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9|回复: 27

《当前所有的诗歌奖都是人脉奖》(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4 21: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若 于 2018-6-24 21:42 编辑

               当前所有的诗歌奖都是人脉奖         (2016-08-24 15:59:30)[url=]转载[/url]

标签: 鹰之 李白 苏东坡 文化分类: 鹰之论语

编者按:

      作者的观点发人深省,但是不全对。还有一些诗歌奖是以营利为目的的。
      “文章憎命达,鬼魅喜人过。”伟大的诗人与作家大都是孤独的倒霉蛋,命运与时代的抗争者。他们的作品从来不是学校培训出来的!他们都是上帝的使者。

       偶遇此文,各抒己见。


  写了小文《提前“死”了,就不会再“死”一次》后,很多年轻诗友问我,老师为什么那么悲观,现在都四维、五维时代了,除了天时、地利、人和,难道就没有第四点第五点吗?我说有啊,比如“人脉”,但它不但不是代表人心所向的人和,甚至更多时候是它的反面。比如,最近二十年内,有一个诗人是因为获了诗歌大奖才被人拥戴、敬重的吗?我所看到的反馈,更多的还是质疑与批判,难道大家都看错了吗?都在仇富都在羡慕、妒忌、恨?
  
  中国社会盛行的“道家写诗,儒家评奖”已经有几千年了,不会在我们这一代突然终止,除非将来有一天儒教文化被道家文化所彻底替代(这怎么可能呢?)。儒教文化的核心是“人学”,是人脉决定一切,道家文化的核心是“物理学”,是万物平等,是大千世界自身的内部矛盾在起主导推动作用。
  
  在中国,所有的诗歌奖都是人脉奖(地方歌德小奖除外),都是圈子文化,没什么官方、民间的区别,你是圈子内的草包也能坐顺风车,圈子外的再好也白搭。当诗歌的“天时”在时,由于整个世界的目光都关注这里,诗歌评选结果就会相对公平,相对可靠。当天时不在,所有在“阳光”下操作的流程都自然悄悄转入地下了,所谓“公平、公正”只是某个小团体内部的事了。什么是“阳光”?就是整个世界的目光!这个道理就类似,因为没有了男人热辣辣的眼光,女人们就没必要认真洗脸、认真化妆、认真穿衣服了。
  
  我从不劝年轻人去努力做一个诗人,就如同不愿鼓励他们努力去倒霉,诗人、作家从来就不是人培养出来的,而是上帝培养出来的,上帝培养他们的法子就一个——让他们去倒霉。好诗都是最倒霉的诗人写的,但诗歌奖却一直是一路风光的人在评,一个风光者又怎么能理解一个倒霉者的心呢?而一个倒霉蛋可能有心境、有条件去玩人脉吗?
  
  真正的写作都是从绝望开始的,屈原流放写《天问》,司马迁宫刑写《史记》,苏东坡乌台诗案后写《念奴娇。赤壁怀古》,曹雪芹潦倒绝望中写《红楼梦》。因为绝望,诗人、作家的作品才抵达了它的最终气质——旁若无人。你看看当代的诗歌选本,刊物,有一本不是在向读者谄媚吗?有一本不是在对着某个具体人群抒情吗?距离这种“旁若无人”之境远着呢。
  
  陈子昂的《幽州台歌》为什么好?好就好在它对“旁若无人”四个字做出了最恰当的解释。“旁若无人,万念俱灰”才真正是诗歌艺术的最纯粹境界啊!当你什么时候能真切领略此等心境,说明你的写作才真正开始。
  
  所谓“旁若无人”,就为不单纯为某类人、某群人、某族人写作,它的读者是天是地是万物是全人类。试问,你能对上帝说“最黑的黑是白”这样0创造力的屁话吗?你那不是在骗他吗?可是,这种0创造力的屁话,就是中国近代名诗人的名句。当他们再上一个台阶才会明白,不是拒绝隐喻,而是不屑隐喻,不是拒绝抒情,而是不屑抒情。
  
