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2|回复: 2

中国少林佛汉拳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5 14: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少林佛汉拳传奇

                               著者  远东天泽

         (选    段)

     大战白彦虎


天下英雄数佛汉,一入江湖众豪惊。
宏图霸业谈笑间,游人如梦一场醉。
挥豪提剑追风月,   锄尽妖孽还清平。
红尘未了世如缘,望叹春秋几人阅。


  白彦虎大笑:“好一个天地万物、皆可为箭!”他身体悬空,无法闪避,击向贾云露手臂的右掌只得变招疾斩而下。一声裂响,白彦虎右袖已被划开一条大缝,而这凝气成形的无形之箭射在他掌中,竟也隐隐发出一记金石相交之声。
  两招交手,白彦虎虽是稍落下风,但他已扑入贾云露身前五步,右掌疾晃数下,重又集结真力,复又拍向小腹。在这样短的距离下,弓箭已无效用,贾云露又如何抵挡“将军之手”?
  “嗖”。好个贾云露,电光石火间竟仍有暇再度拉紧弓弦,但这一次并没有出箭,他竟然在刹那间反手执弓,左手握紧弓弦不放,右手一松,反将弓胎弹出,正撞在白彦虎疾至的右掌上,空出的右手凝指成爪,斜撩白彦虎面门,袖中突又弹出二道黑光,分别射向白彦虎双眼。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暗器之王都有足够的应变,攻敌之必救!
  白彦虎不料贾云露应变奇速,抬头后仰避过刺目暗器,右掌已不及变化,弓梢尖正刺在他掌心劳宫穴上,却连一道白印都没有留下,浑如铁铸。白彦虎大喝一声,蓄势一掌终于击实,内力如汹涌澎湃的狂潮疾撞在偷天弓上。
  贾云露执在弓弦上的左手三指一热,流转神功沿弓而来,寻隙直冲脉门,迫不得已下只好将右掌收回,疾按在偷天弓柄上,方免脱手。脚下一声脆响,立足的树枝抵不过两人力道的冲击,终于折断。贾云露脚下一空,身体不由自主朝下落去,而白彦虎的右脚已无声无息地反踢而上,铁膝带着劲风,撞向贾云露的小腹,两人贴身肉搏,相距太近,这一膝竟是无可闪避……
  千钧一发之际,贾云露双手疾沉,偷天弓弦猛然搭在白彦虎的膝上,双方两股相反的大力相碰,弓弦再度紧绷,就在白彦虎右膝触及贾云露小腹的刹那间,弓弦已拉至极致,蓦然反弹。
  偷天弓弓力超强,箭支可攻千步之远。弓弦满势一弹几乎非人力所能抗拒,这一下就仿佛偷天弓将两人一上一下射了出去,贾云露高高弹起数丈,而白彦虎则疾速下沉。
  白彦虎落地时微一踉跄,右膝毕竟是血肉之躯,已被弓弦割伤;而贾云露身在空中,已觉气息不畅,腹痛欲坠,白彦虎那一膝虽未击实,但那雄浑的内力已迫人他丹田。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两人已交手数招,各受轻伤,却全无避让怯战之意。幽冥谷交锋不过是此次绝顶之战的前奏,这三个月里两人无时无刻不在揣摩对方的出招变化,可谓知己知彼。所以乍一交手,皆是尽出全力毫不留情。
  贾云露胜在变招奇速,偷天弓力劲不可挡;白彦虎则胜在功力深厚,举手投足都可造成巨大的杀伤力。两人以攻对攻,胜负瞬间可决!
白彦虎端立原地,望着贾云露从高空头下脚上俯冲而至,右掌由腹至肩画一道美丽的弧线,从下至上迎击,口中尚大笑道:“痛快痛快,与贾兄一战足慰平生!”
  贾云露亦是一声长笑:“贾某与君同感。”疾落的身体忽在空中不可思议地一滞,翻个跟头,并不硬挡白彦虎右拿全力一击之锋芒,脚尖轻点树身,借力再度冲天而起,人在空中,偷天弓弦再度拉紧,一道气箭又将抢射而出。
  然而这一次白彦虎却不容贾云露再放无形气箭,流转神功由“劈”字诀疾变为“黏”字诀,右掌按在树上,如影紧随贾云露腾空而起,速度竟比贾云露更快数分。就在贾云露开弓放箭的刹那,白彦虎手臂蓦然暴长数寸,一把就握在偷天弓弦之上。
  贾云露处变不惊,右手一拧,弓梢反点白彦虎乎腕“三焦穴”,白彦虎紧握弓弦不放,手腕横掠,避开贾云露这一招;贾云露撮唇吐气,口中发出气箭袭向白彦虎双眼,白彦虎摆头沉肩,一直护于胸日的左手突然击出;与此同时,贾云露亦左手放开弓弦,骈指点向白彦虎胸前……

