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56|回复: 38

【中国诗人档案241号】:张红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6 20: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写生 于 2015-12-28 09:36 编辑

張紅偉
    網名-------柴門愚公
    生辰-------公元1966年7月生人
    性別-------和父親一樣
    祖籍-------中國陝西
    學歷-------一張白紙
    經歷-------努力的像人一樣活著
    職業-------什麽都幹什麽都不會干
    性格-------直上直下
    崇拜的人------我自己
    鄙視的人------我自己
    敬愛的人------我的父親及像我父親一樣的人
    痛恨的人------那些不是人的人
    曾在《星星》,《芒种》,《当代诗歌》,《当代青年》《西安晚报》《咸阳日报》《陕西农民报》等报刊发表诗文。
    出版《張紅衛詩集》


聯系方式   QQ  907559214    郵箱  zhw6678@qq.com  
個人主頁網址  http://user.qzone.qq.com/907559214/main

個人網址http://home.artsbj.com/?456372       http://laozhang19660708.blog.163.com/          http://bbs.yzs.com/?87606




張紅衛七個舊友

  【陝西  張紅衛】


為詩而作
陝西  張紅偉
我不知道該詛咒你還是贊頌你
你是我的世界的太陽
生命是因為你而燦爛
你驅走了我身邊的一切
痛苦  憂愁  煩悶
女人  孩子  家庭
你佔據了我的心靈
當平靜的夜晚  人們懷抱
心愛的情感進入夢鄉
你輕輕地飛來  陪伴
孤寂的我  同我共枕
人們常常談論我
那奇異的目光滿是疑惑
我不知道該詛咒你還是贊頌你
你是我黑夜的月亮
那炊煙般冉冉飄升的名譽
那露珠一樣珍貴無比的財富
那曇花般美好絕倫的權勢
於我都是海市蜃樓的幻景
只有那高懸天庭的恒星
以它那溫柔的光亮
時時給我慰籍
在你打盹閉目之時
而我為你火一樣燃燒的心
也時常吹來夏季的涼風
我已一無所有
以你的聲音說話
真實的駐足在這個世界上
駐足在美麗善良的心靈上
我不知該詛咒你還是該贊頌你
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聲音
我雖一無所有  但我的心充實
於你相伴無怨無悔
當大地的一切都已沉寂
鳥兒不再鳴唱
風兒不再輕舞
我知道還有我的心在歌唱
當世間一切都不在喧嘩
生命不再輝煌
我知道還有我的歌聲在迴蕩
              1991.與醴泉
蝴蝶
陝西 張紅偉
那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是我的蝴蝶么
那在清风中翩翩起舞的是我的蝴蝶么
那在黄昏中翩翩起舞的是我的蝴蝶么
我的朋友  我的蝴蝶
我的单纯快乐的童年
你背着两枚花瓣
轻盈的同我在草地上追戏
如今  我已学会生活学会做事
而我的蝴蝶呢 如果  如果
我也背两枚花瓣  我会像你么
我已被金钱异化  腐朽的灵魂
怎会长出你美丽的翅膀
它只能在淫雨的催促下
开放一朵朵欲望的花朵  而你
我的蝴蝶  你会在这些花间起舞么
我知道  单纯的人  将永远快乐
我的蝴蝶  我不再单纯  我怀念
