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3|回复: 23

经典英诗同题翻译展(第七期)A Red,Red Ros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 20: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宛城卧龙 于 2018-9-8 23:20 编辑
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七期)A Red,Red Rose


    编者语:相约周末,我们一起来译诗!英诗同题翻译(第七期)选取诗人 Robert Bums的名诗A Red,Red Rose23位译者,23版译文,新译荟萃、经典重温,忠实为基,多种考量、译彩纷呈,百花齐放。老一辈翻译家如郭沫若、王佐良、袁可嘉等等都翻译过此诗,其伟大之处在于他们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在资料来源有限的条件下,率先翻译,是开拓者,是先锋,这是值得后辈学习和尊敬的。在当今时代背景下,开展经典英诗同题翻译活动,就是想尝试给大家提供一个多方位、多角度、更广阔的思考空间。同时,我们欢迎各位读者对译文进行监督,发表意见和建议。本期特别感谢何功杰教授,何老师已80高龄,目前身体原因在医院治疗,但一直非常关注诗歌翻译发展。在此,我们衷心祝愿何老师早日康复!本期所选图片来自网络,译文按译者先后提交顺序排列。(本期编辑:宛城卧龙)
A Red,Red Rose
O my Luve'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O my Luve's like the melodie,
That's sweetly play'd in tune.

As fair art thou, my bonie lass,
So deep in luve am I;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And fare-thee-weel, my only Luve!
And fare-thee-weel, a while!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uve,
Tho' 'twere ten thousand mile!


刘群(晚枫)注释:
1.  luve 苏格兰方言,= love, 大写L,表达了“重要”和“唯一”的内涵。
2.  melodie 来自法语,是1920世纪法国从德国的抒情歌曲学来的,它是带伴奏的艺术歌曲。19世纪的melodie一般用严肃抒情诗做歌词,由钢琴伴奏的独唱演员演唱。Melodie 的特点是诗歌与音乐的完美统一。因此,melodie 准确地说不是“乐曲”、“曲调”,而是“歌曲”。
3.  play’d = played 诗歌用字
4.  art 古英语,第二人称系动词, = are
5.  thou 古英语,第二人称主格, = you
6.  bonnie 苏格兰方言,健康的,美丽的,可爱的,可人的
7.  lass 年轻未婚女子,姑娘;多数用于非正式对少女的称呼;因与lassie有关,所以也有女性恋人的意思
8.  a 诗歌语言, = all
9.  gang 苏格兰方言, = go
10.wi 诗歌语言, = with
11.thee 古英语,第二人称宾格, = you
12.o 诗歌语言, = of
13.fare-thee-weel 诗歌语言, = bidfarewell tothee
14.tho 诗歌语言, = though
15.twere 诗歌语言, = it were (起到省略一个音节的作用)


      罗伯特·彭斯(Robert Burns,1759—1796年),苏格兰农民诗人,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他复活并丰富了苏格兰民歌,他的诗歌富有音乐性,可以歌唱。彭斯生于苏格兰民族面临被异族征服的时代,因此他的诗歌充满了激进的民主、自由的思想。诗人生活在农村,和贫苦的农民血肉相连,他的诗歌歌颂了故国家乡的秀美,抒写了劳动者纯朴的友谊和爱情。



新译荟萃 经典重温


一朵红红的玫瑰

啊,我的爱人像朵红红的玫瑰,
花苞初绽六月里;
啊,我的爱人像支美妙的乐曲,
奏得和谐又甜蜜。

你是多么娇美,我漂亮的姑娘,
我爱你如此深情;
我将永远爱着你,亲爱的,
海水干涸不变心。

亲爱的,即使大海干了,
太阳把岩石熔化,
我将依然爱着你,亲爱的,
只要生命喷发火花。

再见吧,我唯一的爱人,
我俩只是暂时分离!
我将回到你的身边,亲爱的,
哪怕相隔千里万里!
            何功杰 译


译者说
    彭斯是苏格兰的一位家喻户晓的农民诗人,被誉为民族诗人的代表。A Red,Red Rose这首诗是最为英语学习者悉知的爱情诗篇,是用苏格兰方言(非古英语)写的民歌体。方言民歌也讲究韻律,中英都一样,但与古体诗有别。本诗方言口语化很浓,读来朗朗上口,这是这首诗的最大特点,这也是彭斯诗歌的特点之一。译诗应尽量保留和体现这一特点。这首诗的译者很多,前辈名家王佐良、袁可嘉等都有翻译,值得我们比较和学习。关于中英同题诗歌翻译,这是一项很好的诗歌学习和翻译实践双结合的活动,但我们不仅要有实踐,也要开展互相品评,这样才能既提高实踐能力,又能提高理论水平和欣尝能力。


白头吟·红玫瑰

吾爱如红玫,六月苞放美。
吾爱若轻歌,和谐令人醉。

貌美胜天仙,深爱驻心头。
即使四海枯,伴君到白首。

即使海枯干,烈日融顽岩。
只要沙漏流,爱心仍不变。

言别吾只爱,别离须臾短。
哪怕万里远,矢志再归返。
                      赵宜忠 译

译者说
    罗伯特•彭斯是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歌运动的先驱,同时也是苏格兰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农民诗人。 《A red red rose》作为其爱情诗的代表作,采用了苏格兰民谣的形式,语言简洁,感情真挚。 全诗在形式上采用了民谣诗节, 用苏格兰方言写成。一共四节,每节四行,在用韵方面, 前两个诗节采用了二、四行押韵的方法, 而三、四诗节则采用了隔行押韵的方式, 此诗每节一三两行为八个音节,二四行为六个音节。诗中固定的韵律使得诗行迸发出一种和谐的美感,朗朗上口,富有音乐之美感。通过这首诗的翻译我受益匪浅,使我了解到诗歌里的一些缩写和古诗里古代词汇之用法,以及苏格兰的方言。

一朵红红的玫瑰

哦,我的爱好似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初开的花蕾;
哦,我的爱好似甜甜的乐曲,
轻轻弹奏旋律优美。

