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2|回复: 0

英诗同题翻译(第十三期) 译者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2 09: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宛城卧龙 于 2018-11-12 12:48 编辑
英诗同题翻译(第十三期)
When You Are Old





栏目名称:英诗同题翻译
栏目顾问:何功杰、张智中、李正栓、任诚刚、徐英才、王绍昌、赵宜忠、岩子
栏目编辑:石永浩、张俊锋、赵佼、薛武、高媛、张明彬、丹丹、王磊
栏目策划:宛城卧龙
栏目题字:郭文章
本期朗诵:晚枫
英诗书法:晚枫
本期责编:王磊



When You Are Old
William Butler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译者说

张智中:作为名诗,叶芝的《当你老了》广为流传,因而译本众多。笔者重译,拟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其一,诗形方面,借助标点符号,整首译诗实现了行间的充分均匀;逗号的使用,增进了译诗一唱三叹的韵味。另外,第十行和第十一行之间“爱转瞬即逝”的跨行运用,使译诗具有了一些新诗的美学效果。其二,原诗的押韵格式为抱韵:abba cddc effe,富于英诗特色。汉诗无此韵法,以往各家译文多采取归化改写之策略,未能再现英诗韵式特色,现译作一尝试,努力再现。其三,以往各家译文,字词多拘泥原文,没能放开,而致译文局部稍感滞塞。现译摆脱英文词句表面之梏,力求传达深层之蕴。例如第八行: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没有译成“爱你变化了的脸上的痛苦”,而是译为:“并且,爱你脸上皱纹一道道。”第九行,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没有译成“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或“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而是译为:“你,弯下身,在温暖的火旁”——离形而得似。

任诚刚:此诗是诗人为心中恋人毛德˖岗所写的情诗。叶芝长期苦恋爱尔兰著名美人毛德˖岗(Maud Gonne), 曾为她写下许多美丽而略带忧伤的情诗。叶芝赞美她无以伦比的美貌,甚至把她比作希腊美人海伦。两人最后因政见上的分歧而分道扬镳。叶芝在本诗中以深沉的感情和优美的诗句表达了他对毛德˖岗的深深爱慕。全诗没有着意展现毛德˖岗的绰约风姿,也没有记录热烈的爱情所带来的大喜大悲。相反,全诗弥漫着一缕淡淡的忧伤,散发着一种庄重而成熟的美。诗歌开头,诗人设想他和爱人一起步入老年时的情景。 他想象着到那时,年轻美丽的毛德˖岗将变为憔悴的老妇人,睡眼惺忪地坐在炉火边,读着叶芝当年给她写的情书,重温当年的温存。在第二节,诗人坦率地表达了自己对情人的纯洁的爱。他所钟情的与其说是毛德˖岗的青春美貌,倒不如说是她执著的追求和虔诚的灵魂。诗歌的最后一节诗人的思绪再次回到温馨的壁炉旁,他低声哀叹爱情的消亡,诉说自己经历失望打击后的忧伤和怅惘。以“群星闪耀他脸暗”达到了极致。诗歌分为三节,每节属抱韵体, 即:第一、四句叶一韵,中间的第二、三句叶另一韵,(abba)形成一种“抱”的态势。在翻译成汉诗时译者尝试过抱韵,而抱韵在汉诗中远不如七言绝句,或一韵到底来得自然和流畅。 因此,译者采取每一节分别用[en][a:]和[an]或[ang]作每一节的韵。整首诗韵法(rhyme scheme)为:aaaa bbbb cccc。韵律优美,读起来传递着优雅的音乐感。由于每一行均是五音步抑扬格,译者选取汉语的七言为每一行是比较接近原诗体的;较为自然、达到了音美和形美。