我那逝去的童年  我的蝴蝶
花丛不在了  风儿没有来  黄昏逝去了
一夜之间  面目全非
一夜之间有人成名  一夜之间有人暴富
一夜之间有人突然死去  美丽的
裸体少女在城市的拐角发表自己的隐私
一夜之间  仅仅是一夜之间
我的蝴蝶  你在什么地方飞舞
我仿佛看到你轻盈的身体
在翩翩飞舞中沉重地落下  落下
轰的一声  沉闷响亮的一声
没有惊起一丝涟漪
我的可怜的蝴蝶
微笑已不能把你唤醒
单纯已不再快乐
通用货币扇着你的翅膀
在人们的眼前的花朵间翩翩起舞
噢  我的蝴蝶
我的悲哀的笔将不知为谁而歌
没有了你美丽的羽翅
我的声音很轻很轻
我的力量很弱很弱
轻弱的举不起你的薄翼
可我的心  随着你美丽的舞姿
而轻吟  而起舞
即使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看到
那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我的蝴蝶
那在轻风中翩翩起舞的我的蝴蝶
那在黄昏中翩翩起舞的我的蝴蝶
                     1999.
大平原
陝西 張紅偉
大平原  亙古以來孕育創造的永恆不變的主題
永遠古老永遠年輕永遠親切的新鮮之愛
永遠聖潔永遠神秘永遠純厚的溫柔之情
每日采自東方的花冠  以這灼灼的日輪輻射的魔法
喚醒世人天性敬畏的情感
一縷縷溫馨襲來如拈花的清香植物的溫鮮呈示善的氛圍
使一切線條誕生於你的凝重
使一切色彩孕育於你的渾樸
使一切音律躁動於你的曠達
是一切芬芳分泌於你的肅穆
包容一切分娩一切創造一切銘記一切
回首  溫柔粗犷浑厚纯朴之风盛行
美丽鸟在花的芬芳中成熟
遍地植物为绿色的音符舞蹈
落雪的季节寒意予人无限悠远的思绪
欲望  所有的欲望在同一地表蠢蠢欲动
在春仙女轻抚的脚步的刺激下
你的欲望郁郁葱葱  快节奏超越一切
田野细微的嚣声骤然浓重如同海波涛声
好像灵魂自身的压力  你尽力排除杂念
尽心履行古老生命的箴言
轻快的旋律被太阳奏起  为万物的海报致意
睿智的思维淘汰迟钝的对象
力量来自内心  被阳光召唤  浪涛般汹涌
你的纵深感连同宇宙意识使你走向永恒
所有的灵歌俱缓缓落下  如雨的明亮血的莹洁
所有的目光都翘于理性之树伫望四方
湿草地簇拥着五颜六色的花卉
从很早很早的年代便开始了
你向蓝色苍穹施展智性的本能
凭一种灵性启悟白鸽的优美羽翅
选择一个时候播种孕育选择一个时候收获创新
你为本源所迷  以本源走向永恒
你慢慢的走向时间和空间  从原始出发
把生的铃铛叩响  缄默着执着无所谓今古
你感激阳光的热情  大气温柔手指的抚弄
用星座的语言与宇宙共鸣交谈  生机勃勃
以细小的萌芽的乳房重复诉说温馨的
一个个诱人的故事  语言的永恒
是宇宙释放的光是恒存于宇宙间被释放的生命
金黄色的  碧绿色的  火红色的  雪白色的
璀璨辉煌的日子是物体的无穷变幻
一位老人禅立于田野  我说的还是我的父亲
脸上挂着某种超验的表情
趟过小溪的村庄隐没于树木的雾霭中
没有一个世人能够向我讲述大平原
最易记得的乃是最易忘记的
人类与任何动物无别  习惯遗忘而惯于趋利避害
导循快乐原则  生命的脆弱本就转瞬即逝
乡亲们告诉我说  这一切原本就是如此
在所有生者与死者的手中  这永恒的生命
承载着沉默的最高器皿  在许多生命之后
仰望那一颗希望之星
多少次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  在傍晚时分的
公共汽车上  在那最浓密的孤寂中  在
节日之夜的气氛中  在那
使人类快乐的洞穴里  我都要停下来
寻找那种无穷无尽  深不可测的矿藏
没有人从这幅愚蠢的尊容猜透我的思想
