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9|回复: 0

我与狼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8 16: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狼的故事
      
   
    我与狼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狼的故事,发生在我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
    大家知道的,我们这个地方是沂蒙山区,崮子多,山峪子多,沟壑纵横,灌木丛生。这也就导致了这个地方狼多。平时,狼大多都活动在山里,一般情况下是不下山来寻食的。
    在我们这个地方不管大人小孩都管野狼叫毛猴子。一到晚上,有谁家小孩子不听话了,大人就一定会说,再哭,再不听话,毛猴子来了,让毛猴子背你去算完!
    在我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真的就叫毛猴子给背去了一回。现在想想都还很害怕。
    我们村就在蒙山的脚下,是个只有三四百人的小村子。由于村子小,人口少,招不着学生,也就开不起学堂。本村没有学校,上学就要到离家六里路以外的另一个村的学校去上学。到了我该上学的时候,全村没有一个和我同龄能一块的。爹嫌我太小,来来回回的上学放学不放心,就一直没让我去上。一直等到我十一岁了,看看再不上学就耽误了,才让我到外村上了一年级。
    上一年级的时候,家里大人还站在村口用眼目送着我去上学,等到上二年级时,由于生产队里的活路又多又忙,大人也就不再目送着我上学了。
    出事的时候,是那一年的夏天,正是高粱抽穗扬花的时候。那一天日头刚刚冒红,像从东山顶刚爬上来的样子。我像往常一样,脸不洗,抽个煎饼,边啃着边去上学。翻过一道山梁,正路过一片高粱地中间小路的时候,一只毛猴子就站在路的中间,挡住了我的去路。
    在我们这个地方,在那个时候,像这样的毛猴子是经常看到的。早早晚晚的常常看到有这样的毛猴子从远远的对面山梁上走过。人不害怕,毛猴子见了人也不害怕。
    可现在我要再说不害怕那就是假的了。因为我正感到我的头皮发麻,手心出汗,腿在打哆嗦。
    那只毛猴子就站在我对面十米远的路中间,不跑也不动的看着我。
    可能是由于毛猴子看我是个小孩子的缘故吧,半站半蹲,不慌不忙的拦在路中间,认为我一定就是它的一道美餐了。它看我就像大人看小孩一样,根本不屑一顾。或许在它的心里,我是怎么也逃不掉它的手掌心了。
    在平时,爹经常的对我说,毛猴子和狗一样,都是小生灵,没有什么可怕的,不管是什么见了人都害怕,因为人是万物之尊。狗怕下腰,狼怕蹲。这是遇见狗和毛猴子时最好也是最有效的办法。狗怕人下腰,那是害怕人们弯腰捡石头打它;狼怕蹲,那是害怕人们蹲着朝里装砂子打它。遇见狗和毛猴子时,这就是防敌的经验,也是最有效的进攻办法。
    于是,我遵照爹教给我的这个法子,先是用手指着毛济南哪里治白癜风好一些猴子喊,死毛猴子,赶快给我闪开,要不我就开了!我一边喊,一边把胳膊伸直了,当做的样子,直指着毛猴子。毛猴子仍然看着我,一动也没动。我就又把书包放到腚后,猛然一下子蹲在地上,装作打的样子,嘴里还吧勾,吧勾的喊着。毛猴子抬了抬屁股,仍然又不动了。它一开始以为我真的要开打它,还害怕的抬了抬屁股,或许它也是根据它以往的经验,认为这么小的人,根本就不会打,对它没什么威胁,才这么晾其无妨的。我一看这一招还不管用,就又做各式各样的动作,可是根本不起什么作用。或许在毛猴子的眼里,看我的样子很可笑,它一定是在寻思这么小个人,这是在干什么呀,一会儿蹲着,一会儿站着,一会儿伸胳膊,一会儿踢腿的,像个神经病似的。也或许毛猴子不知道神经病是什么,但在它眼里,那个时候的我肯定很可笑。
    毛猴子的心里可能在偷偷的笑,认为美餐已经到手。可我却真的被吓憨了 。你想想呀,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呀,十一二岁的小毛孩子,面对着一只犹如牛犊般大小的野狼,很可能还是一只饿狼,也不知道它有几天没吃到东西了,看上去肚子瘪瘪的,我这样的小身子骨,还不正好是它的一顿美餐呀!那可怎么办呀?难道我真的就要命丧狼口了么?
    周围是密不透风的高粱地棵子,这个季节,田里也根本没有下湖干活的大人,这个时候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我这么个小人,就这样和毛猴子对峙着。
    我也不知道过了有多长时间,好像是毛猴子终于看我张牙舞爪的把本事用尽了,这才懒洋洋的把屁股抬起来,整个身子站起来,开始向我进攻了。
    一开始,毛猴子好像在耍着我玩一样,它并不是一下子就扑到我的身上,而是围着我的身子转,一开始还慢一点,紧接着转的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有好几次,我都感觉到毛猴子身上那毛茸茸的皮毛扫着我的身子了。我站在当地,就感觉到我的周围就全是毛猴子的身影。毛猴子转了没多长时间,就把我给转晕了。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我被猛的一撞,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在我的大脑里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就认为我完了,再也见不着我的爹我的娘了,吓得根本就完全忘记了哭。
