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回复: 3

江苏诗人访谈:庄晓明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问者:月色江河(诗人、文学评论家) 
答者:庄晓明(诗人、文学评论家、作家


月色江河:晓明兄好!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简要地介绍一下你的写作历程。
庄晓明:大约是1980年代初吧,一种青春期的忧郁需要排遣,拿起了笔。
我的家乡座落于扬州龙耳河畔的一个叫庄桥的村子,这一带属于苏中地区著名的水乡。纵横的河道,散落的湖塘,随处满溢的水色,培育了我最初也是最根本的情愫。而对水乡风情与魅力的描绘,也成为了我早期诗歌的主要特色,《武坚的水》《龙耳河》《里下河》等诗篇,皆来自水的启发。1982年,我进入江苏油田工作,仍是浪迹于苏中水乡的湖泊、河流、苇绿之间,可谓与大地一直保持了亲密的接触,亦使得我的诗歌一直保持了清新的灵感这一品质;而石油,极具现代色彩的工业,又为我的的诗歌添加了现代意识与对人类命运的思考。我的长诗《石油之问》,应归于这一段生活的酿造。1987年至1989年,我进入北京附近的廊坊管道学院学习,有利的阅读环境,对国内外诗歌发展潮流的及时掌握,使创作又得到了一个飞跃。这段岁月,我广泛而深入地阅读了古今中外经典诗人的作品,并由此来培育自己新的诗情,寻找更开阔的诗歌之路,进入了自己的一个收获期,形成了为读者们称道的“清水之风”,语言平澹,清明,然而在诗的整体结构上,又随物赋形,自由舒展。1991年至今,我离开江苏油田,参予了家乡的一家企业的创办。新的社会阅读,波澜壮阔的当代生活的参与,以及始终伴随着的对民族命运的忧虑,使作品更趋厚重,大气。长诗《瓜洲渡》、诗剧《陷落》、组诗《形与影》等,均为这一段时期的重要作品。


月色江河:在诗歌创作上,你的主张或追求是什么?
庄晓明:以朴素的词,写深邃的诗。诗是对世界的一种发现,或重组。



月色江河:从最初的创作到现在,你觉得在创作上产生了哪些变化? 其中,最重要的变化体现在什么地方?
庄晓明:从清水之风,转向一种雄浑,由瞬间的感悟,走向一种哲意的思辨。但对大地与民族命运的关注,对现实不断深化的批判与思索的姿态,始终没有变。
    我的诗歌之路,或许不宜说有什么重要变化,而是一个不断发展、突破的过程。对意境的追求,对诗思的整体驾驭,对哲思的喜爱,对戏剧性的重视,其萌芽皆已出现于我的早期诗作中,后来只是不断地将它们发展、壮阔而已。

月色江河:我一直关注你的剧诗创作,请谈谈这方面的体会?
庄晓明:新诗发展的命运,我对其中的许多问题都作了探讨,新诗的戏剧性是我的重点关注之一。
百年新诗发展到今天,其实早已不新,而令我忧心的是,似乎正走向青壮期的新诗,却渐渐显出某种狭隘的暮气,其征象就是读者的流失;缺乏与别的艺术样式的互动,影响;对诗歌艺术的下一步如何发展,愈来愈混乱,不知所措。无论是乞灵于“诗到语言为止”,还是寄托于仿者众多的“口语诗”等,虽为诗坛吹进了一些新鲜之风,但都未能挽诗坛整体之衰,诗坛之外的读者亦未倾心认可。诗歌陷入困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复杂的,然而,他们似乎都忽略了身边那个古老而有效的按钮——诗歌的戏剧性。当诗歌被其它文体剥离得格局愈来愈狭小的今天,戏剧性或许是使诗歌重新收回自己失落的遗产,使自己再度宽敞起来,壮阔起来的基础。
剧诗的概念是痖弦先生提出来的,就是以戏剧的形式来写现代诗,从而使得愈来愈显狭隘的现代诗获得某种宽敞,包容,可读,单声部的抒情或叙事,获得多声部的交织,雄阔。实际上,回顾起来,屈原的《九歌》,陶渊明的《形影神》,郭沫若的《凤凰涅槃》《女神之再生》,鲁迅的《过客》,都堪称伟大的剧诗,这一传统我们并未能很好的继承,未来可开拓的空间无疑是巨大的。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剧诗创作是我的诗歌创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形与影》《陷落》《还乡》《太监国》《游园惊梦》《子君与涓生》《风雪山神庙》等长篇,都显示了我的探索实绩。遗憾的是,这些在网络上受到广泛好评的作品,除个别篇章外,未能为当下的诗歌刊物接受,其实它们是来自于传统,发展了传统,丰富了当代诗歌。


