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回复: 1

中篇魔幻小說《雨荷》 緣起 非VIP章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音乐起,京津城际高铁四车。鹤田山人身着一套乳白色的西装。舒适的在坐位上打着电话:“Hello、亲爱的,我正在京津高铁上,正如乔治、戈登.拜伦勋爵的诗中所说‘我正向伊斯坦布尔飞奔…’再有十几分钟我们将迎来一个幸福的、伟大的时刻!让我们跨越传统与时尚、道德与人性、网络与现实去完成我们心灵的最后完美的旅程。我们如果愿意将会谱写一曲爱的交响曲”。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温柔、富有磁性的女人的声音:“亲爱的、你是不是又喝酒了?我爱你,等待拥抱真实的你。”

在同一车厢鹤田山人的临坐、不知什么时候上来几个外国人、穿着古里古怪的服装,正在高声挣论着什么!鹤田山人仔细听着他们在用一种莫名其妙的、古老的语言在争吵,一句也听不懂,他很着急,起身不顾礼貌的凑了过去,那几个外国人看了看他、相对一笑,其中一个大胡子的外国人,拿起一瓶看起来象是加了橄榄油的白葡萄酒一样的饮料,起身给鹤田倒了一杯!鹤田豪不客气的一饮而尽!奇怪的是他喝下那杯葡萄酒后竟然能听懂他们说的话:他们说的竟然是比亚理士多德时代还要早很多德一种古希腊语。听了半天,他终于听明白了些,他们好象在就古希腊悲剧作家欧理庇德斯的剧本《美狄娅》中的悲剧人物伊阿宋的命运进行着挣论!细听又不象,又好象是在说现代的某个人。而且这个人也在这趟车上。费了很大的劲,鹤田山人终于弄明白了这三个外国人的身份!原来他们是生活在距今5000多年的古希腊剧作家: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号称舞台上的哲学家以写妇女与家庭问题见长的欧理庇德斯、喜剧之父~阿里斯托芬!天阿!鹤田山人在弄明白他们三个人的身份后,吃惊的觜都合不拢了:“上帝!他们从哪来?他们是怎么穿越五千年的时空的?他越来越好奇,一声不吭的听着他们争论:悲剧之父长着美丽卷发,瘦高的埃斯库罗斯用浓重的鼻音说‘他们的命运注定是悲剧!别看他们现在兴高彩烈,但他们很快就会因为彼此猜疑、或小人挑剥而分手,最后变成陌生人甚至仇人”矮墩墩、胖乎乎长着满脸打着卷的络腮胡子的欧里庇德斯挥动着胖乎乎的手臂大声的反驳着瘦瘦的、象教堂里的银烛台似的埃斯库罗斯:“不、他们的悲剧结局不是因为宿命和奸诈小人的挑唆,而是因为‘人性的卑劣、社会环境的惯性’按道里大英雄、好男人伊阿宋在贤慧的美女美狄娅的帮助下取回了金羊毛(手机报秘密聊天室的三百四十页亲密火热的聊天纪录)男女主人公已作到心心相印了,他们应该得到幸福,应该有个美满的结局。
可是公主格劳克已经蹬场,,专制的克瑞翁也蠢蠢欲动,他要干涉这对苦命鸳鸯。就看我们的伊阿宋能不能低抗住诱惑了,美狄娅言已喊出:“我可不要那种痛苦的富贵生活和那种刺伤人的幸福!”