  我为什么对获得首届李白诗歌奖的洛夫、于坚、西川、沈苇、欧阳江河、杨炼做出了二流、二流半的评价?很简单,他们没有达到那种境界,他们还没倒那么大的霉,没悟透那么深的道,没出现那种孤绝的气质,他们还是凡人。
  
  如果再确定性绝对一点说,他们还是学者,还算不上诗人。什么是学者?什么是诗人?前者对道进行解说、传播、解构,而后者是创立新的道,那才是人间没有的东西。他们所抵达的最高程度正是解构阶段,比如,最黑的黑是白,最白的白是黑;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对于远方人,我们也是远方;所有的瞬间是同一个瞬间;所有的归宿是同一个归宿;所有的启示是同一个启示;当一个人以眺望迫使海倍加荒凉;他在最深的睡眠里醒着……
  
  这些都不是道,是抒情!一个凡人对圣人之道的解说罢了。
  
  可是,操他娘,再过多少年,中国的编辑评委学者教授能把道和抒情分开?!能知道二者之间隔着多少年距离?!
  
  
  比这些人稍高一点的是多多,但也未抵达可塑造道的一流境界,只是客观性和普遍性比他们高一层次罢了,最终的归宿还是抒情。可能还是生活得太舒心了,没有反复承受死去活来的倒霉岁月所致,要不怎么就差那一点跃不过去呢?比如多多新写的一首诗:
  
  《读伟大诗篇》
  【多多】
  
  这童话与神话间的对峙
  悲凉,总比照耀先到
  顶点总会完美塌陷
  墓石望得最远
  所有的低处,都曾是顶点
  从能够听懂的深渊
  传回的,只是他者的沉默
  高处仍在低处
  爱,在最低处
  让沉思与沉默间的对话继续
  
  这首诗就已经接近理性了,可是最终还是没能跨过去,还是抒情诗,这首诗能提取出来的就是“悲凉,总比照耀先到”一句,是可以把抒情升华为理性的,但他没有。其他的句子虽然也在说理,但却是前人早已表达多次的理了,只是用了自己不同的表达方式罢了,比如“爱,在最低处”,伟大诗篇本就诗人最倒霉时候诞生啊,有多少人论述过了。
  
  我一直盼望着,能有一个中国诗人把中国人的道传播到西方去,并启发中国新一代哲学家的诞生,但这如同卧冰求鲤那样艰难啊,让一个无信仰民族诞生这样一个人物,比一个信上帝的西方诗人可能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可是,中国诗人仅仅抛却一个浪漫主义思维还不知多少年呢?!恐怕我不解释一遍“浪漫主义思维”这个词,中国理论界还不知再过多少年才搞明白它。
  
  很多诗友羡慕我,说虽然没出什么名,没获什么奖,但一直有很多博友在默默支持,其实我和他们一样绝望,尽管很多朋友在解读转载我的作品,但真正明白我写作目的的却寥寥无几。我也一直在总结自己,是不是有晦涩词不达意的地方误导他们?于是我要求自己深入浅出一些,再深入浅出一些,但好像还是徒劳。顺便转载几个新近对我的短评简评一下吧:
  
  这是诗友清江暮雪的点评——
  
  《目睹黎明》
  【鹰之】
  
  黎明前的那阵黑
  是魔术师的一双手
  它在故弄玄虚——
  
  先是一把银沙撒在窗台
  又一把撒向茶几,桌面,柜门
  紧接着,一双大黑手一抹
  它们便全溶解在黑暗里
  仿佛,白衣军团派来的间谍
  完成渗透后,身份被涂抹的滴水不漏
  紧接着,白衣军团开始进攻
  被分裂的黑暗开始退潮
  天一下子亮了
  但那些银沙呢?
  