月色江河:2020年春节是不平静的。一场新冠肺炎开始在全国蔓延。面对这次疫情,中国诗人们纷纷拿起笔,创作了一首首疫情诗。请问你是看待疫情诗的?
庄晓明: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历史时间,甚至将是一个历史的分水岭。诗人们自然纷纷拿起了自己的笔,我看了部分的疫情诗,坦率地说,虽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但难觅真正深刻,撼动心魄的佳作。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复杂的,一言难尽。


月色江河:在这次疫情中,你创作了哪些疫情诗?
庄晓明:或许,我还是自荐我的剧诗《武汉安魂曲》,古典而又后现代的新颖诗歌形式,一定深度的沉思,尾声的童声合唱引用了《圣经》歌词,皆使它显得与众不同,但其遭遇与我当初的《汶川安魂曲》一样,只获得了诗歌圈之外的许多读者的好评。现在,我愈来愈关注诗歌圈外的读者对我的评价,当下诗歌圈整体已堕落。


月色江河:我知道你与诗人洛夫之间关系甚密,请谈谈与他是怎么相识的?与他交往中,他给你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庄晓明:与洛夫先生的相识相交,回想起来,真是归于命运的赐予。
2002年11月27日大早,北京《新诗界》主编李青松兄打来电话,约我去南京拜见华语诗坛泰斗洛夫先生。中午12时方赶到南京颐和路2号《扬子江》诗刊社,还好,青松陪先生和夫人游中山陵刚回来。编辑室内诗人们济济一堂,不少人无从落座,大家轮着与先生合影留念,我也凑上去拍了一张,并向先生赠了我的第一本诗集《晚风》。午宴后,《扬子江》诗刊请先生留下墨宝,先生欣然挥毫,写下一句“不废江河万古流”,字若鹤排长空,境界高远。我随口吟出了这句诗的出处,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全诗“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先生高兴地说:“你也精通古典诗歌!”或许,这就是先生关注我的开始。
与先生交往的十六年中,先生的来信有六十余封,两首给我的赠诗,一篇写我的评论,一篇访谈录,还书法了两首我的诗,这些都是无比珍贵的收藏。先生是一位伟大的诗人,生活中也堪称一位超凡之人。先生和师母的身体都非常之好,精力过人,真是世间少见。二老访游大陆各地,随身的至少三个,多时五个大箱包,那种大箱包,一般家庭远途时一个就足够了——真是一串“骇人的意象”,里面装了各种衣物,洛老的著作,书法,准备送朋友们的礼品,以及朋友们赠二老的书籍和礼品。虽然二老每到各地皆有人迎送,但日常料理这些箱包,一般人恐怕头都会大了。二老访游各地,白天活动频繁,应酬不暇,吃过晚宴后,师母琼芳往往还要邀朋友们到他们的房间坐坐,而且一聊就是数小时。一般聊过一、两个小时后,朋友们害怕影响二老休息,要告辞,这时师母就说“不急不急”,然后给大家倒茶,继续聊。这般三番两次后,有时就到晚上12点了,这时大家坚决站起来告辞,理由是不能影响二老休息,而实际上是自己快支撑不住了——这般不住地聊不住地笑,时间长了也累人的,而看二老,没有一点疲倦的样子。
先生在正式讲台上,演讲的内容皆有关于诗歌美学,颇为学术,但在私下场合,幽默风趣,妙语连珠,阵阵笑声中,不觉时间流去。师母则间隙倒茶水或削水果,自然也加入聊天行列。师母的口才也很好,风趣之韵不在先生之下,如,她曾对朋友们说:“我是他的‘小三’。”朋友们自然一楞,这时师母笑着说:“在洛夫心中,诗第一,诗友第二,我是第三。”有时二老之间也相互打趣,直有侯宝林相声的风味,如在朋友们间广为流传的段子:
一次,夫人突然对洛老说:“你看,最近我脸上长出了一粒青春痘。”洛老随即曰:“你只剩下痘了,哪还有什么青春。”惹得她一阵白眼。在另一次朋友聚会中,夫人说她不会写诗,但数十年来在洛夫的熏陶之下,不会写也多少会欣赏一点。洛老随即回说:“你岂不燻成一块诗腊肉了。”