我愿意找到一条无可比拟的轻巧方式
一种你我都能理解的方式  简单而无语
恰如握手一笑  在此时
一股奇异的巨流激涌上来  流遍全身
自舌尖涌出  这时  我的心胸正感到
一阵天体风  所有一切都变为亲善和沟通
细小的蚂蚁 在那碎片般的草地上欲息着
乡亲们了解他们  能探索他们声音的秘密
连在隆隆的雷雨中或者冰天雪地里也同样能领悟出来
音调的高亢传送一种超凡的美丽
让果实雕刻他们累累的欢笑
让草木摇动他们彩色的手帕
让飞鸟泼洒他们自在的图画
让蟋蟀炫鸣他们无虑的歌喉
所有以你为对象的言语顷刻变得博大
我们的手还伸向那里  我们的目光还逃向哪里
我们的前额紧紧的贴着你透明的思想
血液在你的脉管中流动和我们的体内
从未见过的音乐紧密的把我们这匆匆的行旅者
和世界捆紧  在面对悲哀的方窗后
显示着你的熟透的面孔
欲望之火仍自炽烈  衰亡的只有物质
记忆永存地心深处
夜晚  我回到乡亲们的小屋  他们让我
盘膝坐在炕头  我痛感于他们的厚爱
至今对他们没有说过一句响亮的言语
以不言之言刻意领悟   噢   大平原
我的乡情我的骄傲我的人之初我的行归宿
噢  大平原  我的大平原
                    1991.礼泉果树园
旅途
陝西 張紅偉
昼与夜连绵嬗变于季节的河流
时间的金黄旗帜飘往宇宙深处
草驰绿浪远山送霞  回首  乃从很早的年代开始
我们行走在同样的驿途之上  当我们能够
有所意识之时   我们以身临其境
我们没有任何权利做出一种更聪明的抉择
但我们必须考虑我们应该怎样前行
那高悬于头顶的孤独而刚强的顽石  发出无穷的光亮
绵延于我们的整个旅程   从一开始
颤动的灵魂像一座古老的黑屋子点亮了蜡烛显示我们的愿望
无从怀疑无可怀疑奇景从四面八方一起向我们涌来
飘散着迷人的痛苦的甜香   活力在颤动
大地的气息  生命之物的气息  在睫毛上闪烁不已
每一个季节都有自己艳丽的风景  而我们居然不晓得
那些树叶上的脚迹  积聚溪石畔上的声音
一种破壳而出的意义在语言之外是用行迹表达的
也许你不能理解或者无法理解   道路纵横
全都是众生奔赴之路   所有的面颜红热  心气高远
我们以何等的激昂在路上疾驰   仅仅由于在路上
我们的心灵变得异常亲近   
有一种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  同样的声音在我们之前啸傲
你为某一刻的现实所困惑   
你开始承认不该承认的东西的实质存在
你惊异于你的认可  你不希望一种许诺
但你渴望满足  而每一次的满足又意味着什么
没有人为我们计算我们所付出的昂贵代价
仅仅由于在路上  我们都有各自的奔程
似乎谁也左右不了谁  一百年可以不留痕迹
一瞬间却可以永恒   你自己也是这样  我们都渴望
我们是一颗恒星像太阳一样辐射  但我们意识到
我们都不是太阳  我们只是夜晚走下苍穹的星星
漫漫白昼使我们急红了眼  疯狂的欲望促使我们不择手段
你无法把自己想象成骏马  疾电或者飓风之类的东西
你想象自己恰如其分是一只大漠独行的骆驼
驼铃悠悠蜿蜒绝美的风景线  风景的绝美正在于无人注意
我们无法与时间抗衡  但我们知晓  蚂蚁的每一次翕动
那生灵之声的大地上  道路纵横  无形或者有形
本质确是存在   在即将消逝的暮色中  我看见
一位非常熟悉的已故老人  突然闪现的面容  我恍惚觉得
他既是一个又是许多个  晒黑的脸上  一个熟识的灵魂的眼睛
我说的仍然是我的父亲   一个从太阳中来  又在太阳中离去
厚道真诚的庄稼汉   不管我甚或我们从他或者他们身上
继承了什么  我们已经在这些沉默寡言的神灵身上
取得了一切  一种尽善尽美的人类风尚
我们行走在相同的不同的旅途之上
