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1|回复: 3

陶金喜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9 19: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蝶 于 2015-4-5 22:34 编辑





作者简介:
2014年11月初上网发表作品,诗歌爱好者
通联地址:
无锡市滨湖区蠡湖大道1800号江南大学内蠡湖家园5号502室
手机:13951878214
QQ:619062931
邮箱:tao_jin_xi@163.co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5 13: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陶金喜 于 2015-4-5 18:14 编辑

陶金喜散文诗作品


一、 孩子

梦生了一个孩子,它丑陋蹩脚,不会说话
咿咿呀呀,塑料袋是她的摇篮,金毛拖着她流浪
她要吸吮,雨水夹杂天空的眼泪,一滴在头顶,一滴在脸颊,一滴在唇角,无数滴变成塑料袋里的海洋
孩子啊,金毛走后有一只鹰带她到天涯
在峭壁上的鹰巢里,她睁开眼,把太阳当成了父亲,把黑夜当成了母亲
她咿咿呀呀,每一天生活在家的怀抱
清泉甘露来把她喂养


二、 玻璃盏

我在河堤上散步,芦苇已枯萎,寒冷先于冬来

河堤下,一个捕鱼者站在水里,电网密布在他身下
一些枯叶在濒临死亡的上方漂浮
野鸭迟疑,站在远方,怕一时的怦然心动,犹如绝望的窒息

我喜欢这样慢慢的走着,堤上都是我从田埂泥土里带上来的凌乱的脚印
秋风萧瑟的吹着我的面,清明的泛着我眼里浅浅的渴望
高远处夕阳正在渐渐下沉,等待黑暗的来临
我不由得裹紧爱人给我披的大衣
她已经习惯我这样孤独的行走
有时候是麦田,有时候是森林,有时是这长长弯弯的河堤

我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虽然我知道我自己很擅长
但是说出的都要相忘,留在心底才是最真
爱在回忆前还是回忆后,是我在河堤散步时,常常留下的悖论

我继续在河堤上散步,折回看枯萎的芦苇,河堤下捕鱼者已背好别处的死亡走远

生命如此短暂,情爱亦是如此脆弱,是世上最漂亮的玻璃盏
小心的留着欢愉的器皿,碰碎了,冬来冬不去,“与君永诀别”

不久,在黑暗和灰白的夹缝里出现爱人的身影
她提着那一年我送她的灯笼向我走来
与她一同前来的还有从田埂泥土里带上来的凌乱的脚印

她想陪我再走一走,于是我们沉默的在河堤上散步
当然,这种光景有时发生在麦田里,有时在森林
还有时,在易碎的半梦半醒间


三、 自扰

我常常给自己制造很多囚室,在冰冷的墙壁上挂上一幅记忆中的画,画中有蓝蓝的天和不断起伏的麦穗

在春日里种下的忧伤,停在麦芒的眼角,用手指触碰,有微微的疼痛

年纪大了,逐渐学会平静:忘记承诺,无论是对过往、现在还是将来;忘记焚烧誓言,告慰一部分躺在地下的故人,一部分走向同一条命运的自己

活着便是囚禁,肉体总是要滞后伤疤裂痕的扩张
于是要用衰老忏悔,用缓慢又仓促的死亡获得拯救

学会书写总显得草率
密密麻麻的文字刻在囚室的墙壁上,反射着我自有的孤独和悲伤
以及在她眼里,我内心那个一直以来都小题大做的秘


四、告白书﹒今夜

过多的语言是对语言本身的伤害,所以大部分时间沉默
只是听,只是看,只是想,只是在午夜写了删,删了又写
停顿了十多个年头,想起一个诺言,搁在上个世纪的诺言,一个被掩埋了很久的梦想,是我的一个想用毕生梦想创造梦想的梦想
同时,搁在上个世纪的还有一战、二战、传染病、原子弹,以及永远无法忘记的南京记忆

如果向时间致敬,我就像所有长大的孩子一样
崇高的想着,卑微的活着,直到跨入人生范式:学习、毕业、工作,挣钱,成家,养家糊口,看父母老去,亲人离世。还是卑微的活着,丢弃一个幻想亦一个梦想

