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9|回复: 5

李虹桦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9 19: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蝶 于 2015-2-28 21:49 编辑






作者简历:

李虹桦,广东省人,网名“冬日的彩虹雨”。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信宜市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桐城文学》、《北盘江》、《好花红》、《信宜文艺》、《和田日报》、《泸州晚报》、《园区报》、《纳雍报》、《信宜新闻》、《朔州晚报》等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2014年卷、《中国当代大诗典》• 2014卷等选本。


博客:http://blog.sina.com.cn/wi126427276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27 21: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李虹桦 于 2015-4-22 20:27 编辑

游走的七月(外一章)
文/李虹桦


七月,天空依旧唱着灰色的主调,把深沉收入腹底。
折返的海,簇拥着一场暴动。
莅临之前,浮出水面的鱼,和盘托出深处窒息的蓝。
不能奢望新生的水草,邈远卑微。应和交错的潮汐,升起与落下。
仿佛波澜,由天空秘密添加。而漏斗的出口,沾满鱼的腥味。

苦柳上申诉的蝉,力竭之后,紧裹铠甲越过了玫瑰的荆棘。
回到繁花入瞳的扉页,细数一朵冷却的忧伤……
细细品味,由远而近,或者由近及远的过往。
秘密在次第错身的刹那,漾开了骨朵,漾开了一场心灵的盛宴。
出人意料的火,在石头疼痛的时刻临盆。

一缕炊烟,称出体温的重量。重叠的思维,迁徙出泥土的底部。
柔情筑建的千年长亭,折柳,诉说着风语。
游走的七月,睿智戳穿灰烬之后,凌驾在秋天之上……


回应

黄昏,拾掇夕阳的碎片,装帧沃野的空缺。
天空先于我,抵达一场火,抵达一面镜子褶皱里的秘密。
远山,在梅雨的氤氲中,以悒郁的色斑回应蓝。
这本来的绿,成了一片云彩的调色。

风声,松一阵紧一阵,压过大地松弛的骨架。
是要把夕阳的余晖尽情挥霍,还是要把沉寂的暮鼓敲响?
沿路的浮尘与铅华,轻薄,抑或厚重。
作了相应的调整。

归隐的山雀,树洞口探望,嘀咕。
几只蚂蚁,不出离夜的深,与最初的蚯蚓嵌入地底,定格成泥。
而月色,将出借双手,为远山作一次错误的修正。
着墨的色彩,成了弄巧作拙的斑驳。

这样的时候,切换一个代词吧,也许更能凸显暗喻的表达。
让词语在黄昏的末梢找到自己,与夜色的唇边泄露的身份吻合。
那堆挤拥的低音诉说,已经开出一叶心舟。
把怀惴对黎明的臆想,驶往彼岸的应答……




云如剑,划出天空的一抹湛蓝(散文诗配画)
文/李虹桦

逆向的风,驻足时光栈道,疯长岀纵横交错的触角。
落日瘦削的身影,在岁月的边缘,倒挂着蹉跎。
远去的喧嚣,垂留古铜的斑驳作印记。
穿过满树的枫红,渐次暗哑。
泥土深处,文字厚重起来。
往上的冬天,让长抑或短的句式,都充满着险境。
蒿草,如星点散落,捧出初心,以朝圣的姿态,拴紧呼啸的风。
雀鸟低声啼鸣,应和低处。
涧水,逃离郁积的泛滥,标识明暗的岔口。
俯瞰巅峰,透过流水,就能释读云天之上的禅意。
云絮,似白色的利刃,划出天空的一抹湛蓝……



冬,再听一阕宋词(散文诗)
文/李虹桦

我已经紧贴冬天,贴近一片雪花的腹腔。
我与天衔接,与地衔接。
衔接处,一枝梅花,从火焰中分隔出冬日的暖,分隔出冬日的底色。
我饱蘸梅花的血液,用梵高画葵的手法,勾勒出一树寒梅的言语,勾勒出红色的旗帜。
褶皱的年轮,便与我一起,辗过岁月的车辙,伸向王安石笔下的墙角,找寻凌寒独自绽放的意境,成就满目的朱色。

环顾四野,四野莽莽。
而一股殷红的血液,随一缕梅香滔滔而来。
僵硬的血管,舒软了。
寂然无语的天地,沸腾了。
席地而坐的我,随梅香晕开的碧波,仰望一只候鸟,擦过天宇,抖落陈年的愁伤,过往的惆怅。
听那满树的绯红,一波接一波,把坠落的臆想,推向高崖

视野,能及与不能及的地方,都在低声浅吟。
尽管时光已过千年,墙角那一抹桀骜的傲立,
均以理智的清醒,撕毁一种智慧的糊涂。
栖在我耳鬓,与我朝夕厮磨的风,聆听冰与雪的低语。
一道破冰的足音,为我送来一阕宋词煮沸的一片雪。


2014.12.22冬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27 21: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李虹桦 于 2015-2-28 22:02 编辑