你呀是多么窈窕,清纯少女,
让我着魔深陷爱河;
我爱你永不反悔,心爱的人,
哪怕那四海都干涸。

哪怕四海都干涸,心爱的人,
哪怕烈日炙烤熔化岩石;
我爱你永不反悔,心爱的人,
只要生命之沙流动不止。

可是再见了,我唯一的挚爱,
且容许我暂时与你分别;
我一定要与你相会,我的爱,
即使得把千山万水跨越!
                    王昌玲 译

译者说

    上学时英国文学老师讲解过这首诗,当时很诧异,怎么苏格兰民歌里爱的表达跟中文里 “爱到海枯石烂” 如此相似?翻译时,尽量保持新鲜感,保留sands of life的比喻意象,避免熟词、成语以及耳熟能详的文学作品。题目没有简化为《红玫瑰》; 最后一行,差一点译成 “即便身在千里之外”,稍不留意就成了流行歌曲。译诗基本遵循原诗的押韵模式 (aba/cb),诗行长短基本遵循原诗前两节8/6/8/6, 后两节8/7/8/7音节数,适当放宽。译完茫然,诗歌说话人为何要暂别心爱的人?或许这首诗并不是简单的爱情誓言,是类似于裴多菲的 “Liberty, love! These two I need. For my love I will sacrifice life. For liberty I will sacrifice my love.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红红的玫瑰

哦,我的爱人就像一朵红红的玫瑰,
那六月里新绽的蓓蕾;
哦我的爱人就像一首优美的乐曲,
弹起心里便涌上甜美。

可爱的姑娘,你美丽又多艺,
我爱你爱得痴迷;
亲爱的,我将爱你坚定不移,
直到四海变干极。

亲爱的,直到四海枯干,
炎炎烈日熔巨岩;
亲爱的,我仍将爱你不变,
直到生命的沙粒尽数流完。

道一声珍重,我唯一的爱
请许我暂别离开;
我会回来,我的爱,
即使我远在万里之外!
               段冰知 译
译者说
    本来喜欢一韵到底,但译这首诗似乎有点难做到,所以也像原诗一样,用了几种尾韵。动笔之前,参考了五位老师的译文。但感觉五位老师对sweetly played in tune的理解有点不一样。窃以为,tune语义上不是“曲调”,而是“心情”。Sweetly则是补语,形容的是弹奏乐曲自然而然升起的甜蜜之情。dry,前一个为了押韵,这里作了词义的转换,把形容词转化成了名词。故而用了“干极”一词。后一个则用了形容词的本义,为了押韵,选了“枯干”这个词。本来想用“海枯石烂”这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成语,但考虑到And the rock melt wi´ the sun这一句原文,又经另一位老师提示,最终舍弃了用“海枯石烂”的想法,否则原文的语义丢失太多。still,为了押韵,也作了不同的表达,前面用的“坚定不移”,后面用的“不变”。觉得英译中,很多时候需要搜肠刮肚,找出最贴切的词来匹配原文的涵义。译诗难度更大,除了要找出最贴合语义的词,还得考虑音律美。正如一位老师说的一样,这首诗也让我想起了汉乐府民歌《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惜乎才疏学浅,脑子里冒不出古韵的诗句来。就以现代风充数吧!感谢各位译路相伴的译友,有了他们,译路多彩,译彩纷呈!

玫瑰灼灼

玫瑰蓓蕾
盛夏灼灼;
良曲妙音,
其声悠悠。

窈窕伊人,
吾生挚爱
思之念之,
沧海水逝。

沧海水逝,
峦峰棱消。
思之念之,
余生漫漫。

别兮依依,
吾生挚爱。
别兮依依,
重逢可盼。
山水迢迢,
待吾归来。
赵佼 译
译者说
    彭斯这首爱情诗短小精悍,情感真挚,从民歌中汲取精华,以朴实的语言传达了深切的情感,与我国的诗经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译诗之精华并不在其形,而在其魂,故此,译文并没有刻意遵守诗体之形,只偶用叠音传递爱之热烈深沉,别之依依不舍。其中不妥之处还请各位老师予以指正。
玫瑰红艳艳

你像玫瑰红艳艳
含羞六月吐芬芳
卿如恋曲甜蜜蜜
悦耳悠扬韵未央

心上人儿多美好
缠绵缱绻爱何深
天荒地老情难了
四海枯竭爱永存

四海枯竭心不变
太阳熔石志弥坚
天荒地老情难了
哪怕人生沙漏完

浮世三千唯爱你
今天小别暂分离
任凭远去九千里
何日归来自有期
     张俊锋 译

译者说
    语体相仿,以诗译诗。 语体相仿,以诗译诗。译文模仿原来韵式,隔行押韵,四节分译为四首七绝,采用七绝第2格律式:0011100,1100011,1100110,0011001;0=仄,1=平,极个别处有变化。

一朵红红的玫瑰

啊,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蓓蕾初开;
啊,我的爱人像一支甜甜的乐曲,
演奏得合弦又合拍。

我的好姑娘,你是那么美,
我的爱是这么深;
亲爱的,我要永远地爱你,
直到大海干枯水流尽!

直到大海干枯水流尽,
直到太阳把岩石化作灰尘:
呵,亲爱的,我将永远地爱你,
只要我生命不止一息犹存。

再见吧,我惟一的爱,
让我们暂时分离!
亲爱的,我一定要回来,
哪怕是远行千里万里!
         李正栓
译者说
    见附栏罗伯特▪彭斯《一朵红红的玫瑰》诗歌赏析。

红红的玫瑰花团
  
你是我的玫瑰花团
在六月里涩涩初绽,
你就好像音乐慢旋
宛如韵律漂浮在弦

你是我的美丽眷恋
珍藏在我深深心田;
我爱你到老地荒天,
一直到那海水枯干,

一直到那海水枯干,
一直到那岩熔石烂;
我爱你到老地荒天,
只要生命还在运转,

再见我的玫瑰花团,
分别时间会很短暂,
我必定会再次出现,
哪怕我赴万里之远!
孙蕴春
译者说
    昔日羲之,行觞为砚,美酒临风,漫舞兰亭墨宝;今时译者,涌血行文,激情问道,重抒典韵情怀。

