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周占林

“我和母亲” 全国诗歌大奖赛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 09: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是闪烁在黑夜的星光》
                                     文/ 前进

(1)

我……
沉沦在黑夜降临的时候

便回想起
走过沧桑满脸皱纹的母亲

在风烛残年的岁月里
她仍然显得如此镇定

没有太多的或许
也没有更多的如今

只有一道
饱经风霜难忘的回忆

但凡母亲偶尔叹息
却从未忘记
自己背负的使命

(2)

岁月悠悠倒退在过去
那些陈旧的往事叫人
难以忘记……

在母亲的嘴里她只字未提
我想……
她是不愿再次将伤疤揭起

无微不至的母爱
是冬去春来的花开
暖过了心里所需的关怀

我远赴在客异他乡
母亲总会时刻牵挂着我

那时担忧
成为了她心里的行囊

黄昏的余晖下
她凝望着那扇窗
祈祷着我早些荣归故里
可以放下那颗浮沉的心

(3)

母亲经常对我说
人活着总有些许坎坷
无论遇到什么
都要坚强面对去抗着

就是这一句话
让我对人生追求的执着
也曾在高攀的旅途中跌落

熟悉的话语
总是萦绕在耳边

告诫我一定要鼓起勇气
重新站起去闯荡风雨

我在夜里时刻会想起
人生黑夜里闪烁的星光
却是我唯一的希望

直到成就了辉煌
我才知道……

原来闪烁在
我人生黑夜里的星光
……是我的母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5: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陪母亲在病床前》(组诗)

文/孙清祖

《拐杖》

我们姊妹几个就是母亲的拐杖
她用一生的时间
从小就开始修剪
为的是老了能够拄上

风雨总是飘摇不定
生命时常也会七零八落
母亲现在已是风烛残年
而她一生修剪的这些拐杖
也不都是个个让她如愿以偿

《母亲送我到村口》

小时候母亲送我到村口
她是不放心
我去上学的路上贪玩
常常会盯住我的身影
一边呼喊一边呵斥
直到安全到达

长大了母亲送我到村口
她还是不放心
我去谋生的路上遇上麻烦
总是目送我的身影渐渐远去
一边念叨一边叹息
直到泪水盛满眼眶

《陪母亲在病床前》

面对母亲微弱的呻吟
我已毫无办法
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瞅着
药水下滴的速度

快些  再快些
我的目光紧跟着药滴
一同流进了母亲的血管

此时此刻  我只有一个祈求
只愿那滴滴药水
赶快把母亲身体里的病魔赶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7: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地与绿色


听风  飘着窗台

这是哪一年  ?
只知道又是春天

听   风缠绵着
土地又要孕育   它的绿叶

只记得你   出走的日子
是  在春天说挥手
大地    还未
升腾起
纪念   你的绿色


天色   苍白的早春

想想   你
要 继续经营
这一片  土地
这一片绿色
这 显眼的绿
是  你
永远    长不大的孩子

而    这一片 绿
也   在你的翅膀下         
朝气蓬勃

春天    来了
这一片  绿
依然绿色

它     已经
在   你的辛勤耕耘下
有了生命力

只是    在这一个春天
他有一些哀忧
恰恰你
也这一春的绿
望  不到它了

是你    给了他生命
是你    辛勤耕耘
是你     抚育的

走上 绿色
守待它
呈现花开

深深的夜敲打着窗台
惋惜你的离开
换上这一春  夜风缠绵      
它却能为你写诗
他已满身苍绿
呈现花开


电话:18234009219
地址:太原下元北街67号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7: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审核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7: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跟贴发?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8: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9: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地绿色

听风吹着窗台
这是哪一年
只记得又是春天
听风缠绵着
土地又要孕育它的新叶
只记得你出走的日子
是在春天说挥手
大地
还未升腾起
纪念你的绿意
天色苍白的初春
想要
你要继续
经营这一片土地
这一片绿色
这显眼的绿色
是你眼中
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而这一个绿
也在你的羽翼下
朝气蓬勃
春天来了
这一片绿依然绿色
她已经
在你的辛勤下
耕耘下
有了生命力
只是  
这一个春天
她有一些哀愁
恰恰 你也这一春的绿
再望不到了它

是你给了她生命
是你辛苦耕耘
是你抚养她
走上绿色
守护她
呈现花开

深深的夜风
吹着窗台
惋惜你的离开
换来了这一个夜风
缠绵

她却能为你写诗
她已满身苍绿
呈现花开

18234009219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9: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邪】外三首

文/十八子同集

【上邪】

下班回家,把大门弄得山响
耳聋老母亲含着笑
眼眸就像窗外一闪一闪的蓝
她温柔的白发
是一场永远不会到来的雪崩

【致母亲】

念你,或者不念你
梨花白得都不遗余力
面对空洞的天空
强壮的山脉也已体力不支
一滴泪水流下来打秋季
使所有的枝叶都双手合十

母亲,我的心还在你身边
我们只是隔着注视的距离
十月的日历是一张张刀片
每撕去一页,都会在我心上
割出一道道血迹

不得已,我只好
把自己埋进记忆里
在那里,我的幸福
就像阳光那么奢侈

【雪夜】

八千里路云和月
我只取母亲眺望的那一片
小巷里,柳梢头,大道上
被暮色收藏最多的是
母亲的那一声轻叹

母亲爱把雪拢上眉梢
爱让一片清光铺满归途
在盼她远在他乡的儿子时
爱把月亮与霜雪的白混淆

当年,我不懂得这么浅显的错误
一直为母亲无谓地眺望屡加怨言
直到也有了久等不归的雪夜
我痛哭嚎啕的诗句如雪花翩翩

【清明祭父】

青草纠缠不清,乱花祭奠小径
麦田赤裸裸地绿着
一切都结束了,像还会发生
扫墓的小径上,洒满燕子浓稠的呢喃声

上邪
在家等候的母亲
像窗外不说话的蓝那样
而我的天空
就像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雪崩

作者/李同集
笔名:十八子同集,且行且惜。
简介:发表过一堆作品,拿过几个奖。已知天命,生于汉邦。风云际会年代,生于高密东北乡。牛犊敢为长篇,老成且以诗长。莫言昔日辛酸,只为众生歌唱。
电话:15863648673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姜庄镇前屯村196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8: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不上去啊!主编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09: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用什么来  


我疼了我想了
我累了我倦了
用什么来给我安慰  
午夜不能入睡
你的脸
像春天拂过
弥修我破碎的梦  
我午夜见到你
见到你慈祥的脸     
闪出我明媚的光和希望

让夜色亮起来了      
你舍不下牵绊的手
越来越远了
模糊了 你的脸
目光
消逝在黎明         
妈妈啊    ……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1: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朱佐芳 发表于 2018-3-29 22:44
欢迎朋友们投稿,我在四川高县等你!

