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1|回复: 13

【中国诗人档案 号】茂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9 17: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诗人档案:    号】

       茂华,1967年1月生,湖北荆州人。
       喜欢诗歌,喜欢写作,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军时曾以”雁枫”为笔名出版过诗集《平分线》、《古城》等。2012年起以”百户笑笑生”为笔名在17K、起点、榕树下等网站发表几百万字小说,代表作有《巨蟒》、《白云苍狗》、《与美女蛇一起修行》等。《与美女蛇一起修行》已写206万字,130多万人阅读,曾连续几周跃登360网络小说排行榜前三名。
        我认为,欲为诗,欲为文,首先要为人端正,人正则文正。世间驳杂,我持悲悯之心,不自欺,更不欺人。
邮政编码:434020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荆中路80号荆州区人民政府
姓名:肖茂华
QQ:2855093200(百户笑笑生)
微信号:mh661214
电子邮箱:wzm19700720@163.com
电话:13035339893

     
晚春(组诗)

怀春

第一场春雨过后,你就
无法自拔,只得与草木为伍

你的脊椎弯成鱼钩,钓不起
打上烙印的一腔春愁

一夜白首,像大蒜和橡皮树的须子
说不准,草本和木本的春天哪个更年轻


杠杆

风在百叶岩上磨尖钻头
它要钻穿土层打通地狱之门

月亮的两只犄角尖尖
挑着一对磨盘似的山梁

太阳从地平线钻出来
像穿山甲一样带着土腥味

给我一个杠杆,撬动天堂
便于被闷坏的神仙越狱


如是我闻

一棵得病的桃树,开出
梨树的白花,被它颠倒的红白
传染疟疾,让整个桃园抖索

不想吃素的高僧,收藏满坛”女儿红”
在冬瓜的肚子里,填满六荤,清蒸
把牛百叶晒成梅干菜,放上油辣子煸炒


春逝了

苗圃是春天的脸书,花农
认真地给一棵白蜡修枝,渐渐
有了盆景的眉目

春天正在蜕壳,像老去的蚕
通体黄亮,体内,一个浓缩的太阳
照亮作茧自缚的路径

           

海魂衫

你穿着一件海魂衫
头上的白色遮阳帽,就像
海上升起的白帆
你的手无处安放,在胸前
一会儿交握
一会儿又松开
像游在水里的海星星
我渴望牵住这双手
和你一起在海里游弋
做一对比目鱼

瓶中梅

总在怀想灯下修书的雨夜
我摘一枝腊梅插进笔筒
等待季节丰沛
惊现你的眸子跳跃在灯光里
我赶紧捂住已写下的文字
唯恐有多余的梵音
将我的痴恋覆盖
然而我的禅旨招来另外的惶恐
担心春水一夜暴涨
我的兰舟撑不到你的心岸
深恐三月姗姗来迟
桃花灼灼时,你已不在我身边


蜂鸟(长诗)


                1
蜂鸟以静动合一之姿俯视大地
描绘天空的经纬,抽出无形的点与线
被它翅膀振落的日光不会破碎
落地时一声叮当,但是无法载入永恒
蜂鸟用嚼烂时空的牙齿打磨出一片空间
让它透亮如海底的水晶宫
它古典、高贵、大雅,不会让靡靡之音绕梁
为了革命,许多鸟成群结队空降
前赴后继像凤凰浴火重生
它们企图打破的法则从来不存在,它们被幻梦纠缠
我想借蜂鸟的双翅悬停在设定的高度
既不前行也不后退,既不往左也不往右
我听见腐败的树干囔囔作响
被数不清的虫子吸走了它的汁液,让它空余恨
我的心突然往下沉,像失控的潜艇
没有强大的引擎将我拖上岸
我恨自己笨重,没有蜂鸟轻灵

                 2
人类经常内急,找不到排泄的处所
而蜂鸟不会,它可以随意改变前行的方向
以最好的视角观察它感兴趣的事物
这唯一可以倒着飞的鸟,如果它愿意
有一只巨蜂鸟炫耀自己的体型
它用桨片状的翅膀在空中刷存在感
很快就被一股热浪推向远方
我是沉沦在时间最底层的弃儿
找不到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但是照常被人看成白痴
颠倒黑白是我的家常便饭
蜂鸟有时也会审视我的命运
它穿过我的心时,我的血液会因此而波动
我脆弱的血管连接五大洲每一条内河
承受它们如期而至的潮汐
你不会像蜂鸟般怀想,因你只有空洞的躯壳
也不能和它们一样停留在高耸的云端
只触摸自己的视线,在风暴的侧畔航行