钗头凤 红蔷薇

红蔷薇,绿芳菲。
抚琴弄曲美人归。
杨柳腰,粉朱颜。
海枯石烂,情思不断。
愿, 愿,愿。

夜连昼,沙缓漏。
韶华永驻比豆蔻。
千里遥,云水迢。
鸿雁回飞,思乡归早。
报,报,报。
黄金珠
译者说
    原诗形式、用词简洁质朴,却洋溢出深情浓意,颇具西方文化外敛、张扬的特点。同为表达爱情,中国文化偏向内敛、婉约。一边是立柱拱顶,宏伟壮观,一边是亭台楼阁,精细雅致。文化土壤不同,风格品位迥异。译诗中选用了原诗的典型意象,rose对蔷薇,spring对芳菲,melody对琴曲,fair对杨柳腰、粉朱颜,bonie lass对美人等等。译诗中的意境,融合了原诗热烈似火的爱情,海枯石烂,爱情不灭,天涯海角,永结同心的美好愿望。选用钗头凤作为译诗形式,也是考虑了原文的情感表达需要。词语重复的使用,加强了感情的浓烈。译诗与原诗,形式风格迥异,表达的情思却是一致的,也是根据原诗加工创作的,大概也能算作一种“豪杰译”吧。

红玫瑰

我的爱似红玫瑰,
那是六月新蓓蕾。
我的爱如温婉曲,
琴弦拨动悠扬抒。

美哉我的好姑娘,
我爱你深深无疆。
哪怕那大海干枯,
我依然爱你无误。

哪怕石头被嗮化,
我依然爱你无瑕。
哪怕生命如流沙,
我仍爱你不落下。

再见吧我的唯一,
暂别不是要分离,
我会回来再看你,
哪怕相隔千万里。
    李建军 译
译者说
    这是一首表达忠贞爱情誓言的诗歌,全诗基本是偶数句押韵。本人采用了古体诗风格来翻译。古体诗风格遵循每句字数相等,保持同一节奏,且保持两句押韵。这首诗歌的翻译重点在于怎样凸出“爱情誓言”的真挚,同时再现原诗歌在音韵、节律方面的美感。古体风格的诗有一种凝重感。

红红的玫瑰


心上的人儿啊,你像玫瑰红艳艳
六月花苞才乍现
心上的人儿啊,你像歌儿那样甜
曲调悠扬美如仙

你像花儿那样美,漂亮的人儿
爱你深深在心间
我爱你啊到永远,亲爱的人儿
直到四海都枯干

直到四海枯干啊,亲爱的人儿
直到烈日化顽岩
我爱你啊到永远,亲爱的人儿
今生今世心不变

让我道别说再见,我唯一的宝贝
分别只是一瞬间
我会回到你身边,我的宝贝
即使路途万里远

       刘群
译者说 民谣体非演唱版。

山丹丹红艳艳
(方言版)

哎哟,我的小亲亲象山丹丹,
六月刚冒嫩尖尖。
哎哟,我的小亲亲象信天游,
调调唱得那个甜。

你真是个俊妹子,我的毛眼眼,
爱你深深在心间。
我要爱你到永远,我的小亲亲,
就算海底见了天。

就算海底见了天,我的小亲亲,
就算烈日化顽岩。
我要爱你到永远,我的小亲亲,
一生一世都不变。

跟你道别说再见,我唯一的小亲亲哟,
分开只是一眨眼。
我会再来你身边,我的小亲亲,
管他路途万里远!

蚂蚁、刘群
译者说
    见附栏《一只飘荡在西北高原的苏格兰风笛》
一朵红红的玫瑰

我的爱人
像是六月开放的
一朵红玫瑰
哦,我们的爱
像一支旋律悦耳的歌曲

美丽的博尼尔姑娘
我爱你如此之深
亲爱的,我会永远爱你
直到大海变得干枯

直到海枯石烂,亲爱的
我也会爱着你
直到生命的沙漏
流逝到尽头

祝你幸福
我唯一的爱人
请你等着我
我还会回来的
哪怕远隔万里
       肖茂华 译

译者说
    这首诗表达纯洁坚贞的爱情。类似于中国古诗《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凌,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也可用诗经里的一句诗来说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朵红,红玫瑰

哦,我的爱是一朵红,红玫瑰,
她盛开在六月,
哦,我的爱是一首歌,
甜蜜悦耳。

我的情人,我的姑娘,
我深深地爱你,
我会一直爱你,我的爱人
直到大海枯竭。


直到大海枯竭,我的爱人,
到岩石被太阳熔化,
我会一直爱你,我的爱人,
直到生命的沙粒流尽。

再见吧,我的至爱,
我将与你暂别
我会再回来,我的爱人,
即使在万里之外!
         卢爱雪

译者说
    第一次做译诗,做完之后,有了对译诗的初步理解。唯一的心得是,在译的过程中,对原稿可采用的多种译字如向选摔时,我认为应保留作品原风格。我不太了解外国诗人,但看简介是浪漫主义风格,因此,在译中遇到不好处理之处时,我时刻提醒自己不可脱离浪漫主义风格这个前提!简约风格与浪漫风格对同一文字的翻译必会有所不同处理!浪漫风格要倾向夸张倾向呼唤倾向倾诉,简约风格下文字翻译要倾向简洁倾向内敛与克制!
爱如红玫

我的爱是一个音符
如红玫一样盛开
在夏日的海风里

我的情人是一只贝壳
假如海枯石烂
我愿意做你身上的花纹
玫瑰一般的花纹

我的情人是一只鱼
假如海枯石烂
我愿意做你身上的鱼鳞
玫瑰一般的鱼鳞

我的情人是一朵海浪
假如海枯石烂
我愿意做你身上最后一个仰望
玫瑰一般的仰望

假如沧海桑田
我会在老地方等你
玫瑰一般的幽怨里等你
          杨长海

译者说
    通篇借物喻人,以景抒情。表达对爱情的匪石之心。在理解本意的基础上我进行了意译。对回原文,可能很多不重合,但已是我尽量而为了。

红红的玫瑰

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玫瑰,
在六月的原野开放。
哦,我的爱就像旋律,
那是优美的曲子。