问好佐芳老师!很有意义的活动!支持一回。遥致春安!春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1: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山城子 于 2018-4-5 17:19 编辑

还啥时回来…(我的清明祭)
/  山城子

躬身拄棍,满头白发
落不下泪的眼把眼眶憋红了
妈妈嘴唇哆嗦着,问出这话

也许,妈妈感到日子不多了
才站在门前的树下
把儿、孙,目送得远远的

一年半后的春节
二哥用信封把妈妈给寄来了
“大三线”的我嚎啕大哭啊

我哭得呼天抢地
耳边轰鸣着妈妈别时的问话
啊儿子不孝、不孝、不孝啊

或许我不该选择“支援内地”
内地建设贫困得我回不起家
从未埋怨,妈妈懂我呀

再也无法补偿妈妈了
您如何将我们六个孩子带大
——辽沈战役前父亲就走了

所有的苦,所有的累,
都您合着眼泪,一个人咽下
柴米油盐,忍受常年的贫乏

又是清明了,妈妈
我又是在黔中看着您的遗像
悄悄地抹泪,已是浊眼昏花

有幸,您儿媳一直供奉着您
每初一、十五都给您上香
说您在那边,已是白髪仙家

2018/4/5于黔中


山城子简介
本名李德贵。男,辽宁北镇人,长期居于贵州。老文学爱好者,中学退休教师。海内外纸质发表诗文1100余篇。上网15年,敲出诗文近400万字,编辑网络诗文集48卷。首卷为在报上连载过的75章《文学史歌》。其它含有对诗学、美学、修辞学的新探索20余卷。

电子信箱:shanchengzil@163.com
手机:13658534645
通讯地址: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夏云镇文化村21李德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5: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一路臭一路 于 2018-4-5 15:36 编辑

《母亲,活在我的想象中》
文/香一路臭一路

那时的三岁,是只蛀虫
只知道腐蚀母亲这棵大树
理解不到死的含义

从懂事起,就想象着母亲的模样
大伯姆说:“母亲喜欢扎鞭子”
鞭子的身影成了我的追寻
大伯姆说:“二姐像母亲。”
时常依在二姐怀抱中

追逐着飞跃的蝴蝶
仿佛是,母亲扎在我头上的
蝴蝶,逃了
大伯姆说:“母亲的菜碗里,看不到菜。”
成家后的我,菜碗老是不盛满

时常把婆婆的矮小身影
切换成母亲的高大身影
婆婆摇着孙儿,哼着摇篮曲
仿佛流动着母亲的气息

依在婆婆的怀里
想象着母亲的温度
注视在婆婆的炊烟里
想象着母亲的芳香

直到暴风雨袭卷而来
婆婆含满希翼的眼神
像夜空中的星星
使我在黑暗中有了航向
读懂了母亲的重任
要为儿女增长寿命

袅袅鸡汤里,荡出婆婆的温暖
矮小的身影轻如燕
引领在我前方
我攥紧她的母爱
像攥紧救命稻草
与癌症抗战

我,感恩于农医保
这把大伞,挡住了风暴
让本来清贫的家,没遭清洗
让我的生命旅程,延长,延长

我接过婆婆的母爱火种
燃亮着儿女前程
把对母亲的深爱
转化到婆婆身上
让孝心,感恩
一代一代传下去
让短暂的人生
绵长别人幸福

清明,立在墓前深思
泪水淌进母亲河中
要是没有党的关怀
没有医学的发达
我跟母亲样
过早地躺在墓中

手机:15932854269
Emai:piaopiaoxiang6688@163.com
QQ:2740639511
邮编:3700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15: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活在我的想象中》
文/香一路臭一路

那时的三岁,是只蛀虫
只知道腐蚀母亲这棵大树
理解不到死的含义

从懂事起,就想象着母亲的模样
大伯姆说:“母亲喜欢扎鞭子”
鞭子的身影成了我的追寻
大伯姆说:“二姐像母亲。”
时常依在二姐怀抱中

追逐着飞跃的蝴蝶
仿佛是,母亲扎在我头上的
蝴蝶,逃了
大伯姆说:“母亲的菜碗里,看不到菜。”
成家后的我,菜碗老是不盛满

时常把婆婆的矮小身影
切换成母亲的高大身影
婆婆摇着孙儿,哼着摇篮曲
仿佛流动着母亲的气息

依在婆婆的怀里
想象着母亲的温度
注视在婆婆的炊烟里
想象着母亲的芳香

直到暴风雨袭卷而来
婆婆含满希翼的眼神
像夜空中的星星
使我在黑暗中有了航向
读懂了母亲的重任
要为儿女增长寿命

袅袅鸡汤里,荡出婆婆的温暖
矮小的身影轻如燕
引领在我前方
我攥紧她的母爱
像攥紧救命稻草
与癌症抗战

我,感恩于农医保
这把大伞,挡住了风暴
让本来清贫的家,没遭清洗
让我的生命旅程,延长,延长

我接过婆婆的母爱火种
燃亮着儿女前程
把对母亲的深爱
转化到婆婆身上
让孝心,感恩
一代一代传下去
让短暂的人生
绵长别人幸福

清明,立在墓前深思
泪水淌进母亲河中
要是没有党的关怀
没有医学的发达
我跟母亲样
过早地躺在墓中
手机:1593285426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5 21: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若 于 2018-4-6 00:34 编辑


妈妈  爸爸和我

爸爸是太阳 -
妈妈是月亮 -
我是银铃般的星星 -
在咿呀歌唱 -
蔚蓝的胸怀霞光万丈 -
碧绿的春风吹动山岗 -

爸爸是天 -
妈妈是床 -
彩色的蜡笔涂出黎明 -
大地鹦鹉的翅膀 -
绚丽的东方是孔雀的家乡 -
鲜花般的阳光正清香开放 -
            

作者:
年涛,笔名王若,河南豫川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驻马店市驿城区乐山路与置地大道交叉口,第五大道商务酒店15层南8号。电话:15239616997.  邮箱1091591939@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6 03: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祖国,母亲