                 3
你的影子,在雪地上完全消失
但是时光以博大的恩惠记住了你
蜂鸟,号叫着走遍七大洋的精灵
像雨点一样搁浅在棕榈树的阔叶上
你的歌声如此恬静,不学麻雀叽叽喳喳
更不学啼血的夜莺呼唤永不回归的神祗
如果我拥有你的灵敏之躯
会落在最柔韧的竹枝上,借助它的弹性一飞冲天
我昏瞎的眼看不见你的腹语
如在板结土地上新掘的井一点点潮湿
我以薄亮的光透视你厚重的灵魂
在我身上嘎吱嘎吱碾压过战车方队
把我的肉和你的血混于一体
让我在模糊的血肉中看到希望
蜂鸟,我抓拍到你
在瓦蓝气层里一掠而过的丽影

                 4
在极地之侧,你是神级的存在
你的名讳:神鸟、彗星、森林女神和花冠
把你载入不是传说的传说
你单薄的羽衣浸染了炫目的七彩
藐视丛林法则的王者,在时空的黑洞里孵化永夜
昏暝永不再来,拂晓在点燃远方的一片山岚
我看见隧道顶部布满灰色的蝙蝠
它们倒挂金翅,忍受白天强加给它们的寂寥
一只花喜鹊在做着变凤凰的美梦
只有猫头鹰充当圣骑士,征讨魔界的恶灵
一些丛生的乱象随着白昼到来瞬间爆炸
在滚过天边的雷鸣中记忆被清零
我要歌吟你,蜂鸟,用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
伴以东方古琴弹奏的最初的单音,这音符多么美
让我眼底那束冷光像烧红的灯管般渐渐温暖
我不会隐忍嗡嗡乱叫的黑蝇
如果不可饶恕,我会以血腥的杀戮将其终结

                 5
我听清大海泛起泡沫时的呓语
如一则寓言被埋在雪白的沙子底层
最早接触的抚摸,使我的皮肤发凉
记住从整个夏天零落的花絮
蜂鸟,也许有人嘲笑你渺小,我偏说你是鸟王
谁会像一只蜂鸟那么沉稳
当所有鸟类在飓风来临前如枯叶凋落
只有它如一抹月光岿然不动
它像一根银针穿过片片落叶,把已逝时光串联
如同闪电穿过层云
把一个亘古不变的哲思照亮
我曾截取来自虚空的不明讯号
唯一能解读的是蜂鸟的鸣噪
我款步走过绿色的竹林,追逐黄昏的天光
它像巨大的琥珀倾倒下来
把我连同一片竹叶封存
我比煎饼还薄,而且散发扑鼻的葱香

                 6
当黑暗与光明合体
随着那一声巨响飞扬的宇宙尘土
寂寥无声地纷纷飘落
这时候只有蜂鸟逆施倒行
如穿越火线的枪战王者,在落尘间飞舞
它的火焰让亚洲的长河沸腾
化开非洲的屋脊乞力马扎罗的雪
重开生命之河,拯救一头困在浮冰上的狮子
它从亿万斯年的星座陨落
在凡尘与土狗和山猪争夺领地
蜂鸟的尖喙衔着雪莲的种子
要在废墟上重建体系
它飞翔的姿势被映射在赤壁,让我的眼眶湿润
写进混浊的晶体里的记忆如山岚重叠
被时间之刃划开的创口是一条窄缝
它的边缘涂满粘合剂
等待蜂鸟穿过后就自行愈合

                  7
鱼鳞和羽毛状的白云,堆积如棉花垛
一年年苍老,变得没有份量,它浮现山顶
和积雪相映成趣,我的生命也在老去
岁月让红骨髓变黄,造血功能在减弱
慢性病在骨子里肆意蔓延
但我的心向往丛林,那最后的栖息地
有一片净土留给我,供我长眠
我将存储了一个世纪的忧伤化作清泪
沃入泥土,蜂鸟,这护佑大地的神灵
它阅尽人世,现在歇脚在山岗,静观其变
如飞矢在空气中穿行,断落一地枝叶的
一定是蜂鸟,它的夜歌如催眠曲般安恬
白昼替代黑夜,猎豹奔跑时拉直的身体
像青铜一样刚健有力,蜂鸟
你可以带走一个冰川纪,用白垩土做青铜像底座
给一具早已冰冷的尸骨以温血
它不可复活,但也不再腐烂

                  8
现在终于让我回到蜂鸟本身
不用任何想象,也不加以引申
我的水域:一口水草丰茂、用来饮牲口的池塘
处在一只雄性蜂鸟的占区
它凶猛地对我俯冲,向我宣示它的领空权
对我的领海权却假装无视
蜂鸟是主权的坚定捍卫者
它对所有大型鸟类也是如此,鹰鹫也会惧怕它
我不得不对这只愤怒的小鸟忍让几分
它没有修人类学课程,不懂我们人类的尊严
其实我对它的尊严也经常罔顾
虽然并不友好,甚至都不能平视,它始终居高临下
但是我愿意和它做睦邻,以后和平相处
它在雌鸟面前作U形盘旋
让阳光反射它唯美的颈部色泽
它振动尾羽发出嘶嘶响声,以此诉求情感
为获得异性青睐,它展现自己强健的肌肉
我观察蜂鸟的求偶方式,和人类并无二致

船歌

1

灵魂远走他乡之前,
是否有一个度牒让它安全过境?

