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17|回复: 10

【中国诗人档案4号】白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 13: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雨萧萧 于 2018-8-6 04:47 编辑

                                                                                                                              
                                                   【中国诗人档案4号】白沙

       诗人简介:白沙,女,侗族,黔东南人,现居贵阳。六十年代中期出生于贵州省铜仁市,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贵州省作协会员。作品在《诗刊》《中国诗人》《山花》《星星》《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林》《上海诗人》等文学报刊发表,并入选多种诗集,出版诗集《玫瑰园》。2004年开始接触网络。

      通联:QQ :277801063,邮箱baisha66@163.com,个人主页地址,诗生活专栏链接 http://www.poemlife.com/PoetColu ... sp?vAuthorId=baisha
天涯: 玫瑰园  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 ... Name=judy66&
新浪博客:童话堡 http://blog.sina.com.cn/baisha66

                                                                               天空中的那朵玫瑰
                                                                    ——读白沙的诗集《玫瑰园》
                                                                    文/王飞

      诗人应该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
                                                   ——题记(北岛)
   
      有人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情。”自“朦胧诗”和“新生代诗”以后,我便很少关注曾经给我带来欢愉和痛苦的诗歌了,不知不觉间渐渐远离了它,到最后的彻底决裂。对我来说,这也许是必然,所以,我很佩服那些仍在坚持的诗人。我曾不止一次说过,诗,对绝大部分人是有着年龄限制的,这个年龄如同法定退休年龄一样的严格,竟是不可逾越的,20,30,40……都是一个坎,每个年龄段前都伏卧着许许多多痛苦不堪的诗人,可谓是“尸陈荒野”,惨不忍睹。能够跨过去的诗人,他们的背影孤独起来,越来越疲惫,然而,他们疲倦的眼神早已经成为一首不朽的诗。
    贵州女诗人白沙坚持着走了过来,这背后又有多少的苦涩。年过四十的她依旧将自己内心的情感完完全全地倾注于诗歌,在自己三十七岁生日那天也不得不感叹,我知道  什么样的钝痛 / 将在时光的隧道迎迓我 / 从容地切割我。家在出发的方向 / 但我已经停不下来(《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为37岁生日而作》)一个诗人,确切地说,一个女诗人的全部孤独、痛苦、茫然都深深地刻在了诗句里。早晨的阳光一缕一缕地跳进我的房间,轻轻地舔着我的脚丫,可我却沉浸在白沙的诗歌里,她以错觉、幻觉、同感、超感组合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意象——渴望,她渴望着精神上的知己,灵魂上的“伴侣”。我读着白沙的诗,白沙的诗会不会也在读我?
    白沙的作品犹如深夜中的独语,是纯正的内心的独白。您以为她在“贩卖”自己的隐私,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而特错了。梁启超先生曾在《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一文中写道,“虽然把情感本身照原样写出,却把所感的对象隐藏过去,另外拿一种事物来做象征。”白沙写道,而我是故意走失的那一只呵。/ 不舍昼夜 / 游走在羊圈之外。/ 天堂里没有行吟诗人和那夜的月色 / 灵魂肯定不痛苦。/ 一只鸟扑翅飞起 / 和自己的孤影比翼 / 对幸福的诠释清浅如许(《为什么不来和白沙一起听雨》)“故意走失”、“昼夜”、“天堂”、“那夜月色”、“孤影”、“比翼”,这些意象在诗人的内心深处重新组合,从而完成了一幅凄凉美丽的画面。北岛的《迷途》,沿着鸽子的哨音 / 我寻找你 / 高高的森林挡住了天空 / 小路上 / 一颗迷途的蒲公英 / 把我引向蓝灰色的湖泊 / 在微微摇晃的倒影中 / 我找到了你 / 那深不可测的眼睛。北岛先生是朦胧诗派(据他自己介绍,朦胧诗派应该为“今天诗派”)的代表人物,他在这首诗里同样是把各种优美的象征意象重新组合,构成了一个极具跳跃性的结构。也许白沙也曾经迷恋过朦胧诗?因为没有聊起过此事,我也就不得而知了。但,现如今活跃还有不活跃的诗人几乎都受到了“朦胧诗派”的影响,并且印象深刻,这倒也是不争的事实。自白沙这本诗集《玫瑰园》中的第一辑来看,她喜欢诗歌,创作诗歌的年头应该不短了,依我的判断应该在20年以上(根据诗歌形式、语言判断的),她的这本诗集的诗歌还是有很强传承痕迹的。白沙的诗凡是涉及到自己和自己内心感受的都很真诚而唯美,她也试探性地关注一些社会、社会现象,却远不及近似“独语”、“独白”的那些诗。这就是“感性”与“理性”的较量,但白沙的感性要超过她的理性,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所以,我建议白沙放弃或者尽量少写些社会、社会现象的诗歌。诗人就不应该关注社会了吗?不是。人的特点各有所长,何必以自己的短处去同别人的长处比较呢?这是自讨苦吃。再者说,诗人的内心独白不完全独立于社会的,那是集中的体现。诗人通过自己的感受、运用意象的组合后的诗歌,实际上是一类社会“现象”、“思潮”的集中体现。
    白沙的诗极具自身体验。她渴望爱,渴望理解,渴望抚慰,渴望孤独中有人来安慰。她将这些原原本本地照实写了出来,足见她是一个真诚的人。只有真诚的人,才能写出真诚的诗句。只有真诚的诗句,才会感动人。她将爱当作了一种理念,一种理想。她的玫瑰也许只能在虚无、飘渺的空中了。我为她的执著感动。白沙,正在试图以自己的作品重新建立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只有伊甸园才可比拟,实属不易。
    现在,中国诗歌的门派众多,门户之见颇深,倒也热闹,看似繁花似锦,却也杂草丛生,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希望,白沙在这样如此嘈杂的社会中,继续以平和的心态从容不迫地写出属于自己的诗歌。诗歌,乃至文学创作不随波逐流是很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不随波逐流,才有可能成就自己的艺术特色,有别于他人的艺术特色。愿共勉之。
                                                                                                                                                                  2009-7-20 于京东平谷静心斋