祖国,您已经五千多岁
钟鼓喈喈,空中飘着缕缕梵音
五岳为您揖礼
波浪涛涛,和谐的韵律
长江黄河力、您祝寿
您是伟大的,幸福的
亘古以来,千千万万儿女
宁可前进一步死,前赴后继
决不后退半步生,抛头洒血
让铁蹄的践踏远去
让炮火的狂炸泯灭
让原子弹磨菇云下的辐射
弹道导弹的攻击
大型航母的威胁消失
瞧,北斗卫星,您的守护神
神奇崆峒山,您的擎天柱
巍巍荡荡,昆仑山的靠山
珠穆朗玛峰,您挺起的脊梁
您抚育的儿女
秉承您的禀赋
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走和平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迎得世界人民的尊敬
改革开放,一带一路
描绘美好的蓝图
您就放心吧,如果您颤抖
十多亿星火可以燎原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6 16: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短诗】母亲
文/王永红


下午,母亲去山中
拾野菜
春天的阳光照耀

傍晚,母亲回来
在厨房里,一个人
择菜

很久,她说
山上都是一层一层的坟墓
她说,坟墓边
桃花开的很艳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6 19: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在寒风里,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一个活泼的小女孩不是很艰难地走着。她说了一句最感人的诗:
  你看着我
  前面有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08: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
*文*炊烟人家

季节最美,你也最美
年是你的化身
从故乡出发,年轻的少女
墨迹五洲四海的桃李

天涯月色写在心里,犹如
历史的深邃,玄天的深奥
万物皆由心起,初心
东方开始亮,日沐千里

沾着露珠品质的花,从
行人的路道上拱出,让行人
笑,脚印痕
终将像梅花的品格,自燃

母亲爱我,可是一颗
明亮的星,怎能如此狭隘和
自私呢?夜空里
我常常对着月亮诉说,母亲
的心我最懂……

母亲,像季节热爱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09: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杨祥军

母亲的无名指上扎了一根刺
我想尽各种办法也挑不出来
后来母亲不让挑了
说,偶尔碰到它
会忆起那刺心的疼

这是我在沙头角中英街上
看到街道中间那刺眼的中英界碑
突然想起来的故事。祖国母亲的无名指上
也曾经被人强行扎了一根刺
至今,儿女们想起,心里还隐隐作痛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新沙路13号
电话:1899899799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0: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之歌

      温州/鸿文

岁月的帆飘过母亲的故事
梦里百度度不过恩深似海
谁说船大了就会失踪
真想在慈母怀里有一个美丽的搁浅
啃着自己好时光    不会忘恩负义
今晚我不关心什么
只依念母亲
母亲铸造了我们斑斓的灵肉
母爱涓滴   滋润儿女雄奇的生命

地址:浙江省平阳县昆阳丽都花苑B幢二单元老01室黄庆绸收
电话  138677332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0: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月 于 2018-4-8 22:17 编辑

致母亲(十四行)


这爱在你手上久久装点
在某一瞬间,化作我的躯体和灵魂
如此短暂,我无法看清
你已消逝的美丽
像一朵花,明媚而又娇艳
在这片寂静的山谷
等待温柔的春风
还有春风里我缓重的脚步
从那山间密林
到你未阖上的窗前
这夜晚的灯火,忽闪忽灭
你不曾开口诉说,我的话语
却满是你的柔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3: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孽缘》——母亲节致母亲

【编者按】很显然,这是写给母亲的一首诗,但题目却很另类——《孽缘》,一般的说。这个题目适合于爱情,可在这里却写的是亲情。母亲的重生并不是来享受的,却是来还债——丈夫的,公婆的、儿女的、父母的,因为母亲同时具备了多重角色:妻子、媳妇、母亲、女儿,等等。母亲可不是一般的还债,而是以一当十、以十当百的加倍偿还,当所有的债都还清了,母亲便无债一身轻、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悄悄离开了人间……文字虽朴实无华,却是用最极致的语言去赞美之、吟诵之,读之使人不胜感慨、莫名的感动。(编辑:红了樱桃)   


女人重生
是因为她上辈子
欠了一屁股的情债 
今生投胎,还债来了

自从女人,做母亲的那一天起
她就不歇余力地操劳
用自己的体质,去
还丈夫的情债
还公婆的孝债
还儿女的孽债
还父母的恩债
还亲朋好友的缘债 


以一当十、以十当百
用自己的毕生精力
去埋头苦干
当她看到所有的人
用她的血汗债
丰盈了、丰满了、丰富了
她才觉得无债一身轻

此时的她
被日子磨老了
被岁月风化了
面朝黄土背朝天
精疲力尽,倚窗而眠
......

望星空,她
带着微微的笑
带着淡淡的甜
轻轻地闭上眼睛
悄悄地离开人间
回到天国,才去安逸


写意:母亲节之际,以这种方式祭奠母亲,相信母亲在天之灵一定宽慰,因为孩儿,今天才读懂了母亲:女人的一生是孽缘,她用一生的精力,付出了一世的心血,且是无私无畏的奉献,这番真情,这番大爱,亨通天地都无以伦比。

我感慨:生活中,男人只有读懂了女人,才会去怜惜女人,只有体会了女人,才有资格去体味女人。可怜的女人,希望来世,不要过的那么辛苦,希望来生,不要过的那么负重,希望来日,不要过的那么累赘,请你相信,你的另一半天,男人会去担当,会去承受,会去解围。

今天是“母亲节”,寅叶子没有准备包金的文字,没有预备镶银的话语,只用真诚的扉言,献上一颗心,送上一束花,祝天下所有做母亲的女人,顺心顺意,节日快乐,愿你们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寅叶子个人简历》——【参考资料】
叶宗明简介:男,笔名寅叶子,籍贯,南京,职业,皮鞋设计:资深设计师、高级主讲师,获浙江省“意尔康杯”全国皮鞋创意(手稿)大奖赛一、二、三等奖,获温州皮革协会举办的全国首届女鞋设计大奖赛二等奖;获深圳举办的全国皮鞋设计创意大奖赛铜奖(2010年.深圳.百丽公益杯,2800个作品参赛,50个作品入围竞争123等奖),寅叶子兴趣广泛,性情随和,善于创新,喜好文学(并授邀予多家皮鞋厂当技术总监,以及授邀予多家文学网及电子诗刊物)。寅叶子励志于中华文艺,现为中华文艺学会常务会员,中华文艺现代文学区版主。
曾参加世界性文学大赛、全国性文学大赛,获得过一、二、三等奖 奖项(其中有:中华文艺学会,丹江文学社,虞姬文学网、贵州作家网、现代电子诗刊、江苏作家协会、四川醉豪文化传媒等文学社团举办的各类全国性大奖赛)。获奖作品被纳入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第二届诗文杯全国文学创作邀请赛获奖作品集》、《世界华人爱情诗创作邀请赛获奖作品集》、《当代文化精英作品选》《丹江文学诗歌集》《中国风情》杂志,江苏晚报,吉安日报,温州导报等多家书籍和报刊,并配有记者专业访谈报道篇幅。 在2014年“当代文化精英评选”活动中,荣获“当代文化精英”称号;在2015年首届“中美杯”竞赛活动中,荣获“中华名人榜”称号。在2016年“中华文艺”最具影响力诗人、作家评选活动中获最具影响力诗人、作家称号,在2016年十佳版主评选中,获“十佳优秀版主”称号,2017年蝉联十佳精锐版主称号。