月色江河:除了与洛夫交往之外,我还知道你与其他海外诗人有交往?请具体地介绍?他们对你的诗歌创作有没有影响?
庄晓明: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是前期遇叶橹老师的提携,后竟又同时得《创世纪》三位大诗人洛夫先生、痖弦先生、张默先生的赏识,除了将之归于命运的赐予,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解释,尤其考虑到我天性好静,偏居于扬州一小镇,就更是感慨命运的神奇。晓川兄认为我是一个陶渊明气质的诗人,我深为认同。
   我是 2005年11月6日参加“新世纪华文诗歌国际研讨会”期间,经洛夫先生介绍与痖弦先生先生相识的。8日的晚上,我握着签了“赠痖弦老师指正”的诗集《形与影》,敲开了先生的房间。先生热情地把我拉到一张椅子上,然后促膝而坐,一边翻看我的诗集,一边与我交流,不时地叫好。后来,干脆是我静静地坐着,望着先生认真地翻看我的诗集,许久,先生摘下眼镜,说道:“不知道有《形与影》这么好的诗,如果我还在主编《联合报》副刊,我会连载它们的。”痖弦先生离会时,送别的人很多,我也赶了去,先生一照面就对我说:“你的诗写的好,会写出大诗的。”我竟无言以对,伸出手欲与先生告别,先生却张开他那大师的双臂,拥抱了我一下,然后上车远去。从此,我与痖弦先生开始了长达十余年的通信。先生在新诗戏剧性方面的重要成就,他的“剧诗”概念,都深深地影响了我,激励了我在剧诗创作之路上的不断。美籍华裔诗人张堃先生曾告诉我,痖弦先生曾与他数次聊到过我,都给予了好评,甚至说我的诗会在时间中留下去。这些鼓励都是我铭记终生的。
    与张默先生一直没有见过面,是痖弦先生介绍我给张默先生写信投稿的。洛夫先生之后,张默先生一直主编《创世纪》,与张默先生的交往是如此顺利,神奇,几乎是我每次寄诗给他,他就以发表来回应。在2007年到2011年他总编《创世纪》期间,计发我诗歌7次,其中4次是重点推出组诗,还3次推介了我出版的书《后退的先锋》,《汶川安魂曲》,《时间的天窗》,考虑到《创世纪》是台湾名刊,一年仅四期,这种待遇在大陆诗人中,恐怕是没有第二例的。张默先生最具特色的艺术创造,是将诗书画融为一体,重新进行布局,书写的现代诗置于画面中心,以抽象的彩色线条簇于周围,既传统又现代,令人耳目一新,体现了他作为一个诗人的不衰的创造力。我曾给他寄了一组短诗,他非常喜爱,竟选其中六首,创作了六幅作品赠我。先生在信中说,他从不卖书画,只送给好友老友。感动之余,又感到受之有愧。我将这些赠品收藏起来,却想不出以什么来回报他。


月色江河:谈一谈你的个人爱好,这些爱好对你的诗歌创作产生什么影响。
庄晓明:喜爱听古典音乐。由于长期为干眼症困扰,晚上的时间就全交给了音乐,从巴赫,贝多芬,到勋伯格,韦伯恩,翻来覆去地听,各位指挥大师的版本比较着听。
    音乐的多声部交织的赋格结构,奏鸣曲式结构,一种绵延的旋律感等,皆影响了我的诗歌创作。我的《汶川安魂曲》《武汉安魂曲》《无声十四行》等诗篇的创作,显然有着音乐激发的灵感。


