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2|回复: 7

[散文诗] 熊出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 07: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点点姥姥 于 2018-8-27 10:46 编辑

熊出没
文/清寒如斯
沸池蛙,噪林鸦,茅舍竹篱三两家
一间茅屋低低檐。风也遮严,雨也遮严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犹喜青山隐隐,绿水潺潺——题记


一个原始森林的的“熊”故事,始终让人匪夷所思。
黑熊,人们习惯叫它黑瞎子。其实,它并不瞎,只是视力较弱,就像人的近视,在超出它的视力大约百米左右,就看不清了,多半的时候是靠嗅觉来判定事物的远近与安危的 。

1.
在我的记忆里,那一段山林中的童年,只见过两次黑熊。
一次是被欧阳老猎人用雪橇从山里拉回村子,许多人围着看,那只黑熊斜躺在雪橇的木板上,大约有四尺多长,黑宗色的毛发,像毡片一样,厚厚的乱糟糟的。但不知这只黑熊是怎么死的。


欧阳老猎人,曾经多次与黑熊打交道,也无数次的与黑熊周旋,他却说;很少用猎枪俘获到成年的黑熊(即智商高的成年熊)。黑熊们在秋冬季节都会给自己预备过冬的“衣服”,它们在吃着橡子松果的时间缝隙,会将松树流出的松油一遍一遍的蹭在身上的各个部位(野猪也是),然后,再在地上一遍遍的打滚,这样重复多次,身上便形成一层厚厚的毡片,别说是风雪寒霜,就是刀枪也难以进入。要想黑熊中弹,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当然需要技巧与力量)把黑熊惹怒,一直怒到龇牙咧嘴,张着大口喘气,你趁机朝着黑熊的嘴巴喉咙开枪,达到你的目的。否则,很难。

还有一种越冬的方法,多半适于带着熊仔的雌熊蹲洞,原始森林里,有一种空心的树洞,就是最好的选择,熊妈妈带着熊仔猫进树洞里,不吃不喝,以消耗自身储藏的脂肪来维持生命,实在饿了,就舔舔自己的脚掌来补充能量,所以有经验者提醒年轻人,冬天上山打柴,一但发现空心树洞的上端有霜雪出现时(熊呼吸的象征),如果不是有备而来的涉猎者,千万不要去扒树洞,自找苦吃。      

2.另一回是;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们约好去夹信岗採野五味子(山花椒,那是一种药材),在经过小山岗时,我们高声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目的是驱赶我们近处或者前路的野兽,让它们躲开。我们谁都没在意眼前的一棵常被我们叫做“伞”的橡子树,这棵树长在小南山的顶端小路的旁边,它有四肢发达的枝干,伸向四周不同的方向,远远的看去就像立在山头的一把遮阳伞。人们走路累了热了。总会在此歇歇脚。当我们距离树有七八十米远的时候,突然一只黑熊从树上跳下来,“吱!吱!!”的叫着在树下转圈,我们第一次见到活的黑熊,害怕极了,惊魂落魄间,回头向着来路跑去,跑了很远很远,喘着粗气回过头来再看时,黑熊早已无影无踪啦。