他们的争论磨磨唧唧、没完没了,最后,号称美男子的长着三半嘴、鹰勾鼻子斗鸡眼的喜剧之父阿里斯托芬出来打个个圆场。:嗨!我说烛台你说是宿命,肉丸子说是人性,个执一词,埃里,何不把你的宝贝『时空乾坤镜』拿来一看便知分晓!”“对,被称为肉丸子的噢里庇德斯连声附和着。于是埃斯库罗斯从破蒲包里摸出一个一尺见方的铜镜子,他用袖子搽了搽镜面!嘴里不知念些什么。他们三个盯着镜子看,鹤田也好奇的伸出脖子看,鹤田不看不要紧,一看竟然惊的舌头吐出老长缩不回去!镜子里显示的是他和雨荷在一见小饭店在吃饭,若大的包间就他们两个人~流浪汉鹤田山人和风情万种的雨荷。桌上的毛血旺冒着热气,一锅出勾人食欲!雨荷不喝酒,手里拿着一瓶烟脂红的蓝梅饮料摆弄着,脉脉含情的盯着鹤田山人。鹤田山人一只手搭在雨荷的肩上,抚模着雨荷柔黑的秀发!一只手抓起一瓶啤酒吹了起来!雨荷顺势倒在他的臂弯里慢慢的啜着蓝梅汁。不知为什么,雨荷手里的蓝梅汁突然洒了出来,像血一样的蓝梅汁洒了鹤田一身,雨荷笑着放下饮料瓶帮鹤田脱下T恤,鹤田露出了强壮的胸堂和长满欧洲人似的浓密的胸毛的胸堂!雨荷紧紧的抱住了手里还抓着酒瓶的鹤田!不停的亲吻着鹤田,并抬起头看着发愣的鹤田山人,小声嘟囔着:“傻瓜,酒鬼,就知道喝酒,我爱你,我、我要你,抱紧我!”鹤田愣了一下、放下酒瓶,有点不知所措(他已经快四已快四年没碰过女人了)鹤田觉得混身燥热、心跳加快,喉咙发干。一种久别了的异样的感觉、激情重又回到他的身上,他弯腰抱住雨荷深深的在她灿若桃花的腮上深情的吻了起来,“坏蛋!”雨荷用尖尖玉指指了指嘴,示意鹤田吻她的红唇,鹤田伏下身去吻哪玫瑰花瓣一样的红唇时门开了,服务员:“你们的菜齐了。”雨荷荒忙起身尖声喊到“老板:买单”。喊完扯着鹤田走出了包房,鹤田回头看看桌上一口未动的酱唧鱼,有点舍不得的咽了咽口水!此时,被称寻埃里的象烛台一样细高的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在镜子上按了一个按扭样的键子,铜镜里的鹤田与雨荷的画面消失了。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呈现在鹤田山人的面前:画面里一个蜘蛛网一样的东西上有一个肥胖的。有点令人呕吐的、绿色的象葡萄狗子,又象豆虫一样的大虫子,它摇头晃脑的吐着白丝,突然,它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长着圆圆的胖脸,长头发凌乱且藏兮兮的胖子。他手里拿着一把破吉它,手舞足蹈,得得瑟瑟的舞动着,活象一个大脑异常放电的癫痫病患者,嘴里哼哼着自以为是、无韵无辄的他自己胡编乱写的所谓的歌词主题:中篇记实小说、《雨荷》连载第一集、伊阿古与宿命///题记: 献给我深爱的、却又伤害过的雨荷女士
-------------


此时的埃斯库罗斯挥动着细长的手壁大声喊着“伊啊古!伊啊古!伊啊古!”(伊啊古是莎士比亚的名著《噢瑟罗》中的旗牌官!鹤田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动车停了,人们纷纷走出车箱,关东也突然清醒,他发现自己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赶紧去邻坐寻找那几个古怪的外国人、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坐上坐的是一对老夫妇和一个小姑娘!鹤天狐疑的揉揉眼,走出站台,站台上写着『天津站』,他看了手机“农历七月初四”第一集完:敬请关注第二集
第二集
背起简单的行囊、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天津站。
他来到大街上,望着有点陌生(他以经有两年没来过天津这坐城市了)的街道!他站在人行道上、点燃一只粗大的雪茄、农历七月初的阳光有些晒脸,他从背囊里拿出一顶压扁了的巴拿马草帽随意的扣在头上。站在似火的骄阳下,他慢不经心的吐着烟圈,按着国际惯例对着迎面而来的滚滚车流举起了右手…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鹤田山人的面前。
鹤田弯腰钻进了车里看了计程车司机一眼,司机是个漂亮的天津大姐。车子起动了,“去哪?”漂亮大姐看着鹤田轻声的问道:“去哪?”鹤田一时竟也忘了女友雨荷住的天津西郊的小镇的名字了!“不好意思阿、我忘了我女朋友的住址了,等一下,我打电话问问。可能是扬柳青吧。”
“Hello. is me. Daling.我到天津了,你在哪嘎哒,把你的第址用简讯发过来电话哪头传来一个足有仨加号的甜甜的勾人魂魄的女人的声音“笨蛋,告诉你多少次了你都记不住?记不住别来了。”
“不去,你见不到我,不想疯了?”
“谁想你干啥?我不想,你别来了。”“真的吗?亲爱的,哪我可打道回府回北京了,从北京我就去甘肃天水了。”“讨厌、雨荷嗔怪着在电话里痴痴的笑着。