你如此美丽,我的姑娘,
我爱你这么深情。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直到大海变得干枯。

亲爱的,直到大海干涸,
岩石被阳光融化。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直到生命之沙流尽。

祝你好运,我的至爱
请你等着我,
我会回来的,我的爱人
哪怕远隔万里!
      郭超英

译者说
    英国诗人彭斯以朴素无华的语言,将爱人比做红红的玫瑰,表达自己坚贞不渝,海枯石烂不变心的爱情。我在翻译时尽量遵从原文的诗意,稍有加工改动。

有朵玫瑰红彤彤

有朵玫瑰哟,红彤彤,
六月含苞恰似侬;
有首歌曲哟,甜蜜蜜,
轻盈曼妙多像你。

好姑娘哟,温柔又美丽,
我在侬的爱河里;
小亲亲哟,我会深爱你,
直到四海见了底。

爱呀爱,爱到四海见了底。
爱到磐石化成泥;
小亲亲哟,我还会深爱你,
只要还有一口气。

再会吧,侬是我的唯一,
这是暂时的分离,
珍重吧,我定回来找你,
哪怕是迢迢万里。
  王庆国
译者说
    这首诗是彭斯的代表作,通俗易懂,韵律优美,我甚喜欢,吟诵不断。我也研读过各名家译本,但终究不是自我的理解,于是试图翻译。而今,适逢“英诗同题翻译”征稿,对之前版本不满意,再次重译。译本用了方言词“侬”,和“你”交替使用,以体现苏格兰方言,又不显呆板。此外,还用了“小亲亲”这样的方言词。“红彤彤”、“甜蜜蜜”、“小亲亲”、“迢迢”等叠词的使用,有的传达了原诗的押头韵,有的使节奏缓慢。开篇用了类似比兴的手法,文中还用了类似“海枯石烂”这样的表达,很能引起中国读者共鸣。然而,译诗开头处理为比兴手法,增强可读性。“海枯石烂”未用成语,以使语言新鲜,也能体现老百姓的口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宛城卧龙 于 2018-9-8 23:21 编辑
一朵红蔷薇

吾爱恰似红蔷薇
六月花蕾初绽放
吾爱宛若甜美乐
曲调动人且悠扬

丽质天成窈窕女
情网深陷吾爱之
此爱今生永不渝
纵然沧海水尽逝

纵然沧海水尽逝
烈日炎炎石化水
此爱今生永不渝
生生世世爱相随
                     
吾今远行独自去
与卿依依将别道
吾将重归卿身畔
纵使相隔万里遥
    石永浩 译


译者说
    这首名诗脍炙人口,这次动笔之前已然赏读过数首名家妙译,多位译友也推陈出新,欣赏佳译之时也更觉压力山大,只能勉力为之,力求译出些许新意。诗中rose一般都译为“玫瑰”,今借鉴巴金先生译王尔德童话时所用译法,采用“蔷薇”, 非为出新,惟求一点不同。无法再现原诗美妙韵律,只能尽量使其朗朗上口。心有余力不足,译文贻笑大方在所难免,权为凑乐吧。

一朵红红的玫瑰

哦,我的爱像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初绽花蕾
哦,我的爱像首曲子
演奏得合拍又甜美

你有多美,我亲爱的姑娘
我爱你就有多深
我会爱你到地老天荒,我的爱
爱你到大海枯竭

爱你到大海枯竭,我的爱
爱你到岩石被太阳熔化
我会爱你到地老天荒,我的爱
爱你到生命之沙滴尽

再见了,我唯一的爱
且容我和你小别
我终将回来,我的爱
哪怕是在千万里之外
          解斌 译

译者说 见附栏《一朵红红的玫瑰》诗歌赏析。

玫瑰嫣红

美哉吾爱之芳容,
如六月玫瑰新绽嫣红;
妙哉吾爱之莺声,
似曼妙乐音婉转玲珑。

花颜若伊,可人倾城,
此爱至深兮此情永恒;
此情永恒,吾之卿卿,
纵海水为竭不背山盟。

海水为竭,吾之卿卿,
并烈日熔石高山无棱;
此情永恒,吾之卿卿,
地老天荒吾爱永生。

依依惜别,至爱卿卿,
依依惜别辞君少顷;
不日归兮,吾之卿卿,
万水千山难阻深情。
      王如利


译者说
    罗伯特·彭斯(Robert Burns,1759—1796年)是一位苏格兰农民诗人,他的诗多为富有乐感的民歌体,语言淳朴自然,感情热烈奔放。这首A Red, Red Rose譬喻优美动人,铺排循环往复,用语大胆直白,将作者忠贞炽烈的爱情抒发得如岩浆迸出,一泻千里。此诗的写作手法很有些《诗经》中赋、比、兴的味道,其中海水枯竭、烈日熔石的山盟海誓又颇似乐府民歌《上邪》中的句子,故译者采用比较自由的古体诗形式和同样热烈大胆的语言来翻译这首诗,力图再现原诗跌宕起伏的节奏、饱满炽烈的情感和喷薄奔放的气势。

一朵红红的玫瑰

呵!我的爱人像朵红红的玫瑰,
在六月里绽放新蕾。
呵!我的爱人像支悠扬的乐曲
流淌着甜蜜的旋律。

你是那么美丽,我的姑娘,
我多么深情地爱着你,
直到四海枯竭,
对你的爱,永不绝。

直到四海枯竭——我的爱人,
岩石被太阳熔炼;
我会永远爱着你,
直到生命的沙粒漏干。

再见吧,我唯一的爱人!
只是暂且别离!
我会回来,我的爱,
哪怕相隔万里。
   于元元 译


译者说
    彭斯曾说过,“苏格兰古老的歌谣里有一种思想和表达的野趣……让我们的民族音乐保持它的乡土气息——那种现代规则也无法损其分毫的乡野气息,但是,它的效果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一奇异特质。”他的诗歌有两大特点:1.浓郁的苏格兰乡土气息;2.优美流畅的乐感。译诗过程中,我注意用平实顺畅的语言,贴近乡土气息;尽可能保持原诗的叠句、叠词和韵律,增强乐感。可惜,诗中的苏格兰方言只能传其意,难以传其声,只好交错使用大口型和小口型音,勉强展示苏格兰高原人的豪迈,以及他们对待爱情细腻而坚定的情感。刚从苏格兰回来,风笛声犹然在耳畔,“悠扬”二字是为突出苏格兰音乐特色而加的。
红红的玫瑰花