二.
正题,《熊出没》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北风呼呼的狼嚎般吹着哨子,隔着窗玻璃看到一片一片的“棉絮”从高空飘落下来,有的覆盖在石头上,有的挂在树枝上,有的被寒风旋进山坳里。小山村白了、大小山岭白了,门前的一切都变得白白胖胖,像一群发福了的静立者。一眼望去大地演变出了翡翠般的晶莹。当你走出小屋,一股清新的空气侵入肺叶,把不情愿的体内的气息缠缠绕绕的置换出来,在你的面部打旋,像一缕缕白烟慢慢消散而去。
一眼望去;
千丘万壑雪花浮,
飘飘洒洒落谷沟。
全似玉尘消更积,
半成冰片半积流。
邻居们”唰,唰“的扫着门前雪、孩子们的打闹声喧腾在白色的世界里,与雪花飘飘的意境融为一体,形成一场平静中夹杂着喧嚣的闹剧。
寒光冷色清天远,
轻触岩风绕脚楼。
平地悬起三尺缎,
丝丝缕缕润风喉。
忽然,从东屯的西南角传来了狗叫的声音,(这里是鼎鼎有名的老宋家,他是从夹皮沟移居而来的一户以射猎为首的人家,他家坐落在两个小山丘的缝隙间,不管哪个季节,阳光总是首先照到他家的院子里,)随后是人声的喧扬,嘈杂的声音里,似有哭喊声夹杂在其中。这里,隆冬是一个十分洁净的季节,更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季节,稍有风吹草动,一公里外的地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在那寒意袭人的世界里,每一家一户,夜里全都关门闭户,而且将木质的栏栅大门栓了锁了还要再用木杠顶紧,以防野兽的侵袭。


即使这样一场防不胜防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年春夏大旱,秋天又遇上了连阴雨,至使山里野果减产了八成。那年的冬天,老宋家的玉米收成也不好,偌大的苞米楼子,只有三成满。一家人计划着,今年要少养两头猪,少养几只鸡鸭,以便苞米青黄不接。因此,也每天把苞米篓子的门关得紧紧的,生怕外来的野兽偷吃粮食。

一天夜里,宋家老二嘉明听到苞米篓子的门“吱~~吱~~”的响了,他没有开灯,习惯的端起了枕边的猎枪,悄悄地出了房门,蹑手蹑脚的倾听着来自苞米楼里的动静,有咀嚼颗粒的声响,有苞米穗坍塌的声音,有粗粗的喘气声混合在一起,仅凭着粗粗的喘气声嘉明断定,是黑熊钻进了苞米篓子,而且还是一个大个的家伙,因为苞米楼子一米半高,小的东西根本上不去。他没有惊动家人,慢慢的把院子的大门打开,以便把野兽赶出去。谁知,这个大胆的东西,怎么赶,在它没有吃饱之前就是不下来,老二嘉明用木棒敲木棒,用打火机照明,不管你怎么赶,它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无奈,嘉明只好朝天空放了一枪,才把一只吃兴正欢的黑熊从苞米楼子里赶了出来(黑熊只会上树而不会下树,在苞米篓子也是一样,情急的时候就往下跳,蹲在地上,多数的时候,人们把蹲下来,摔疼的呻吟叫做“笑”,其实是在疼痛的哭喊),随着一声怪笑,这只黑熊没有按照嘉明的想像直接往院子外逃跑,而是朝着嘉明撞过来,好像是嘉明破坏了它一顿美餐而进行殊死的报复,而没有丝毫偷吃别人食物的羞愧。

就在这时,屋里的老大听到枪声也端着枪站在门口,眼看着老二嘉明要与黑熊纠缠不过,说不定马上就会被黑熊摁倒,情急之中老大朝着黑熊连开两枪,谁知,黑熊的皮毛,根本透不过子弹,子弹在黑熊的颈部“噌~噌~”的滑了过去,这时老大也乱了手脚,子弹不管用了,老二的性命难保,老大不顾个人的安危,扑上前去走与黑熊搏斗,一圈一圈的引着黑熊靠近,替下了嘉明,黑熊大怒起与老大撕打,就在这时,老大顺手抄起脚下的木棒对着黑熊的一只眼睛刺去,直听“呲”’的一声,随着一声惨叫,黑熊放弃了与老大的纠缠,“吱~吱~”的摇着脑袋连蹦带摇的朝大门外跑去,全家人都闻声起床,齐刷刷的站在院子里,看着一道血线,从老大的身边,向着大门外延伸。

这一幕残酷搏斗,让惊魂未定的宋父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长长的一声叹息后,躺在那里。从此以后,老宋家哥俩将大大的苞米篓子,安装上了最先进的保护机关,冬天的夜里,只要楼门一开,就能牵动自动猎枪叩击,不再需要人为的操作,保证了人粮的双层安全。这一年老宋头,像是得了精神病和强迫症,整天说着“嘉明,躲开!嘉明,躲开......”