徐家祯:威廉·叶芝,爱尔兰诗人。我以前从未翻译过他的诗篇。《当你老时》,可能是叶芝最著名的诗歌之一,创作于1893年,诗人28岁时,是献给一位他深恋着的,不但貌美而富有,还充满革命热情的年轻女演员茅德·冈(Maud Gonne)的。叶芝二十三岁初次遇见这位当时二十二岁的女子。叶芝虽热恋着她,但感到自己不够成熟,就没有向她表白爱情。后来,叶芝终于向她求婚,却遭到拒绝。最后茅德嫁给了一位军官。叶芝也与别人结婚。这首《当你老时》应该是一首情诗,却写得十分奇特巧妙,因为诗中并没有直接描写青春和爱情,而是想象恋人老了之后如何。他想象他的恋人老了的时候,他还能向她诉说对她的爱情。这是因为他爱的是恋人“朝圣者的心灵”和“变化的面容上的愁痕”,而不像别人,爱的只是她的“颜貌和喜乐雍容的良辰”。所以,虽然等年老时,爱已经逃遁,但并未消失,它只是“去头顶的山上漫步,将脸蛋儿躲进星群”。这首诗一共只有三段,十二句,但我译得非常吃力,最后的结果还远不能满自己的意。这首诗每段的押韵方式是abba。中文诗歌一般不用这种韵式,于是改成每段1,2,4句押韵,全诗押 [en, un, ün] 韵。第一段:“nodding”,很多人都译为“打盹”,字意没译错,但既已“打盹”,也就是“睡着了”,还能看书吗?所以,我译为“昏昏欲眠” —— 想睡却还没有入睡之时。“shadows deep”,我译为“瞳影的幽深”。我的理解是说年轻人的眼瞳,因为明亮,所以能够在眼瞳的深处映出外界事物的影子,不像老年人,眼睛浑浊了,就不会在眼里再看得到这种“幽深的瞳影”。 第二段:“moments of glad grace”,很多人忽视了那个“moments”。此词的意思是“片刻”,我以为这是指人们能拥有貌美青春的时间只是短暂的片刻,而“很多人”,爱的只是这段“片刻”的时间。所以,我译成“(美时)良辰”。“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指的是人变老时,容貌也变老了,在发生这种改变时,脸上出现的这种忧伤的表情,所以译为“变化的面容上的愁痕”。在这里,我想用以上这几个例子说明的是,我之所以在翻译这首诗时选择了这样的译法,不仅是为了押韵,而且更是为了设法尽量精确地转达原诗的意思,不过,老实说,我对这首译诗中选用的词语和句式还是并不十分满意,可以改进之处很多,有待进一步修改。

魏红霞:叶芝的这首诗,诗名很一般,大家公认的译文也是翻译家袁可嘉先生翻译的译文:当你老了;这样翻译,也通俗易懂。可是,浏览全诗,就会发现,整首诗十二行,压的都是抱韵,即:ABBA CDDC EFFE;所以根据压韵,也可以将全诗分为三小节,每一行一个抱韵。另外,每一行都是十个音节,而格律是五音步抑扬格,相当于中国的格律诗。可是,若用七律或七绝的字数来翻译,感觉意犹未尽;若用十个字数来翻译,虽然字数和原诗每行的音节数相等,可是觉得原诗里的虚词实在没有翻译出来的必要。于是就选择了每一行八个字、分两句来写的格式,而原诗的三个抱韵的变化美,译文通过一韵到底来加强格律诗的压韵美。至于诗名,既然确定了它格律诗,再翻译为:当你老了,感觉太口语化了,没有诗意。于是反其意而行之:老了,就是“不再年轻”,可是感觉还是没有什么诗意。又想到年轻时的美好时光可以用“芳华”表示,就把诗名翻译为“芳华不再”。翻译过后,发到“谈诗论译馆”微信群,想请各位诗友提提意见。华卫老师建议说,诗名改为:芳华阑珊,我一下就接受了。因为“芳华不再”的“芳华”虽有诗意,可是“不再”也始终不能令我满意。在此,再次对华卫老师表示感谢。

吴伟雄:因政见不同,诗人对长期苦恋的you(毛德•岗)求婚始终无果。即使岁月流逝,使年轻貌美的岗逐渐衰老了,诗人对她的真爱始终不改,只是哀叹爱情的消亡,及其失望怅惘之情。他写的这首诗意真幻相兼,感情逼真,语言优美,笔调清朗,堪称“抒情诗中极佳篇章”。他失去了婚爱,可叹;却收获了名诗,可赞!该诗亮点很多,本人鉴赏有三:①全诗主旋律是抑扬格五音步,如首行: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底划线音节重读,为“扬”,余为“抑”)。抑扬格是英语口语的自然节奏,通常有一种沉思之感,正好体现诗人沉思怀旧之情。拙译试用“以顿代步”的方法,用每行五个顿步对应原诗的五个音步,如首行对应译为:当你/老了/,满头/花白/睡意沉。②原诗每节均用通称抱韵又名吻韵的abba韵式。其浪漫韵名,也正好寓意诗人对岗眷恋不变之情。拙译步其韵式,以期保留作者赋诗的初衷。③节间分号,巧连语篇。第三节的逻辑主语是什么?有人理解为you,译为“你垂下头……”。其实不确。第一、二节之间的分号,实际上是把you的回想,带到第二节。第二、三节之间的分号,明确说明第三节的主语是第二节的one man;故拙译用“他在炉旁”,明晰诗意。