啊,吾爱恰似红玫瑰,
六月初绽吐芬芳。
啊,吾爱又如一支曲,
和谐美妙且悠扬。

窈窕淑女好姑娘,
爱你情深深如许。
宝贝,我会爱你永不渝,
哪怕四海海水枯。

宝贝,哪怕四海海水枯,
烈日曝石石腐烂。
宝贝,我会爱你永不渝,
生命不息爱无眠。

爱人,今生唯爱你一个,
道声珍重暂别离。
爱人,发誓我会快快回,
哪怕路遥千万里!
     丁立群 译


译者说
    A Red,Red Rose是一首非常著名的爱情诗,诗人采用苏格兰民谣的形式,语言简单,而感情真挚、热烈奔放,抑扬顿挫,韵律极强。但正因为此诗为读者所熟知,我在翻译时不免受到了以前不同译本的影响,始终跳不出来,“四海海水枯”和“爱你永不渝”甚至直接借用了以前大家的译文。另外,在最初翻译时我省略了感叹词,把称谓也融到了通俗易懂的七字格中,但后来发现,加上感叹词和单独列出称谓更符合原诗的感觉,更能抒发诗人对爱人的那份真挚情感,口语性也更强,但节奏感有所改变,遗憾只能顾此失彼了。

吾爱像朵红玫瑰

哦,吾爱像朵红玫瑰
在六月里开放
哦,吾爱如一支乐曲
旋律美妙而悠扬

你多么动人,吾爱之姑娘
我爱你如此之深
我会永远爱你,吾爱之姑娘
直到海水干枯

直到海水干枯,吾之爱
直到烈日消融了岩石
我会永远爱你,吾之爱
只要生命无穷尽

别了,吾爱之唯一
别了,短暂的离兮
我会回来,哦,吾之爱
纵然相隔千万里!

        王磊 译

译者说
    在翻译的同时,进一步学习英诗的格律,这首诗共分四节,格律采用抑扬格,每一节八音节四音步和六音节三音步交替,隔行韵。




点评

学后感:let's stop here for 这些老年机呀,桂冠越重越迷眼,尽可收藏博物馆,好评差评时代断;俱往矣,iPhone X,与时俱进甭迟疑  发表于 2018-9-11 11:09
李正栓:1. 蓓蕾初开;合弦又合拍。(质疑:无中生有=不导游景点而去导购土特产) 2. 只要我生命不止一息犹存。(质疑1:病句;2. 译文缺斤少两)  发表于 2018-9-11 10:51
段冰芝 译:你美丽又多艺 (质疑:无中生有,误导读者)  发表于 2018-9-11 10:38
王昌玲译:着魔深陷爱河; (质疑:过度包装,过度治疗,绑架原作初衷)  发表于 2018-9-11 10:35
赵宜忠 译:译文笔调大不妥,文体弄巧成拙,质疑:使原作清馨欢快黯然失色  发表于 2018-9-11 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朵红红的玫瑰》诗歌赏析
李正栓 文

      《一朵红红的玫瑰》是彭斯根据苏格兰民谣创作的一首脍炙人口的爱情诗篇。该诗语言朴素,音韵优美,修辞巧妙,构思新颖,歌颂了坚贞不渝的纯真爱情。
      音乐美是彭斯诗歌的旗帜。他不仅把心爱的姑娘形容为乐曲,而且诗行间音韵和谐,旋律优美,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全诗共四节,用民谣体的形式写成,即每节四行诗,其中奇数行为四音步,偶数行为三音步,格律基本上是抑扬格;前两节的韵脚为abcb,后两节的韵脚为abab;读起来铿锵有力,抑扬顿挫,表达出诗人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决心。头韵和腹韵的使用也加强了该诗的节奏感。另外诗歌在结构、措辞上的重复、对称等,也产生了回旋往复、一唱三叹的音乐效果。
      这首诗经久传唱的原因还在于明喻、重复、夸张等修辞的成功运用。
      首先诗人把爱人比喻为红红的玫瑰,独具匠心。红红的玫瑰不仅给人一种光鲜照人的感觉,它还是热情、奔放的象征,暗示了爱人的健康与活力,以及诗人对姑娘火一般热烈的爱情。另外,这个平常的意象在彭斯的笔下,通过陌生化的形式产生了奇崛的效果。它清新自然,富有新意,极富视觉冲击力和想象空间;它既是声音的延长,也是情感的延伸,让人产生无穷的回味。其次,把爱人形容为乐曲,那种律动美、气质美跃然纸上;乐曲还可以理解为恋人的莺声燕语。在诗人眼里,恋人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风景!那么和谐完美、青春靓丽!从玫瑰到乐曲,从外在到内涵,一个生动光鲜、活泼泼辣的农村少女形象脱颖而出。
       彭斯在他的爱情诗中还大量使用了重复的手法以加强语言的表现力和深化主题。Luve(古体)是诗中反复出现的字眼,在短短的4个诗节中,出现7处之多,分别代表了“爱人”、“爱情”和动词“挚爱”,这一中心词的不断出现强化了主题;诗歌中间部分“大海干枯水流尽”的重复则把全诗分为两个部分:前一部分仅涉及两个恋人;后一部分引入大海、岩石、太阳,为两人的爱情提供了广阔的宇宙背景。两个部分既对照鲜明,又联系密切,形成密不可分的整体。最后,“离别”(fare thee weel)的重复表达了热恋中的年轻人分别时的依依不舍,如泣如诉。词、短语、句子的重复很有层次感,让人不感到俗套并深刻体会到说话者真挚、火热的情感。
      诗人在第三节中用海枯石烂的夸张手法表达了对爱人的铿锵誓言。用不可能发生的自然现象表现主人公对爱情的坚贞不渝,这样的爱情宣言让人想到中国的古老民歌,如汉乐府《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敦煌曲子词《菩萨蛮•枕前发尽千般愿》中也有:“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三首诗同为民歌民谣,有异曲同工之妙,恐怕这也是中国读者喜欢这首诗的原因。
      这首诗语言直白,感情真挚,毫不矫揉造作。诗人的情感如滔滔的江水奔流而下,一泻千里,让读者一览无余。另外,本诗丝毫不带功利性的爱情诉求,在当今社会读起来还有一种荡涤心灵的感受。比起18世纪新古典主义充满说教气息的英雄双偶句与伤感主义忧郁的诗风,彭斯的诗充满了乡土气息和民族特色,简单易懂,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飘荡在西北高原的苏格兰风笛
——A Red,Red Rose诗歌赏析,兼谈方言体译法