月色江河:开出你最喜爱的十本书?在这十本书中,有哪些书对你的诗歌创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庄晓明:《楚辞》《李太白集》《杜工部集》《王右丞集》《鲁迅全集》《洛夫诗歌全集》《北岛诗歌集》《莎士比亚戏剧集》《浮士德》《恶之花》,应该还要加上《博尔赫斯文集》《艾略特文集》。可以说,这些书的每一本都深刻地影响了我的诗歌与文论创作。



庄晓明诗三首:


空白十四行

第一行  空白
(一条蚯蚓地下静静蠕动)

第二行  空白
(一泓泉水石缝静静溢出)

第三行  空白
(一朵小花幽谷独自绽放)

第四行  空白
(一株根须向着熔岩径自延伸)

第五行  空白
(一片竹简摊开,两杯茶水无言相对)

第六行  空白
(一座荒坟裂开口子,飞出两只蝴蝶)

第七行  空白
(一坛细菌星空一般闪烁)

第八行  空白
(一条蛇贪婪地吞噬自己的尾巴)

第九行  空白
(两个人突然变成猴子,街头相互撕咬)

第十行  空白
(一队队人影呼喊着口号,跳下断崖)

第十一行  空白
(一个孩子将枪口瞄准太阳,却是月亮坠下)

第十二行  空白
(一个疯子两眼发光,街头传播福音)

第十三行  空白
(一个机器人头戴皇冠,密室发号施令)

第十四行  空白
(一页白纸翻了过去)


无声十四行·4分33秒

(舞台。钢琴家与钢琴无声相对,时间流逝。)
听众一:我听到了咳嗽,耳语,座椅的挤压……
听众二:我听到了呼吸,心跳,血液的流转……
听众三:我听到了洞穴老鼠的游走,远处车辆的呼啸,远村妇人的呼喊……
听众四:我听到了露水的坠落,花蕊的绽放,树叶的摇曳……
听众五:我听到了枯叶的腐烂,蚯蚓的蠕动,尸骨的开裂……
听众六:我听到了地火的奔突,大鹏的盘旋,太阳的燃烧……
听众七:我听到了银河的凋谢,宇宙的膨胀,一粒流星的欢呼……
听众八:我听到了芳香的大笑,颜色的歌唱,心灵与山谷的应和……
听众九:我听到了巴赫、莫扎特、肖邦的交响……
听众十:我听到了钢琴与大地乐队的协奏……
听众十一:我听到了神在水上的行走……
听众十二:我听到了自己初生时的大哭,死亡时的叹息……
听众十三:我听到了宇宙的尽处,有如大海的澎湃……
听众十四:我听到了寂静之声,一种无所不在之声……
(4分33秒到,掌声响起,但无人鼓掌。)

注:《4分33秒》,美国先锋作曲家约翰·凯奇的一首名作。


树影与木影

(小舞台。尽处挂一轮日。一棵树,一侧躺一截木头。)
树影:太阳要落西了。
木影:它该落了。
树影:我们可以握一会儿手么?
木影:就一会儿。

(随着日移,树影的一角与木影交汇在了一起。)
树影:你的手凉凉的!
木影:什么是凉?
树影:而且愈来愈凉!
木影:我没有温度。

(沉默。)
树影:我好像认识你。
木影:你是谁?
树影:我们曾经相爱?
木影:我们只是同一肤色。

(一阵风过,树影婆娑摇曳起来。)
树影:来,我们做一个游戏。
木影:一片纸屑在翻滚。
树影:这个游戏你做过的。
木影:纸屑滚到沟里去了。

(日落下,夜色愈来愈浓。)
树影:我感到在浮动。
木影:露气总那么重。
树影:我已在星宇间飞行
木影:我感到在下沉。

(舞台完全沦入黑暗,偶尔响起几声呓语。)
树影:我们到哪儿了?
木影:一截木头。
树影:我们现在一体了!
木影:一截木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谢谢晓明老师赐稿!您辛苦——给您敬茶慢享!!紧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诗歌论坛
问好山城子老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朴素的词,写深邃的诗。诗是对世界的一种发现,或重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20-7-5 07:58 , Processed in 0.097020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