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59|回复: 19

冯金华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4 12: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写生 于 2015-4-27 09:25 编辑

  文/华子
  
老家的屋檐

河流搂着水草的时候,含情脉脉
蝴蝶飞来的时候,阳光爬上了屋檐
几多欢喜搁在一群孩子身上
门缝里挤出的嘱咐,是院子里桃花

春天来了,老家的屋檐,有燕子绕来绕去
有衣架的毛领羽绒,姑娘似的惦记雪花
被寂寞压弯的枯枝,长出一瓣瓣叶子
轻柔地贴在檐口。它们议论春天的心事
告诉一只雏鸟,记住老家的模样

河流有水才是真正的碧波荡漾
谁说老家的屋檐飞走了雕刻的神龙
翻开农历,有驾云的羽翅蓝瓦栖息
有粉红的脸庞“七夕”抛出去的羞涩
更多忙于劳作,像桃花的女人
把日子喂养得饱满,把男人放出去
再用一盏盏红灯笼接回家

若问我天高云处,人字形的大雁
多么激动人心,我会说
老家的屋檐,是风口上温暖的巢
用最简洁的方式,卸下生命中的苍凉

提一盏明亮的灯,照亮您厚实的爱

您出现在大地上,注定是辽阔丢下的冷暖
注定是我记忆里抹不去的痕迹
前人的患难,祖辈的辛酸,一次次风暴中
垒砌的青砖红瓦,低矮院落
明亮了寂静的山岗,牵住了喧闹的河流
扎起了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篱笆


布谷是最早唤醒炊烟的天使,黎明忽略了
站在田垄间的稻草人。弯了不能再弯的小路
适合独轮车进进出出,适合摇篮里
母亲学来的歌谣,在夜晚看星星,月光下挑一盏油灯
偶尔有一声犬吠,会不会是问路的
会不会是祠堂的神灵,在香火下直起了身

从村子的东头到西边的小树林
一声吆喝能转几个来回
一伸手,便能抓着几只秋后的蝉
老榆树最怕光屁股的小孩泡尿和泥

河流窄了,最怕梅雨的时候,看到村民的眼神
牛犊喜欢雨,却常常不吃草
它惦记的,就像我离不开自己的母亲

偷吃秋天的葡萄,是我童年的开始
而南方的气候,总是在泥泞中打碎我的琉璃瓶
母亲学会了词典里找回童话,也学会了
童话里,用肩膀的蜻蜓温暖我。然后一天天
守在路口,等待红领巾蹦啊跳啊

淳朴是小村丰满后最大的财富
一切简单,一切又那么扑朔迷离
如今我凭借燕子喜欢的屋檐
记住前人的患难,祖辈的辛酸,以及
自己不能确定河流远处的方向
提一盏明亮的灯,照亮你厚实的爱

老家的河

不要你奔涌,也不要你沉默
只要你在天际之间,稳稳地
用清澈,柔软
抱着夜晚的星辰

渡我的舟楫,停在了童年的画中
那只很有耐心的鸟,一直记着
我用父亲的牛鞭,赶走青色的蛇

与你挨着,田垄祈求翻新的犁铧
旧水泵哭着被拆解到废品站
而你一直想不通,自己也将失去天空的蓝

回不到童年拍打你,是幸还是不幸
一路走来,岁月沉默无语

头顶那片靛蓝

这一小片纯净的,不带一点尘埃的安宁
像小时候母亲撑起的一把伞,平稳


那独有的蓝,被光线提着
故乡,就在中秋垫高乡愁


触摸和仰望,必须轻一点,再轻一点
我对风儿说,也对路口一棵老槐说


一只小鸟,翅膀张开.....缓慢处,蹲在枝头
一枚黄叶,舒缓微卷.....旋旋儿,回到梦中


不知何时,一双饱满泪水的眼,携着等待
如那片靛蓝,钉在我的面前......



黄昏,很难看见母亲弯腰的身影

故乡的小河,左拐右拐
劈开那个小小的土坡  
便很难看见母亲弯腰的身影
在田间晃动

天空灰暗,一只鸟在风里徘徊已久
许多往事搁在田埂上
包括秋天,母亲用过的竹篮
和一把没有棱角的锄头

咳嗽在河面上惊动游鱼,饱满的洋芋
一直让母亲抬不起头来
土地有多深沉,焉知岁月在白发鬓角
挂满沧桑

童年的风筝,无力唤回母亲唠叨的岁月
黄昏依旧,不远处
走进秋天的一辆马车,停下来
驮着格外清新的晚霞......