在这空前绝后的时刻
我们与低劣无缘  却与微小有不解之缘
而我们的崇高之处恰在于我们的微小与伟大有别但却同样伟大
我们熟知一滴水珠的风范  一株弱不禁风的禾苗的力量
一粒尘埃的意识  一块微不足道的石籽的品德
对于我们  存在着的一切都负有一种同等的命运
在路上赴蹈  尽力完善各自的使命
即使没有一句闪亮的的言辞  但也已说出了想说的全部主题
我们尽力排除一切杂念  不敢渴求某种恩赐
星星离我们很遥远  他们所在的地位很适宜
能够满足属于他们的一切   在生之驿道上
我们没有更深的思想探究深奥的哲理
一个极其简单的状态   在路上
你无权选择另一种反方式或者无法选择
那充满生命气息的天地间   道路永恒
我们将不停息的探索  我们与死者同在  携生者同行
一种赤裸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我们传来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
                1991.礼泉果树园
或者無題
陝西 張紅偉
許許多多的事情
在我們身上瘋長
細微的騷動
都桀驁不馴地
發出無數的情緒
約會是一條大鯉魚
在兩個平靜的湖之間
游來遊去蕩起漣漪
一點都不安寧
領帶在某一瞬間
飄起一個信念
那個太陽的思想也要崛起
然後不分時間先後
手忙腳亂
甚至懷疑自己的足音
有一天驀然在紙上亂畫
聽別人說這是詩
於是就一發不可收拾
時間在宇宙中
是黑方塊白方塊的幾何圖
你在這幾何圖中走路
很久很久之後
有那麼一天
你看著這一切
全都化作嘴邊
輕輕的一笑
       1988.與新疆和靜
早晨
陝西  張紅偉
密布在天空中的黑云劫空而过迸射出迅雷疾电
朝陽從巨大的河流中流下燦白的懸瀑  於是
每一天從這個時候起步  所有的生物和動物都睜開
朦朧的睡眼抬舉睿智的頭顱沐浴光之聖潔
潮濕的思緒和夢的蝴蝶扇動翅膀俱緩緩上升
一滴晶瑩的淚珠在嫩綠的葉掌中  花蕊清香瀰漫
空氣活潑在你的瞳孔中分泌出彩虹的顏色火焰的顏色
有雲朵  有勞動  有草木  有麵包的白天的顏色
季節沿著你少女的乳房爬上鮮豔的藤蘿
百鳥禪立於枝頭依你清亮的歌喉禮贊
一條公牛在田野里發情狂歡
雙手在你的氛圍里活動  仿佛飛鳥的翅膀
溫柔而美麗的嘴唇拋下一個甜蜜的吻  橫穿白晝
透明的雙臂深沉的聲音浸染著你的愛戀
在無數默默無語的情侶的舌尖波動
一座玻璃水晶般的王宮城堡  每一個人都是帝王
舉起雙臂都能舉起國王的權威和尊嚴  接受萬物加冕
沒一個聲音鮮活的明亮高亢   至高無上的威嚴
崇高的風尚是人類無一絲雜念的勞作
我握了一個人的手  又一個人的手  我向一個人熱情的
招呼  又向另一個人熱情的招呼   人們把他們
充滿兄弟般的感情信號傳遞給我  我看到一張
閃亮的臉  又一張閃亮的臉  帝王的頭冠  帝王的權利
統領空中的飛鳥 水中的遊魚和大地上所有的爬行動物
一種靈性  盡善盡美  蕩漾著美妙的波聲  一條魚
遊動著  琥珀般光亮  水波起伏  湖面寬闊
白鴿的優美羽翅扇動著  玉石般晶瑩  空氣流動
藍天高遠  一切都是話語  一切都是芬芳
一切在無限里傾訴著  原生的一切其實都充滿思想
一切的音響中都孕育著一個靈魂
一滴純粹的水珠里  黃金的陽光正漸漸密集
話語多麼莊重  悠閒並不存在  為我的心
你的胸脯已經足夠  透過許多存在的事物
你把你的嘴唇伸給我  告訴我許多的真相
你熟悉每一條道路  好似熟悉你的掌故
熟悉每一個果實  熟悉每一棵大樹  知道怎麼修剪
讓一株樹成為靚麗的少女  熟悉每一個枝條
枝條上的芭蕾  你用一種聲音同他們說話
那種氣味  我有理由贊揚  我說的是一種風尚
