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回复: 7

白马驮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 10: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释圣静

题记:佛教历史掌故小说

话说在重庆市长寿区邻封镇,离场镇不远有座山……山里有座寺庙(东林寺),庙里曾经住着一位杨老和尚……说杨老和尚,不得不说白马神墓。关于白马坟,当地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明代成化年间,一位姓杨的官员(长寿区渡舟人氏)因厌世忌俗而出家当了和尚,在东林寺任主持,法名“妙盛”,由于乐善好施,持戒精严,精通佛教经典,并身怀异能(神通)曾有用法杖,截石而涌泉水的神通故事……当地人亲切的称呼他为“杨老和尚”。杨老和尚潜心法事,并发愿对多年失修的东林古寺进行修葺、扩建。他东奔西走,化缘筹款。一日,到了川、鄂交界的武岭山区。听当地百姓说哈,这个地访有匹妖马,常伤害人畜。若老法师能施法降伏妖马,百姓愿捐资修庙。杨老和尚便来到一山腰,果见一匹白色妖马直奔而来。杨老和尚施展法术,降伏了妖马。并给白马套上龙扣,配上马鞍,牵白马一道化缘筹款。百姓见妖马被降伏,纷纷慷慨解囊,一下凑集了金银两箩筐。杨老和尚令白马先将金银驮回东林寺急用。白马驮着金银,翻山越岭,涉水过江,辛勤奔走七天七夜,终于将所化金银驮运到了东林寺。
东林寺僧人不知哪里来了一匹面自狰狞的白马,还驮了两箩筐金银,怕引来祸患,于是紧闭山门,不让白马进寺院。白马在山门外等杨老和尚三天三夜,饥渴而死。
老和尚回到东林寺,悲痛不已。将白马厚葬于寺内丛林之中,立墓树碑,让游人焚香参拜。

至今东林寺内,还立着杨老和尚和白马驮金塑像,九十年代初,在我的恩师,时任东林寺方丈照圆大和尚的领导下,作者(释圣静)曾参与恢复(在原来的坟墓上,用石头加固)杨老和尚坟以及白马坟。
照圆老和尚,圆寂后也安住此处,与杨老和尚等祖师,还有白马神墓为邻。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 17: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老师,祝福创作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13: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8-5-3 17:15
欣赏,问好老师,祝福创作快乐。

编辑老师吉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23: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编者:同时也作为作者,很感恩各位读者老师,乃至文学前辈方家,对这篇极其幼稚的处女作(第一篇)小说关注!老实说,竟管当年首发在《中国文艺》上,但就是当年我对它,极不满意!乃至于对我自己的小说才能,感到深深的绝望……在重新刊发《月印无心》佛教文化平台,得到一位文学专业级的作家鼓励后,我才又写了《白马驮金》这佛教小说……喜出望外的是,《疯儿小强》在五六天内,在月印无心佛教文化公众号平台,已突破三千点击量!感恩佛菩萨加持!感恩老师们关注!
月印无心佛教文化平台总编:释圣静。
2018.5.12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1: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印无心 于 2018-4-2 09:34 编辑

疯儿小强(微型小说)

重庆   叶小兵

           深夜,天降大雨……
           在雷雨声中,骤然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男孩哭声,凄惨可怜,让人听了心酸。不看便知,又是“小强”疯病发作,在哭喊他的爹娘……
         小强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他的妈、爸都很心疼他。他们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倒也祥和、平静。后来,小强的妈——黄娇娇出远门去挣钱了。那时,小强才上小学一年级。两年后,他妈回来了,仿佛变成了城市的娇小姐,莺声燕语,婀娜多姿,好像天上飞回的俊鸟儿,令人惊奇不已。
       小强的妈自从回来后,性情大变,每天摆首弄姿,浓装艳抹。招惹得他家就像天天坐流水席一样,进进出出都是些男人。
        这些男人中,有个叫王达的,系云南人。以前在老家因为穷,年岁大了也没讨上婆娘,就到外面来混。嘿,不知怎么的,这小子竟混得发了起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争先恐后开始建造砖房。脑瓜子灵光的王达就在此地开办了砖厂,成为本地区第一位砖窑主。钱倒是有了,但在婚姻上总是阴差阳错,三十好几了,还是庙门前的旗杆——光棍一条。
        这时,黄娇娇回来了,娇艳、放荡就像春天的太阳,照得一些男人的心如火燎,烧得他们恨不得将眼珠子摘下来挂在她的身上凉快凉快。怪不得天天都有一些男人像猪拱食似的往她面前拱。
         王达是最先抵不不住黄娇娇魅力的一个。这虽有别于肠胃的饥渴如狼一样可怕,可也像魔一样让人着迷、沉醉。王达从拥有黄娇娇的那一刻起,就像喝盐水似的,越喝越渴,越渴越喝,形成了不光彩的循环往复。
         从此,王达的心里、眼里只有娇娇,俩人并不避闲,天天粘在一起,跟娇娇好得像合穿一条裤子,谁也离不开谁,邻人皆知,惟有憨包傻憨不觉。
         时间一长,黄娇娇做起了白头到老的美梦。可惜,再好的梦,终归是梦。美梦成真,须费一番周折。第一:盼望男人死?男人死了,嫁王达有理。可是,憨包身体健壮不会早死。杀人?不敢,再说杀人偿命,划不来。第二条:离婚?要不得,既花钱又麻烦,且男方不离的也难离得平和。第三条:逃跑?不是有人说:“三十六计,逃为高嘛。”他们商定逃跑。
        岂料,逃跑未成,却被争风吃醋的姘头告秘,憨包发觉,两个男人就像武打片中比武夺妻一样摆开了战场。结果,由于黄娇娇的暗中使坏,憨包吃了败仗,躺在地坝上起不来了。
         憨包先告到镇联防,人家收了王达的礼,不但不管,还骂:“妈卖逼……龟儿胀胞了。要打,打死了再说。”后来告到法院,法官说:“他俩自愿,此事难办,打人不对,给钱免灾。”
        小强的妈“黄娇娇”乘机跟王达逃脱了。憨包气得一病不起。可怜的小强,小小年纪终日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指望爸爸能好起来。想不到,原来健壮的憨包竟一命呜呼!
         可怜小强还不到十一岁,遭此惨变,痰迷心窍,傻子一样守着爸爸的尸体发呆。后来,邻居帮忙,上报镇政府有关部门,才把他爸爸的尸体火化埋掉了。
       如今,人去房空。空房外,却多了个疯儿小强。
     那个邪淫的娘竟不知逍遥到何方,空留疯儿在暴风雨中哭爹喊娘……
       可叹:私奔的孽情如干柴烈火,烧毁了这个家庭的幸福,葬送了丈夫的生命,摧毁了儿子的健康。万恶淫为首,实乃至理名言。

2001.12.23定稿曾刊于北京《中国文艺》杂志。

月印无心佛教文化平台发布。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14: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印无心 发表于 2018-5-13 01:08
本帖最后由 月印无心 于 2018-4-2 09:34 编辑

疯儿小强(微型小说)



好文,学习了,问候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7: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儿女 发表于 2018-5-14 14:45
好文,学习了,问候作者。

感恩关注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5 17: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创作丰腴,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6-24 14:55 , Processed in 0.950642 second(s), 6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