这时司机大姐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你老别光顾着在这打情骂悄阿,我的车可还一直在这停着那!”
鹤田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亲爱的小乖乖,别闹了,快把地址发过来。”于是,鹤田的手机里出现了
『**港』三个字,他把简讯给计程车司机看,司机看了一下,狐疑的对鹤田说!“确定,可不近阿!”“你不打表吗?”“打表”“OK!”出发!出租车划上了快车道,司机大姐很健谈:“看你老这派头,象刚刚从国外回来,是从澳大利亚还是南美吖?”

鹤田感到很了笑,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北边,他的意思是我从东北来,漂亮的姐理解错了。“欧,感情您老是从俄罗斯来的阿””“欧,我喜欢俄罗斯,喜欢莫斯克,”“哈哈哈,莫斯克郊外的晚上,…”“你老是从莫斯克来?”
“不,我不是从莫斯克来。”“我是从~欧,符拉狄沃思托克来”鹤田不耐烦的顺嘴胡诹着。车子驶上了郊区公路,鹤田烟瘾上来了:“大姐,我能吸只烟吗??”“可以,我把空调关了,你把车窗大开,吸吧!”
鹤田拿出一只雪茄,点燃!他贪娈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雪茄特有的微香的白色烟雾,烟雾顺着车窗漂到了车外。漂亮的女司机瞟了鹤田一眼,“您老是干什么的?”“打工”
“打工?得了吧,您老蒙谁呢在这!就你这打扮、这派头?咋一看跟西部片里的牛仔似的,能打工?”“真的大姐!我真是打工的”
“打住、别管我叫大姐,咱俩指不定谁大呢?”“我叫王岚,交个朋友吧,我喜欢东北人,大气、豪爽、有男人味,我电话13842448210你再来天津卫用车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鹤田不置可否、笑了笑、接过名片放进了名片夹。

鹤田深深的吸了口雪茄、陷入了沉思。
刚刚在桃花坞(手机报网站的一个聊天地址)认识的情景!哪时的鹤田刚刚学会上网,他在网上认识了很多朋友,有于哪时的鹤田机智、幽默有点文才很受广大网友的喜爱、在桃花坞和十一、七彩梦以及手机报最早的公开聊天室五区他认识了红蜻蜓?兔子(袁怡,后成为鹤田的第一个网恋情人,但他们却到分手都没通过电话,没互发过照片,所以到到现在她们分手走散也不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和谁长的啥模样,与此同时,鹤田还认识了小老乡~小可,就是飞信的飘觞,也就是现在的介末油!想道这鹤田有点惆怅,也有点莫名的失落,也不知大渡河畔的袁怡过的好吗?他也想起了飘觞和雨荷在飞信吵架的样子!唉,都过去了!

车子滑进了天津西郊的一个小镇,司机打断了鹤田的沉思、『**港到了鹤田掏出电话,“喂!媳妇,我们到了,你在那?”“你到移动营业厅门口等我,我马上到。”鹤田下了出租车,看了看计价器:80元,他掏出一张100元“不用找了”司机大姐恋恋不舍的说“你老下次啥时来天津、记着给我打电话!顺便问一句,你和你女朋友多长时间没见面了?”“500年” “什么500年?”“你是神仙还是精神病”

第二集完
鹤天山人站在『**港』移动公司营业厅门前等着雨荷,雨荷还没到、他打开烟合,点燃最后一只雪茄!心理想着真实的雨荷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虽然他和雨荷对彼此的容貌,家世都不十分再意了,他们彼此深爱的是对方的心,是综合的大写的对方~确切的说是概念化、美化、理想化、甚至神化了的对方!但好奇心还是使鹤田对马上就要见到的雨荷,很感兴趣,他第一次感到有点紧张!他站在营业厅的门前向着空荡荡的马路望着,并没有雨荷的影子,他心有点急,拿出电话要给他心爱的女人打电话,突然,有人从后面栏腰抱住了他。“谁?”他吃了一惊,一个女人吃吃的笑声传了出来,雨荷从他的背后转了出来。“是我,真笨,我从你眼前过你都没认出来”雨荷搂着鹤田的腰,转到鹤田胸前,她要比鹤田矮一头,她抬头望着鹤田吃吃的笑着,浓密的黑发散落在肩上很好看!

