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78|回复: 6

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八期)Farewell Sweet Grov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5 12: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宛城卧龙 于 2018-9-16 15:38 编辑

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八期)Farewell Sweet Grove



主    办:中国诗歌网翻译版
翻译顾问:何功杰、李正栓、任诚刚、张智中(按音序排名)
编    委:童天鉴日、木樨黄谷、金沙文字、张俊锋、石永浩、宛城卧龙
英文朗诵:张明彬
本期译者:任诚刚、赵宜忠、王昌玲、段冰知、兰若、丁立群、谢晴雪、赵佼、黄金珠、孙蕴春
责    编:宛城卧龙


    编者语:相约周末,我们一起来译诗!《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八期)》选取George Wither(乔治·威瑟)的名诗Farewell,Sweet Grove(试译:再会吧,可爱的树林),此诗是乔治·威瑟的组诗Rhomboidal Dirge(试译:菱形挽歌)中的第四首。乔治·威瑟(1588—1667)英国诗人,推崇“为艺术而艺术”唯美主义,形式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诗人匠心独运地将诗歌安排成树木形态,注重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本期自征集译文以来,收到多位译者的作品,我们从中精选出10位译者的10版最新译文,可谓:新译荟萃、译彩纷呈。特别感谢何功杰、李正栓、任诚刚、张智中四位教授对《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的关注和支持,感谢张明彬(副教授)对每期诗歌原文的朗诵。
   

Farewell Sweet Grove
George Wither

Farewell!
Sweet groves, to you!
You hills, that highest dwell;
And all you humble vales, adieu!
You wanton brooks, and solitary rocks,
My dear companions all! and you, my tender flocks!
Farewell my pipe, and all those pleasing songs, whose moving strains
Delighted once the fairest nymphs that dance upon the plains!
You discontents, whose deep and over-deadly smart
Have, without pity, broke the truest heart.
Sighs, tears, and every sad annoy,
That erst did with me dwell,
And all other joys,
Farewell!




张明彬朗诵Farewell Sweet Grove,见附件。



新译荟萃 经典重温







别了, 可爱的树林
任诚刚 译

再见
可爱的树林
魏巍峻岭崇山,
还有那低洼山谷深深。
孤独的岩石旁小溪湍湍不息,
我亲爱的伙伴、我的羊群、还有你!
再也听不到我的风笛,及那吹奏出悦耳的旋律,
曾经伴随着在平原上翩翩起舞的你,啊最美丽的仙女。
你愤愤不平那无情无怜悯的严重破坏和压力,
让最真诚的心破碎遭受那沉重的打击。
叹息、泪水、烦恼及悲伤,
从此同往昔的春秋冬夏,
所有的欢畅。
道别吧!

者说
    乔治·威瑟的《别了, 可爱的树林》充满了对祖国河流山川的热爱与衷情;同时对自作聪明(smart)的人的行为,如肆掠砍伐树林等加以指责;对不在有昔日的风光锦绣深表叹息和哀伤。此为全诗的主题,在当今提倡对大自然的保护,减缓全球气温变暖等有着一定的现实意义。诗歌的翻译若能表达出作者的这份对往日不再的担忧,可谓达到了“意美”。此诗是一首十四行诗,这与传统的十四行诗有别,因韵法完全不同。它是由两个四行的交叉韵作诗的开头与结尾,中间有三组对句即随韵构成。韵法(rhyme scheme)为:abab ccddee fgfg. 译诗的韵法同原诗一致,达到了“音美”。此诗原作是一种“菱形方块状”布局的诗歌,起句短逐渐变长,到菱形腰部又逐渐由句式长向短收缩。可喜的是汉语译诗也做到了这一点,达到了符合原作的 “形美”。当然,这要归功于方块汉字的优势,译者稍加做一些增、减词方能实现。如:“峻岭崇山”、“湍湍不息”、“翩翩起舞”、以及“春秋冬夏”,等等。原作者在拼音文字( Roman Type)的英语里,写成菱形状的诗歌,可见乔治·威瑟具备了非凡的语言文字功底。


再见了,美丽的树林
赵宜忠

再见了,
美丽的树林
你那高高的群山
和你那所有低谷,再见。
你那畅流的小溪和孤独顽岩,
亲爱的伙伴,还有你,那温顺羊群!
再见,我的长笛,那愉悦动人的的歌曲,
曾在平原上翩翩起舞高兴的女神,
那些妒忌,深沉而颇为聪明人,
毫无怜悯,伤了真诚的心
感叹,眼泪,悲伤懊悔,
陪我度过的往昔,
及其他乐事。
再见了!