时间到了第二年,这一年春夏风条雨顺,老宋家的苞米、高粱、大豆样样籽粒饱满,各种杂粮小作物大丰收。老宋家秋后又增加了一处粮仓,这一年两个苞米篓子满满的,还另外增加了一间房式仓库,仓库的门口与苞米篓子的门口都精心安装了保护设施,再大的雪夜也不用操心粮食的安全问题了。多半个冬天过去了,再没有野兽的骚扰。全家人庆幸着“这是一个平和安详的冬天!”

快过年了,他们计划着来年的种植,养殖与狩猎的项目,女人们将包好的粘豆包,杀完的猪肉,储存到了天然冰箱,(埋在了雪地里),全家的一切看上去平平和和,静等着着新年的到来。
可是老宋头,始终走不出二儿子与黑熊纠缠的阴影,冬天下雪以后,他几乎每天清晨都要亲自去粮仓、苞米篓子视察一遍,看儿子设置的机关没有完好,确实是相安无事,这一天,他才能放下那颗悬着的心。有人说,心灵的困惑,是人生中最可怕的弊病。有的多事之秋,来自多事之人!若能,镇静的掌握自己的情绪与行动,对于周围的声色犬马充满免疫力,那些被称作捡来的灾难就会悄悄的减少或者隐退。

又是一个大雪漫天的清晨,老宋头他独自一人来到苞米楼子视察,眼前的情形让他愣住了,几只猎枪躺在地上,一只黑熊将头埋进雪地里,四肢平平摊开,像是死的样子。老宋头心想,这是黑熊自来找死,想偷吃苞米未成,而淌了猎枪,中弹 。。。。。。他以为黑熊真的死了,看看还有没有呼吸,上前用脚去踢踢黑熊的屁股,正在这时,黑熊突然把头从雪窝里拔出,收起了四条腿,抖抖头上的雪,一跃而起,伸出“双手”把还未反应过来的老宋头,摁在雪地上......

孩子们出门喊老宋头吃早饭,突然,看到这场触目惊心的一幕。
等家人赶到现场,老宋头已经奄奄一息了,被黑熊舔了脸上的肌肉,棉衣被撕的粉碎。

* 后记,这个故事,原来叫做《熊报愁》,是我父亲与我的二伯父早年经历的,父辈不厌其烦的讲给我们听,讲给邻居家的孩子们,都是为了安全起见。听了他们故事,特别疑惑。那种让人恐怖的场景,总是不能忘记,并且一直疑惑。越想越神奇,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难道熊也遵循了古人的名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甚至变本加厉,这不是吗?黑熊的一只眼,换了老宋头的性命。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有迷信的人说,是山神帮了黑熊的忙,撤下了宋家埋伏的猎枪,才有了故事结尾的悲剧)不然,黑熊怎么把那些猎枪平安的撤掉放到而不出响声呢?难道黑熊提前穿越到了智能时代,先人一步掌握了比老宋的儿子更先进的机械原理吗?故事的疑问与故事的结尾一样,一直像一种瘟疫,腐蚀着人们的心灵,羁绊着人们的脚步,使弱者步步小心,事事烧香拜佛。


把这一段时间,最后一篇小故事送给大家,送给我的童年朋友,送给爱我恨我的上帝。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也许我还会回来,也许我回不来。因为上帝不停的在开着玩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8: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08: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8-6-2 08:11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早上好邓老师!远握致谢!祝福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09: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拜读学习!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3: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童趣缤纷,语言淳朴,细节细腻。拜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23: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拜读学习。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06: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徐老师、戴老师、阿伟老师!谢谢阅读留言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0: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始终相信多事之秋,来自多心之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0-20 10:22 , Processed in 0.760817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