故乡,那条没有名字的河流

无法将一个理由安放在你的兜里
你知道,我是从春天的怀抱离开
并在桃花的粉红里与你邂逅

尘世变幻莫测,那条被月光
美丽的河流,在寂寞的夜晚赋予光泽
在醒来的迷醉和变换的涟漪里
提着热爱和悲喜的灵魂

一直以为,我和你一样朴素
幻想一片靛蓝,成为水一样的女人
并用我的眷恋丈量你的悠远
没有名字,你一样为故乡孕育着酸甜苦辣
一样一遍又一遍
让我在每个季节,傍着你的安宁

习惯了在故乡的土地保持缓慢的停顿
小月亮不见的时候,静静的你
就像母亲柔软的背影,永远亲切而温暖

一支曲子,被乡下女孩吹响天空

竹笛平稳,小桥流水
一支曲子,被乡下女孩从村庄吹响天空

我在不远处徘徊
村庄 河流立在风中,像个亲人
只要抬头,只要瞥一眼静静的路口
那曲子,就会盛满橘红色的记忆

让脚底沾满泥土
在风化的石磨旁卸下乡愁
取出天真和童年的幻想
那曲子,除了柔情便是灵性

在时光面前,没有理由拒绝一次意外的惊喜
她粉嫩的双手,按住所有的激动
她桃红的嘴唇,唤出平静的夜晚
大地睡了,小月亮的脸庞
漏下几缕莫名的思念

背影

从秋天的枣花到寒冬的飘雪
我不敢想象颓废的老屋,不敢想
村子,路口,田野三点一线的背影
一遍又一遍洗净日子的苍茫

雪,纷纷扬扬
倒下的草垛没有小鸟的呼吸
但我看到走回去又折回来的白发银丝
徘徊在路口,甚至无数次期待着什么

可以想象,流转的岁月
憔悴慈祥的脸庞
可以想象,旧棉袄的温暖
在格子窗前抵御风寒
年复一年,我还可以想象
村子,路口,田野教会我泥土的深沉

面对雪花飞舞
再接一身雪花的白
是不是所有的鸟语,在下一个
春天,都能读懂背影里
重重的苍凉

村后那个土苞苞

不知什么时候,你一点隆起
然后,放缓了脚步
然后,长满了齐刷刷的小草
春天,我依着你的脊背
认识了大西北的女孩,并
狠狠的咬了那只风中的耳坠

无语的你一定祝福过我们
月色很美,只那一夜

从春天而来,一个美丽的转身
枣花落地,风也萧萧

怀想蝴蝶结的舞蹈
勾勒瓜子脸的烂漫
累累果实的秋天,土苞啊
你一寂寞,我的忧伤便遥遥无期


一道篱笆墙

站着,或倒下
阳光见证了你的沧桑
记忆,如果出自一条河流的长
你会不会读懂游鱼的呼吸
会不会理解鸟们绕过你的愚昧,择林而栖
翻开老黄历,你比我年长
比我更贴近这个几户人家的村庄

沉默,斑驳
坚定的姿态能维持多久
扶你而立的人,已追风离去

是的,不大的地方杂草丛生
纸飞机泛黄的痕迹 告诉我童年的调皮
打翻过装满萤火虫的琉璃瓶
现在几户人家的村庄
除了老人的叹息
便是拦在你身后的那片小树林
你们朝夕相处,从最初的骄傲到即将崩溃的今天
多少无奈  惨淡时光