刘群(晚枫)文
      李正栓老师在诗歌A Red ,Red  Rose的赏析中,非常清晰明确地概括了其几大特点:音韵和谐、节奏鲜明,修辞上运用明喻、夸张、重复等手法,语言朴实奔放,毫不矫揉造作,是一首充满乡土气息和民族特色的爱情诗歌。怎样把握在译入语中重现这些特点,把原诗的“精气神”传达给中文读者,对于每位译者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从这23个版本中,读者可能已经初尝了饕餮大餐的各种美味了。
      如果说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译者心中,就会有一千个《红红的玫瑰》。因为诗歌艺术感受的主体性与其他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没有本质区别,而正是对一首诗歌的不同解读,才是伟大的诗歌艺术魅力之所在。译者首先是读者,对于同一首诗,由于个人的生平、经历、文化背景、成长环境、个性、性情、情绪等诸多方面的差异,其感受、理解、反应和共鸣也千差万别。甚至同一个读者,在不同时期读同一首诗,也常常会有不一样的体会和洞察。
    苏格兰是我出国的第一个地方。十月初的苏格兰已经风冷雨寒了,我住的那个小城进入了长达7、8个月的阴冷潮湿、寒风凛冽的冬季。这个时节,高原的植被已经是一片片的铜褐色,七、八月还在盛开的石楠也收拾好自己准备过冬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正是这种凄风冷雨的气候,让苏格兰人的性格里,有股刚毅和倔强,支撑着他们与恶劣的高原气候抗争,与曾经统治他们的英格兰人殊死奋战。但他们又是那么纯朴率真,热情好客。他们用威士忌敬茶,以队列舞欢迎远方的客人。时而会有一曲风笛,从几十里外的高坡飘来,或是在观景处增添一份浪漫,或是哪个村里一桩大事的礼仪,不禁让我想起黄土高坡上的唢呐,和坡上打着腰鼓的人们掀起的尘烟。同样是高原,同样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他们流淌的鲜血有着一样的温度,他们闪耀着同样的人性的光辉。相隔万水千山的东西方,似乎风笛和着唢呐,吹响了同一个曲调——高原的宽广、性情的奔放!
    火红的玫瑰象征火红的爱情,一个bonie lass,让城里的“姑娘、少女”变成了乡下的“妹子、亲亲”。既然A Red, Red Rose是用苏格兰方言写成的民谣式诗歌,我们绝不能忽视“方言”和“民谣”这两大特点,至少在语体上要逃出阳春白雪的框框,让语言下凡;而且要让民谣轻松上口,让百姓喜闻乐见,通俗易懂。于是有必要摈弃过于书面语的文词、雅词,取而代之以略有地方色彩的平实语汇、和已经普遍接受的通俗字词。民谣式使这首诗歌热情饱满、真挚感人,因此任何矫揉造作和故意摆弄都有悖于原诗要传达的主题感受。我想起了王洛宾和他的词曲,想起了西北高原的山丹丹,于是在保守地翻译了民谣版之后,与熟悉方言的蚂蚁老师一起,大胆尝试了一次以方言译方言的实践,以期再现原诗朴实奔放、热情洋溢的鲜活特点。作为一种别样的尝试,初衷是想让读者体会一点“另类”,希望可以从某个不同的角度对读者有所启发,从而对诗歌的原意有更深入和广泛的领略。
      学者们通常认为,方言的作用在于确立地理背景和反应语者的社会地位。但在文学作品乃至翻译作品中可以增加作品的表现力,使作品生动、人物鲜活。彭斯用方言写了这首诗歌,那么正因为方言的使用,使这首诗蕴含了丰富的地域文化因素的同时,更体现了作品独特的语言风格所带来的纯朴与豪放。试想,一个英语为母语的苏格兰读者读到这首诗,他的直觉感受是否就像东北人听到了赵本山,江浙人听到了周立波?那种语言背后引起的的共鸣,其丰富和美妙,岂能是语言能描绘的?
      就翻译的过程来讲,实际上是分两步走的。当译者读到了苏格兰方言,需要首先完成从方言英语到标准英语的“本语翻译”过程,接着再去完成从标准英语转换到译入语的“异语翻译”过程。译者都清楚的一点是,“以方言译方言”最大的问题是无法解决方言确立地理背景的问题。这也是一直以来人们关于《飘》的傅东华译本争论不休的原因,但人们至今念念不忘的仍然是郝思嘉和白瑞德这两个楚楚动人的名字。可想而知,这种“归化”译法为译作增添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不可低估。解决这个问题的通常做法,是加注。译者在注释中告诉读者这是苏格兰方言,相当于普通英语的什么意思。这等于向读者交代第一步——“本语翻译”的过程。在第二步翻译过程中,如果译者使用标准译入语的词汇和语汇,那么原诗的风格特色就会丢失。在方言的地域背景与作品的艺术表现力这对矛盾中,权衡之后我选择了牺牲前者,让译文能够最大程度地体现原作的气息和感染力。译入语的读者可以领略到,原来英文诗歌也有像《诗经》一样的民间小曲,也有地方方言特色的民谣体。这种译法虽然有其缺点,但在另一方面,弥补了以往被忽略的地方,使得英语诗歌更能接地气,以一种喜闻乐见的方式,更容易地在更大的读者群中普及和推广。