联系方式:江苏省南京市苜蓿园东街2号(电子部第二十八研究所北院16栋306室寅叶子),电话:13587675597,13913999466,qq767720175,QQ邮箱767720175@qq.com,邮编,2100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3: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碧沙红波 于 2018-4-9 13:12 编辑

写给母亲

文/碧沙

1
要最白的纸,记住您的白发
要最浓的墨,描述您的老茧
要最有力的划痕,刻画您越来越多的皱纹

2
既不会认,也不会写
但“朴实,勤俭,忠善”
这三个词,快要被您用旧了

3
进山,不肯进城
喝井水,不喝饮料
煮柴火饭,不用电饭堡
看电视剧,不关心新闻
对中年儿女,唤他们的乳名

4
您矮小瘦弱的身子里
有青石的硬度和绵藤的韧度

5
把自己当做庄稼
一种就是大半辈子
从腰身挺直的玉米
种成了佝偻脊梁的稻子

6
今年,呐吹湾的土和中坝坪的田
就不要再种了,太远
要种,您就种种门口的菜园子吧

7
多种一点甜菜
您过去的岁月已经够苦
少栽几蔸丝瓜
您心中的藤蔓已经够长

8
趁我出门之前
您再唠叨几句吧
世界复杂,儿需要指路经文

2018.04.09湘西



简介:碧沙,本名彭振华,湘西汉子。一个不务农的农民,一个把诗歌当做信仰的人。认为诗歌是文字开出的花朵,是思想磨成的利剑。

通联:湖南省龙山县民安街道民族路104号麻辣香锅店
电话:13037418258
邮箱:1310917774@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4: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7号康定巷
文/田间地头

车上人匆匆忙忙应接不暇
我看着车外漂起的杨树花
不止一次要离家
每个人都在为生计奔波
见不到她

7号康定巷
枣花依然那么孤独那么香
不见巷子里的土胚房
爱画画的洋灰墙
开满月季草满房
砖路漫泥空着的缸
失去多少才能丢了故乡
起码我一直这样

7号康定巷
他就是一条巷
那里埋着许多平淡的过往
扎拉门里包不住
是那欢喜忧愁

7号康定巷
他就是一条巷
远方故乡
远方的娃娃大了不尿炕
怀里的宝宝满身香
每天要晒被子的7号康定巷
不在有人歌唱
窗里的月亮不在有人欣赏
我已落在2013年北方
回不去的7号康定巷
母亲的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4: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
文/田间地头

每夜的思量
只是回忆时光
绿荫怀抱老房
黄叶蔓地小巷
温柔缠绵中才知道我
还在流浪
把思念化成沙子涂满身上
不知它是否还在旅程
雨水磨纱窗子
我重新定义过往
挥散不掉的气味溢出几丝异蕾
千丝不断的羁绊断出些许新颜
我依然朝向一个方向
希望你把我记住
留下我的名字
切莫悲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5: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

文/茂华




古历5月20,你就满73了
73,84,阎王不请自个儿去
可你不承认自己老
总在水塘边布网捞鱼虾
不为换油盐,就换回一颗不老心
你常说”打鱼摸虾,误了庄稼”
儿女们被你教导好了
你自己却偷着乐
妈,你歇着吧!
看那些虾,哪一颗不比你腰肢好?
老了老了,你还是喜欢日光
见天把衣服被褥翻晒
我在千里之外,想着你铺的床
那一口明黄的太阳味道
妈,我是你儿女中最逆反的
“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却不得已给你磕头
矮下自己八尺躯
就为了让母亲显得高大

肖茂华  湖北省荆州市荆中路80号(邮编:434020)  荆州区政府机关事务局  电话:13035339893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23: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生日四月初三
        文/古岛的海

四月初三   农历
河滩地里的麦梢还没有黄
一个生命的蓓蕾
已经绽放
黄河坝上姥姥家
那两间被岁月沉重
压歪的老屋里
从此荡漾着春光的芬芳……


今天是我的生日
童年用母亲做的长寿面
编织未来的梦想
长大后痛饮一杯生存的烈酒
将蹉跎的人生品尝
我生命里有多少个四月
被收入远行的背囊
只有母亲从不把这天遗忘……

四月初三    农历
印成了一本人生的挂历
曾经无数次
被生活的风雨淋湿
有读不完的故事
在春天里分享
去年和母亲也是在四月诀别
从此四月永远写满我的忧伤……

今天是我的生日
再让我深情地喊一声
生我养我的亲娘
忧伤的四月在流泪
思念的长廊里
泪珠把恩情的记忆拉长
四月初三  这天
我多想在母亲的怀里进入梦乡……

写于2015年5月20日农历四月初三

作者简介:古島的海,原名张建光,作家、资深媒体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1991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作家班,被收录《山东作家辞典》。自1979年在《中国青年》杂志发表诗歌处女作《致潘晓》,已在省级以上各类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一百余篇(首)。曾获《中国潮》报告文学奖、山东省散文二等奖、山东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等。现为大型财经旬刊《今日财富》杂志社执行社长。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i立方7-709     电话:153302866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01: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的意象(组诗)

        作者:旭日迎峰

《三月那片油菜花都开了》


我在城市里默念着:
“三月,那片油菜花都开了”
而我却在千里之外
不能赶赴她的花期

红太阳从山头慢慢升起
母亲,您是否在
那片金黄灿烂的油菜花田地里
劳作了一个晨曦
那些金黄花蕊
是否 也调皮地沾满了您的额头
白发  与布衣

《八月,母亲的枣树》

八月,随一阵细碎的风  悄悄
爬上一颗怀抱粗大枣树的枝头
那些细碎绿叶后面,珍藏一颗颗
清脆饱满的果实,青的已浸黄
红的油然透亮,它们收藏着山村清朗的风
清新的雨、灿烂阳光 与岁月的蜜汁