那个最初扶你而立的人
可能是我的父亲,也可能是我的爷爷
一道篱笆墙,淡定尘世
却是我怀念的风景

自述

风从北方来,不知不觉
与河流撞了个满怀
看一看波纹里的自己
和身后一点痕迹都没有的脚印
那些年,步履薄冰
没有一场雪,能在阳光下完美

尘埃落定,需要喧闹接近安宁
一条河,适合鱼的生长
也满足水洗的月亮留下思念
而我,转来转去,埋头行走
只那经年的老屋,是我最好的朋友

习惯在夜晚看星星,却没有神的天梯
让我迷恋银河,当奢望
剩下滩涂一枚遗弃的贝壳
关于你,关于红头巾无奈的谨慎
青春已从额头退出了世事繁华

岁月在指尖上滑落
风,切开夜晚拉下的帷幕
我看到,一颗流星
划过头顶,诉说无悔的世态炎凉

雪花离开故乡

没有理由拒绝
在最高的地方,在低处的河流
在慢下来的马背上
和马背上喝着烈酒的男人皮袄上

雪,冬天的公主
以恋人的方式,短暂,悲情
耐心的沿着流水的方向离开了故乡

如果执意去寻找 雪地里
农人吆喝的骡子,一路留下粪便的石子路
你会很失望,就像现在
我努力伸开双臂拥抱着
雪花  ,一样无影无踪

雪花离开故乡有一段日子了
自屋檐下飞出的鸟们个个精神饱满
不用多久,三月的涌动
会在阳光下布施桃红柳绿

疲惫难免会错过远处的繁华
你,会不会放弃虚空的梦
挑一个明朗的日子,系好鞋带
赶赴人间的烟火。而那一刻
我一定披着霓裳,身轻如云

个人简历 笔名;阿华,华子。生于六十年代初,17岁开始习诗,在镇江市《增华报》《消费报》晚报发表处女作。80年代起在《青年诗人》(阿红老师主编)《黄河魂》(河南)、《诗林》《绿风》《金 山》杂志、《雨花》《诗潮》《扬子江》诗刊 《星星诗刊》等及《悦读》杂志、《大风诗歌》、《中国现代诗人》、《北京诗人》、《核桃源》《齐鲁文学》、各类民刊发表作品及散文小说。2010年接触网络并发表大量诗歌、散文。《散文在线》专栏作家,,曾主编过《萌芽》诗歌报。获首届“英派生物”全球华语诗歌大赛三等奖,首届《悦读》杂志网络文学大奖赛二等奖,首届“牡丹诗歌奖”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绿风诗刊》同题诗赛一等奖和优秀奖等,及各类文学奖项。著有诗集《爱你不要让我心痛》等三部。市作协会员。暂住四川达州。
http://blog.sina.com.cn/u/22611680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2: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金华 于 2015-4-24 12:36 编辑

三月的村庄有点寂寞

河流埋首于三月,水流轻轻的
路过的阳光,披满枯瘦的
枝干,我的视线
框不住远处的一片蓝

老人和婴孩,点缀在小村的路口
雁阵,掉下一片不够丰满的羽毛
低矮的稻草人,还在胆怯着
阵阵咳嗽抖动着风中的芨芨草

凝望似乎是多余的
三月的村庄还是有点寂寞
只有河流边一座小小的学堂
还能叫声我的名字
护着一棵时光遗留下来的老槐树

三月,细雨里的老人

一声轻微的咳嗽
被三月的雨水
赶进老屋的院子
门敞开着,一口枯井
辘轳。提着三十年前的往事
与高过屋檐的炊烟
相依为命

三月的雨水,阻隔了
一路而来的蝴蝶
弯曲的河流扎进小村的怀抱

三月,一定有些人
赶不上春天的脚步
一定有一瓣桃花,趟着雨水
落在咳嗽声里,然后
美一美被遗忘的青春
和内心抱紧春天的老人

声音

是内心虚空,然后才有的猜测和幻想
那么多远方的声音,只一片靛蓝
或许能够拥有它

站在季节的边缘,我拾起一粒遗漏的
豌豆,那些根植于泥土的
显然不懂,缓慢的成长也是一种声音

鸟们飞出了屋檐,我发现
风轻轻的,云朵轻轻的
一条河流爬上了更高更远的天空

小阳春

桃花想起一段往事,隔月的
油菜花听到一种声音,如果你忘记
河流拐过去的草坪上,蝴蝶飞不起来
那一定是去年,风大了些,雨大了点

梦可谓是很美的寄托,就像一瓣桃花
与我对视了很久,被另一种眼神
牵着,牵着,就弄丢了小蜜蜂的翅膀

春天,在一条河里撑起了小船
忘记或记得,帽檐下那个熟悉的
声音,一直在油菜花下,捧着阳光等你

看一朵云在河面上片刻的静止

看一朵云在河面上片刻的静止
水草是干净的。小鸟在鸣叫
桃树隔岸吟春,几瓣粉红
阳光下,落在莞尔一笑的衣裙

从远处来,风不在任性
低着虔诚的头,我就这么
看着无法框住的安宁,就这么
怅然回首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片刻的静止是飘渺之后的虚空
就像那棵妖娆的桃树,轻轻的
然后把仅有的缤纷,一天天交给
潺潺的水流

看一朵云在河面上片刻的静止
桃花被流水带走,春天的景致再美
不可言喻的时光,总有人彷徨

心情

如果我跌倒,被风景遗忘
你会不会借一场三月的雨水
撑起一片宁静的天空,或者
领我站在那棵百年的老树下
与想象中的美好,凝听春的脚步

如果那条路很长,任何抵达
你无动于衷。远处的风声
带走几瓣粉嫩的桃红,是否
我也该上路,让一座小桥与流水
像爱人一样,接受葱绿和繁华

春天撮合的一次次相逢
蝴蝶就在眼前,不要赏花的笑声
不要在你关上心门时
说出,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四月,我们