那云.那雨.那风(散文诗组3章)
  文/李虹桦                             

                        
                          那云

      蝉鸣与树叶重叠时,秋天,只熟了一半。驻足心灵深处的果实,像那片游弋的云,依然以一种姿态,等候您进入我梦地。
      亦真亦幻——
      白昼低矮,触手可及那云,却怎么也摸不到您眼角倒挂的泪。唯见一阵风,扯着您,裹住我弯曲的视线,钻入云深之处……
      一只蚂蚁匍匐大地,以泥土的气味识别归途。日色迟暮,您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远眺,一滴精泪,浸染了远方那片红一阵,白一阵的云朵,也浸染了我伏在您肩膀上的抒写——
      黄昏夕照的诗句,如一缕淡淡的愁绪。

                         那雨


      渔歌向晚,唱醒倦怠的长亭,柳色摇曳,夕阳,晖映皱褶的浪花。
      父亲的哨声,由远及近,拖拽着网事,搁浅在母亲深情一瞥里。母亲燃点的炊烟,略去喑哑,溢彩流金。
      我揣测际遇的草——
      是执着热烈的迎迓,抑或凝重腥味的昏黄?
      那雨,卸下矜持,拐过我,直扑父亲温暖的怀抱……

                           那风


        那风,说来就来,从不顾及故乡这瘦弱的骨架。缝隙处,风在响,淹没了父亲抽吸旱烟的声音。

        如水的年轮,顷刻间,飘涌着起落的潮汐,一次次淘洗蒙尘的记忆。
        那颠簸的风,翻晒着珍藏的抽屉。
        斑驳的记忆里,哪一个,锁着桃香?哪一个,碧玉雕造?哪一个,能译注我的乡音?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5 2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虹桦 于 2015-3-15 20:59 编辑

听秋(散文诗组4章)
文/李虹桦

秋景

秋蝉,停歇在日渐消瘦的树梢上,扇动的羽翼,等一阵风,铺开尘封的记忆。纵情的蝉鸣,如五线谱,井然有序的唤出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往事……
暮鼓杳杳,叩落满树的惆怅。那些憔悴的叶片,碎屑般飘零,渐渐落入残阳低垂打盹的眸子。
烟雾弥漫。荒芜寂寥中,觉醒的山风,悄悄的伏下了一笔,隐忍着一个季节不堪负重的痛。
远山,清晰可见——
山风,依偎着树林,窃窃私语。火红的秋事,穿越山岚,盈盈而至。
醉入悠远的意境,瞬间鲜活成——
牧歌,炊烟,谷穗高仰的头颅……

错过

松开双手,任思绪深入粉色的冥想,淹没在秋色的凝视里。
错过了春季,错过了夏日,秋天,还有什么花儿义无反顾的开?
雀鸟飞走了,目光飞走了。而稻草人,依然站在田野的一隅,没有挪动毅然站着的步子。
及膝的秋,继续向深处蔓延,目光波及的雨水,酿成一壶春秋老酒,醉了父兄的梦。
村口,耸然的谷垛,覆盖着幕夜的谶语。它以凝润弹性的姿态,洞穿床沿上缝补时光的母亲——
从浅浅的脚印深入去,雪花,将会引领点点繁星,擦亮她希翼的天空。


为谁鞠躬

为谁鞠躬?稻穗,低头沉思,默默地铸成一轮弯月,荡漾在故乡的河里。
它铜色的影子,如一条游弋的鱼,被风拉长之后,顺着流水,游入母亲的视线内。
欲望,曾经混沌错误的根须,颤栗之后,不再抗拒雨水的喂养。阳光,梳理紊乱的思绪。金色的稻穗,顺理成章地填补着空缺的主色调。
过往,每次经过浩淼的海,便回到了最初的原点。母亲的目光,于是成了海的经度与纬度。
那只溢满稻香的小船,紧沿着故乡河起航。鞠躬的稻穗,朝向母亲远眺的方向……


以红叶的名义

时光,把青色啃食之后,一片秋叶以一个画家的名义,采撷一滩阳光的血色,把秋天最深的层次,提起,描摹。
一扇门就这样打开了。鸟儿没有忘却归来的路,悄然地抵达袅袅炊烟之上,寻找栖身的窠巢。
蜕变的娥子,从风的锋利端口挤进来,一根树枝,一片树叶,都是它的依靠。
枝头捻熟的果实,仿佛未被风雨与黑夜确认过。坚如磐石的誓言,让树木精神抖擞。那些来历不明的青涩往事,注定离太阳很近,离泥土很近。掀开遮挡的盖头,满树的枫叶,就燃烧起来……


踏秋(散文诗)
文/李虹桦

1
隔着秋色,揣摩风,暗涌着翻来复去的日子。
天空,布满了或喜或忧的云彩。
一些病句,落满衣襟,空乏着许多缺少动词的句式。

2
秋天,似来非来 。
阳光,梳理过一团团雾霾之后,散落成斑驳的光点,与草木同尘,与湖畔辉映。
一股股流水,淌过一坵坵田野,把岁月贯穿。
在季节的交叉口,饱醮几笔金黄,涂抹点落寞,把叶脉与血脉同归的殊途,描摹出一幅意蕴深长的油画。