母亲拿着竹杆,打下一兜果实
装在她蓝色缀花围裙里
这些调皮小精灵交头接耳
它们闻到了母亲的烟火气息
母亲蹒跚着脚步小心翼翼怀抱着她们
回家  身怕一恍惚,它们就会 溜走

《梦里,母亲的柴门》

此时,不合时宜就想起您
窗外没有白月光
只有 几只暗淡街灯
在九曲小巷 值夜班

如果可以,就让我把窗外虫鸣
一一采集,在今夜梦里
铺就一条,返乡之路

夜半,月落西山之前
母亲  我会准时敲响
您守候一生的 柴门

旭日迎峰:本名高顺,湖南湘西作协会员,诗歌发表于《文学界》,《新世界诗刊》,《东莞文艺》《作家导刊》《罗源湾文学》等诗刊杂志,有诗歌在人民文学举办 “第五界观音山游记文”中获优秀奖,“第二界悦读天下诗赛,“蔡丽双杯赤子情”等全国诗赛中获优秀奖及佳作奖。
联系 QQ:462941490  微信:xuriyingfeng。邮箱:462941490@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02: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是阿色 于 2018-4-26 07:14 编辑

距离

   文/阿色

母亲找来砖块 
支起锅
用火柴点燃麦草
给我炒糖豆

黑烟袅袅  
火光闪亮
秋天的梧桐叶 
有虫咬的洞

糖粒儿实在太少了
母亲无奈 
洒上一些盐巴 

在这个院子里 
所有相像的东西
只有我们娘俩
隔着二十五年的距离

2018-4-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12: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你走后

                   作者:崔晓钟


母亲,你走后,你身后的路又加长了,
它蜿蜒的故意,没有站牌。
它想让思念渐渐疲惫以至淡忘的企图,被我识破!

我将更加用心的扎根泥土,
在深厚中培植感情的伸展,
在深沉中继续我的情感追忆和补充。

最柔软的部分,也是最温暖的部分。
那张相互依偎的母子图,是闪烁美妙的瞬间,
是诠释幸福的永恒,是情感的最大陪护!

我远行的背囊里,装满叮嘱和布鞋,
我修补漏洞的针线活,日益娴熟,
加固着一种自食其力和深刻;
我用缜密的步骤修复孝道,让以前的匆忙不再磨损残缺,
呈现出久远的固守和从容。

思念不舍昼夜,无论霜冷雪寒,那扇窗和一盏灯,
是守望的坐拥和根据。缅怀不论地久天长,清晰可见,
是今生的追随和同行。

路,是你的期待,望眼欲穿,路,是我的承诺,
我不会离你远走,离你越来越近的,
是身后生前的念念不忘,是生前身后的慈乌反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7: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诗:妈妈呀一一妈妈

文/黑龙江:李维安

妈妈呀一一妈妈
用您一生情
书写儿时梦

在伊呀学语中
嚼出了,妈妈的味道

上有一哥一姐,五岁父亲病逝
母亲继当爹,又当妈。赡养
年迈奶奶

下田野劳作,起早贪黑,顶着
烈日,一锄锄铲,一犁犁蹚
一滴汗珠子掉地,摔八瓣呀
不觉疼!挺起了,男子汉的脊梁

挤时间,教我们学儿歌……
在唐诗里,成长壮大……

上学时,教我们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和同学团结好
不打架,在老师手掌里,玩耍
学习……

哥儿仨,看到妈妈,整天累得
腰酸背疼,齐声呼唤:妈妈
给我们找个继父吧,减轻您的
负担,妈妈说:不能啊!那虐待声
会耀武扬威……

大哥高中毕业,上了职高
我和姐姐,考上了大学
……

参加工作,我们懂得
做人的道理,离不开妈妈的
多年谆谆教诲啊……
热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热爱
人民。为建设社会主义,新时代
大厦,添砖加瓦

哥儿仨,在城市买一套楼房
孝敬妈妈的,一生仰慕……

节假日,陪着妈妈逛公园
乡下的妈妈呀!看什么都
动情……看什么都新鲜……
把那些花儿、草、树木,看作
和孩子们一样可爱。妈妈从不
伤害小动物,和蚂蚁们玩起
天气预报

去商场,给妈买一套新衣裳
摇头、嫌贵
售货员一再规劝下,镜子里的
妈妈,咯咯的笑声,像儿女们
为她买回了,十几年前的
青春年华

妈妈呀一一妈妈
您一辈子,省吃俭用
一分钱,掰成两瓣花,那年
我棉裤,刮一道口子。补上一片
情!温暖黑土地一个冬天。经常
教育我们,勤俭持家

村民眼里的妈妈
在助人为乐里,发芽。长成一朵
奇葩……

下一顿饭店,您横扒竖挡
老板熟人,随着一声招呼
面子站了起来

妈妈慢慢变老了
步履蹒跚,耳聋眼花
每天绘妈,捶捶背,揉揉肩
做试口饭菜,香味醉了儿女们
涎水。妈妈说:吃啥都行……

利用早晚,搀扶妈妈快乐
遛弯街巷。妈妈健康长寿
是儿女们的情,长成一棵松啊……

妈妈呀一一妈妈
把您的青春年华,播洒在
儿女们的心田里,生根开花……
您的情怀,博大宽广
装着普天下,伟大母爱情怀
从没见您,掉一滴眼泪
把痛楚咽进肚里,用笑脸
照亮天下……您为儿女们付出
一生操劳,三年前,又照顾起
孙子……儿女们,今生今世
无法报答。央求您,下辈子还做
我们的妈妈一一

谨以此诗,献给三天前
逝去的,妈妈呀一一
妈妈呀一一……

哥儿仨,趴在坟头上。哭着
喊着:妈一一妈一一呀一一
妈一一妈一一呀一一
……
泪如雨下,也浇不醒
妈妈的,一生牵挂……


作者:李维安,网名:黑土地的情怀。身份证号码:230229195110161219
农民、初中文化
1979年一一2001年,村会计室会计
1992年,在黑龙江省广播电台,农村天地节目:发表两篇小小说:
还麦子、送粮
2016年,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太行文学刊物,第三期发表:黑土地的情怀组诗四首。
地址:黑龙江省克山县西城镇自治村二组李维安。邮编:161614
手机:13664628607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1: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纳米尘埃 于 2018-4-11 11:29 编辑