一座村庄
桃花像个女人,妖娆着
一条河,流了无数个日子的疲惫
也弯了我们拉不直的目光
把四月送到你的脚下,然后
沿着麻绳似的小路,等你的足音

徘徊,在落日里没有太多的言辞
就像桃花找不到任何理由
为一场失去的欢笑,安放妩媚的影子
芨芨草抖动着黄昏的鸟鸣
我,或者岸边探出头的柳绿
不要夜晚云层里的月亮

四月,一直有着柔和的面孔
仅有的无语只是缘于你的离开
在村庄的晚炊里,掏出简洁的邪念
你,或者路上落下的桃花
是不是我最别致的礼物,莞尔一笑

四月,清明

谁丢掉了日子串起来的微笑
阳光一点点输送,葱绿张着小巧的嘴
矜持的越过原野的风,透明像奔跑的人
把四月的桃花交给一条静静的河

站在路口,我突然想起那些
离去的故人。他们没有言语,朝着清明赶来
看一看老屋,看一看亲人,看一看
小桥流水,和捣衣女人眼角的泪.......

曾经饱满了幻想的蝴蝶,是四月丰满的骄傲
而我,将与桃花在岸边经历一次邂逅
并带着时光猜测那些天堂的灵魂
是否揣着孤寂,是否化蛹为蝶,眷恋人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2: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金华 于 2015-4-24 12:44 编辑

让爱回家

把爱揣在兜里
在寒风中辨认路口的背影
老槐树的张望掠过田间的稻草人
还不到黄昏,飘着的雪花,压弯了
早早升起的晚炊。檐角的喜鹊
知道我回来,用欣喜演奏团圆的味道

看见了河流,小桥和安宁的村子
记忆漫过孩时追逐的田埂
放眼望去,精耕细作等待破土的种子
替代了田蛙、蜻蜓、甚至夜晚
鼓动天真的萤火,多年的冷落
老奶奶拄着拐杖走出柴房
一对新婚燕尔提着生命一号
而这一切,只有站在知心知暖的故土上
满怀沉缅。才不至于颠沛和孤单

让爱回家,我看到了熟悉的家门
和一双皱褶的眼。其实
无论远离和回归,家就是一坛陈年的佳酿
在醇香里迷倒一茬茬回乡的人

接近村庄

夕阳在黄昏,矫正燕子飞离的方向
夜来香佩带星光,张开红晕的脸
一粒粒荧火举家游离,从林子挤到路口
村子没有以前热闹了,几声犬吠深了风的瑟瑟

在一口废弃的井边小栖,昔日的
洗衣声、淘米声,女人浪漫的调戏声
如今,都成了霓虹灯下的主人
她们从头到脚,胭脂粉红,素衣撩人
她们忘记了
我的名字;忘记了我像泥鳅一样
被她们捉弄和呼吸干净的空气

童年总是在阳光下汲取营养,而小村
在麦草和玉米杆上抒情,并保持自己的尊严
如果说有一种眷恋,像月光那般旖旎
我会站在路口,与荧火谈心

村子没有以前热闹了,是因为外面的世界
太美,还是因为一个个抽身离去的灵魂
内心匮乏,我无心追问。蹲在井旁,听一只蛙
以击鼓的形式,欢迎我的光临......

秋天的村庄

还原你的容貌,这个秋天我仍是你枝头栖息的鸟
艳阳高照,双眼迷离。唯一的路口,杨柳依依
一朵“打碗花”悄然开在石磨上
看鱼塘的老人在哪?低矮的木屋
岁月的痕迹,用守侯复活昔日的淳朴
是的,二十年后的抵达,一切没变
仿佛宁静的家园,只是时间改变了炊烟的方向

切入泥土的疏松,在稻草人的田埂上
叩问童年的伙伴,满脸惊讶让我无所适从
同一片蓝天,忘记是那么自然又顺理成章
寒暄是一种表白,却贴不上村庄熟悉的名字

百年的银杏在祠堂的门前高大无比
轻敲门环,土地爷闭目打坐
多少年沿袭的民俗,你两袖清风
勾出我的童年:依稀的膜拜、爆竹的响声......

覆盖了原始的憨厚和质朴的美好
秋天的村庄,我来却并不失落
捡起一枚青黄相间的叶子,躺在河流拐角的
葡萄果园,这里青梅竹马的女孩,唇语如诗
一双大眼,跳跃着整个村庄的热情、慷慨
而我就像一个久未哺乳的孩子,用双手
揭开疼痛里的爱......