鹤田低头看了看雨鹤:“傻丫头,你从那冒出来的?”
雨鹤放开了搂着的鹤田,一只手扯着鹤田的胳臂:“嘻嘻、我早来了,躲在移动公司的玻璃窗后面等你”“为什么要躲在玻璃窗后面等我?”
“哼!我要看你下车,如果我看到下车的你,和你给我发的照片不一样,不是一个人,我就不见你了。”
鹤田逃气的在雨荷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鬼丫头,怎么样,如假包换吧?”鹤田挽着雨荷的胳臂、攥紧雨鹤的手,她们延着林荫路向镇里走去!林荫道上,鹤田搂着小巧灵珑的雨荷的小蛮腰:“亲爱的老婆,我们去哪?干麻去?”
雨荷柔情的看了鹤田一下,“我们当然去吃饭了,你坐了一天的车,饿了吧?还有,以后你不能叫我老婆,多难听阿。”
“那叫什么阿?”鹤田不解的问。“叫媳妇呗”雨荷牵着鹤田蹦蹦跳跳的象一只小兔子,他们走过林荫路,拐进一家饭店。“老板,有包房吗?”像肉墩一样胖乎乎,油渍麻花的老板用手指了指:“有,请问你们几位?”“几位?我们当然两位了!”
怎么,你这的包房还要按人头收费吗?”
“对不起,本店包房不收费,只是,只是…”雨荷心头不悦、声音提高八度:“怎么?是不是你的包房大,嫌我们人少阿?”雨荷佯装生气,拖起鹤田就往外走,。老板一看马上把话拉了回来,“阿,不是,不是,二位请坐,吃点什么?我马上做!”进了包房,雨荷把鹤田按在椅子上:“亲爱的,你不喜欢吃川菜吗,他家就有,你点吧!”她扯过一把椅子挨着鹤田坐下!“老板、上菜!”“您二位吃点什么?”小店老板有点谄媚的小心问到:

鹤田摘下巴拿马式的草帽和包一起挂在衣帽勾上,漫不经心的看了饭店老板一眼、申手去口袋里摸他的雪茄,手放进了口袋才想起雪茄抽光了。“水煮鱼、毛血旺。香菇扒油菜、恩…还有你们店里的特色菜肴是什么给我们来一个。”胖老板用黑龋燎光的围裙擦着手:“您老是打东北来的吧?我一听您老这口音跟《马大帅》里的人一模一样”鹤田山人不置可否的继续说着“对了,来瓶赊店老酒,亲爱的你喝啤酒吧”雨荷摆摆手:“我不喝酒,谁象你老酒鬼”
“欧,那就来瓶蓝梅汁饮料吧,欧,顺便说一下,麻烦你出去给我买盒烟”
“你抽什么牌子的?”“芙蓉王或黄鹤楼都成”“好了!您等着、我在给您退荐一道本店名菜~『飞凰腾达』”
“什么?『飞凰腾达』?好名字,我喜欢,什么做的?”这时只见雨荷嘴一撇:“什么呀,就是油炸蚂蚱子”鹤田笑了笑,等待上菜。老板诡异的冲他们一笑,退出了包房。

现在包房里只乘下鹤田和雨荷了,鹤田这时才有空仔细看看真实的雨荷,这个和自己在网上谈了快二年恋爱的女人!雨荷看上去要比那张背景是海滩的照片要显的略微苍老些。个不高、小巧灵珑,但不失丰满、混身透露出成熟女人的韵味、杏核眼不怒自威,看眼神她是一个有自信也有那么一点点野心的女人,俩腮由于兴奋泛起了桃花很美就像是带露珠的桃花瓣,又像是剥了皮的鸭蛋涂上胭脂红,双眼顾盼流醯,勾人魂魄。鹤田很久没有这么关注一个女人了,雨荷的眼光和他的目光交会在一起,鹤田感到有点战溧,很快就把目光移开、而雨荷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鹤田仿佛要把他吞进肚子里一样!

