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3|回复: 2

安皋闲人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9 19: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皋闲人散文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22 1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二月过半,黄河生软


二月过半,中原流大河,大河浮春水。
大河早于季节苏醒。
一条着了春意的流动,自上而下,弯几回,旋几重,眉眼清澈依然,笑涡隐约宛然。
三个季节都在身后了。迎春何如入春深?就做春水,春之水!
天亮出无忌的幽蓝,比无忌更无禁的是白云,肆意地挥洒着自在,且远、且高、且淡。
地也耐不住绿意的撺掇,倏忽之间,麦苗茵茵着翠,柳枝噌噌着碧。一步之遥,新草拱出薄寒的小手,摇得人心痒一层疼一重。
干裂中失眠太久的原野,终于孕生一地激情。

这是二月的河,这是河的二月。中原的母腹,又一茬回黄转绿未艾方兴。
站在春水的岸边,俯仰之间,说浩茫太深,讲流逝太浅。
风抚动什么,鸟渡到何处?大化无限江山,立足寸土,头顶四方青天,已经恰恰好。

春天说春,说浩荡势不可挡,说造化从不亏人。
溃退节节,那些灰色与暗疾。还只是一河欢畅,一天好光呢。
敢不敢遥想汪洋汹涌,信不信终有草长鸢飞?枯是被动摧,还是朽自己拉?
逆袭的凝寒,大河前一试再试。某处以及某处,垃圾和旧创一触目即惊心。

春水兀自流淌。古老与簇新,兴奋与倦怠,淡定与惊惶。
酷似大禹的老农信手一指:冻土层下有热土,衰草丛中看新枝。
白沙和白骨,黄土和黄龙。谁记得,一川大河,掩映多少贴着尘土的心?
好水知时节,人心懂乾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8 11: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马蹄莲




   当你从窗口投来金子的光亮,我的影子开始绵软。
   你无声的漫来,轻柔起绝世的虚幻。接纳我的影子之后,又开始欲驱走七色,只留给我一颗无可形状的心。
  
   我如何不暗自额手庆幸呢。
   当所有的世界已交付招摇和虚假之后,是不是,唯有你呵,才以我眼睛的色彩,承诺于谛听的可能、触摸的玄妙、解读的美奂,还有更生的璀璨呢?
  
   风正从窗外流散着。
   一定有片花萼,摇曳着也生疼着,开始最初的伤别也开始最后的对望。我的心,我那无可形状的心啊,为何颤一阵、紧一阵?那玉色的娇弱中,原本托举着一世的梦花啊。清泪滑落,我听到那冰冷的唇边,刻骨铭心的太息燃烧如火。

    切切地展开心页,伸出我此生的祈祷,就像怯怯地捧出我最后的抵押。无数的呓语后,哪一次绝望该是扣压你呼吸的那块顽石之重,哪一次凄切又是叠合你清亮的那只蛛网之轻?我听到了啊,那绕旋于暗夜的呼号,虽穿透千年,却只为一个驻足而停歇;那染红花萼的泣血,虽淹没肝肠,却只为一次疼惜而无憾。
  
    你依然无声的漫向更远,留我于这无边的梦海里。
    我却淡定于这因墨色弥漫而四方合一的寂寂。不,不仅仅是淡定。我只是怕掩饰不住我的欣喜我的恩典我的幸福啊,虽然,我知道,所有的到来,所有的该来,离不开你赐予的那种机缘呢。
   
    我的心叶上,天老地荒的等待中,那片花萼啊,盈盈在握,真实如这此在唯一可信赖的厚土,又丰满如这此在唯一可感知的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9-7-20 20:09 , Processed in 0.172510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