点评

是可行的,虽然一时有力不从心之人,之处;我们展示各译终极目的包括达雅,绝非只是达雅,而是信达雅  发表于 2018-9-12 14:55
更不可盲目取高冠厚誉者言,皇冠上珠子多了同时也晃眼;老牛,老松鼠之言有其客观局限的;总之一句话,我们要确切知道河水精准标高,而且是...  发表于 2018-9-12 14:51
读出”那只有一个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红玫瑰真面目;我们是人,是作精准翻译的人,并非过河的小马,河之深浅不可听没有头脑者言,更...  发表于 2018-9-12 14:44
” 百人百哈,千人千玫 “,方要我们翻译人,真正的翻译人,非南郭李鬼翻译人,读出”那只有一个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哈姆雷特真面目,..  发表于 2018-9-12 14:38
进步倒车;对其人,对持有其同样谬论者,是在逃避真译,正译,原作本意,读者期翼使命,要求;掩盖,口实,其自身翻译能力;正是因“百人百...  发表于 2018-9-12 14: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A Red,Red Rose 诗歌赏析
解斌 文

    诗歌A Red,Red Rose为英国著名诗人Robert Burns所作,是英语诗歌中很有名的一首。此诗采用民谣体,全文共分四节,每节四行,大体上奇数行为四音步,偶数行为三音步,双行押韵,大体上为抑扬格。
    第1节,如下:
O my Luve'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O my Luve's like the melodie,
That's sweetly play'd in tune.
诗人把爱人比作玫瑰和乐曲,表达了对爱人的深深爱恋。luve 是苏格兰方言,即love,用方言表达较为亲切随意。第一句采用了明喻的修辞手法,rose象征着爱情,也是男子为了表示爱意送给女子的礼物,red一词的使用表达了诗人对爱人的深厚感情和忠贞之情,red的重复使用加强了红色的深度,同时增强了感情。
    第2节,如下:
As fair art thou, my bonie lass,
So deep in luve am I;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表达了诗人对爱人的爱意深刻且长久。 art为古英语用法,即are, thou(主格)古英语,也常用在诗歌或宗教用语中,相当于你、汝、卿、君、您等,带有爱、尊敬的感情色彩。为了更好地了解古英语的第二人称代词主格、宾格和所有格,在这里笔者分别一一列出, 单数thou(主格),thee(宾格),thy, thine(所有格),复数,you ,ye(主格)you(宾格),your, yours(所有格)。bonie为bonny ,beuatiful,“Till a’the seas gang dry”在下一节第一句也出现了,这种重复的用法是民谣的特点之一,起到强调的作用,也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gang为苏格兰方言,即go。
     第3节,如下: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表达了虽然时光流逝,物转星移,但是诗人对爱人的感情有增无减。第一句承接上文。sea,rock,sun, 这些是具体的事物,为爱情从空间上提供有力的证据,进而过渡到时间上的延续。最后一句出现了sands o’ life,沙漏在西方是时间的一个意象,沙子不断慢慢漏下证明生命仍然存在,你我犹在。
    第4节,如下:
And fare-thee-weel, my only Luve!
And fare-thee-weel, a while!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uve,
Tho' 'twere ten thousand mile!
诗人和恋人短暂分别,但诗人相信他们必将再次重逢。fare thee weel 即fare you well。Tho’ it were 为虚拟语气,即使恋人短暂分开,但诗人必定回到恋人身旁,哪怕苦难险阻,哪怕路漫漫其修远兮。他们的爱经历了世间种种考验之后,必将更加坚定浓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20: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宛城卧龙 于 2018-9-12 19:34 编辑
译者简介


何功杰男,安徽省绩溪县人,安徽大学外语系教授,安徽大学外语系研究生导师。国内英诗研究著名学者,其在英诗研究上的突出贡献为国内学人所共仰,译诗和诗评曾被名家和众多同行学者引用。曾参与创办并担任安徽大学出版社第一任社长。从教40多年,为英语专业开设过精读、泛读、口语、翻译、英文写作、英国文学、英国20世纪文学、西方文学概论、文学理论、英美诗歌、比较文学、英美文化、英语修辞、英语国家概况等十多门课程。在安大首次开设英诗选读课。曾两次获教学优秀奖。多次获各种文学奖,其中1991年获首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特等奖,连续三次获台湾“梁实秋文学奖”译诗奖。1994年以大陆第一位学者身份正式应邀去台湾讲学,被聘为台湾静宜大学外研所客座教授。曾入编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出版(香港)的《世界名人录》,《中国专家大辞典》等。


赵宜忠(JOHN), 1966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大学英文专业,后又在黑龙江大学和北京二外进修两年。曾任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政府外办副主任,市译协副主席,省译协理事,市旅游局总经理,一直从事翻译工作。曾任美国L&A水处理公司驻大庆化肥厂总代表的首席翻译,也曾出任部委级领导,省市领导的翻译多次出访美国,加拿大,日本,苏联,瑞士,德国等欧洲国家,现居捷克首都布拉格。喜欢翻译古诗,曾译古诗百余首,多首莎翁等诗篇以及多篇现代诗歌,如阿紫的《翻阅阳光》,《锦绣》,闰龙的《我是雪花》,叶舟的《祖国在上》,玉扣子出版的《我住在鼹鼠的故乡》的英文翻译等。


王昌玲,安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专业英语教师,英文名Emily,热爱中英文诗歌创作与翻译。专业兴趣:翻译批评,汉译英翻译实践。 座右铭: 我译,故我在。


段冰知,英中互译自由译者,从事翻译十多年,多领域一千多万字翻译经验。


赵佼,太原学院外语系教师。热爱诗词歌赋、文学翻译、文艺理论研究。


张俊锋(Loius V.M. Longman),字墨骊,号雪梅庵主人。河南洛阳人,上海理工大学教师,马拉松爱好者,2017年上海国际马拉松PB: 2:33'20'',达国家运动员一级。上海科技译协会员,中国国学双语学会理事。专业兴趣:科技翻译,典籍诗歌翻译。其翻译著作有《列车上的陌生人》(上海译文出版社)。