讓我沉默著和你一起說幾句話  清晰如同一盞燈
單純如同一個環  我為之而快樂
我的精力充沛  如同千年沉默的火山
一枚太陽在我的手心燃燒  我的額頭 我的腦門
依稀記得因發燒而不眠的子夜
一位白鬍子的老人告訴我千年的俗語
哺乳諄諄  我說的是我的父親
一位還健朗的活在王國的老人  只是手腳不再靈便
然後我會說 珍惜你所擁有的 失去的不可能再擁有
即使還能夠再得到  已不是往昔的容貌
大地在歌唱  我的靈魂隨之而去  你追逼的鐘點
追逼我的鐘點  深沉的眼睛  裸露智者的悟覺
我說過我有理由贊揚  我們來這裡什麽也不盼望
我們在這裡卻得到了我們盼望的一切
玻璃時鐘的鐘聲響起  一個金黃的時刻
女人潔白的手臂點燃了日常的灶火
                           1991.禮泉果樹園
遊客
陝西 張紅偉
麻煩是不定時午餐中的盐
說也白說言輕言重都無法置身事外
心術複雜的遊客自作聰明的定義眼前事物
喉嚨發癢  咳出的都是醒世名談
那麼多人在一個美德上累死  緊隨其後  又有
很多人被一個卑鄙拯救  情人們難解難分
處心積慮的荷爾蒙膨脹了點點蜜語
所有的面目無法改變  形象生於內心
雕蟲小技的幌子  磨磨蹭蹭了多少是非曲直
流水推演的案情  刀口下急智求生
市井謊言於身後紛紛脫甲
日出日落  挑肥揀瘦的人們總喜歡子孫的盤剝
丟盔棄甲狼狽的在血中謀求攻略
牛羊誤事不斷的重複溫習春事
草木枯了節骨眼上有人出發
有人回家  一滴血  足以泅渡一生
暮色中的群山  有誰能夠坐穩
大風起兮  又有誰能夠拿得住自己
太陽西斜  各自揣猜的人們爭先恐後的逃出內心
五體投地的掏心掏肺  供自己享用
      1997. 醴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4 10: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
陝西張紅偉
我的心
似一叶小舟
载着我的痴情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
漂流,
但愿在某一个黄昏
你能把他收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08: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
陝西張紅偉
我的心
似一叶小舟
载着我的痴情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
漂流,
但愿在某一个黄昏
你能把他收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5 13: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月亮【一】
陕西张红伟
A
父亲一生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唯独我这一句
越说越长
老了老了
都没有说完
眼睛闭上的那一刻
还在嘴边挂着
B
或爱或怜的泪
凝聚成生命的海洋
无语的思念
就是那潮涨潮落
C
俄顷都化作虚无
飘散在月季的芳香之中
怕再来时
只有水中的影子
依然照我
D
岛走了
留下船只
在大海捡拾浪花
看它的形状
同我的心一样
【陕西张红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0 12: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陕西张红伟微诗一组