雨荷推开椅子,扑到鹤田的怀里喃喃的自语“这是真的吗?我做梦都梦到你好几次了,你梦到过我吗?”
“噢,亲爱的,当然了,我都梦到你好几次了,我都梦到我们的孩子都上大学了!你我都满头银丝、穿着唐装手挽着手,在晚霞中的公园里漫步”
雨荷踮起脚尖吻了鹤田一下:“你会陪我一辈子吗?” “噢,当然”鹤田伸手把娇小的雨荷揽在怀里…门开了,“你们的菜、水煮鱼、扒油菜、赊店老酒。二位慢用,”他顺兜里摸出一盒芙蓉王放在桌上退了出去!鹤田和雨荷开始吃饭,鹤田真的饿了,他给自己满上一杯赊店老酒开始狼吞虎咽了,雨荷不喝酒小口、小口很淑女的啜着蓝梅汁,并没吃什么。她说她刚吃过了,她一边看着鹤田吃饭,一边手里不停的摆弄着那瓶蓝梅汁、突然,不知为什么雨荷手拿的瓶里的蓝梅汁窜了出来,洒了鹤田一身,雨荷吃吃笑着起身帮鹤田脱去西装,他把白色洒满胭脂红的西装抖抖,麻利的挂在衣帽挂上,回身看鹤田的衬衫也洒上了饮料,不由分说也把鹤田的衬衫扒了下来,于是,鹤田这回真正的象个东北老爷们了,他光着膀子露出象欧洲人那样的长满胸毛的胸堂。雨荷推开椅子,坐到了鹤田的腿上半躺在鹤田的怀里亲爱的你不吃了?”雨荷吃吃笑着“吃、我不吃饭了,我要吃你!”“吃我?我有什么好吃?”鹤田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赊店。雨荷依畏在鹤田的怀里用她那纤纤玉笋般的手指不停的抚摸玩弄着鹤田那浓密的胸毛,弄的鹤田心里痒痒的。
“亲爱的别闹。”让我喝完这杯酒!”
“不麻,我,我想你、我要你!抱紧我!…”
雨荷紧紧的搂着鹤田山人,喃喃的底语着…她的呼息有点急促…鹤田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她有点不能自己,抱起小巧灵珑的雨荷,在她灿若桃花的香腮上忘情的吻着。雨荷感到时间仿佛在大地上凝固了!混身象触电般震颤!鹤田伏下身在雨荷代雨梨花似的脸上吻着,他的心开始狂跳,本能开始膨胀。(鹤田以经四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坏蛋!”雨荷吃吃笑着,用手指着嘴,意思是让鹤田吻她的嘴。鹤田捧起雨荷的头正要吻她有如玫瑰花瓣的红唇。门开了,服务员端着毛血旺走了进来!“你们的菜齐了”雨荷赶紧起身,她一边拢了拢零乱的透发,一边拿起包把鹤田的衣服仍给鹤田!她韫努的喊道“老板算账!”一边扯着鹤田向门外走去。鹤田望着桌上刚上来一口没动的毛血旺咽了一下口水,跟着雨荷走到了吧台!她们来到了一个叫蓝梦的小旅馆、打开房门,旅馆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台老式电视机,一个茶桌,两把椅子!还好有空调!一进客房还没等鹤田把包放好,雨荷就象一只快乐的小燕子扑进了鹤田的怀里,“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作梦吧?”
鹤田把雨荷抱起来,在客房的地板上象跳国标舞一样飞快的旋转了一圈,把雨荷轻轻的平放在床上!他从包里拿出雀巢速溶咖啡给自己和雨荷冲了两杯鹤田冲好两杯雀巢,他回头一看吃了一惊。雨荷已脱去了外衣只穿着黑色带丝边的三角库和藕荷色的胸罩,站在自己的身后!鹤田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急速流动,激情在膨湃,他抱起几乎一丝不挂的雨荷在他的脸上、颈上狂吻着!他嘴里轻轻的念叨着“我爱你,你太美了,我爱你”他飞快的抱起雨荷扔在床上,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扑向床上的雨荷!他们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鹤田很想吻雨荷的双乳却由于紧张和激动怎么也解不开雨荷的胸罩,引的雨荷一阵大笑、“笨蛋,你没给女人脱过衣服阿?”鹤田尴尬的说:“我已四年没碰过女人了,我一直想学一学,可恶的麻省理工学院和剑桥都没有给女人脱衣服、**的专业,只好跟你学了!”“去你的,坏蛋!你**的技术够博士后级了”雨荷起身解下了乳罩,鹤田望着雨荷雪白的颤动着的乳峰吻着、抚摸着他在也控制不住了,扑上去、把雨荷压在身下…第三集完,敬请关注第四集『万水千山』