听见龙骨的炸裂声
就像枣核穿过撕裂的时间。

即使你沉入海底,也不会有深层思索
比如与触及灵魂有关的。

2

牛顿观察苹果落地
一定回放过很多遍。
一个苹果像皮球一样,落下又弹起。

劳伦斯也写过苹果
像大颗的露珠一样掉落,
撞破自己,为自己打开一个出口。

桨橹,是灵魂的手足,
由摆渡人掌管,在肩上扛着,始终不能放下。

3

一条灵蛇走完河岸到水边的距离
耗费的正好是苹果从枝头脱落的时间
我们惊诧地看着这一幕
只有牛顿心如止水,精心计算着一些数据
在他排列龙骨并完成架构时
死亡不会真正开始,丧钟不会撞响

4

如果把每一个舱位设置成密室
所有人都在练习逃脱术
泰坦尼克号在沉默前
也许没有人够得到甲板
海水像阴影笼罩在人们头顶
形成难以逃脱的灭顶之灾

再没有人提起苹果
它可以自由自在地掉落
死亡真正开始了
关心存在与虚无已毫无意义

5

我们长期活在自己的浅表层
并没有注视渴望了解的内心
欲望只是依附于肉躯
甚至与欲望本身并无干系
因此,在灵魂出走时
我们的身体可能毫无知觉

6

现在回复到主题,说船
就像绞缆庄严地牵住堤岸。
车钟叮叮当当回到原点
锚抓紧水底的沙土,
风向球朝着顺时针方向转动
一切都还那么有序,
看上去都还有节制原欲的自觉。
诡谲的海浪在远处窥视,
时而有一些水沫溅湿船舷。

你会看出阳光和风都很柔软。

7

如果抚摸来得迟一点
夜色不会如此惊慌失措
一切都会从容地走向终结
如一条蛇走完从堤岸到水边的路程
如一个苹果完成它的自由落体

8

看见那座冰山了吗?
在我的正前方十二海里
快打右舵避开,快呀!

我们之间一段绕不开的孽缘到来了
一切都为时过晚
来不及做任何准备,没有一个决定足显正确
切肤之痛已经开始
当冰山的利刃接触到船底

9

以结束来衔接开始
悲剧往往会忽略过程
这中间的桥段是慌乱无序的
像醉鬼一样荒缪,语无伦次

黑暗的洋面,冰冷刺骨的夜凉
风以惶惑传染精神的苦痛
暗礁是一块巨大的磁铁
把这庞然大物吸住
海水比死亡更腥,海藻像灵魂一样摆动
窒息的感觉由外及内传递
最后的一个亮色终于熄灭了
死亡把一切都变成空白

10

海呢?向远处的天际线褪去
裹着被切断的巨轮的龙骨,
船舷被轻微地扭曲。
海和天这一次拥吻极其短暂,
来不及打捞任何战利品。
时间把所有东西都带走,
以它自己的习惯进入长眠。

你,在永生中唱着船歌!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18: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老师佳作,问好。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9: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舒 发表于 2018-4-29 18:51
学习老师佳作,问好。

感谢何舒师友临读点评。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19: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老班长敬礼!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9: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掠影 发表于 2018-4-29 19:03
向老班长敬礼!

谢谢战友赏读拙作。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2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问好茂华老师。祝您节日快乐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1: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桑贤才 发表于 2018-4-29 20:35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问好茂华老师。祝您节日快乐

谢谢贤才诗友临读雅评。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9 21: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赏析大作,才高八斗。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3: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文芳 发表于 2018-4-29 21:44
赏析大作,才高八斗。

谢谢文芳诗友。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0 02: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睹诗人风采,遥祝节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07: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萧萧 发表于 2018-4-30 02:49
一睹诗人风采,遥祝节日快乐!

谢谢风雨潇潇老师,节日好!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0 08: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抢沙发!
收藏朋友大作,待细细领悟留评。
祝: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10: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湖水微蓝 发表于 2018-4-30 08:15
来抢沙发!
收藏朋友大作,待细细领悟留评。
祝:创作快乐!

谢谢湖水微蓝诗友临读。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0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欣赏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8-15 09:31 , Processed in 0.099374 second(s), 5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