A  生活

梦的
   故乡


B  无常

  意外
     之外


C  生存

  气之颐使

D  孤芳自赏

一个人的精彩

E  诗人

一群疯子
躲在云朵后
弹琴 乞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07: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

陕西张红伟

【1.立春】
藤鞭就那么随风一甩 耳朵响亮
深闺的姐姐在一朵花中出嫁
春花开门麦子描眉 土坷垃滚成土豆
生姜笑得不成样子 那些高贵的羽毛
飞成燕子
咬一口 满嘴青涩
地瓜的爱情 被牛蹄子噼噼啪啪的踏响
【2.雨水】
喊一声 风来  叫一声 雨来
麦子洗脸  葵花 葵花 快回娘家
一路的村庄 干爹紧张每件俗事 雨水经过
草色渐行渐稀  鸿雁喳喳一地光华
我满满一月情豆 风 吹我吧  剩下的
与花朵无关 与杨柳无关     
【3.惊蛰】
琴弦上的兵马铁骨铮铮
紧锣密鼓的箜篌里
草木皆兵 十面埋伏的帝国
谁是谁的王上  一把碧血剑
满腔风雨 谁的天涯是谁的
千里鹰呼呼 万里虫潇潇
【4.春分】
气象定义的事情 黑等于白
大树等于蚂蚁
燕子一袭西装 透亮透亮的召集
姐妹  油菜花版的画册 柳叶刀刻情
乌鸦的天空 飞来一群鹞子 二千年的木鸟  
大把的羊赶着上山  那么多那么多的嘴
夸夸其谈
【5.清明】
想起忠君 绵山的火 从南从北从东烧了三天三夜
老柳树雕刻着慈祥 和孝道  子推 子推
于树洞里 一块衣襟用血说着清明 说着
国是臣的国 君是臣的君
春秋春秋 怎么算都值一碗大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14: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6.谷雨】
一个字一个字是谷子的兄弟姐妹
仓颉生字造字 天雨谷 鬼夜哭
浮萍默默 布谷布谷 布下漫天谷粒
谷子雨谷子雨 一点瓜二点豆三点四点杨花瘦
撇捺弯钩之间
惹恼柳娘 掐腰撩眼 惹恼樱桃抹红了脸
【7.立夏】
南坡北洼的豌豆 一夜一个想法
七姑八姨的幺蛾子来了 麦子娘娘怀孕 蚜虫孙子摸奶奶
无数的鸡汤熙熙攘攘 美好随机发生
喊破嗓子 世界无关紧要
红红绿绿的事情
必须写个十万八千里
【8.小满】
樱桃小嘴 总是节外生枝
现在 我们自负盈亏 平原人家
经常舍得 他们用脸说话 品质优良
萝卜青菜 各有所爱 小葱豆腐 清清白白
天大的事情  在田野都是芝麻绿豆大
沧海桑田 终究不过一粒尘埃
【9.芒种】
麦田 随心所欲的拥着我的兄弟姐妹
全世界的兄弟姐妹 阳光一样透亮
虎口拔牙 枣花枣花快来帮忙
这么好的时候 岂能让麦子走失
一个用镰 一个用锄 一个用耙 一个用杈
如此风和月 怎么也值得以身相许
【10.夏至】
你来了 满屋子的阳光灿烂
玉蝉骑着树枝马儿 三十八度的爱情
全天候等待 地久天长不如此刻拥有
苦瓜不苦 凤梨不哭 梅子伴鲈鱼 补心补肺
鸡情满满一锅 超度 超度 热的东风嫉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09: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不足道(五首)
             陕西张红伟
《日月》
月亮跌了个跟头
太阳匆忙扶起