凌晨四点,一阵电话铃声把鹤田山人从美梦中惊险,他揉了揉眼睛,把胳臂从雨荷的头下小心翼翼的抽出来,雨荷挣开了眼嘟囔了一句“讨厌”又睡了,(她实在太累了昨天她和鹤田疯狂的折腾了大半夜) 鹤田打开手机,公司老总(他的老同学)的胖脸面沉似水的闪现在手机屏幕上,他按下了接听键“艾,我说老同学,你到哪了?”“你好!我到北京西客站了,什么事你大清早就把我炒醒?我正作梦娶媳妇哪!”李总在电话里变了腔调“我说老同学,你挺有闲心阿,还娶媳妇?别扯犊子了,你现在到底在哪,是不是还在满洲里没动窝哪?“唉,老同学,你可别怨枉我,我都到北京了,现在开往兰州方向的车票很难买。我没买到票顺便就去看看朋友!领导有何指示?”//
我这都要火上房了,人手不够,你做为公司付总却还再这游鸡吧逛卵子呢!马上到天水来。西和、理县、康县、成县、华庭今年都归你管,”鹤田的老同学生气的挂断了电话。鹤田做了个鬼脸,靠在床头点然了一只烟,他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和床上赤身的雨荷,地板上散落着短裤、雨荷的乳罩、烟头、湿巾、床单和卫生纸。就象一个刚刚被抢劫的现场。看着这个超现实的战场,鹤田有点过意不去,他去走廊拿来扫帚打扫了一遍,感到有些口渴,端起桌上的冷咖啡喝了一口。咖啡是隔夜的喝到嘴里味道怪怪的,鹤田把咖啡倒进了卫生间,拿起热水壶重新冲了一杯!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赤裸着身子睡的正香的雨荷。曲线流畅的雨荷就象一尊皆白的汉白玉的雕像,厥着小嘴平躺在床上睡的正香,从落地窗帘的缝隙透进的一缕阳光正照在她的乳峰上,使人想起了著名画家『马尔开』的著名油画『睡在沙发床上的女人』鹤天痴痴的看着雨荷两个小白兔一样的双乳,在雨荷匀称的呼吸下快乐的颤动着,仿佛有意的在挑逗着鹤田,鹤田终于忍不住了,他伏下身去轻轻的抚摸着这双可爱的小兔子、雨荷的乳头就象白面馒头上的两个鲜艳的红树梅一样,让人馋涎欲滴。鹤田忘情的用力吸吻着。突然雨荷伸出双手紧紧的勾住鹤田的脖颈:“亲爱的,抱紧我、我、我还要!”说完她用嫩藕似的双腿夹住鹤田的大腿,鹤田被她刺激的雄风勃勃,他一边嘟囔着“亲爱的,这是第四次了,你行吗?”一边用力的进入了雨荷的身体……雨荷感到自己象一只小鸟一样被压扁了
感到混身的血液在费腾,觉得自己就象一片吸墨纸用历吸吮着鹤田的爱、他的热情、他的精髓。鹤田感觉自己就象陷入沼泽的泥淖之中,一直在下沉、下沉……
雨荷觉得一股电流从下身呈放射装迅速传遍全身,她快乐的呻吟着、当快乐到高朝时她用力的咬着鹤田的肩膀,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片云,不!是一团雾包裹着自己所深爱的男人,不让他离开自己的怀抱雨荷感动自己在旋转升腾,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宾馆的双人床嘎吱、嘎吱的给雨荷快乐的呻吟伴奏着,雨荷感到自己变成了『布尔盖』的油画『奥勒阿得斯』之中众仙女中的一员,快乐的飞翔着……一切都静止了,仿佛时也为他们的爱、他们的激情凝固了。激情过后有点疲倦的雨荷在给姐姐打电话,让姐姐给她向工厂请假,而姐姐问起她的去向时,她不得向不姐姐撒谎说她去了市里的朋友家。
此时此刻,鹤田山人的思绪象长了翅膀一样飞了很远、很远、他联相到哥德用六十年时间写成的不朽名作『浮土德』,他想起了浮士德和魔菲斯特打的赌,他想对雨荷也说一句:“停下来吧,你真美!”但他不敢,他也怕这一切会转瞬消失,他的心理不只为什么总是忐忑不安,

待续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网没有看的老夫回去就喝耗子药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9-2-16 13:43 , Processed in 0.08168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