    就感觉我被毛猴子咬着背上的本地布背心叼了起来,一半拖在地上,一半吊在半空,呼呼啦啦的跑在高粱地里,高梁的叶子扎的我浑身难受,好像到处都在淌着血汁。
    我的鞋子也被跑丢了。两只脚磨在地上,很疼。为了在临死前少受点罪,我不由自主的就把两只脚搭在了毛猴子的背上,就像小时候玩的骑马打仗把两只脚跨在别人的身上一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院长荣获“健康中国品牌影响力领军人物”样,,这时候的我却是从毛猴子身子下边把脚勾在了它的背上,为了更得劲一点,我还用只手揽住了毛猴子的脖子。或许是因为毛猴子认为我和它配合得很好的缘故吧,嘴上就把我咬得轻了一些,也或许是我和毛猴子紧贴在了一起,不像以前那样被拖在地上费劲的缘故,毛猴子跑起来轻松多了。
    在我的感觉里,好像毛猴子是向山上它的老窝跑去的样子。反正是跑着跑着,毛猴子就又慢了下来,好像是在爬山的样子,能感觉到毛猴子有点气喘吁吁了。我这才知道,原来毛猴子也会累呀。
    就在这个时候,有件东西突然提醒了我,那就是我的书包,它正拖在地上,来回的摆动。我想起来,我的书包里有我平时削铅笔谁知白癫疯夏天要注意那些事项,切地瓜萝卜吃的小刀,这把小刀是我用一根钢锯条磨出来的,锋利无比。在我的心里,已经被毛猴子咬在了嘴里,横竖都是一死,能挣扎一下就挣扎一下吧。我把用锯条磨成的刀子从书包里拿了出来,我用我那只拦着毛猴子脖子的手慢慢的,轻轻的攥住了它的一只耳朵,这样给毛猴子的感觉是比以前更得劲了,我知道,我这把小刀,对付毛猴子这样浑身皮糙肉厚的家伙是根本不会起什么作用的,有可能还会适得其反,弄不好到加速了我的死亡,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我把毛猴子全身适合我下手的地方上上下下的想了一遍,最后我认为,最能让我施展功夫,并且最有效,还得一下子见效的地方,那就只有我手里攥着的它的耳朵了,我发觉我攥的耳朵的底根部,不仅没有毛,皮还很薄,感觉着温乎乎的,又正好就在我的手旁边,是我最适宜下手的地方。
    瞅准了时机,坚定了信念,那就是我一定要用这个办法逃脱狼口。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毛猴子呼出来的气体太难闻了,太熏人了。
    为了麻痹住这只想吃掉我的毛猴子,我故意和它配合的很好,减少他因叼着我而费的力气。让他好全身心的跑路。我又把脚向他背上紧了紧,手又把它的脖子揽了揽。它也好像感觉到了我的配合,看上去跑得又很轻松了。
    我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我就把刀子瞄准了毛猴子的耳朵根部无毛的地方,用尽了力气一拉
    结果是我就掉到了地上,手里攥着毛猴子的一只毛茸茸的大耳朵。
    毛猴子丢下我就没命的跑了,我终于脱险了。
    在后来,我还从这条路去上学,却一直再没遇到有毛猴子来当我的路。
    可是,就在这件事过去了好几年后的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也就是还在这个地方,我突然朝前一看,发现又有一只毛猴子挡住了我的去路。那时候正好是太阳落山,天色上黑影的时候。周围仍然没有干活的人,也没有过路的人,我心想,这次是完了,上次我书包里还装着一把小刀,可这次因为学校在麦季里搞复收,我连书包也没背,就更别说带刀子了,那可怎么办呀,我正犯愁呢,就看见那只毛猴子突然掉转身子,倏地一下跑走了,在它掉转身子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只毛猴子少了一只耳朵。
    哈哈,原来是老相识呀!
    或许它还记得我,记得是我把它的那只耳朵给割下来的。今日重逢,它以为我还要把它的另一只耳朵给割下来呢!原来毛猴子的记性是这么好呀!怪不得,一见面就吓得跑走了呢!
    这件事后,在同学中间,我有了两个绰号,一个是狼剩,一个是割耳朵大王。
    后来我成家有了孩子后,当我把我的这个遭遇当做故事讲给儿子听了后,我发现他上学的时候,都要偷偷的找一把小刀子,放在书包里,我给他买的旋笔刀他怎么也不用。
    有一天他问我,爸爸,现在怎么见不到大灰狼了呀?
    我说,现在的大灰狼,因为不听话,都给抓起来放到动物园里了。
    呵呵,现在谁还能体会到当时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呢
    这就是我遭遇狼的故事,现在把它记下来,想想还很后怕的,要不你今天真的就见不着我了呀。
      
    (2010年元月7日早6点写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5 21:13 , Processed in 0.13045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