  有幸目睹黎明,是一个早起者
  意外获得的一笔赏赐
  仿佛免费欣赏了一部战争片
  “间谍”和“先锋”两个风马牛的词
  一下黏在了一起,它们
  把抱成一团的相似人群
  切成两块,又重新合二为一
  
  微品:黎明本来只是一个抽象的词,但在诗人鹰之的笔端,则不仅具象,而且还有动画片的效果——清晰,生动,有趣。其中写得最为成功的是第二段,“银沙”这个意象相当新奇且生动,最后的疑问则能调动人们的想象,也让黎明变得有几分神秘。
  
  
  鹰之点评这首诗的主题不是在修辞黎明,最关键一句是“先锋思想家就是人类的间谍”,他们把一种人类“离间”成有思想和无思想的人类两种,然后再汇合成有思想的一种,周而复始,一直这么存在下去。但他们自身的宿命却只有一种——消融进黎明前的黑暗中。
  这便是建构,是马克思书中没有的东西,中国理论家当然不会知道,因为博士、院士课本中没有这句话。
  
  
  《次要事件》
  
  【鹰之】
  
  儿子把音箱音量调小
  小到什么也听不到
  毫不知情的我,却
  不知被什么击中,陷入了发呆
  他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想起了18岁,夏天,你妈妈……
  他说,我知道
  他突把音量一下放大,一首叫粉红色回忆的老歌
  便一下灌满了整个房间
  
  这世上,每天都有很多次要事件在发生
  很多可有可无的人在写作
  我们感知不到他(它)们,却
  被这些纵横交错的纤维屡屡穿越
  但它们不是那些重要事件的枝叶
  它们是经纬线,在游走,交错
  直到编制成了一个地球仪
  
  我说不出地球最次要的地方
  正如说不清,喜怒哀乐诞生之前
  
  微品:次要事件,却“是经纬线,在游走,交错|直到编制成了一个地球仪”,在诗人看来,次要事件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重要事件,比如诗人在第一段中所提到的“想起了十八岁,夏天,你妈妈”,这个次要事件,于诗人的儿子以及诗人本身,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件,它既关系到诗人这辈子的人生,更关系到了诗人儿子的生命诞生。在这首诗的末段,诗人则对“次要”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我说不出地球最次要的地方正如说不清,喜怒哀乐诞生之前”,通过这句诗,我体悟到了诗人对“次要”与“重要”的态度,显然,在他心目中,似乎没有什么“次要”是绝对“次要”的。
  
  鹰之点评:这首诗如果仅仅是形容“次要事件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重要事件”,那我和洛夫、于坚、西川、沈苇、欧阳江河、杨炼他们又有什么分别呢?不还是对前人理论进行解构吗?不还是诡辩吗?这首诗的真正主题是次要和重要是母子关系——次要事件是重要事件的母亲。还有更重要的一句我没说,是含着的——这个顺序是不能颠倒的,它必须那样,才是道。但遗憾的是,让重要事件繁殖重要事件,一直是人类的一个美妙错误,而且一直在犯下去。
  
  李建华赏析鹰之诗歌《雨夹雪》
  
  
  雨夹雪下了一夜
  我却梦见两人在吵架
  一个说,世界是黑的
  不信,我素描给你们看
  一个说,世界是白的
  不信,我写意给你们看
  
  
  
  清晨起来,白茫茫一片
  那山、那树、那河流、那街道
  比白更耀眼
  原来,我昨夜梦见的是俩画家
  写意的那个又赢了
  他画的白,再次被大地发表
  写实的那个,又输了
  他画的黑,再次被黑夜屏蔽
  他忘了,在黑上画黑是看不见的
  
  
  