李正栓,北京大学文学博士,英国斯特灵大学荣誉博士,1963年生,英国文学教授,东北师范大学和河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带头人、省中青年骨干教师、省高校教学名师、省社会科学优秀青年专家、省中青年社科专家五十人工程人员、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教育部外国语言文学类教学指导委员会英语分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翻译专业教学协作组成员、国务院学位办第三届全国翻译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译协理事、中国译协对外话语体系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国译协专家会员、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典籍英译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中美比较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全国英国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外国文学研究会英语文学分会理事、河北省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河北省高等学校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主要学术兴趣为英美诗歌、中英诗歌互译及译评,出版邓恩研究、文艺复兴时期诗歌研究、美国诗歌研究等5部专著、英美文学教材8部,发表多篇邓恩研究、彭斯研究、文艺复兴时期诗人研究和典籍英译研究文章。近年来,出版多部译著,主要包括毛泽东诗词英译、乐府诗英译、藏族格言诗英译、《国王修身论》英译、《水树格言》英译、《格丹格言》英译、《萨迦格言》英译、仓央嘉措诗歌英译。发表相关文章若干篇。翻译彭斯诗歌200余首。


孙蕴春,笔名子梅,大连大学英语教师。翻译文学爱好者,喜欢中文诗词写作,在“诗词吾爱”网有创作网页。


悉达,原名黄金珠,80后,河南洛阳人。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翻译方向,爱好文学、翻译。现任中信重工海外项目翻译。


李建军,男,安徽省太湖县人,1967年1月出生。浙江师范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先后编写出版了著作《新编英汉翻译》(东华大学出版社,2004)、《英汉应用文互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文化翻译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跨文化交际》(武汉大学出版社,2011),《英汉语言对比与翻译》(武汉大学出版社,2014),《英汉互译技巧与艺术》(武汉大学出版社,2017);译著Folk Houses, South of the Yangtze(《江南民居》,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等十余部,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先后获得过“(安徽省)陈香梅教育奖”(1996)、“安徽省优秀教师”(2001)、“浙江省151人才”( 2010),“浙江省优秀翻译工作者”(2017),校级“优秀教师”(2001)和“教学优秀奖”(2001)、“优秀中青年骨干教师”(2004)等多种荣誉。


刘群,笔名晚枫,英文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在高校从事英语教学工作,业余爱好诗歌及诗歌翻译,自由翻译10余年。作品散见《世界诗人》等刊物。


茂华,本名肖茂华,67年生,湖北省荆州市人。大学文化,出版有诗集《平分线》、《古城》等。现在中诗网朗诵版编辑。


小雪人,原名:卢爱雪,80后。浙江温州人,现居杭州。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有诗发表于《诗刊》《《绿风》《华语诗刊》《南方诗人》等。有作品选入《百年新汉诗典藏》《百年新诗2017精品选读》《中国网络诗歌年鉴》等。有诗歌评论与散文发表《寒山寺》等。


杨家将,原名杨长海,英文名:Frogprince. 专业,商务英语。 诗歌爱好者。 出生于广西贵港。 目前在深圳工作。


南郭,本名郭超英,70后,湖南吉首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外语系。现任大学英语教师。


王庆国,男,讲师,英语语言文学硕士,云南大学滇池学院教师,爱好诗歌翻译。


石永浩(Anthony Shi),山东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教师,主讲中国文学经典英译、中国传统文化、文学翻译等课程,爱好文学翻译,尤好散文、诗词翻译,曾在《汉诗月报》等刊物及网上发表多篇翻译作品,翻译著作一部(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


解斌,字淳博,号小太公,河北唐山人,河北一大学英语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翻译协会会员,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会员。名字被收入中国80后作家诗人人名巡展和中国网络诗人档案。研究兴趣:英美文学,中西文化,诗歌翻译。著有《解斌文集》,主编《英美诗歌选译集》,担任《中国当代爱情诗选》和《80后文学选文集·诗歌卷》的编委。近年来多次荣获省级各类英语竞赛优秀指导教师称号。先后开设英语小说,英语诗歌,中国文化,西方文化,英美国家概况,英美文学,研究生医学英语等课程。发表文学作品和学术论文若干篇。


兰若,本名王如利,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文学博士,喜诗爱译,有公众号“兰若诗译”,愿以文会友,与各方同好共襄译事。


于元元,安徽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博士,剑桥大学访问学者。教授英语专业本科生、研究生《英美文学入门》、《英国文学选读》、《美国文学选读》、《现当代英美文学》、《美国小说专题》等课程。爱好英美诗歌及其翻译。


丁立群,山东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业余热爱文学翻译,短篇小说翻译散见于《外国文艺》、《译林》、《湖南文学》等杂志,译作有《繁花盛开——自然风花艺设计新创意》、《爱丽丝·亚当斯》。


王磊(William Wang),笔名:宛城卧龙,英文专业,翻译文学爱好者,尤好诗词翻译。业余致力于中西方文学的交替互译。曾任混语版《世界诗人》杂志客座副主编、《诗文杂志》编委(主持诗词翻译),爱思英语专栏作家。曾在多家报刊发表诗歌及翻译作品,其英译著作有《现代诗人诗选(II)》(参译、中国书籍出版社)、《月的故乡》(中国文联出版社)等。



点评

这样,有必要的回避,看似不全面,实际更全面,对译者,读者双方更都人性化,现实化  发表于 2018-9-11 15:50
皇冠耀眼也晃眼,多数读者是唐僧沙僧猪八戒,生来没有火眼金睛,被烤肉吃用肉骨作烤柴;建议借鉴评考卷,姓名答案应有装订线  发表于 2018-9-11 12: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 11: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卧龙版主辛苦了,很全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12: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雪人 发表于 2018-9-3 11:35
卧龙版主辛苦了,很全面!

小雪人版主,您好,第一页,不知道为何有一些字符。我编辑时没有,但保存后就有了

点评

应是你复制过来时的版本与论坛版本不匹配,你把字符删了再用回车换行??  发表于 2018-9-3 15: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9 17:03 , Processed in 0.195622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