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回复: 7

新编三幕历史剧《柳三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编历史剧  《吊柳七》


作者剧前题记:吊柳七
乐游原上草青青
斜阳残碑野犬声
当年乐府音未绝
无人记得柳耆卿
东京柳丝万千条
哪枝系得玉花骢
秦楼楚馆溶溶月
霓裳艳舞纤指冷
佳人娇娥争筛酒
柳七醉卧枕酥胸
可叹仁宗无慧眼
不识宝钗藏奁中
十里荷花九里红
至今犹忆谢玉英
只为千金忘旧情
才子悲书击梧桐
可叹今日众红裙
无人能及徐冬冬
娼妓尚知意与情
今人只拜赵公明
千载傲骨成佳话
三变尽占风流名
今人不谙风流事
孤舟枉唱雨淋铃
借问时下众芳菲
谁是当代柳耆卿
        时间:北宋仁宗时场景:东京卞梁
剧中人物:才子柳永,书童
东京名妓:赵香香
东京名妓:陈师师
东京名妓:徐冬冬
江州名妓:谢玉英
东京醉春风酒楼老板:孔里醉
当朝宰相:吕夷简
生、旦、净、末、
『柳永简介』:柳永字耆卿,原名柳三变,因排行老七,故又称柳七。崇安(今福建)人,约生活在宋雍熙四年~皇佑五年,景佑元年进士。一生只作过屯田员外郎的小官,故世称柳屯田。著有《乐章集》流传于世。
他是一个都市生活的迷恋者,下层生活的体验者,他的怀才不遇的境况和他的颓废生活融为一片。他终身落魄,穷愁潦倒,结果死后家无余财,由几个妓女合资而葬。
他的一生诗酒风流,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
第一折:外放
场景:东京卞梁醉春风酒楼
柳七官人正与几个朋友喝酒,卞梁城最会讲笑话的行首陈师师坐在七官人的腿上,将一粉藕似的手臂绕过七官人的脖颈,把半盏残酒倒进柳七的嘴里:“相公,你我满饮则个。”
酒至酣处,柳七官人模起桌上的象牙板:走到堂中(作念科):“列位姐姐,不才昨日新填一首唤作《鹤冲天》的词。小生现唱给诸位姐姐祝兴!柳永作唱科:(唱)“黄金楼上,偶失龙抬头。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争不恣游狂荡?何需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凭偎红依翠,风流事,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七官人唱罢,众姐妹齐声贺彩,赵香香道:“小二,快拿纸笔与七官人录了,明日好叫坊里传唱则个。”
大家这厢里正起哄热闹,突然,两个官人走将进来。丑『作念科』:“哪个是柳永柳耆卿?”
旦上,『作混科』(白)“你这斯,哪里来的杀才?敢坏了老娘冬儿的兴致?”
店小二(丑)上:(作惊荒科)拉住喝的醉熏熏的徐冬冬:“我的娘,冬冬大姐,快住嘴,不是耍的,他们是宫里的爷,我们惹不起。”
小二荒忙象来人拜了拜:“二位大爷,休要与坊间姐妹一般见识,她们都喝醉了,改日我请二位。爷要见柳相公?兀哪堂下唱的便是,我与爷唤来。”
“罢了,洒家乃帝王身边的人,是见过世面的人,岂能与瓦肆里的粉头一般见识?与我将柳七唤来便是。”
旦上,(作醉科唱)『鲍老儿』:“叫一声那两个乔男女,
你不就是皇上身边没蛋的啥男女?
俺需不怕你扯个龙幡做虎皮!
(这厢里)咱与七相公耍的兴正起!
(斜刺里,打哪钻出来你两个)阴阳怪气,尴尬男女?
惹的你家冬儿姑娘性儿起,
(骂一句)什么东西!(叉你个)满脸紫茄皮。
『耍孩儿』(旦唱):(老娘我)虽是粉头却也不让你几厘,卞梁城里谁不知?
(我冬儿姐的)艳名平地春雷起,生就的沾露桃花脸,写不完五百年的风情;
款款风流小蛮腰,气煞柳枝万千条。
结交的是王候将相,恋的是世家子第。
范蠡为姐煲过鸡;赢政床前当过玺。”
(旦做倒科,丑扶科)「插」“冬儿姑娘,你喝多了,我叫小厮扶你休息去。”
冬儿推开小二接唱:“本姑娘生来就是个铁棘藜,倒牙的酸梨。
平生倒了多少家计,闪了几许子弟?
还怕你们几个乔男女?
(做念科):“何必装乔样子?有蛋的是公人,没蛋的是宫人。不过就是一夥鸟人。”
做倒科(丑)扶下。柳七步履蹒跚的走将前来,“何人唤我,我乃柳永是也。”
(作醉科)(唱)
“我乃是卞梁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柳七哥。你的声音就象我敲碎的锣,难道你没听说: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招,愿得柳七叫。
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我就是柳永、柳耆卿。哪位找我?”二公人走将上来:“端的你就是柳永?传圣上口喻:着柳永补余杭县县宰,待明日吏部倒下公文,即刻上任,不得有误”公人下。
柳永喝的站立不稳。被师师扶着,香香将一杯醒酒汤递与耆卿:
“官人醉也,快快扶将我的红罗帐内牙床上歇息则个。”
师师道:“不劳姐姐费心,我自扶相公去也,明日桐琴苑再会。”
师师扶柳永下科,柳永口中兀自念着孟山人的诗
北阙休上诗
南山归蔽庐
不才明主弃
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人老
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
松阴下窗虚
        众下,落幕。
第一折完。     第二折:送别
场景:桐琴苑~京城著名的青楼
幕启:
老旦上、(白):“昨日里女儿扶将那个穷酸柳七来,喝的是五马长枪,不辨东西。唉!
(唱):『剔银灯』:
想这几年里,女儿念他才气不忍离。
未接几个殷实客,倒贴他几多利息。
一会说才气,一会说发迹。
会写几首歪词,换不了半筐甜鸭梨。
一忽儿纸墨,一忽儿笔。
支派的人儿不安息。
(j可叹)我女儿如花似玉的好身体,