  李建华赏析
  
  写雨夹雪的诗我读过不少,这首我尤为喜欢。先说第一节:雨夹雪的夜晚应该是静谧的。而诗人却梦见“两人在吵架”,“雨夹雪下了一夜”,“两人’也许也吵了一夜吧,这”两人”,一个叫“雨”,一个叫“雪”,在梦里争吵的焦点是,世界是黑的还是白的?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其实,“雨”和“雪”同在,也就意味着“黑”和“白”共存。“两人”只所以能“吵架”,是因为“两人”的相遇,这时的气温或许正处在摄氏零度左右。无论“素描”或“写意”,还要看天意啊,就看天帮谁了。
  
  第二节,诗人梦醒,世界完全变了模样。“原来,昨夜梦见的是两个画家”,既然叫“雪”的“画家”“又赢了”,可见气温更低,诗人也许是冻醒的吧?“雨”又输了,大约是因为不会掩饰的缘故吧,不像“雪”,把“那山”,哪怕是光秃秃的山;把“那树”,哪怕是绿叶落尽、毫无生机的树;把“那河流”,哪怕是污染的河流;把“那街道”,哪怕是腥臭的街道,都遮盖了一层又一层,“比白更耀眼”。这首诗的点睛之笔是后两句,没有后两句,这首诗就一般了。画的黑怎么也黑不过“黑夜”,“黑夜”或许不允许再黑上加黑了吧?黑夜也许更喜欢“雪”为它涂脂抹粉。“雨”的记性不好吗?看来,关于世界的黑白问题,他们还会继续“吵架”。其实,世界即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这首诗的不足,我以为还可再精炼一些。如第一节的第一句可成为题目,第二节的个别字句还可再推敲或者优化组合。
  
  鹰之点评:这首诗写的不是雪和雨在吵架,而是孔子和耶稣在吵架,但在中国总是孔子赢。中国人相信人性本善,便一直试图把善加以夸张放大呈献给世人看(所以主席说,所谓儒学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这不就是每个时代永远描绘着“天下大白”的那场雪吗?而耶稣则主张人性本恶,带着原罪出生,必须时时忏悔自己,才可获得原谅,这不就是永远让黑更黑的那场雨吗?把恶的遮蔽物清除一遍,再清除一遍,赤裸裸给人看。
  
  芥川龙之介曾在《傻瓜的一生》写道:“同时代者总认为天才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仅有一步之遥,却不知道这一步可能就是千里。”,“解构”与“建构”仅仅一字之差,这一步也是千里。中国诗无建构而解构,还是古代和西方思想家的义务宣传员罢了,却莫名其妙出了很多解构名家。我不知道再过多少年才能从中国诗歌奖中发现第一个思想家诗人,才能读到他们第一个自己体验到的走出玄学进入哲学的句子,可是现在,他们连我这个水准都差着几十年的距离,更不用说民间那些比我强的诗人了。
  
  中国真正够格的伯乐尚未降生,不要试图在诗歌奖中发现千里马,没有海德格尔就不要奢谈什么荷尔德林了,既然你无法改变这一切,无法进入这个圈子,与其期待,莫若提前绝望,那样你的作品最起码是旁若无人,无欲则刚的,这种浪费你创作生命的“人脉奖”暂时不关注也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09: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相信这点——我是时不时就接到友情求助投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20: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8-6-25 09:00
很相信这点——我是时不时就接到友情求助投票的。

这两年我才开始大赛投稿。获得一个银奖,一个三等奖,一个优秀奖。但是,我的确没有求助拉票,根本也不认识谁。旁若无人的写诗,确乎其是。哈哈!徇私求人,很可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21: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若 发表于 2018-6-25 20:43
这两年我才开始大赛投稿。获得一个银奖,一个三等奖,一个优秀奖。但是,我的确没有求助拉票,根本也不认 ...

后来,再有求我投票的,我只能装作没看见——这样关系就疏远了。远就远吧,本来也没见过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7 17: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拉票,司空见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7 21: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奖、刊发的掌权人就是修锁的师傅,之前我就讲过,“修锁的师傅都要钱
只要收了钱
这锁怎么也修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7 21: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诗歌界需要修的锁正是疯人院的门锁,因为这锁无法修好,所以跑出来的诗人越来越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22: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8-6-25 21:52
后来,再有求我投票的,我只能装作没看见——这样关系就疏远了。远就远吧,本来也没见过面的。
...