母亲
文/纳米尘埃

生前
母亲是五彩的丝线
编织了五彩的温暖
我却固执地
不知寒冷
遗失了五彩的衣衫


逝后
母亲是一张细密的丝网
在我空寂的河面上
打捞我的余生


作者:刘洪乐
地址:天津市静海区杨成庄乡教育办
联系电话:13752277259
邮箱:liuhongle@126.com身份证:120223196809120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14: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的一首诗:题目:
妈妈呀一一妈妈
我问一下编辑老师
是否成功,请回复?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20: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

我爱夜风中的寒冷
那是母亲的苦难
我爱秋天落下的声音
那是
母亲逝去的容颜 诉说
我爱那  不值钱的硬币
那是
母亲的零用钱
我爱那
灯影中的身影
缝连着密密麻麻
浅浅深深的针道


等待草
长出了
片片  新绿
你的容颜  显出了年青
梦想着花开的春天
姹紫嫣红
你的酒窝  在微笑
也曾  呵护温暖的风
拂过   花瓣的脸颊


你的容颜显现在
春天的容颜中
你的容颜
在春天的声音中



不再是夜风中   拾起的
一张秋雨


QQ  3216978571  
邮箱   3216978571@qq.com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21: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的褶皱(组诗)


《岁月的褶皱》

  河南/冬雁


凭这双刺绣,纳鞋底,和编织草帽的手
她渐渐靠近窗口
一扇窗,她的一生都被锁在了窗内
幽禁在这双手上
无论大雾,风雨交加,或艳阳晴天
如今
她用这双发抖的手,从麦囤掏出
一叠厚厚的钞票,满面红光,板板正正

这双手,颤微微不停抖动的手
布满老茧和褶皱的手
雕刻着深深纹理的手,取出
就像取出布满血丝眼皮松岱的眼睛里那团火
塞进儿子深深的口袋:
“孩子,拿着到大学里花吧”
尔后我听到儿子哽咽地喊一声:
“外婆、、、、、、”
那团火,瞬间在母亲的眼睛里欢快起来



《熟透的麦穗握在手中》


熟透的麦穗握在手中
跟握着母亲的手一样扎手

握着麦穗的时候,手疼了一下
握着母亲的手的时候,心疼了一下

还能再索取些什么
六月的阳光已洗白一切

日积月累的记忆写满了身子
风吹霜打的日子白了母亲美丽的长发

母亲脸上的纹路像收割后的麦茬,一根一根的竖立
母亲脸上的肤色像施肥后的田地,一寸一寸的黝黑

母亲,别告诉我什么人生的坚强和岁月的无情
我只想在累了的时候,您能再像儿时在田间地头那样抱抱我


《母亲,母亲》

街口的风吹散了她的白发
无法打动我
我脑海里一直浮现出来的是我的儿女
她颤抖着抬起来的双手
无法打动我
扶着我走路的日子已脱离记忆
她缓缓而行的轮椅,无法打动我
车来车往把她蹒跚的身影碾压得粉碎
她的泪水无法打动我
她的怨言无法打动我
她的唠叨无法打动我
她的叮嘱无法打动我
她的目光无法打动我
她的一切都别想再打动我
甚至包括,这个满世界都在刷屏的母亲节
也别想打动我
在我忙碌了一天安静下来的时候
我只是借助了一个节日,借助了
一个称呼
发朋友圈,完成一次煽情,解决
一次心灵上的抚慰


冬雁简介:
冬雁,本名王艳。商丘市柘城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主要作品散发于《诗选刊》《绿风》《山东文学》《宿迁日报》《天津诗人》《娄底晚报》《华语诗刊》《娄底晚报》《河南诗人》《国家诗歌地理》《关东诗人》《夏季风》《锦溪》等.入选《2010年作家诗人风采录》等。2014年首届全国爱情诗歌大赛荣获三等奖。2017年在首届“中爱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奖赛荣获《中国爱情诗刊》“十大银牌诗人”。2017年八月荣获白天鹅诗歌全国大赛三等奖。2017云南宁洱普洱茶全国诗歌、散文大赛三等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2 07: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母亲

文:彭纯廉

母亲老了,这比用耄耋之年这个雅词,更接近一片菜地的情怀
我轻轻地把有几个虫眼的回忆一页一页翻开

母亲的扉页,写着她生于民国19年那个战火纷飞、百姓民不聊生的年代
一朵不合时宜的桃花飘在那个缝满补丁的岁月

如今八十八岁高龄了,众多的往事也随着背影,伛偻下去了
但母亲仍然精神矍铄,默默地像一只蜗牛慢慢地走在人生路上
翻开那些艰难的岁月,当世态炎凉,民风渐渐低下,苦无终日的时候
她一生却还是那么安静,石头掉在她的湖里,也只会是扑嗵的一声
她的沉稳缄默若芭蕉叶那么宽大,若兰草那么细腻,若一条弯弯的小路那么悠长

她的父亲是旧社会一所小学的校长、国民党员、县参议员
她一直操着万州董家岩那海拔四百多米故乡的口音
在异乡几十年风风雨雨,举目无亲
她默默地下河挑水、煮饭、剁柴、喂猪,说梦话
夏天摇蒲扇,与人叙家常,都没改过这乡音

好像红红的枫叶还没飘上几十遍,我也老了
可在她面前,我一直是被叫着死猴儿,我也确实属猴

母亲老了耳朵有些失聪了,但我还是具有前瞻性
趁还有些能听见,经常用手比划让她尽快懂手语
喊吃饭的时候,比划出手拿筷子大口大口咽饭的动作
诸如气味不好闻,身上冷不冷,喉咙痛不痛,吃了止咳药没有,等等生活常用手语与她进行交流
有时我也玩笑式地戏弄一下,假装张口说话却不发声
“你说啥子啊”。后来被发觉,给了我一句“个砍老壳的”

这些话似乎成了她,晚年的拐杖
而现实生活中,我从峨眉山带回的炭纤维可伸缩拐杖
这些年一直在她的第二故乡巫溪县城放着
她又和我们一起回了万州故乡,仿佛故乡才是她的拐杖

有时我们给他开玩笑,你要有曾孙了,把你送到养老公寓去
她平淡地说“去嘛”,我们怎舍得母亲在陌生的地方去生活
我常常想,人老了,有母亲多好
那个电视上,父亲吃饭时悄悄往上衣口袋藏饺子的故事
多么让人感慨啊,我又想起自然灾害时期母亲忍着饥饿递给我的红薯
有母亲在,往事可以拿出来问问,烦恼可以拿出来分担。有时我们也分享一下和父亲是怎样认识的这些点滴故事的快乐
外公外婆是咋样,昨天晚上的梦话像俄语梦见什么了,那么紧张急促