这一扶不要紧
却辉煌了整个世界

《岛与船》
岛走了 留下船只
在蓝蓝的大海
捡拾浪花
看它的形状
同我的心一样

《朋友》
读不懂 你的眼睛
那口井 太深
我静静地等
昨日的那一声回音
那么的乏力

《记忆》
如果有人问起 就说
很久以前就已忘记

像雪地里的一场游戏
雪消 童散

《眷顾》
总是你在山里
总是我踏月前来
总是山风拂我
总是回首
夕阳深处那一瞥眷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17: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陕西张红伟
家在那里?
山从你的翼下来
海从你的笛中来
兰花指,芙容面
旗袍一袭,二月从你戏中来
笔走龙蛇,水起,狂草五月
横刀断崖,马上旌旗羞日
十月怒号,冰峰戴月,
虎啸,江河金戈铁马
好一个,大气回肠
足,一千公尺
踩,万里江山
心,满怀天下
何愁?
九万绿绦垂柳
十万大山相拥
驻足就是家
何必山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09: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以外(五首)


陕西张红伟


《时间》
漩涡
记忆之前是石头和盐
记忆之后是死亡和星空
幸存者轮回
一枚叶子 飘落


《吃鱼的三种方式》
第一种  想好再吃
第二种  边说边吃
第三种  吃完再说


《现实》
梦里
我被强奸了
梦外
我装作若无其事


《街道》
我走过街道,叶子绿了
我走过街道,叶子黄了
我走过街道,叶子落了
我走过街道,叶子绿了
我走过了街道


《城》
城的烟云,红的蜻蜓
一朵一朵的莲
水面上浮动的萍
青青的,神的殿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15: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雪》
你的白
闪耀的光芒
都是
眼睛的光芒

《镜中人》
他才是真的我
而我仅是他
在这个世界的幻影
一个或者许多个

《圈子》
一只鸟飞入苍鹰的天空
不会飞了
象从一百层的高楼坠落
翅膀错了 清风错了
阳流也错了

《灵魂》
那些恒存于宇宙的生命
是释放的光的精灵
善的恶的花辨
在湿漉漉的枝头
跳动五颜六色的鸟鸣

《走神》
那一瞬,我触到你柔软的水面
蜻蜒一点,一朵绽放的莲
打开你轻灵灵的绿,在闪电的门楣
显现你微笑的涟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7 08: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0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   认识你很荣幸  请您多多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7 14: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愿诗友快乐每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5: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來訪   請賜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5: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qq复活的依然 发表于 2015-12-27 14:54
欣赏佳作,愿诗友快乐每一天。

謝謝來訪  請賜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7 17: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柴門愚公 发表于 2015-12-27 15:16
謝謝來訪  請賜教

不客气,祝你生活幸福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8: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門愚公 于 2016-1-9 09:00 编辑

謝謝謝謝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09: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加入,资料归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8 11: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生 发表于 2015-12-28 09:35
欢迎加入,资料归档!

謝謝  請您多多指導  有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8: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诗友!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8 18: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妍 发表于 2015-12-28 18:14
欢迎诗友!祝贺!

謝謝  請多指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8: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师友资料如有变化,可以随时编辑。祝您交流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8 18: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妍 发表于 2015-12-28 18:42
不客气。师友资料如有变化,可以随时编辑。祝您交流愉快!

謝謝 費心了 請您多多指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0 07: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请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9 07: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您把眼睛转过来 这里的世界也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06: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審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07: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柴門愚公 发表于 2016-1-24 10:43
我的心
陝西張紅偉
我的心

審核評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30 04: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請審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30 21: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向先生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31 04: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柔剑 发表于 2016-1-30 21:37
欣赏!向先生学习!

互相学习  谢谢诗友来访  欢迎常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 07: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柴門愚公 发表于 2016-1-24 10:43
我的心
陝西張紅偉
我的心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7 08: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張紅偉在中國長安大學城恭祝各位詩人新春快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 18: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biggri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11 07: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各位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8 19: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常来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9 10: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凡 发表于 2018-1-28 19:51
欢迎常来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4-20 22:25 , Processed in 0.159952 second(s), 10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