      90年代,我在深圳市作自由撰稿人。也常去歌厅宵夜,许多歌手令我震惊——和收音机或者电视机里播出的歌声一致。他们怎么“”不了!      后来想想,缺乏包装吧。他们没有后台!但都是实力派。诗歌也于此差不多吧。
      以后如果有诗歌精品,山老还是顺水推舟好。年轻人毕竟缺乏竞争的平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22: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yds 发表于 2018-6-27 17:24
拉票,司空见惯了。

金银社会。这毕竟不是一个诗歌的时代!
如果有人现在还在读诗和写诗,出于真诚和喜爱,大概也无可厚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0 18: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见地。不过,他说的是塔尖的事,还真不好理解。道可道,非常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0 20: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回当凌绝顶的气概,出现在眼前

品赏!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3: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蔡云波 发表于 2018-6-30 18:56
有见地。不过,他说的是塔尖的事,还真不好理解。道可道,非常道。


有塔尖必有塔座。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3: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RINUAN 发表于 2018-6-30 20:33
一种回当凌绝顶的气概,出现在眼前

品赏!问候!

日月巡天,唯我独尊。
诗亦如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6: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见地!但是我们不能苛求所有的诗人都能达到最高境界,抒情也可以旁若无人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14: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道理!不过有的靠机遇!那么伟大诗人都是一点高度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9: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月月 发表于 2018-7-7 06:39
很有见地!但是我们不能苛求所有的诗人都能达到最高境界,抒情也可以旁若无人的啊。 ...

达到最高境界并不难,难的是不能用诗歌的语言表达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9: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情丝 发表于 2018-7-7 14:11
很有道理!不过有的靠机遇!那么伟大诗人都是一点高度的

机遇即给予,高度及境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9: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9: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若 于 2018-7-11 21:43 编辑

栀子花

清丽皎洁任天香
舒卷开合欲飞翔
一身自由向日月
何必蜂蝶饰芬芳
2018、7、1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31 19: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脉奖 可笑可悲可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荆花 发表于 2018-7-31 19:35
人脉奖 可笑可悲可怜 

问好。
久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8 10: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荆花 发表于 2018-7-31 19:35
人脉奖 可笑可悲可怜 



赠友人


月亮瘦,群星胖。
忽坠四海洗波浪。
云水两茫茫。

情如霜,义如刚。
寒来复泪眶。
知心惟炎凉。


2018年8月17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8 12: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脉奖 没办法 问好您 夏琪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9 01: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荆花 发表于 2018-8-18 12:16
人脉奖 没办法 问好您 夏琪快乐

问好诗友:
     《当前所有的诗歌奖都是人脉奖》言过其实了。也有不收费,没有人脉而获奖的作品。
      去年5月,在人人文学网全国诗歌大赛中,我的长诗《清清的汝河》获得了银奖。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人脉,也不认识谁。他们通知我参加颁奖大会,并免费给获奖人员提供食宿、观光活动.....种种原因,我没有去。很愧疚!
      不要把人事都想得那么坏吧。
      正因为天空黑暗,所以星星才愈加光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0 16: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若 发表于 2018-8-19 01:26
问好诗友:
     《当前所有的诗歌奖都是人脉奖》言过其实了。也有不收费,没有人脉而获奖的作品。
      ...

祝贺兄弟您的长篇诗章荣获银奖,且干干净净的令人感恩气候正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9: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8-8-20 16:26
祝贺兄弟您的长篇诗章荣获银奖,且干干净净的令人感恩气候正常!