(却白白)与那斯焐被暖床席。
『摸虾儿』:

本想一顿脖儿拐,(把那醋大)叉出去。
又怕师师她舍不得真情哭啼啼。
耽搁了青春,荒了多少好活计?
全不象行户人家作生意。”
老旦下楼(白):“昨日喝醉说发迹却原来是个县宰能挣银几厘?
大青早的鸡未起,师师一未嚷着要办送别席。
害的老身马不停蹄。
也罢,看女儿陪他几年不要息,全当送佛送到西!
着他快快离了这锦秀花容地。
也让他知道锅是铁打的。”老旦下。赵香香、徐栋冬、醉春风酒楼老板孔里醉,京城有名的秦楼楚馆、瓦肆乐师、伶人、有名的妖姬粉头,六七十人都来给柳七送行。好不热闹。[br]桐琴苑里排满了几个八仙桌。桌上摆满了众姐妹带来的美酒佳肴和时令水果。[br]吵闹声惊醒了柳七官人和师师姑娘的鸳鸯梦,二人推开窗看到楼下乱哄哄的,急急披衣去应承。[br]众合唱:[br]东城渐觉风光好[br]毂皱波纹迎客棹[br]绿杨窗外晓寒径[br]红杏枝头春意闹[br]浮生长恨欢娱少[br]肯爱千金轻一笑[br]为君持酒双斜阳[br]且为花间留晚照[br]           众白:“今日是柳七官人外放为官的好日子,想柳大官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辛苦了几年、沉迹坊间,今日戚眉终得一展。外放为官,可喜可贺。虽说官阶虽小,也是进身之道。我等特来饯行……[br]景场变换[br]赵香香穿着凤落雪地戏红梅的裙;手执黑色檀香团扇上:(唱)[br]槛菊
槛菊轻寒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别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bq/]欲奇彩笺尺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白):“也罢,千里搭长棚,哪里有不散的宴席?想我们姐妹三个整日价占住柳相公,享尽了柔情蜜意,爱柳驰张。
哪柳七哥日日里对着这熟面皮几张,恐怕也不免脾胃大伤。难以春情激荡,没有激情凭地写出好词章?
此次外放乃是去东南繁华之地,听说那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繁华似锦、美女如云,只是柳七哥别乐不思蜀,把奴家姐妹抛到爪哇国就念佛了!”做擦泪科下
柳永、陈师师、徐冬冬、赵香香围坐一张桌前。
醉春风酒楼老板孔里醉抱着两坛女儿红上。
他径直走到柳七和三个粉头的桌前。
(白):“我,孔大官人,乃是醉春风酒楼的东家,今日柳相公外放,我特地为他饯行。一则感谢柳相公这几年对小老儿的照顾;二也想和圈内的姐妹打声招呼。好让他们日后多带孤老来照顾小店则个。
“众姐妹好啊”
孔里醉把两坛女儿公一排放在桌上,冬儿不客气的拔掉盖子,嗅了嗅,“好酒”
白:“今日孔大财迷怎么舍得这么好的女儿红?尴尬。”
孔里醉忙陪笑脸的说:“瞧冬儿姐说的,难道我老孔是磁仙鹤、铁公鸡不成?想那柳相公这几年在我那讨扰的还不够?光女儿红怕是喝了有十几缸了吧?有散碎银子给几钱,没有就在门后打酒的葫芦上记上一记。(哈哈,原来写瓢把上一词就是打这出的)我从来没跟柳相公提过吧?”
“呸!”徐冬冬一口香涎悴在孔里醉脸上
(白)『打酸枣』:
“亏你提什么酒几缸,
当老娘我不知你是铁笊篱不漏汤?
想七哥这几年为你写了多少好词章?
光研墨的水用几缸。
上好的彩笺用了几罗筐?
你用相公卖文的银子盖起了雕龙镂凤的楼几丈?
你看中了柳相公傻不拉叽一脸实惠相。
整日价给他灌迷汤[br/过去的那些都不算,
今日柳七哥他高升要外放
路上少不得盘川银两。到余杭也免不得要钻营勾当。
你快拿出银几两,就算是打抽丰,遇到了山大王。
省得你皮肉遭殃。”
(旦唱):“你老孔遇到我冬儿算是好梦没做长,
快快把银两拿出没商量。
如若牙蹦半个字,叉你叉到大街上。叫小斯们打你个鼻清脸肿没商量!
管叫你铁笊篱也漏了汤!
孔里醉作抱头科,跑到柳七面前,一付谄媚、可怜相。“柳大官人,你给评评理吧,冬儿姐要打抽丰哩。我的日子苦啊,我挣的钱一个不花半个不用,就连撒尿都拿笊篱接着,怕呲出金豆子来
   
幕落,上半场完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能写这么长,欣赏,问好老师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美农业 发表于 2019-2-11 22:57
不错。能写这么长,欣赏,问好老师

谢谢老师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美农业 发表于 2019-2-11 22:57
不错。能写这么长,欣赏,问好老师

还有很多,多提意见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东响马 发表于 2019-2-12 07:41
还有很多,多提意见

好的,昨晚孩子们都回来,聊聊就睡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美农业 发表于 2019-2-12 09:54
好的,昨晚孩子们都回来,聊聊就睡了

理解小诗友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懂折子戏?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东响马 发表于 2019-2-12 10:25
理解小诗友

现在来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2-16 13:22 , Processed in 0.089817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