译者说
    该诗,格局奇特,菱形框架,两阙对等,奇思妙想,鬼斧神工!

再见,甜蜜山林 (节选)
王昌玲


再见,
甜蜜山林;
再见,高高山峦,
再见,幽幽山谷谦逊。
欢腾的小溪,静默的山岩,
我亲爱的伙伴们,温柔的羊群!
再见,牧笛,欢乐的歌儿,动人的旋律,
愉悦过可爱精灵依旧原野舞翩迁;
再见,满腔愤愤不平精明过人,
无情地破碎了赤诚真心;
叹息眼泪小小愁绪,
过往曾住心间,
一切的欢愉,
再见!

译者说
    原始形状奇特,从韵脚和每行的音节数来看,有14行。押韵模式是 a b a b c c d d e e f a f a,而音节数是2-4-6-8-10-12-14,然后从14音节基本以每行两个音节递减为最后一行Farewell,形成首尾相呼应的诗歌外形模式。诗眼farewell多次重复,毅然决绝中却透着依依不舍。诗歌说话人对山川树林羊群等等,一一亲口道别,以“you”直接称谓,译诗中以增加“再见”作为替换。译诗没能做到再现原诗韵脚。

噢!再见,芬芳的果园
段冰知

噢!再见,
芬芳的果园;
巍峨峻拔的山峦,
再见,幽旷谦持的河谷、
奔流的小溪和孤削的巨岩
温顺的群羊、我所有亲爱的伙伴!
再见,芦笛,再见,旋律动人让美丽仙女
曾经在原野上   翩然起舞的欢快歌曲。
谁给你深重打击  致你郁郁寡欢?
伤了你一颗真心 毫不顾怜?
而我,要向我往日里的
吁叹、泪流和忧烦
他人的热欢
说再见!


再见,秀美的木!
兰若 译

再见,
秀美的丛木!
高耸入云的群山,
再见,幽隐沉寂的峡谷!
湍急奔涌的溪流,绝世独立的巉岩,
还有你们,温顺的羊群,我所有亲密的伙伴!
再见,我的风笛,和所有悦耳的曲调——你那动听的旋律
曾给原野上曼妙起舞美艳绝伦的仙女带来欢声笑语。
连你,人生不如意事——多少伤痛致命而深,
毫不留情地摧毁了至真至诚的心,
并叹息、泪水、悲伤、怨气,
这些都曾与我息息相关,
其他及欢喜,
再见!

者说
    这首“Farewell, Sweet Groves”是英国诗人George Wither (1588–1667)的六节《菱形挽歌》(Rhomboidal Dirge)之四,诗节采用抑扬格,先从一音步递增至七音步,然后倒推递减,整体呈菱形。Specimens of the Early English Poets一书将其收录,并说:“The following Rhomboidal Dirge is inserted on account of its singularity”,显然编者认为诗人标新立异,此诗形式大于内容。笔者反复吟咏,倒觉得这首诗情景交融,颇有几分真意,故试译一稿,求教方家。译文形式上尽量贴近原诗,字数先递增后递减,排成菱形,用韵也按原诗ababccddeefafa的模式,内容上也努力体现挽歌中依依惜别的真情,选词尽量优美,格调略带凄婉。译诗有两处存疑:(1)第五行“wanton”一词,笔者初译为“草木葱茏的”,因为韦氏词典释义之一为“luxuriantly rank”。后查到Michael Drayton的Poly-Olbion中有“I view those wanton Brookes, that waxing, still doe wane”一句,感觉“wanton”似乎是形容河流水势湍急,取“hard to control”之意, 故改译为“湍急奔涌的”。(2)倒数第二行有几种异文,George Ellis 的Specimens of the Early English Poets中为“And all others joy”,Alexandre Spiers的Study of English Poetry中为“And others’ joy”,而“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八期”征文中给出的是“And all other joys”,译文基于Ellis的较早版本。此两处仍然存疑,望高手指教。


别了,可爱的小树林
丁立群 译

别了,
可爱的小树林,
那高高连绵的山峦,
道道低洼的山谷,别了。
奔流欢腾的小溪,默然傲立的峻岩,
所有亲密的伙伴,还有你,温顺的羊群。
别了,我的牧笛,悦耳的歌谣,曲调动人婉转,
曾令原野上最美的姑娘们欢欣起舞翩翩。
还有那不满,深深难以承受的痛苦,
无情地击碎了那颗至诚的心,
叹息、眼泪、阵阵悲怒,
曾经确实挥之不去,
连同所有欢愉,
别了!