我会想起我的很多苦难:幼时三番四次死里逃生;家族几乎分崩离析的震荡;像魔咒一样在现实中缠绕自己的或许只是心理的梦魇;另类的摈弃迷信,信奉基督;然后再欺骗自己,抛弃所有信仰等待梦中的天使;当她来了,情路坎坷,继而在现实生活演绎三国,想把征服的旗帜,插入别人的头颅。但是,我又能征服谁呢,我又想征服谁呢

苦难给人的意义通常有两个:一是穷则思变,变生或变死;一是穷生歹念,变恶或堕落。不幸的是我总游离在生死之间,既不显得邪恶,也不显得堕落;幸运的是我还活着,我没有被拖进命运无常的漩涡。有几个昨天还在面前说话的人,都进入了我的梦里,让我常常垂泪到天明

于是今夜,走过了无病呻吟的年纪,走过了计较太多得失的心思,能对将来的时间承诺什么呢

或许正像语言一样,过多的时间也是对时间的伤害,它要伤害你的冲动、鲁莽、迷失、彷徨、沉沦、堕落、谎言以及欺骗;它要伤害你的自私、吝啬、专制、狭隘、自高自大、刚愎自用;它还要伤害你的健康、你的恐惧、你的软弱、你的自卑和羞怯。直到你意识到时间也许并没有那么多的时候,时间在生命的轨迹里就正常了

于是就自责、懊恼、悔恨,我们的生命受了那么多的伤害后,最后,还有一个叫“时间”的侩子手,补上最后一刀

于是今夜,当指针接近最真实的心脏,我忘记了自己是不是要写诗,忘记了自己还想要写什么,也许就是喜欢就好,去做就好,灵感来的时候不要浪费,灵感死的时候不要强求

写诗,就是不要让过多的语言伤害语言本身;喜欢写诗,一直写着,就是不要让过多的时间伤害时间本身,伤害我的生命

今夜,或许还有无数个这样的夜晚,我会记下一则墓志铭——苦难是供弱者逃避的,却是供强者超越的。然后,静静的想起那个丢弃在上个世纪的梦


五、 走向海上的落日

我的手指划过沙,划过风,划过云霞间的空隙,还要向前划着;划过贝壳,划过海浪,划过一阵疯狂卷来的心事
我的脚走过花园,走过人群,走过喧嚣,还要向前走着;走过潮汐的界面,走过远方漂来的信笺,走过大地的呐喊

我想要死在这向前划、向前走的海里,海浪却为何要拒绝我的请求,海风为何要左右摇摆,像一个患得患失的理想

迎向的是一轮落日,她绚烂,骄傲的悬在我的头顶,染红我越来越潮湿的身躯。但是,如果不能浸透我整个头颅,逼迫我所有的呼吸停止,我还是要走下去,哪怕被冷漠推回到原点——那一处我塔建沙堡的地方,我还是要向前划,向前走

大海可以尽情抹去我雕刻的痕迹,抹去我艰难前行的足印,海风也可以尽情嘲笑我的无知,吹涩我渴望的眼睛,吹干我流下的热泪。但是,那轮落日她绚烂,骄傲的悬在我的头顶,乃是我的归处,哪怕她的身下就是死亡

我的手指划过浪,划过风,划过飞鱼,划过云霞间的惨淡,还要向前划着,划过长久的坚定的信念
我的脚走过冰冷,走过飞溅,走过击打,还要向前走着,走过缓慢的下沉,走向那一轮落日

但是,头顶的落日啊,她绚烂骄傲的时刻,赶在了我死亡之前死去。随后,我看见一轮巨大的明月从海上升起,梦中有一个从深海归来的渔夫向我伸出了沧桑的手


六、在她眼里

(一)

之于我眼里的你的影子是你眼里的我的灵魂
被剥离的是漂浮在人世的风云
我所要做的就是下沉,下沉,沉到你眼睛的湖底

不需要五彩斑斓,金鱼还是水草
如果你高兴,可以安放一座沙漠
让眼睛里的风吹起我腐烂的尸骨,抑或掩埋
没有哪一次经过垭口的风鸣不曾告诉过你
死不足惜,生无所忧

(二)

镜面的世界
我记得自己软弱、退缩、自卑,还践踏过自己的根须
像一艘将要沉没的独木舟
伴着银色月光,摇摇晃晃
身心早已穿孔,空虚溢满所有灯盏下的雨夜

我是要铁了心,铁了心的
忘记,还是等了又等,等了再等
整理你的东西总是整理不完
牵扯着我的衣物,我的相框
劈开两半的生活,在月亮湾寄语
银色的、蓝色的
是沉默的心思