张小波:叶芝的这首诗家喻户晓,译文太多,佳译亦多,真可谓: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便另辟蹊径,致敬经典。

丁立群:叶芝的When You Are Old是读者耳熟能详的一首情诗,有太多大家翻译的版本,也有各种诗体的翻译,实难有所创新。所以这次我的翻译,只是重在参与。整首诗我虽然采用了七言,但没有严格按照平仄押韵,姑且算是打油诗,但在韵脚上尽量用了原诗的ABBA韵,只希望译文能多少传达出那份爱的忧伤。译路漫漫,继续求索!

李磊:当我读到这首诗时,就在思考用中文该如何表达。经典诗歌翻译特别讲究表达的对称,龚刚教授认为是“妙和”。但如何对称或妙和,我认为主要是六个方面,即:意蕴、风格、文化、节奏、格律和音韵的对称,但最重要的是诗歌表达效果的对称,也就是说翻译得像不像诗歌。我读到了许多专家和学者的翻译作品,其内容、节奏、风格等都几乎达到了原诗的高度,再继续用同样的句式、格律和节奏就有些重复之感。所以,我思考能不能用一种新的形式来表达呢?因此,我选择了中国词牌来表达,最先我选的是《念奴娇》,共一百字,字太多。接着我又选择了一韵到底的《渔家傲》,双调六十二字,字太少。最后才确定用双调九十三字的《满江红》格式。《满江红》词牌从音韵和表达上比较符合叶芝诗歌的特点,凄美温柔但不失激情,伤感缱绻但不失崇高,格调优雅,也情深意长,从而把爱和激情升华为一种永恒。
但遗憾的是,我无法用《满江红》的格律与之对应,尤其是其仄声韵和对仗等。虽然做了一些尝试,但无奈才疏学浅,没有完成。只待后来高人一试身手了。用中国词牌来翻译经典英语诗歌,也许是一个好的尝试,但也许会让经典诗歌翻译走向另一个极端,但翻译毕竟是一项创造性活动,不妨一试,至于结果如何,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赵佼:“新性灵”诗学倡导者,澳门大学龚刚教授曾提出文学翻译 “妙合”论,认为“心中情,眼中景,刹那相激,妙合无垠是诗艺至境;心中意,眼中句,刹那相激,妙合无垠,则是译艺至境”。妙境高远,虽无力抵达,心向往之。叶芝的名诗,语言纯净,诗意优美,译文不拘诗形,但也力求化身为叶芝,想象着叶芝的想象,体会着叶芝给心爱之人写诗的心情。诗之所以可翻,赌的不是异国语言符号间的通约性,而是人类共有的情感基础,这应该成为译诗时的重要考量。

张琼:第一节,诗人设想莫德冈已经头发斑白,老态龙钟,坐在炉火旁打盹,诗人请她打开诗集,感受诗人对她炽热的情感,勾起对美妙往昔的回忆。第二节,诗人希望莫德冈能体会到诗人对她的一往情深。在这里诗人把自己对她的爱情同其他人的爱情作了对比,以表达自己始终如一的爱慕。第三节,诗人怅惘忧伤,哀叹爱神再次渐渐远离,遁入无形。全诗十二行,主旋律为五音步抑扬格,押抱韵abba, cddc, effe。受吴伟雄教授启发,借王东风教授的以逗代步,译文全部采用二字逗六音步,按abba cddc effe韵式译出,同样押抱韵。诗中四个love,意思略有不同,分别译为“爱”、“赞”、“钟情”、“怜”。

小雪人:这是比较熟悉的一首诗,当然只是对详文而不是原文,当自己面对原文才发现如何恰如其分的捕捉原作者的情感并表达出来,还是需要在字词间酌情与景。比如‘‘灼灼的炉’’是内情与外景的融和,与”哀伤地低语“形成反差,溢出眷恋惋惜之情。

王庆国:叶芝受法国诗人龙萨(Ronsard)一首诗(Quand vous serez bien vieille)的启发,再加上自身感情纠葛,写下了这首永恒的经典诗篇。
这首诗从未来的视角着笔,用假设的口吻倾诉,以丰富的意象开拓意境空间,理想与现实对比强烈,再现了忠贞不渝的爱情。该诗歌影响力很大,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赵照改编并演唱的《当你老了》,均受到这首诗的影响,这些歌传遍大江南北。目前,这首诗歌有几十个译本,它能不断重译,这就是这首经典的生命力之所在。