译者说
    Farewell, Sweet Grove是乔治·威瑟的菱形挽歌的一首,此处所选虽然只是这首的第一诗节,但依然能展现诗人的菱形构思,以及细细品读后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诗人从眼前的小树林开始道别,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想到高山、山谷、河流、牧笛、羊群、少女等曾令他流连忘返、念念不忘的场景,感情一步步充沛,句子也随之增长,虽然心中因离别而悲伤,但却是一个缓慢抒怀的过程。然后诗人思绪突然由具象转到抽象的不满、痛苦,情感迅速低落,节奏变快,最后的一声“别了!”让人体会到了一种悲愤无奈之情。在翻译中,我把“Farewell”翻译成“别了”,而没用“再见”,就是觉得“别了”更有一种依依惜别、永别之感。此外,为了尽量在形式上达到菱形的效果,有的地方故意加了修饰词,但在音节上很难做到原诗2-4-6这样每行两个相加。另一遗憾是,虽在翻译时考虑了尾韵,但有的地方依旧不尽如意。继续学习,继续尝试!


再见,可爱的树林
谢晴雪

再见,
可爱的树林;
你高耸的山丘,
低幽的河谷都与我告别。
你肆意的溪流和孤零的山岩,
还有我温顺的羊群,都是我亲爱的伙伴!
再见,我的芦笛,还有所有那些动听的乐曲,
田野间的美丽少女曾因此而欣然起舞;
而不满足带来了深切且致命的痛苦,
它无情地碾碎我的一片真心;
曾在此地陪伴着我的
叹息,泪水和烦忧,
以及所有快乐。
再见!

译者说
    本诗作者以菱形结构框架全诗,匠心独运,具有独特的“形美”,故译者在译文中保留了菱形结构。全诗前半段描绘了树林的美妙景色,后半段体现了诗人的不舍之情以及离别之际的悲伤。

忘不了 那满园的苍翠
赵佼

忘不了
那满园的苍翠
故园的回忆高耸成山
最忆 河谷里流淌着的谦卑
溪水潺潺 倾吐着巨岩的孤傲
羊儿咩咩 缠绕着密友往日的
温柔
难再续 芦笛里那悠远绵长的愉悦
音符
流淌 带走了山间精灵 挥舞着的
灿然
世俗沉重 描摹了你的忧怨
揉碎了真诚 却无动于衷
叹息 泪水 每一滴痛
清晰依旧如昨
所有欣然如
水流走

译者
    乔治▪威瑟离别故土的忧伤已深深植入往昔的山川,溪流,羊群,芦笛,并与之化为一体,译诗采用了虚化、模糊的手法,将原诗中鲜明的意象虚化为一体,传递绵长的忧伤与不舍,不妥之处还请读者予以指正。

雨霖铃 天边云处
黄金珠
                             
                       边
              云
           处,
        满  山
        春  色,
     野  果
     香  沐。
   清 流汩
    汩 岩 上,
    危 峰倒映,
    羊 群 齐 并。
    玉 笛琼箫曲扬,
     细 腰 慢  霓 裳 。
        倩     影      动,
风露含羞,压髻花枝
具 争 秀。方  携素手
  邀 停   留,再  回 看,
泪眼沾湿袖冰肌素骨芳艳,
    情 密 密,   唯 有  相 忆?
   美景良辰,全化愁肠,陡成飞絮 。
路漫漫、沦落天涯,念念归来聚。

者说
    诗歌是艺术,绘画也是艺术,如果两者结合,对艺术的素养要求可能更高。具象诗,可以称得上这样的艺术。因其具有图像化的呈现方式,便于增强诗歌表达的意境,体现诗歌内容的立体感和形象感,从而启迪读者对诗歌思想感情的升华和体悟。原诗意象丰富,以景陈情,抒发离别愁绪。译诗根据原诗内容,套用宋词中的类似传统意象,表达离别之情。原诗使用了菱形钻石结构,足以体现作者的情纯实意。译诗选用了蜿蜒山径的结构,勾起读者对长亭送别、遥遥相望的记忆,从而拉近读者与诗歌的距离,更快领悟作者的深意。译诗与原诗相比,差异较大,主要是因为采取了仿译的翻译策略。虽其创作成分高于传统的直译要求,但并没有脱离原诗的约束。如果作者乔治·威瑟真是传言中“英国最糟糕的诗人”,那么,我也很荣幸能够成为他“最糟糕的译者”!