山老久违:事繁迟复为歉。
《清清的汝河》和《时空》,一人一生能够写成两首长诗,足矣。
问好。


以下是获奖的相关报道:
2017中国网络文学节全国征文大赛颁奖典礼将举办
作者:   2017年04月24日 10:01  人人文学网    961    收藏

中国网络文学节全国征文大赛颁奖典礼将于2017年5月2日,在风景如画的“国家4A级工业旅游景区”,也是我国最大的门窗产业基地—河北省高碑店市奥润顺达窗业集团举办。

此次颁奖典礼由人人文学网、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中国网络文学节组委会联合主办,北京眉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武眉凌担任总策划,河北奥润顺达窗业集团、北京眉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诗词之友、大家传媒、人人论坛、人人书画网、海淀区作家协会、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协办。人人文学网总编王博生、诗词之友总编张脉峰、著名诗人翻译家京津冀诗歌联盟常务副主席北塔、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洪烛、北京眉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武眉凌等组委会成员以及获奖作家将出席本次颁奖典礼。北京眉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画家刘宏倾情献画,作为获奖者的奖品。



中国网络文学节全国征文大奖赛获奖人员名单于4月18日揭晓:

荣获“中国网络文学·桂冠诗人”称号:

韩昕余、王芳闻、恩泽、瑞箫。

中国网络文学节小说组获奖名单:

小说金奖1名:

《鬼影》作者:陈庆宝;

小说银奖2名:

《付與丹青姓字標》作者:伊奈可

《费达》作者:巫小师;

小说铜奖3名:

《阿布只是不会说话》作者:子不语;

《秃牛》作者:朗月明轩

《三福的叹息》作者:黄国燕

网络金奖1名(网络投票):

《画眉》作者:韦元龙。


中国网络文学节散文组获奖名单:

散文金奖1名:

作品:《玉树,一半仙境一半人烟》作者:李卓曦;

散文银奖2名:

作品:《西湖人格的编年史》作者:柳如是

作品:《黄昏翻书自销魂》作者:紫依

散文铜奖3名:

作品:《丝路悠悠》作者:刘石更

作品:《默默地读,静静地写》 (首发原创散文)作者:启发于

作品:《祈盼》作者:王吉祥

网络散文金奖1名(网络投票):

作品:《莲蓬山深处的小屋》作者:马吉照。


中国网络文学节诗词组获奖名单:

诗词网络金奖1名(网络投票):

《葫芦赋》作者:窦万兴;

诗词金奖1名:

作品:《南歌子(一、十三、十四)》作者:淇兰舒

诗词银奖2名:

作品:《长相思•心经》、《清平乐•丰收》、《临江仙•端午情》作者:紫貂

作品:《七律•问心碑》、《鹧鸪天•秋日思亲》、《卜算子•网》作者:子瑜

诗词铜奖3名:

作品:《高阳台•牢记历史》(新韵)作者:子郢

作品:《秋词三首》作者:毕斯惠

作品:词三首:《临江仙•扬州》《水调歌头•赏月游湖》《满江红•侠客》作者:冯振江。


中国网络文学节诗歌组获奖名单:

诗歌金奖1名:

《伊犁情歌:写给帕娅(组诗)》作者:新疆孟杨

诗歌银奖2名:

《纸上秋天》作者:张后

(长诗《清清的汝河》)作者:王若雨

诗歌铜奖3名:

《旗袍》作者:李秋志

《一滴酒水的人生(组诗)》作者:赵传昌

《让莲花与我为伴》作者:锦儿

网络金奖1名(网络投票):

《李兴彦诗歌三首》作者:李兴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10: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若 发表于 2018-8-21 19:43
山老久违:事繁迟复为歉。
《清清的汝河》和《时空》,一人一生能够写成两首长诗,足矣。
问好。

碑林

潼关月明渭水遥
长安钟鼓多少朝
几多达官富贵梦
泯入
风雨青石槽

2018年9月7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9-26 10:55 , Processed in 0.820222 second(s), 7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