3
透过那些粗细不一的线条,我看见父兄的影子,与草树重叠。我看见父兄们挥舞的银镰,把一些倒伏的句子收敛成诗。我看见床沿上的母亲,穿针引线,把漏落的诗意缝补。

4
此刻,落叶与果实重叠着许多顺或不顺的过往,昆虫和我隐蔽的栖身所,在黄昏,抑或黑夜,把善良凸起。
我的步履,在山岗、原野、村庄,踏出了一个金色的秋……


穿行月色
文/李虹桦
1
月光,滑落手肘,在指尖,动辄缄默的申诉。
高悬的纠结,漫过声声寒蝉,挪向冬。
那一个折回的意象,穿过夜的长廊,悖逆白日余下的念想,破碎,弯转。
仿佛救牍,陷落岁月的罅隙。
夤夜,等待晨钟敲开梦想的门户。

2
夜,不讹诈。
风裸露的善良,覆盖着父亲的影子,被草木收藏。草木,是母亲哺养的孩子。
水性的月色,由上而下,浸入泥土的根部,将我贯穿。

3
比夜更深处,灰褐色热烈的开过沧海桑田之后,隐去了荒凉,隐去了斑驳的锈迹。
每一寸湿漉漉的雾气,都充满哲学的暗喻。
每一缕柔软的月光,都会让草木钙质饱满。
雪花和礁石,都是另一尘微的主题。
在月色中穿行,觅见葱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5 20: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本帖最后由 李虹桦 于 2015-3-15 20:59 编辑


母亲,水或火
文/李虹桦

仰望、俯瞰,抑或弯转的勾勒。
笔峰触及之处,藏匿的水,与火焰有异曲同工的奏鸣。
仿佛流动与升腾,都在同一水平线上。
水平线上,有您佝偻的身影,做一个匍匐的形态。
伫立,或行走,都足以感动我们隐匿的眼泪。

曾经失调的阳光,分泌出褐色的经血。
草木,把少盛的凌气卸下。
一条条褶皱的黯然,自您沧桑的脸上,疯长而出,随之纵横阡陌。
却以一滴水的弹性,在正午和午夜,润泽枝桠,鸟鸣迭起。

昼夜,都是空心的。风,无孔不入。
沿着时光的曲线匍匐前行,视线一点点收拢漫过的景色。
您,如水一样弹性的名字,把一缕跫音贯穿生命的始终。
轻轻默读,血脉,就会喷张。血液,就会沸腾……



2014.11.22 (因为今天,写给母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2 20: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线上绽放的金黄
文/李虹桦

你就在那里,在春天的浅笑里。
颔首冥思。
阳光的碎片,决绝雾霾,携一个深邃的意境,鲜活了一首诗,一阕词。

目光——
断想的意象,弥漫风中,如绸缎般飘逸,延伸。
低处,如恋人耳鬓温绵的呢喃。
高处,流云如浪潮般翻涌,迭起的一场春事,脱口而出。

智慧的蜂蝶,恪守着誓言。
以谦卑的矜贵,收割一片金黄。
随之而来的,
是典籍的流韵,穿过风的胃腩,驻足季节的边缘,消隐暗色。

你邂逅过利刃般的凌条,和飘舞的雪。
把原野上的一些叫嚣,交给惊蛰的风雨。
桀骜的阳光,便将天边那一个迷幻的魅影捣碎。
那些花儿,那些蜂蝶,以及我思想的羽毛,日渐丰满起来。


故乡,永不褪色的金黄
文/李虹桦

那些金黄,自大地的胸腔,奔泻而出。
向空旷的原野招展一面旗帜,那是你内心按捺不住的火焰,
千年,不会熄灭。

一只鹰,垂压翅羽低飞,落入雨季。
它内心泛滥的深河,澎湃着波涛,冲刷过往。
那个金黄的梦呵,背贴着风,对望两岸的柳影。
梭角愈发清晰,与你保持着默契。

被雨水打湿的誓约,倒挂树梢。
信子的谎言,褶皱风雨。
跌宕蹒跚,却不曾倒伏。
不曾倒伏的,还有从你怀抱升起的缕缕炊烟,安抚我漂泊的灵魂。

春天,当我回眸,仰视你的时候,
那个瘦去的背影,
是否以一个新人的名字,喊我?


有风吹过(散文诗)
文/李虹桦

惊飞的雀鸟都不是我的,栖居技头,它们属于天空。
灌木起哄,草以低头作了回应。
虫鸣盘踞当中,呼唤安宁。

风声通过的时候,我正被一座山占据。
雪野与沙漠皆天涯。
经年浪迹的马蹄,在风起的尘土里消声匿迹。

四季更替的人间,圣歌依然鲜活。
叶子向天空摊开青春之后,铿锵落下。
谁能超越这种让人膜拜的燃烧?不说痛。

遥远的海和内心的天,与草色,都向我说着同样的语言。
当风吹过,一座山占据我的同时,
也挺举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11-20 12:08 , Processed in 0.119998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