再见的酸与甜
孙蕴春


挥手再见
树林回忆甜甜,
还曾翘居逍遥山巅,
幽深山谷犹如蛟龙蜿蜒,
也告别奔流小溪和孤傲磐岩,
还有温顺羊群和所有生活的陪伴,
犹记歌曲绕着竹笛难忘和声跃出琴弦。
童话故事中的仙女欢舞在葱绿的平原,
我们的那些深深不满和难解幽怨,
无情地摧毁着最纯真的爱恋,
叹息呜泣眼泪透着伤感,
似乎依然还在眼前,
连同幸福无边,
挥手再见。


者说
       愿陪伴大家一起走向美好的明天。



译 者 简 介

    任诚刚云南农业大学外语学院英语教授、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客座教授。主要从事MTI硕士研究生文学翻译、英语专业及大学英语翻译理论与实践课程教学。系中华(全国)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入选中国当代诗词精品大系:《中华当代绝句精选》(1998)、《中华当代律诗精选》(1999)、及《中华当代词综》(2000);被收录2000年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世界名人錄》(新世纪卷)(世界人物出版社、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 香港);《国际文化艺术人才大典》(亚太文化出版社. 2000年. 香港)。编著书籍:《旅美吟稿》(专著、1999)、《英汉诗歌鉴赏比较与互译》(2013)、译著《汉英对照韵译天安门诗抄一百首》(2016)等。

    赵宜忠(JOHN), 1966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大学英文专业,后又在黑龙江大学和北京二外进修两年。曾任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政府外办副主任,市译协副主席,省译协理事,市旅游局总经理,一直从事翻译工作。曾任美国L&A水处理公司驻大庆化肥厂总代表的首席翻译,也曾出任部委级领导,省市领导的翻译多次出访美国,加拿大,日本,苏联,瑞士,德国等欧洲国家,现居捷克首都布拉格。喜欢翻译古诗,曾译古诗百余首,多首莎翁等诗篇以及多篇现代诗歌,如阿紫的《翻阅阳光》,《锦绣》,闰龙的《我是雪花》,叶舟的《祖国在上》,玉扣子出版的《我住在鼹鼠的故乡》的英文翻译等。

   王昌玲,安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专业英语教师,英文名Emily,热爱中英文诗歌创作与翻译。专业兴趣:翻译批评,汉译英翻译实践。 座右铭: 我译,故我在。

    段冰知,英中互译自由译者,从事翻译十多年,多领域一千多万字翻译经验。

    兰若,本名王如利,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文学博士,喜诗爱译,有公众号“兰若诗译”,愿以文会友,与各方同好共襄译事。

    丁立群,山东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业余热爱文学翻译,短篇小说翻译散见于《外国文艺》、《译林》、《湖南文学》等杂志,译作有《繁花盛开——自然风花艺设计新创意》、《爱丽丝·亚当斯》。

     谢晴雪英语笔译专业研究生,籍贯安徽,现在科技公司做外贸翻译,古诗词翻译爱好者,专业兴趣:诗词翻译。

    赵佼,太原学院外语系教师。热爱诗词歌赋、文学翻译、文艺理论研究。

    黄金珠,80后,英语语言文学翻译方向专业,热爱文学、翻译。现任中信重工海外项目翻译。

    孙蕴春,笔名子梅,大连大学英语教师。翻译文学爱好者,喜欢中文诗词写作,在“诗词吾爱”网有创作网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5 12: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卧龙~~

点评

问候,且行且品且悟版主!  发表于 2018-9-15 22: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5 23: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给大家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5 23: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相互对照比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6 20: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俊锋 于 2018-9-16 21:50 编辑

10103 再见,甜美的林  
张俊锋 Louis白若墨骊  译  

第1版

再见
甜美的林
和巍巍的山峦
别了我的山谷氤氲
潺潺的小溪和寂寞的岩
别了我亲爱的伙伴还有牛羊
难忘风笛你曼妙的旋律动人心弦
引最美的天仙在平原上起舞翩翩
还有不满你的刺痛何其致命
将我最真的心无情蹂躏
伤悲气恼叹息眼泪
我昔日的良伴
一切欢愉
再见

2018.9.16

点评

张老师佳译  发表于 2018-9-16 21: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9 17:04 , Processed in 0.111348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