代表作:

晒太阳的老妇人

正午阳光下的
泉天下别墅多么耀眼
天上有金马车驰过
滚落人间的包袱里
会抖出布片、羽毛一类的东西

你可以想象旗杆、飘扬的万国旗
想象风、跳跃的鸟儿,一队一队长出翅膀来
鸟的语言我从来不懂
现在庭院灯上,就站着一两只,它们
带来爱,或者食物的消息

两个苗族老妇
倚靠着休息,像从前在田间那样
并肩走过曾经的农田―――如今别人的大街
小狗们、小花朵和游客们的神仙地
在每一个垃圾箱前停下
翻捡出什么,又珍藏起什么

我知道,她们是真的需要
不像商业街口敛财的老乞丐
我没有停下,我必须
一直向前
他们就在身后成为那海洋的一部分
在金色的气泡中慢慢融化

妈妈,让我来照顾你

12月7日,鹅池镇胜利小学
女学生倪东艳的8岁生日。圣诞树还没有摇下
他们全家需要的半斤肥肉。她醒来
一截一截铰头发,它们不再盼望
那些买不起的头花和发夹

屋后埋下父亲。小手扶起
满地乱爬的母亲。那个日子像雪
像雪在南方迷糊着
不看清地点就落下来的样子

打雪仗的人路过
看见她雪水中搓衣、劈柴
柴在炉灶里跳跃,照亮她干干净净的作业本
“老天怎么了,她才8岁呀!”
电话挤破了这个市级贫困村
从大江南北,从香港、俄罗斯,许多人
哭了。他们伸出手,想阻止什么

