们诚实的面庞悄然无声,日睹这样的情景,我泪流满面。农事的根就是这样深入我们的血脉。
       在每一页稻田的底下,真实的粮食伸展着真实的乡村。
       那些被他们撒手的稻子,在年年的三月,就会满怀温暖的语言,去翻阅泥土,去把金黄的希望铺在田垅上。
       让我们熟读春种,夏长,秋收和冬藏。



                        亲近一枚果实(外一章)
                                                


     头低向叶片翠绿的部分,脚趾伸进五月芒种,便有根的絮语纠缠。
     亲近一枚果实,这是父輩们谦卑的姿态。
     三月的泥土由硬变软,三月的果实由软变硬,这是一种幸福,是令一只老茧感激流汨的过程。
     学会同果实交谈,也是一种幸福,果实沒有嘴,去年的那枚果实――
     正依在你的唇边!

                       夜幕下跟父亲回家

      一生都在前头点灯。粗重的摩擦声,照我渉过,镰刀的舌头。
      稻田的气息忽而温馨,涌动我孱弱的身躯。让我在每一次高潮上,看见远方的祖母,
      她清晰,慈祥,可爱,明灭的灯窗下,正用松针缝合我和父亲的豁口。
      穿过这个冬季,我期盼父亲和太阳,
      把我看得很黒!







点评

好的 欣赏佳作 欢迎朋友  发表于 2014-10-17 20:44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11-20 12:03 , Processed in 0.138491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