靠近你,再靠近你......秋天的村庄
不说话的眼泪愿为你挂满每一根空荡荡的枝头


看一眼头顶的月亮,故乡也是美

没有一声犬吠追着路口的脚步
没有一丝灯火跳出打鼾的窗口
晚秋的凉意,掠过我的脸颊
看一眼头顶的月亮,今晚
我在记忆里寻找,枕着河流安详的村庄

是的,老槐树早已褪去了青春的光泽
柳条儿不再柔软,垂入细微的波纹
叫我一声“哥”的邻家女孩
早已习惯了霓虹灯的浪漫,而我
村庄煨热的名字,总是带着泥土不安的情绪

长江以南,神祗庇佑的镇江
再往南,就是我的故乡---
月亮似乎为我推开暗夜的朦胧
此刻,金山寺的梵音有点远
祈祷或许愿,我只惦记纸鸢里
折叠的纯真童年

看一眼头顶的月亮,故乡也是美
她宁静,宛若流水。滋润并穿透在大地的深处
而我徘徊又惶恐的莅临
在故乡这片净土上,无论远离多久
你枕着河流,我便枕着你的慈祥


小河

深情的绕着村子转了一圈
没有上游和下游,也不见河面
落下去,或者  漫过堤

冬季,封冻的河流常常引来好奇的眼睛
也常常夹杂着老人吆喝的声音,而我
不近不远,能理解任性和调皮的奔跑

小河之小,框住了似水流年
滋养了淳朴和憨厚
它姿态平稳,静若女子
如母亲教会我对村庄的热爱


江南,一只叫遍天空的鸟

看到一只鸟,一只叫遍天空的鸟
展翅,翻飞,再展翅,滑翔
像一只脱线的风筝,盘旋于朵朵白云间

自从离开了家,就再没有
走近那一望无际的原野,听到过
头顶的蓝,掉下一串清脆而直入心灵的叫声
它优雅的姿势,得益于大自然的恩赐
每一次飞翔,都与众不同
老人说,那是远古时代的火凤凰
见到它,你会有好运的其实
它就是一只普通的鸟,犹如水乡的农人
走到哪里,也改不了淳朴和坚韧

重回故里,适逢如此朗朗的天
那只鸟,肯定不是原来的
飞翔的姿势,足以证明经历过无数磨难
它叫着,不分白天和夜晚
也不分狂风和暴雨
自始自终,在江南的水乡
在我熟悉的那片蓝蓝的天空里……


寄首诗歌到江南

六月,江南的雨水开始多起来
习惯地举目远望,把多年积攒的心事
托给夏日的流萤。田间劳作的父母
是不是头顶雁阵,喊我童年的乳名

异地的风水,无法扣住我的怀想
六月的河流总让我清晰父母的踯躅
蓝天白云 轻轻,却听不到
窗口风微的询问,在他乡

想起跨在父亲肩膀的童年
想起家门五月五的艾草
粽子的味道,足以让我口水连连
甚至早已忘记调皮烙在屁股上的疤

六月,我只能借一片安宁
打捞潮湿的记忆,只能在他乡
的夜晚,押上纯美的梦魇
以月亮的柔软,挂在自家的屋檐……

炊烟里的村庄

谁的脚印,留在了春天
家的院墙、井檐、那棵开满粉红的桃树
在时光里,倾听------

鸟鸣,不想在一片靛蓝
失去云朵的陪伴,于是
你把一条路系在脚上
只是低头的样子,被一阵风
疼得眼睛流下泪水

离开的人,爱过窗台唯一的太阳花
蝴蝶突然飞了,远处
年轻的妈妈和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孩
让我明白:春,一直有着温暖的色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2: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金华 于 2015-4-24 12:53 编辑

旧站台

倾斜的站牌,找不到喜悦的脸庞,看不到一只鸟飞过
绿皮车不见了,和谐号呼啸而过。一点不在乎的
-----小小的亭子,退了色的红绿旗,是摆设

时光在跳跃中拎着缤纷的色彩,山不转水转
旧站台,从最初的惊喜,到一棵矮下去的樟树
剥落、枯萎、念及活着的青春,是悲悯的魂

这个地方,是我与故乡唯一的触点,明明知道
而不可为的我,听到远处的震动,总在想:
会有一些心情,一些熟悉的行囊
同我一样,期待缓缓而至的铿锵声......