几十年,我跟着她,她也一直跟着我们,辗转南北
她是个外八字脚,过去她把人们的世事纷争,你长我短
像她那脚一样,放开八十度,搁在小街外,现在还是搁在溪沟边
让太阳晒着,雨淋着,风吹着

她天生手型大,像个小扇子,关节也大,指头短粗结实
不足一米四的个子,一生也没缠过足
她说,母亲要她缠,她悄悄扔了
以至现在穿的都是37码的肥型鞋子
里面有童年青年时期泥土的苦涩与艰辛

可她父亲是个文人
祖辈还有中过举人,甚至进士的

母亲性格温顺,比父亲小18岁,父亲脾性不好,弄不好就是耳光
她和儿媳说,“后来他打不着我了
柴块子打起来,也打不着,我跑”
“那你婆婆妈呢”,“她凶,她不吵我,只吵自己的孙女。只是经常要我和她孙女
到长江边清衣裳,清不干净就别想吃饭”

母亲在宁厂古镇,一条街的人都叫她二妈
这称呼老老少少都这样,比大宁河水还清澈
成了她刘兴桃真名的代词,儿时,小伙伴问我,“你有两个妈”
“你才有两个”硬硬地摔在石板上

中年时期,一条小街的人不合适的衣服处理都找她,因为她人好说话
由她买过来,甚至那时一双价值13元的十分昂贵的男式牛皮皮鞋
折价8元卖给她,也试穿了几下,十年后成了我的礼物
那时没什么老款新款,倒还显得十分洋气,走起来嘚嘚直响

街坊邻居的人没有味精了,没有盐巴了,缺水了,懒得上大街
都来找她拼(要的意思)
用未烧过的蜂窝煤来调换正在做饭的燃煤

母亲就像这条街的炊烟,袅袅绕绕,一个免费小商店
母亲是水一样的性格,随遇而安与世无争
坐在那里如落地式座钟那么安静,只有心脏的声音刻录着世事

母亲有个残疾儿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她守了他整整五十二年,很少看见流泪,那年她落泪了,是那么安静

常常我比喻母亲是座桥,是供人坐的石头
是乘凉的老黄葛树,是冬天一杯热开水

母亲一生的职业是炊事员
大炼钢铁那会儿,在万县挑铁球挣钱养家的那段时间除外
冬天她手皲裂了,用布条裹住,再用黑线缠着
润肤膏就是在摊头称购的雪花膏,气味过分浓郁
一根钥匙绳总是缠成一个大疙瘩
系在颈上,穿衣服是几件外套重起穿
偶尔悄悄用红纸在脸上擦点红,往事都缠在里面
儿媳给她化妆品用,她不用她的

至今手机用不来,教多遍都还是不行
还没把号码全按上,就喂喂起来
开液化灶就整整学了几天,打火时总是朝顺时针方拧
第二天又忘了,头都急冒汗了

母亲语言少,一次我说母亲,咱们坐火车去
“想,电视里看过”,那口气话中有话
为实现母亲坐火车的夙愿,我专程将母亲带到重庆,陪她坐轻轨,谎说是火车
她说,这火车怎么没电视里长,“坐飞机,想都莫想”。当然这怪儿子是怕死鬼
哪天我还真想给自己壮壮胆,亲自带母亲坐回飞机

我甚至还想起,她给邻居不识字的老俩口,其实年龄比她小得多
读部队儿子来信,将“我想死你们别挂念我”错断了句
读成我想死,你们别挂念我。弄得俩老人急得团团转,整整伤心一下午

母亲老了,耳朵不好使了,有时问喝不喝水,她却答
“想不想睡?早得很,就晓得睡”

母亲喜欢看韩剧,还真全靠能认点字,不然叽里呱啦怎么看得懂
但她读速慢跟不上字幕节奏,往往意思都弄反了
还连声说“这《大长金》真好看”,她把长读成长(zhang)

现在真老了,但还能爬八楼
下梯时,我在前面走,上梯时,我跟在后面
我一直用的礼宾司的安全方面使用的国礼

有时我觉得,仿佛母亲陪着我的老年
我们现在是走在小镇上两个白发老人
一行大雁是走了多年的父亲放飞过来的
短信
母亲读着,我读着,也许那是他一行挂念

地址:重庆市巫溪县解放街28号
电话:1899660957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2 09: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暮年
文/莫燅珠

步子走得蹒跚
意识还在如花岁月
或许还有残留的丰盈,正如
茂盛过的枝头,可以透视蓝天

迅速地成为了那个幼时的我
搀扶着走路,学会揩干净嘴角
目光出神地盯着身边的人
偶尔,重复地叮嘱

也曾有婀娜的腰身,人群中雀跃
娇媚的情态,皓齿留香
红晕染了落霞,动听的曲调
从村口一直唱到西窗

如今,我梳理母亲花白的枯发
换洗失禁的衣裤,教她自理
有时还要嗔怪一下,母亲憨笑着
犹如当初做错事的童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2 20: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母爱无疆



文/山路弯弯


携重任,追梦想,风雨兼程;
斩迷茫浮躁,开肥田沃土。
一路长虹,秉持一心为大众的信念。
母亲▬▬
您六十九年新生的步伐激荡浩瀚时空,涅槃理想风范。




天,湛蓝与心相交。
万千彩霞打开固执观念,蔑视强权。
母亲,和平安详早已在你的心底扎根,发芽。
向前,再向前续写小康的诗篇。
用爱的智慧冲破宗族观念,一揽民间的微笑。
文明,和谐畅游塞北江南。
创造富强,扬帆九州,不留遗憾。
越险滩,艰苦奋斗的脚步依然响彻
没有终点。





悠悠世纪风雨拾萃生与死的角力
惊醒了怯懦唤起了希望
人工智能走向大江南北
弃用的工具在角落里哀叹
进军现代化是您无悔的选择
母亲,
您纳新历史长河中经史子集的智慧
词汇耀星汉
高天厚土
谱写英雄诗篇
科技领先长桥卧波
动车高铁醒楼兰





海鸥低吟,巨轮远航
汗水笑语伴浪漫征帆
饱蘸千年痴情
铿锵张力撑起家国心愿
您领风云
为再奋起淬炼赤胆
跋涉的诗行
布洒幸福
新时期
车轮奔腾
歌声飞
母爱
为其
拨轴调弦


山路弯弯   真名:朱建民   山东泰安东岳大街461号

182665089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2 20: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朱佐芳 发表于 2018-4-2 19:00
感谢各位诗友支持四川高县全国诗歌大赛活动,我是评委之一,请发在这里时,同时按要求投稿在高县作协指定邮 ...