岩子(德国):这是一首多年前的班门弄斧,译前译后未做任何功课,仅凭着自己从字面而来的理解和感受,实乃轻率。最后一段迄今为止,不知道如此解读或翻译是否确切得当,借此机会求教各位方家。

张青青:这首诗歌无疑是抒写着诗人叶芝的深沉的爱恋,是他爱情的写照。他深深地爱慕着茅徳·冈,哪怕青丝不再,华发如银,依旧眷恋着年少时的怦然心动。他运用着对比的手法,来烘托出其矢志不渝的爱恋。哪怕你韶华逝去,依旧爱你如初,不仅是你的脸庞,更是你圣洁的灵魂。

王昌玲:叶芝此诗太有名,汉译版本无数。袁可嘉先生的译本经由赵照改编成歌曲,广为流传。要想稍有突破,非另辟蹊径不可。遂尝试用长短句形式勉强译出,博君一粲。

解斌:此时翻译过程中,史潘荣,魏红霞老师提出了宝贵意见,在此表示感谢。2015年中国春节联欢晚会上莫文蔚唱了一首《当你老了》,由此很多人喜欢上这首歌,直到现在仍广为流传。其实呢,这首歌是叶芝诗作《当你老了》翻译改编而成。叶芝是“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其诗歌吸收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诗的精华,集各家之大成,融会贯通,独成一派。艾略特称他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语诗人” 。叶芝年轻时喜欢茅德·冈,冈年轻貌美,身高高大,性格强悍,骨子里是女汉子。她是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领导者之一。叶芝对于茅德·冈一见钟情,叶芝曾这样描写:“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 他多次向她表白求婚,均遭到决绝,岗不喜欢书生气的叶芝,她说“他是一个女子气十足的男人。” 她喜欢孔武有力的男人,于是她在1903年嫁给了爱尔兰军官麦克布莱德少校,一起为爱尔兰独立运动奔走,后来叶芝向她的养女求爱,爱得如此深刻,以至于爱屋及乌,又遭拒绝。叶芝对岗的爱是单方面的,单相思,就像阿波罗被丘比特的金箭射中,而达芙妮被铅箭射中,一方求爱,一方拒绝一样,虽然多次求爱求婚,都得不到岗的青睐,得不到她的爱,很是痛苦。佛说: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求不得苦,得不到的苦,一直缠绕着叶芝,正是爱情的失败使叶芝悲痛欲绝,刻苦铭心的伤痛绝望使他有了创作灵感和刻苦铭心的感受,促使他写下关于茅德.冈的许多诗歌名篇,《当你老了》是其中一首。从另一方面讲,他是成功的。此诗有三个诗节组成,每节四行诗。节奏舒缓,为抑扬格五音步。韵脚为abba。此诗语言简短,易懂,流畅,但感情真挚,能够打动人心,引起读者共鸣。这首诗歌主题鲜明,描写爱情,但不同于以往年轻人的爱情,而是从“我”的老年回忆展开,伴随着时间地点的转换,对一生的爱情进行了梳理,感性中带有理性。此诗通篇采用第二人称“you”,但通过全诗的描述,可以感受到“我”的存在,就像“我”对“你”说话一样,只不过隐去了叙述者“我”而已。

晚枫:这首诗从大约12年前的初译至今,已经前前后后译了不下5版。今次同题翻译,再看以前的译文,顿觉以前的版本都不尽人意。仅就声音而言,叶芝这首诗采用了五音步抑扬格的形式,使得整首诗读起来节奏上不紧不慢,不急不躁,大有苦口婆心、耐心劝导的架势。以前的几个译本或五言或七言,每行相对于原诗来说,音长都过短,因而听起来过于短促、急切。虽然叶芝在诗中已经隐藏着警告或埋怨的口吻,但并没有促急。因而这一版放弃了简洁的古体格律译法,彻底改为平实语言,追求娓娓道来的效果,力求更加接近原作的气韵。
麦克王:我的译诗理念是:诗的翻译是在内容不变的条件下从一种语言艺术形式转化成另外一种语言可以接受的艺术形式。也就是说内容应该等价,形式按目标语言的审美习惯可以改变。内容可以翻译因为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形式可以变通因为每种语言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这首诗的翻译就是这个理念的又一次实践。下面举例展开来说。一是可以无视原诗的形式。原诗的韵式 ABBA CDDC EFFE 韵式是,而是采用了中文诗歌的传统韵式。同理,也没有模仿原诗中使用的而中文中罕见的头韵 "glad grace". 第一段四行中出现的为了达到抑扬顿挫效果的五个 "and" 恐怕也模仿不了。二是可以照搬原诗的形式。原诗中的排比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这和中文是相通的,所以照搬过来。三是可以增加原诗没有的形式。最后一句「高山顶,繁星中」的对仗是原诗没有的,我认为是符合中文的欣赏习惯的。内容等价似乎不用说,但做起来不容易。我是否做到了,留给读者评论。这首诗最难翻译的是最后一段。原文四行其实是一个长句子,还用了大写表示拟人的「爱」,曾有过 N 种不同的解决方案。最后两句表达了作者自负的态度,如果不能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不能算作一个成功的翻译。在对这首诗的翻译和理解上,我得到了同学贾存利和网友加拿大作家寄北的帮助,在此表示感谢。