江南古祠堂

江南古祠堂,精致的雕花
夜一般沉寂。香火少了
不在显灵,如同一位老人

看清了寡薄的世界
静卧于草丛,以翠鸟为邻
云朵飘过,蝴蝶飞过
偶尔风雨,阳光一样四季光芒

其实清闲真的很好
至少没有尘埃、没有喧闹
一两声鸟鸣,是如今城市梦里也想不到的


江南古运河

风,不想让你波纹涤荡
我却怀想  流水涟涟
没有烟火的日子,扛着一泓清澈
两岸葱茏  一只鸟,栖着枝头张望

千年的暗语打着哑谜,赶路的云朵
隐在黄昏,一道紫光
祠庙守与不守,终无人抵达

说一个故事起源你的幽深
月亮只是一个女人,而我惶恐
只能听:天籁的梵音,轻拍祠庙门环


清明,恋人河

靠近  不如在远处
等待一只识香的蝴蝶
或者   问一位过路的老人
此溪   为啥叫恋人河

冥币   在彼岸纷飞
弓起的石桥  笛音滑落
而水袖   沉静在细微的波纹

牛犊踏桥   无人引牵
我想起小桥流水和那个
离去的男人  至今下落不明


清明菜

走进阳光呵护的的小菜园
一排排两叶芽菜列对齐整
露滴挂在嫩嫩的皮肤上
一两只绿蛙匍匐着

我小心翼翼,习惯的转了一圈
多么深得绿,从容地附着泥土
一天比一天茁壮
一天比一天饱满

我惊喜它们的平静,仰慕它们的淡然
我想取个名字送给它们
凝视了许久
才想起清明种下的....


断章

水草的秉性,总是顺从河流的方向
作静默状与河床生生不息

对于小村,我至今还像个孩子
看不清他真实的脸庞

一处风景,可以绚烂整个季节
让缤纷的花香抱紧蝴蝶的舞蹈

歌声是必有的,但不是传统的唱法
小船泊岸,划船人不知去向

我想发现什么,一棵古槐
或是碰上农人小憩的锄头,怎样把
疲惫弯进更远的蓝天

一生走了很远很远,回望时才发现
那麻绳似的小路,系在腰间
扯也扯不断


珍惜

风扭断刚泛青的葡萄架上的嫩牙
雨便多情的洗刷着
这样的方式让我眼睑生疼
如同骨子里抽掉了精髓

预报今天中到大雨
孱弱的母亲依门唠叨不止
剪刀、布条,昨晚准备好的工具
像个无人认领的证件倦缩在墙角

想起缀满枝头的葡萄
和母亲叫卖集市的身影
爱的份量让我发现
憔悴改变了最美的容颜

有雨伞挤进院子
是一位搬来不久的老人
常和母亲谈起五八年的佚事
包括一粒米、一锅水、一捧观音土

这些往事,和那些勤俭的老人
给了我免费的教诲,同时
让我想起牛背上的一首歌谣:
早点做好了,雨水会止的.......

注:观音土,传说饥饿时可以食用的一种泥土


刺槐,刺槐

文革前,父亲
和院子里的刺槐一起长大
有了母亲,有了我
有了哥哥、姐姐和妹妹
家里,几乎看不到父亲瘦削的脸

刺槐一天天长高、长大
超过了屋子的檐口,只要风一吹
哗哗的叶子,满院在滚跑
而我们,用父亲编织的扫帚
稀里哗啦,草草应付

在平淡的岁月里,我们
被父亲的温和磨得满脸通红
那天父亲突然找来锯弓
说刺槐遮挡了阳光,说
我们的身体需要温暖
刺槐被移走,父亲也老了
院子比往年清晰,清晰得
父亲的踯躅,徘徊在刺槐的梦里

刺槐和父亲一起长大
没了它,父亲:我们就是你的小刺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2: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金华 于 2015-4-24 13:06 编辑

黄昏,抱着草垛看一片雪花  

塞满北风的小村,炊烟
飘在父亲的咳嗽里
游离的小鸟舍不得枯瘦的枝干
一两声低鸣  叫疼了面无表情的黄昏

母亲自田间回来,鬓角挂着几片雪花
红辣椒沾满了泥土,玉米棒子堆得实实
鸡鸭们缩进窝棚,日子淡淡的
孩时总是盼望北方的雪花
在院子里拍打木格子窗,长大了
又想汗水里的辛劳,把幸福过得满满

绕过母亲的残喘和父亲的咳嗽
穷人的孩子不需要太多的失望
冬天来了,寒流加重了季节的苍白
此时,抱着草垛,看一片雪花
路口的安宁,老树的张望
比起春天的葱绿,衰老了许多
而身边的小河,瘦瘦的身段
同样矮下去,断流或者碎石裸体
没有一种颓废能让我相信生活的低迷

雪花是有灵性的,它把父亲的肩膀
磨练得深沉,也把母亲的善良
盛满忧伤 。现在,我抱着草垛
看一片片雪花
没有阳光,心里也是温暖的


蓝布包裹

蓝布包裹是老式纺车
一点点捻的,底色灰白
是手工染的。略带
粗糙、干硬。针脚还算清晰

它是母亲唯一的私藏
也算是娘家仅有的嫁妆
每次问起,母亲都拒绝回答
而且会换一个地方
惟恐我们像鸟一样衔走她的秘密

家不大,够不着的地方
应该是蓝布包裹最安全的
尘埃覆满了一层又一层
老鼠每到夜里,围着它转

蓝布包裹成了我们诱惑的饵料
直到有一天,母亲老了
看着它发呆。母亲小心地
取出纹花铜镜,精致的梳子
一对金黄玲珑的耳坠.......