  这一刻,贾云露的偷天神弓固然无法尽展其长,白彦虎最具威胁的右掌亦不敢松懈,两人足踢周围树木,身体在空中飞行不停,左手已连环交接数十式,迭遇险招。白彦虎内力雄浑,几番强夺偷天弓,但贾云露运起“雁过不留痕”的轻功,高大的身体仿佛化为一根轻飘飘的羽毛,随着白彦虎去势起伏,竟让白彦虎奈何不得,几度欲强以真力攻入贾云露体内,但贾云露应变奇快,巧招频出,又不时发出细小暗器,令白彦虎无暇旁顾。
  
  激斗数招后,白彦虎久攻无果,忽觉丹田渐枯,略感焦躁,竟是体内功力欲要耗尽的迹象,这可是他修成七重流转神功后从未有过之事,心知若再不能一鼓作气夺下偷天弓,等贾云露拉开距离发箭,已是有败无胜之局。
  恰好两人势尽将要落地,白彦虎猛然一声大喝:“放手!”先出脚踢在一棵大树上,保持身体平飞之势,右掌强将偷天弓弦绕于腕间,回掌亮肘,顶向贾云露胸口膻中大穴;同时将剩余的功力皆集于左掌,瞅准贾云露的掌势,全力硬击。
  而此刻贾云露也正欲变招夺回偷天弓,出脚踢树时足尖一匀,身体突然止于半空,亦是大喝一声:“放手。”两人力道相左,右手各自往回一带,左掌已不可避免地相接……
  “砰”的一声大响,这全力一掌终把两人分开。白彦虎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出,堪堪落在崖边,差半尺就会跌人万丈悬崖。贾云露却以脚尖为圆心、单足为轴,绕一着那棵大树平平转起了圈子,偷天弓依然留在他手里,而在白彦虎的右手里,却拽着半截断弦。
  火鳞蚕丝所制的偷天弓弓弦经不起两大高手的全力拉扯,竟然折断!