云层走动得很慢,庄严的像你眼里的血丝
流淌过我的隐没和内敛
掌心覆盖水天,如若有
最后一条缝隙,那一定是我故意留下的
一扇门,一条船,一次撕心裂肺的想起


七、花园

(一)、空白

空白,倒下
在那片沟渠,我以为
失忆是最好的归宿,但不知
在荒芜的大地要种下渴望生活的种子
让里面长满玫瑰、月季、菊花、美人蕉、丁香、茉莉
和亮闪闪的金柑橘,以及愤怒的葡萄

可能困住的,将要释放自身深处的渴望
不可理解的,将是无与伦比的孤独
啜饮藏在心中的悲伤和衰败
总会寻着花园的一角找到梦想的色彩

于是,明了,这空白
是一种重生。在锻造的过程中
不可避免的,要让郁结在腹中的话
徘徊在躁动的胸膛里。一晃
趟过几十年的路程,又或许
会凄凉的死在命运多桀的半途。然后,甜蜜


(二)、无题

在黑暗中伫立着的“灯笼树”,终于
被抛开恶魔的称号。于是,陪伴我的良知
充当花园的灯塔。

所有星空被漂洗后褪色的夜晚
我又能看见百合的圣洁
一瓣一瓣,伸开着双臂,等待我拥抱

纵使雨滴伴着伤心的风后
催促着她死去,她还执着的守在那里
净化着我的花园

这原是我不必要的焦虑,因为
其实无论光明还是黑暗
她的本性就是如此


(三)、配色

如果旖旎霞光不吝惜给我的花园配色
我会牺牲所有的沉睡,静静守候在
每一个想要冲破黎明的早晨

我调好我的画板,握紧孩子的彩笔
哈着清澈的露水,使劲跺着步子

这时,我总是怀着激动不安的心灵
问自己。要如何迎接这一场生命的绚烂
要如何记住这一场生命的绚烂
要如何左右我颤抖的笔端
在我刻着自由的画板上
留下不枉此生的美丽


(四)、踱步

好或坏,满足或失望
任何情绪都不可复制。我在花园里踱步
遇见一夜过后的惊喜或是凋零
丁香还有香气

只要有一抔沾满心血的泥土
即便没有玉露的滋养
还有仙人掌


(五)、梦里

一群寻找虫子的鸟儿会栖息在我的花园
也有三五只成群结队的野猫窜进来,东张西望

这些总在飞翔或流浪的生灵一定是喜欢这里
于是,我要更精心打造我的花园
填上一层又一层暖暖的土地
覆盖住经受着苦难的废墟

我打开可以望见花园的窗户
不是等待,不是期许
是因为即便在梦里
我也想听见它们在花丛中逃窜引起的骚动
随后,静谧而美好,可以安睡到天明


(六)、无题

如果有一群强盗,带着剪刀和无知
破坏了我的花园
我就彻底将它焚烧

如果我不幸,在花园里陨灭
那我就把自己的身体埋在花园里
用鲜血的温度重新滋养这花园

总有路过的,观望着的,要修葺自己花园的人
会看见长在我身上的香樟
诉说着,曾经
我像被拥抱的雪人一样
经营着这里,赤色的土地,五彩缤纷的花园
不能拒绝的星空和一大片一大片晃眼的明黄


八、星火家书

夜空中有一封家书,用黑夜的眼睛书写。那些被涂抹修改过的乌云散去,剩下无数星子,是倒扣苍穹下的火焰。最亮的几颗,尤其是启明星的冷色,是生死开始转折的符号

这焚烧的家书一直持续的燃烧着,一些词语被毁坏,隐没;一些句子出现断裂,补充一些黯淡的光点是残缺的醉意。谁又能猜透在焚烧的暗处里写尽什么,抑或是写模糊了什么

汇聚漫长疯狂的夜晚,几番家书让黑夜带去,带到亲人的眼里。他能读懂清冷中的焚烧吗?中秋圆月和满天灿烂的星河,家书像秋天将要完结的树叶,留一些经脉和已成灰烬的黯淡

每一晚,每一次抬头遥望高远处夜空的一封封家书,一个个被烧着的光点,绚丽的划痕,烧灭美丽的词语,留在心上一道又一道炸开的伤疤,快速的愈合在黑夜的包围里

如此这般困苦艰辛,颤抖的手指,又为何还要在活着的日子里书写?