山坡上更多的狗尾巴草,他们没有见过
像土胚房邻着土胚房,黑瓦片挤着黑瓦片
如果你诧异,掀动其中一块
空空的山野
会把沉闷的倒塌声又弹回来

冬日偶感

冬天的街道上行人稀少
干冷,也缺色
说时令到了,一个调色板噼啪翻开又扣上
一个反复无常的人

红色,从一个技校学生的身体里渗出来
―――蜿蜒的红色河流。
在遥远的地中海,如果你见过
一种白色的海鸟,在海面上展翅
向着光明

有人曾见他满街奔跑,替一个老太太
追劫匪,他喊:截住他
一只灰雀懒洋洋蹲着,看他喊

现在四把大红伞围着他,不认识的人
赶来看他
他两侧是街道和楼群,更高的是塔尖
他看起来安详,鲜艳,在那些橱窗、店铺
和水果摊之间



孤独的人不停地爱上风,爱上
被根茎分岔
又一再否定的存在

要有光
要在礼拜五之前,把汗流完,守空心斋
要赤身裸体,
像穿过针眼那样,走过神的庭院
匍匐,镇定
祈祷微风、春泥和燕子,轻说彼岸和永不抵达

要噤声
把甬道里最后一盏灯熄灭,遗下空
逼出内心的懦弱,冥想原罪和救恩

黄昏来临前,神啊,允许他们哭个不停吧
允许他们活着,并且脆弱
允许他们横陈
在任人踩踏之后,成为麦加

夜幕下的黑影

他们的摩托车两次靠近我,又不作声而去
我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我说的是,我某次夜间归来,一个人
在公交站旁的情景

他们掠过,像佐罗
像喊着乌拉、冲向敌阵的骠骑兵
但你们都错了
两次盘桓之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
看清我耳朵上有无耳环。脖子上

项链等物早已被我取下,而他们不知
“风驰电掣”,我偶尔
会想到这个词,那是一种速度,用于得逞后逃离
前天我的同事在地上被拖出半米,手臂淤青
“天安门广场的口香糖问题引起了国人的关注”
由于粘性,我们城市唾弃的
这块口香糖污迹,正有待强力铲除

玉祭
  
我知道每一块玉石里
都藏着一个佳人的体香
碧者曾如蓝靛
白者如酥
  
我曾经死命地抠
用指甲
用泥中刨出的半块云纹瓦当
  
云纹深处,歌坊余音不绝
她不是被江水卷走
是自己跳下去的
有没有一个方巾儒生
摇着她慢慢冷却的身体
喊玉儿

迷迭香rosemary

突然看见这个词
突然感到有谁
真的来过

在我们睡着的时候
她俯身
吻那些枯萎的叶片

她必定浓烈
因为倾囊而香
她必开成串
才可以接连不断地心碎

神必远离她,为了移走
他眼里和心里的浮尘

残缺

一生追着自己的尾巴
寻找不会残破的事物

从芝麻中拣起更小的芝麻
就要够着它们了
前天是一些冰凌草的影子
更早的日子,它们还来不及
修炼成一团真气

而今,它们在一泼尾气的圆满里
我坐在众人皆知的残缺里。想起
一个人说,他必用无垠
载我,覆我

与我相反,农人们在腊月
挂起犁耙
将腊八粥甩洒在门槛
洗手,祭家神
不问魏晋

六月沙兰镇

楼再高一层,是腰上的脂肪
缩小一圈的款项
水再减一米,是91名小学生
爬出水洼的生死线

现在孩子们不在水中
划湿漉漉的火柴了
他们洗白了小手和校服  围炉坐好
那些受过潮的识字课本
如今一把火就能点燃

但并非最后的遗忘
小老鼠咬断电线
从天上窜到人间,偶尔偷听他们
小声谈起那一天搭乘的渡轮
和亲人们的悲伤
人间的河里就漂满水蛭。
小纸船也快要烂掉了,它们划呀划
溅起一些小水花,但看不到岸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6 09: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沙姐这组诗歌真好,先提起来,回头要细读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4 20: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白沙老师的诗集《玫瑰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1 22: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妍遥握祝福老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9 11: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来,欣赏白沙的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9 21: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风采依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20: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白沙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9 03: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佳作,一睹诗人风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9 08: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0-17 14:17 , Processed in 0.122199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