母爱无疆



/山路弯弯


携重任,追梦想,风雨兼程;
斩迷茫浮躁,开肥田沃土。
一路长虹,秉持一心为大众的信念。
母亲▬▬
您六十九年新生的步伐激荡浩瀚时空,涅槃理想风范。




天,湛蓝与心相交。
万千彩霞打开固执观念,蔑视强权。
母亲,和平安详早已在你的心底扎根,发芽。
向前,再向前续写小康的诗篇。
用爱的智慧冲破宗族观念,一揽民间的微笑。
文明,和谐畅游塞北江南。
创造富强,扬帆九州,不留遗憾。
越险滩,艰苦奋斗的脚步依然响彻
没有终点。





悠悠世纪风雨拾萃生与死的角力
惊醒了怯懦唤起了希望
人工智能走向大江南北
弃用的工具在角落里哀叹
进军现代化是您无悔的选择
母亲,
您纳新历史长河中经史子集的智慧
词汇耀星汉
高天厚土
谱写英雄诗篇
科技领先长桥卧波
动车高铁醒楼兰





海鸥低吟,巨轮远航
汗水笑语伴浪漫征帆
饱蘸千年痴情
铿锵张力撑起家国心愿
您领风云
为再奋起淬炼赤胆
跋涉的诗行
布洒幸福
新时期
车轮奔腾
歌声飞
母爱
为其
拨轴调弦


朱建民   山东泰安东岳大街461号  182665089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08: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柏桑叶 于 2018-4-13 08:14 编辑

我跪着

   江苏/泰柏桑叶

哥哥说
写母亲
要跪着写
笔也得跪着走

我跪着
让日月写
一直写到日落头
月西走

我跪着
让风雨写
一直写到风吹响了锁呐
雨穿过了石头

我跪着
让天地写
一直写到天空装不下思念
大地载不下孝心

我跪着
让山河写
一直写到漫山白花
江河泪痕满面

我跪着
为天下的母亲
甘愿跪成一块石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09: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母亲” 全国诗歌大奖赛


写给母亲


山河岁月


我惊诧于夜空的深邃
星辰灿烂
北斗依然保持亘古的组合
亦如幼年母亲为我讲述的童谣
尽管时隔多年
但每一首都是如此的清晰,亲切


我惊诧于古人的睿智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所有的一切源于阴阳
一元复始
如同人类的起点
母亲是万物的恩人


我惊诧于文字的古朴
金石,竹简,狼毫
刚柔相济
我的母亲没有上过学
或许,她不了解文字的跌宕
但她的话语被文字镂刻在人类语言史的封面


山河岁月  男,爱好诗歌,有作品出版。现供职于中国作协。
山河岁月:(100125)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1503室  180010273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2: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孙永湖 于 2018-4-13 12:31 编辑

   《老母亲》
   文/孙永湖

母亲见到我时
和往年的情景一样
丢下手上的活计
抚摸我流着泪的脸庞
她皱纹里堆满的都是笑
看得出
笑里藏着牵挂的无奈与苦伤

母亲的变化不是太大
依然穿着多年舍不得扔
略显苍老的粗布衣裳
还算硬朗的步子锅前锅后为我忙碌着
粗茶淡饭的香
只是白发更加白发了
却依然守着两亩薄地
一间老房

母亲老啦
却还和年轻时一样
喜欢吃自己从地里挖的野菜
对于我带回来的花里胡哨的食品
从来都看不上
我知道
这是母亲清贫惯了
舍不得我乱花钱
母亲说
我就是她的礼物
她的心肝
只要能常回来不厌烦听她的唠叨
比什么都好都强
这就是母亲
和全天下的母亲一样
爱的无私
爱的海深天广

母亲老啦
每次回来我都害怕说再见
害怕母亲挥手的姿势
害怕看着母亲的身影
缓缓走下山巅
害怕模糊母亲的音容笑貌
害怕我的乳名
再也没人亲亲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6: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纳米尘埃 于 2018-4-13 16:52 编辑

怀念母亲
文/纳米尘埃

我是你青涩的回忆
一个孩子对于一头骡子
一架马车,那是父辈的座驾与自豪
对于女人那是苦难的颠簸
我的童年播撒田野,长满青色的庄稼
一头骡子和一架马车
把夜晚和星辰连同一群孩子
从黑夜拉到天明
拉扯成孩子的父母
我想着你,天上飘起了雨
淋湿了苍发如水
淋湿了一颗菩提
屋前的菩提那是你心中的菩提
你把心交给了佛和一抔黄土
我想着你,菩提树便结满了秋天的果了
我成了你手中的那一枚

作者:刘洪乐
地址:天津市静海区杨成庄乡教育办
联系电话:13752277259
邮箱:liuhongle@126.com身份证:120223196809120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6: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殿平 于 2018-4-23 16:21 编辑

征稿:
@我和母亲
河北/吴殿平

听说,那时候你用
整夜的灯光喂养我的小手
生怕哪一声啼哭被抓伤
你在乳头上煎一锅
滚烫的草药
治愈我童年的病苦
恨我长不高
就用肋骨拽着我的名字
使劲往上拔

那一天你送我
上学堂
我看到你脸上
升起一朵云
后来你总是偷偷地把黎明
塞进我的书包里
十年求学路
我沐浴着星辰

那一年我第一次看到
你比我矮了许多
我的眼泪立刻慌张起来
我拉着孝心
跪在你的跟前
多想做一个
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吴殿平:河北省献县教育局干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三十多首诗歌发表在《西部作家》、《绿风》、《山东文学》、《北京诗人》、《时代文学》、《千高原》、《南来北往》、《沧州日报》等纸质报刊文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7: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纳米尘埃 发表于 2018-4-13 16:47
怀念母亲
文/纳米尘埃

这样的信息都能在论坛看到,不怕隐私泄露啊...MY GO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7: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至母亲
文/无墨水
20180413

假如一切皆是荒芜
也有一片土地生机盎然
是原初,亦是最终的
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7: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西风
文/一叶之秋

她见人就说她三个女儿
个高,漂亮,孝顺
一个在老家,一个在新疆
一个在广州
逢过年她就会给别人说
女儿挣了钱就会接她去新疆
广州,而且是坐飞机去
今年她没说
她穿好老衣,躺在门板上
静静地,等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GMT+8, 2018-6-25 19:48 , Processed in 0.166032 second(s), 1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