总有一个声音说:你的黑夜,你的家书;你的星子,你的火点。难道不是要在被渴望浸透的坚强里,等待一场烈火冲破无数封家书,燃烧整片整片墨黑的大地,成为新生的序曲


九、罗盘

星子、潮汐、百合、恋人、海上的钢琴声,伴着辉泽传到灯塔上的钟

一艘出航多年的巨船归来,帆布破损,桅杆上布满了刀和子弹的吻痕。啊!歇斯底里的印记!筋疲力尽的船员目光凝重,低垂下有绝望的阴影

亲人、友人、恋人,星光下欢呼的浪潮掩盖海的愤懑,船上的人们长久的沉默;孩子探寻船长的身影,船上的人长久的沉默;孩子钻入船的腹部寻觅,满目苍夷
几番大海心中事,几番残暴的旧梦

有一个幼小的孤独的影子倒在甲板的一侧
有一个关于太阳岛上春日的诺言,破碎在巨浪的拍打下
梦中一个老水手,迈着沉重的脚步走来,抚摸孩子两行泪痕说,船长迷恋海豚的微笑,在炮火中沉入海底嬉戏

老水手庄重的拿出沾着血迹的罗盘放在孩子手里。握紧,再转身离去,消失在欢呼的人群中

等到梦醒时分,怒肠归潜
枕头下罗盘标明的方向里,似有父亲和海豚的笑声传来


十、沸腾之诗

(一)、沸腾

盯着一壶的苍老发呆,那灶台的火被风吹得飘摇
这份柔软——生命的流体混合着故土里的眼泪
烧疼了似水的年华:柳荫下倩影婆娑,老树下夏风微凉

注入的时候,想到禁锢,它原是守护着你的全部
加热的时候,想到煎熬,它原是等待着你的沸腾
于是,死的时候,生命还要焚烧
变成灰质,是泥土初次沸腾后的形态
落入棺木,变成另一次加热
亲人们用“入土为安”的言语,点燃大地的灶台

每晚,那黑森林的风还要在灶台上呼啸
原以为它是要吹灭人世的烟火
它却是要煮沸死后的杂质,把干净透明的灵魂给蒸发出来
再凝结成生命的泪滴

(二)、沸腾

太阳加热着严冬的大地,春天是沸腾后的形态
春天烘烤着百花的根茎,竞放是沸腾后的形态
竞放温暖着恋人的眼睛,眼泪是沸腾后的形态
眼泪灼烧着伴侣的心灵,责任是沸腾后的形态
责任燎原着人生的风景,无悔是沸腾后的形态

所有热烈的沸腾,都源于那团容易被忽略的火的坚持

(三)、沸腾

继续看着那灶台上的壶,看不见它内胆的通红
虽然明知爱恨已在它体内生根

我要接一通电话,它就用刺耳的咆哮表示抗议
我加一些冷水,它安静一会
我再加一些,它又安静一会
直到它满的溢出体内,落在灶台,加剧火的温度

唉,我这个不明事理的糊涂虫
明知它要沸腾,关了它底下的火不就好了

(四)、沸腾

时间会掩盖水的真相
下不了口的,肯定是沸腾的;冷却很久的,却无法区分

在人生的舞台上
光芒四射的,肯定是沸腾的;冷却很久的,却无法区分

没有哪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沸腾的始末
更何况文明教会了人类终止不断的沸腾

这原是一种保护,记起的是幸运
而遗忘后的空烧通常是粉身碎骨,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火
陶金喜个人简历:
       2014年11月初上网发表作品,诗歌爱好者
通联地址:无锡市滨湖区蠡湖大道1800号江南大学内蠡湖家园5号502室
手机:13951878214
QQ:619062931
邮箱:tao_jin_xi@163.co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5 13: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弄,有劳老友费心了
问好

点评

好的 老朋友 希望你多留些空位 三个月后帖子自动关闭 你可以在空位中发作品 现在尽量多发  发表于 2015-4-5 22: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11-20 13:15 , Processed in 0.112671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