墨雪:读这首诗,以及诗背后的故事,看到叶芝的一往情深,也看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茅德·冈的决绝。奈何情深而缘浅,天意弄人。 单相思的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容颜,可知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不是爱得多么轰轰烈烈,而是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对你不离不弃。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让人感动的,是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我爱你与你无关。一份凄美孤独的极致的爱。 让人叹息而动容。

孟朝岗:此诗是爱尔兰作家威廉-巴特勒-叶芝于1993年创作的一首诗歌,献给他终生所爱的茅德-冈女士。全诗表达了作者对茅德-冈热烈而真挚的爱情。诗人曾数次向其心爱的女人求婚,却一再遭拒,但诗人并未心灰意冷,而是一如既往,矢志不渝地爱着他心中的女神与偶像。全诗共分三节。韵律明快整洁,意境深远。用语朴实无华,字里行间却透露出爱的真诚与纯洁。诗人运用假设,虚拟,想象来拓展爱的空间,使情感步步升华,以期情感更加崇高圣洁。文学源于生活,非真情实感,难以达到如此境界。第一节运用假设手段,使爱恋之人提前进入暮年。睡眼惺忪,独坐炉边。美貌已逝,只剩回味与留恋。还好,有叶芝诗书为伴。第二节是全诗重点,写别人只爱其姣好面容,优雅身段。只有诗人才爱其魂灵,如朝圣者般圣洁。此节用写实手法,虽无华丽辞藻,却足以激荡起内心大海的波澜。第三节是虚拟手法,逐步把思绪推向高潮。既然爱而不得,只好将其神话。踱步高山之巅,隐身星汉之里。现实中不能结合,神交不失为一种最佳选择。诗人用心,可歌可叹。此诗译者众多,形式多样,韵律不一。英诗韵脚为abba cddc abba,按英语诗韵律押韵,固然很好,但此种译法已不少,却很少见有四字一句的译文,故用四字一句,换一种译法,作为尝试。且一韵到底,以求韵味柔美。叶芝此诗写于1893年,正值中国文言文向白话文转变的前夜,所以用词亦文亦白,文白夹杂,也算是顺应时代吧。

史潘荣: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的名诗《When You Are Old》至今已有较多中译版本,该诗已被改编谱曲,变成歌曲来演唱,以致于时下脍炙人口。受同题翻译契机的推动来复译此诗面临多方面的挑战,而最大的挑战则是如何避免重复他译。然而,要想做到完全不同也难,因为英中两种语言词句的对等(或对应)总是有一个范围的,不至于为了避免雷同之嫌而绕开得太远。纵观全诗,其古典外形应受重视,因此可以考虑用汉语古典诗歌中的七言绝句体来翻译。想到推陈出新的译诗号召,译者便放弃了这个不大讨好的办法,采取了前不久用过的秦腔大板的戏词句式。题目进行“做旧”处理,译为“当汝老矣”,“汝”字同样也在诗中出现。而且,在押韵方面,译者也放弃了汉语古典诗的一二四行末字押(平声)韵的韵式,而是亦步亦趋地模仿了原诗的韵式,即,“abba, cddc, effe”。当然,好的译诗无非要求在读者那里,消除了“牵强”凑韵的嫌疑,而使他们读来朗朗上口。据说,戏剧与诗歌同源。此种论点并非至理,但在莎翁的戏剧作品中不乏好诗句。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认为,诗可以作为戏剧的要素,诗或许就是从戏剧中抽取的一部分。这样一来,用秦腔戏词来翻译英语诗歌,也就有了依据。但这一假设是否成立,这种译法能否得到认可和欢迎,尚有待探讨和论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1-24 03:37 , Processed in 0.08893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