尘封了几十年的青春
母亲保存得依旧鲜艳、生动
鬓角银丝垂挂辛劳
像风一样清晰,不仅美好、迷人
而且还给我们善良和温暖的时光


不能忘的

细微的日子,雪花挂满枝头
我背上父母的嘱咐,打理越冬的庄稼


我在一条田埂上扫视原野
我在一条结冰的河面,看
惊吓的鸟雀,无家可归
我叹息乞讨的翅膀,我想起
这些年,走不动路的父母
也需要一双手搀扶

从咳嗽的背影里,我知道又一场雪
从北方起程,直抵父母的衰老
而我缄默,买不起昂贵的新房安顿老人
父亲用头发丝丈量老屋的年龄
母亲用纺车编织苦难的生活
像千万劳苦的百姓一样
用温暖孵大孩子们,日出日落

萧萧北风,削掉大地的绮丽
风声鹤唳,雪花不断
我知道,父母等在家门
木格子窗开着,眼光落在进村的路口

小巷纸风车

雨冲洗过的小巷,几个孩子
攥着纸车追风,巷口磨盘上
滑落的藤蔓,举着最后一朵苞
弯进秋的萧萧。我打此经过
并回头观望,当年枣树下的笑声
再也没有
熟悉的问候落在我的肩膀

黄昏,像一块幕布把小巷裹住
今晚,没有月亮路过,没有
细微的喘息,来自不远处的小河
纸风车三三两两被孩子们遗弃
而我,目光之外一片茫然

这是风车的故乡吗?我嘀咕着
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
把孩时刻在墙壁上的名字,照亮
用梦来圈住 ,并摇醒枯萎的思绪
作一次深深的触摸.

春天来了,谁去接桃花

小时候,一直觉得
春是从家门口池塘里蹦出来的
然后,拐上那条弯了又弯的石子路
在不远处的路口,爬上了桃树

一直以为,四月给了它粉红
是童年,叫桃花的女人
从娘家带来的,然后十年间
缀满了村子,池塘乃至整个野外的田埂

小脚的春,是温暖的妖态
是桃花遮了我双眼,是母亲牵着我
在阳光下思念父亲的忧伤

春天来了,谁去接桃花
我想,叫桃花的女人
一定去了我熟悉的那个地方
徘徊,低头,流泪......

在花瓣落下之前
我呼喊着母亲的小名......

苏北小院

清静,没有觅食的鸟鸣
月光走进来,斑驳的井檐更显苍凉
半截井绳,仿佛年代已久,却不折不挠

没有言语叩问残垣破瓦,远处人家
多年后,在城市的上空沐浴清晨
他们偶尔想起,或者路过
那棵古槐悬挂的锈钟,早已被时光摘走

不是你的安静,才有大地的跫音
才有今天,唤过我乳名的小院
从苏北的河畔站起来

读你的寂寞,是季节的寒流
是雪花坐着风车,是一次次奔波,疲惫之后
我无法用一条河,框住你的简朴


现实

赶着水牛过河的天真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饱满
再也触摸不到新鲜的空气

城市忽略了秋天的眼眸
霓虹灯改变了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往
以静止的形态,乡村偶尔叹息
偶尔在夜晚抱着半轮月亮
像在拢紧什么,又像在期望什么

农历,挂在墙壁的暗角
男人的目光和女人的声音陆续离去
长在石缝里的打碗花,白里透红却寂寞着

日子习惯了低头无语
努力在牛蹄印的枯草间
找回同名同性的那个高个女孩
然后,将一朵故乡的云别在她的发髻上

号子

是汗水里沉重的呐喊,是岁月轮回
是生命,一开始就注定:
沿途再美的风景都那么轻

听不见南下的脚步,在绝望里思念亲人
琼花未开,乌篷船浩浩荡荡
路没了,回家时,遍地是苍茫

被风带来的云层有雨
被水淹没的石头不会说话
河流之长,一粒茎草蜷缩
低下去,再低下去,就能看到回家的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12: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写生 于 2015-4-27 09:27 编辑