  贾云露遇挫不乱,趁对方立足未稳,疾旋的身体犹如石子般抛出,掌中偷天弓直指白彦虎腰下三寸,竟是以弓做棍,使出一招佛汉拳中盘龙棍法中的“苍龙出水”。
  盘龙棍法乃是佛汉拳一路棍法,这一招“苍龙出水”亦远非什么精妙的招式,但贾云露却在最合适的时机选择了最合适的一招,时间角度拿捏得精准无匹,令白彦虎有一种欲避无门的感觉。他此刻背处悬崖,如果硬接贾云露这一击,只怕会被击落崖底,但只要他稍有退让,贾便可抢得先机。
  白彦虎闷哼一声,脚下一沉,陷地半尺,身体不避不让,右掌疾挥,手中的断弦先击在偷天弓柄上,将贾云露这一式完美无缺的“苍龙出水”击偏少许,而这片刻的偏差,已足够“彦虎之手”再度抓住偷天弓柄,只要能抗住贾云露挟势而来的冲力,他有足够把握把偷天弓夺下来!
  然而,令白彦虎意外的是:他这全力一击尚未及发力,竟然已轻轻巧巧地夺下了偷天弓!
  就在白彦虎右掌触及偷天弓柄的一刹,贾云露已主动放开了偷天弓。双手化掌为拳,中指突起,凿向白彦虎的胸膛!
  这一招就是佛汉拳中的“黑虎掏心”。
  如果说得到偷天神弓是贾云露武功的一个分水岭,那么当现在他重又弃弓不用、反而以最平常的拳法掌握主动,才是一名武者在武道上真正的突破与超越!
  白彦虎毕竟是天下第一高手,生死一线的关头,不退反进,右足踏前一步,松开偷天弓,双掌先以阳掌平排揖下,然后力鼓双肘撞向贾云露前胸。
  如果胖九能看到白彦虎这一招,一定会惊喜得大叫起来。这一招正是贾云露曾在少林寺教给他的少林罗汉十八手中“揖肘钩胸”。
  这是白彦虎迫不得已下拼得两败俱伤的一招,他自知内力将尽,这一肘运足全身功力,就算是数尺厚的石板,亦会应肘而碎。
  然而,贾云露与白彦虎出招的刹那,都发现一个无可更改的事实,当贾云露的“黑虎掏心”直捣入白彦虎的心窝时,白彦虎的“揖肘钩胸”也将会击碎贾云露的肋骨……
  贾云露笑了,白彦虎也笑了。只怕事前谁也不会想到,江湖上最负盛名的两大绝顶高手的决战,到最后竟会用江湖上最平常的招式,一分胜负,甚至是一决生死!
  此刻两人虽已变招不及,却可及时散功。虽然撤去护体神功再硬承对方一招不免有所损伤,刹那间疾收内力亦会受到反挫之力,但总要好过玉石俱焚。两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面含微笑,一起逆运经脉散功收力。
  突然,白彦虎脸色变了,他发现自己竟已不及收功!当他强行把残余的内力尽数施出后,竟然再也无法控制真气的运行,若是在刚才激斗中发生这种情况,白彦虎必会因为闪避不开贾云露的重击而丧命,但此时此刻,受到重击的将会是贾云露,
  “砰砰”,两记响声同时发出。贾云露的右拳轻轻击白彦虎胸口,白彦虎的一对铁肘却是带着排山倒海之力撞在散去护体神功的贾云露胸口!
只见贾云露四两拔千斤之招,顺势而去。白彦虎大惊,一声大叫,坠落山谷之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6: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彦虎大笑:“好一个天地万物、皆可为箭!”他身体悬空,无法闪避,击向贾云露手臂的右掌只得变招疾斩而下。一声裂响,白彦虎右袖已被划开一条大缝,而这凝气成形的无形之箭射在他掌中,竟也隐隐发出一记金石相交之声。
  两招交手,白彦虎虽是稍落下风,但他已扑入贾云露身前五步,右掌疾晃数下,重又集结真力,复又拍向小腹。在这样短的距离下,弓箭已无效用,贾云露又如何抵挡“将军之手”?
  “嗖”。好个贾云露,电光石火间竟仍有暇再度拉紧弓弦,但这一次并没有出箭,他竟然在刹那间反手执弓,左手握紧弓弦不放,右手一松,反将弓胎弹出,正撞在白彦虎疾至的右掌上,空出的右手凝指成爪,斜撩白彦虎面门,袖中突又弹出二道黑光,分别射向白彦虎双眼。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暗器之王都有足够的应变,攻敌之必救!
  白彦虎不料贾云露应变奇速,抬头后仰避过刺目暗器,右掌已不及变化,弓梢尖正刺在他掌心劳宫穴上,却连一道白印都没有留下,浑如铁铸。白彦虎大喝一声,蓄势一掌终于击实,内力如汹涌澎湃的狂潮疾撞在偷天弓上。
  贾云露执在弓弦上的左手三指一热,流转神功沿弓而来,寻隙直冲脉门,迫不得已下只好将右掌收回,疾按在偷天弓柄上,方免脱手。脚下一声脆响,立足的树枝抵不过两人力道的冲击,终于折断。贾云露脚下一空,身体不由自主朝下落去,而白彦虎的右脚已无声无息地反踢而上,铁膝带着劲风,撞向贾云露的小腹,两人贴身肉搏,相距太近,这一膝竟是无可闪避……
  千钧一发之际,贾云露双手疾沉,偷天弓弦猛然搭在白彦虎的膝上,双方两股相反的大力相碰,弓弦再度紧绷,就在白彦虎右膝触及贾云露小腹的刹那间,弓弦已拉至极致,蓦然反弹。
  偷天弓弓力超强,箭支可攻千步之远。弓弦满势一弹几乎非人力所能抗拒,这一下就仿佛偷天弓将两人一上一下射了出去,贾云露高高弹起数丈,而白彦虎则疾速下沉。
  白彦虎落地时微一踉跄,右膝毕竟是血肉之躯,已被弓弦割伤;而贾云露身在空中,已觉气息不畅,腹痛欲坠,白彦虎那一膝虽未击实,但那雄浑的内力已迫人他丹田。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两人已交手数招,各受轻伤,却全无避让怯战之意。幽冥谷交锋不过是此次绝顶之战的前奏,这三个月里两人无时无刻不在揣摩对方的出招变化,可谓知己知彼。所以乍一交手,皆是尽出全力毫不留情。
  贾云露胜在变招奇速,偷天弓力劲不可挡;白彦虎则胜在功力深厚,举手投足都可造成巨大的杀伤力。两人以攻对攻,胜负瞬间可决!
白彦虎端立原地,望着贾云露从高空头下脚上俯冲而至,右掌由腹至肩画一道美丽的弧线,从下至上迎击,口中尚大笑道:“痛快痛快,与贾兄一战足慰平生!”
  贾云露亦是一声长笑:“贾某与君同感。”疾落的身体忽在空中不可思议地一滞,翻个跟头,并不硬挡白彦虎右拿全力一击之锋芒,脚尖轻点树身,借力再度冲天而起,人在空中,偷天弓弦再度拉紧,一道气箭又将抢射而出。
  然而这一次白彦虎却不容贾云露再放无形气箭,流转神功由“劈”字诀疾变为“黏”字诀,右掌按在树上,如影紧随贾云露腾空而起,速度竟比贾云露更快数分。就在贾云露开弓放箭的刹那,白彦虎手臂蓦然暴长数寸,一把就握在偷天弓弦之上。
  贾云露处变不惊,右手一拧,弓梢反点白彦虎乎腕“三焦穴”,白彦虎紧握弓弦不放,手腕横掠,避开贾云露这一招;贾云露撮唇吐气,口中发出气箭袭向白彦虎双眼,白彦虎摆头沉肩,一直护于胸日的左手突然击出;与此同时,贾云露亦左手放开弓弦,骈指点向白彦虎胸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6-23 06:59 , Processed in 0.093736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