纸鸢,有多少许愿成为现实

童年,是琉璃瓶里的一粒萤火
是羊角辫抛出纸鸢
从童话中缓缓走来的蓝月亮

我们藏进林子,忽略父母的寻找
我们看星星,许愿
误认为蝈蝈是草丛里爬不上枝桠的蝉

你喜欢藏在我知道的地方
而我,叠了二十年的纸鸢
只看见蓝色的云朵,带走马背上的女孩

纸鸢,有多少许愿成为现实
像一只飞鸟,成为我梦里的伙伴
不言不语,亦不离不弃

一条灵性的河

云在夜晚,丢失一粒雨
又想在河里捞回一轮月亮
无论怎么做,都难以避开一条河

说到河,那是一条卧在
老家土墩旁的女人河
说到女人,浣纱的台阶,常常
月上柳梢时,映照如水肌肤

从不不拒绝愚昧和卑微,骄傲的女人
在习俗里爱上一条河,一生

伺养着灵魂深处的质朴和善良

二十年前,它清澈,明净
比女人更女人。二十后
它依然飘着淳朴的炊烟,从成熟到饱满

桥头人家

像陌生人,不打招呼也不问候
说是一家人,其实
也就一个刚从外地回来的老头

一盏灯,隐现古板,呆滞的身影
流水说他的唢呐断了两截
还有,落满了伤痕,借月光
找不回的那支:吹了又吹的曲子

我很想知道夜晚的桥头
停留,或者继续走的脸
都与这个老人有关

就像我,来的时候
不咳嗽,不惊动风吹的木窗
露出灰蒙蒙的眼神

离开时,那盏灯还亮着
温柔地坐在我回望的视线里

存在

燕子忘记了门牌,蝴蝶看到了家
云朵走走停停,河流说:来吧,来吧
我已等待了很久

清明刚去,亡灵还在天堂看着
只是人间,我走在路上,轻于一粒尘埃
不明事理却执于奔跑

时光抹去疼痛的斑痕,一切的存在
就像燕子,蝴蝶,河流,我
还有看不见的生死轮回,有序的活着

2015.4.8晚草

小村

掠过草丛的蝴蝶,让偏僻的小村
陷入一种孤独。南风不来
燕子比谁都怀念去年的檐口
河流绕村而去,几株散落的桃树
像女人守着春天

胡琴是隔壁爷爷年轻时
从城市买进家门的,但现在
只有一只蜘蛛结网示好
它送走了小村三个女人的青春
包括祠堂,母亲
日日祈祷,膜拜的一粒粒香火

桃花是仅有的骄傲
也是借着一点春色,等待回家的笑容
如果能让时光重塑一切
小村啊,一定能找到温暖的理由

草原一刻

四月微凉,牧羊人怎么吆喝
羊群总是若无其事
像一朵朵白云走在天空

如果我的直觉是对的,远去的
马车,歌声
必定是草原嫁出去的姑娘
在阳光下,眷恋过往

风不大不小,河岸的帐篷
有犬嗷的不安。但目光,一个穿长袍的
脸色,看到了河床流动的水

几只雀鸟总是盘旋
把自己交给鸟鸣,接下来
阳光如初,草原抱着我


春天一定美好

我,或者迷路的女孩
不会改变一条河流远去的方向
春天的雨水,或者一朵花的呼吸
也不会留住你要寻找的脚印
吹唢呐的老人,离开了四月的桃花
执意飞翔的鸟,蹲在一棵树上

像万物等待春风,你选择了
蓝色的云朵。选择了低处的阳光
一小撮心事,由叹息转为自语的仰望
而我无意之中,误入你的视线

邂逅总是那么简单又不适时宜
但春天一定美好,一定在某个地方
等待要出现的那个人.....


老家的河

不要你奔涌,也不要你沉默
只要你在天际之间,稳稳地
用清澈,柔软
抱着夜晚的星辰

渡我的舟楫,停在了童年的画中
那只很有耐心的鸟,一直记着
我用父亲的牛鞭,赶走青色的蛇

与你挨着,田垄祈求翻新的犁铧
旧水泵哭着被拆解到废品站
而你一直想不通,自己也将失去天空的蓝

回不到童年拍打你,是幸还是不幸
一路走来,岁月沉默无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4 21: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魂在娴熟而自然的表达中闪现!推荐大家续赏!祝福冯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4 21: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华 发表于 2015-4-24 12:30
纸鸢,有多少许愿成为现实

童年,是琉璃瓶里的一粒萤火

这么多。有空细品学习!{:soso_e1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 21: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雪妍,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 21: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朋友,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1 1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09: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友。问好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9: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 19: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家的屋檐,是风口上温暖的巢
用最简洁的方式,卸下生命中的苍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4 20: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与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 12: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老师的作品受益匪浅!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4 03: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赏,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19: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萧萧,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7 17:14 , Processed in 0.137614 second(s), 5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