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回复: 15

[日常交流] 我的坦克兵 作者:湖光山色 朗读: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09: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坦克兵

作者:湖光山色
朗读:思

https://mp.weixin.qq.com/s/9sJaz0jJXZDheDLcMHSXyg

        一九七七年我非常荣幸的高中毕业了。为什么?因为我是十年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届高中生,能不荣幸吗?但等待我们的命运好像有点残酷不是直接分配到厂、矿、企事业、党政机关,而是上山下乡。我父亲坚决强调我应该去农村劳动锻炼,我妈可不行,像老鹰那样百般呵护我,舍不得我去吃苦,总想把我窝在她的翅膀下,干嘛呀?精心培育呗;哪舍得让我离开她的视线到那《遥远的边疆(小说名字的引用)》,就这样我很庆幸的留在了大都市,但不能天天在家呆着呀,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去当坦克兵。为了实现满足我的从军梦,我父亲打算把我安排到军内的一个长途局去工作,一是考虑让我赶快有个事干,二来是考虑军内的长途局属于机关兵相对轻松些,三是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不想让我在家跟那帮“哥们儿”浪荡公子们混在一起,一天到晚的穿着黃将呢,招遥过市瞎显摆……

         那时候的流行语管"黃将呢"叫(炮服)说白了就是(各家家长的将、校呢军装)那时候谁穿着"黄将呢",“炮服”谁就有派,因为穿着他不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地位的玄耀和家庭的显现,不光男孩子们羡慕,连女孩子的回头率也是蛮高的那,你瞧那眼神不仅仅是透着几分惊喜,也分明是在暗示着,她好像有点喜欢我似的;所以我和林部长的儿子他们整天到处显摆、到处招风惹事、到处“拍婆子”什么的,(三个文学排比句)什么是“拍婆子”?什么叫“拍婆子”呢?说白了就是看见了谁家女孩子长得好看就去追人家,缠着人家女孩子,“拍婆子”也是那时候干部子弟很流行的口头禅,也是"哥们儿"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高兴事,大一点的懂得这些。我们这些稍小一点的还不懂得(因为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发育特别慢,根本不懂得卿卿我我的,只是觉得好玩)就是跟着助助威、起起哄、架架秧子、敲敲边鼓、瞎闹腾什么的,因为身上不是都穿着黄将呢那吗?理应有责任讲义气帮“哥们儿”一把不是?你想啊?大家身上全都穿着一水齐刷刷的"黄将呢"那是何等的威风牛气呀?走到哪儿那可都是一道耀眼的风景线那,难怪那时候光想着牛气了,美了,时间一长……

        根本忘了我父亲本来就已经很反感我了,况且我父亲也早就看不惯我们的做派了,所以痛下决心分割我们,就这样不多时日我父亲便带着我在陆司分管首长的陪同下到长途局来观摩了,其目的是让我安下心来,我一看警卫连全是男丁,而且警卫连跟长途局根本就是各司其责,平常除出来进去外很少有来往,甚至于连说话都很少,只看证件,因为有纪律。更始料不及的是等我们一进到长途局后,首先迫不及待映入眼帘的本能反应,哇,怎么满屋子上上下下全是青一色几百名之多的“娘子军们”呢?真是眼洞大开金屋藏娇啊,可以说平生这么大规模集束性地扫描博览美媚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无论如何她们都是我人生路上如同泰戈尔所说的最美好的遇见。惊诧之余顿时眼花缭乱,不过眼洞也迅速的膨胀中慢慢适应下来,脑海里倾刻间溜达来二个字提醒我"完了,这一下你可掉进女人的万丈深渊了,头开始大了,你想啊天天跟这些美媚们打交道那该有多麻烦呢?女人光娇气不说那还是好的,要是使起小性子来那可矫情着呢是吧?有首歌不是那么唱的?《山下的老虎不吃人,模样还真可爱(歌曲名称引用)》来着,可爱是可爱但归根结底她还是女人不是吗?就这样在想女人如何的瞬间,定定神一看除维修班12个男神以外,只有第13个我了,同样维修工们也只是工作,跟话务员们没有任何接触,干完活抬脚就走,而且看上去个个都像是外地兵,也可能是乡下来自穷乡僻壤的呢?(穷乡僻壤是苏联小说契可夫的名著引用)因为他们憨厚的脸上刻着两个字纯朴,在他们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光芒叫善良,这种印象至今依然刻骨铭心……

        可我们的这些“娘子军”乖乖们,她们可是非同凡响不一样哦,有一点可以肯定认同的是,一般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们才佩拥有这样的美差,不是吗?因为从她们骄傲的目光和略带微妙的神态上足可以证明这一点,也能明显看出言谈举止间的与众不同,更能感觉得到她们不可一世信心满满的自豪感。她们好像事先听说有我这么个人要来这工作一样,暗中纷纷交头接耳不说,审视的目光总是集速在我这个“小屁孩”的身上,纷纷打量着我,目光中有点兴奋和火辣,但还好幸运的是没有灼伤我……

        我是外星人吗?不像啊?此时此刻我就像焦点人物一样只有任凭她们评说的份,当然这些点滴的变化,瞬间细微之处是我本能捕捉到的,人性的光辉开始关照我,一个女兵点头朝我送了一个礼貌型的微笑,好像一缕春风吻上了我的脸,我也十分友好的微微摆摆手,正是应了那首响彻云霄的歌《我一见你就笑》,四目相对间我还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呐,我父亲和陆司分管首长在一直交流着,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当我走马观花一样的路过一个话务台时,听到有个女战士声音压低十度,(因为凑巧的是,她们哪里知道我天生是个属狗的,要说別的不行,可就是这耳朵啊它灵着呢?要不然干嘛属狗哇,狗的天性不就是嗅觉好,耳朵灵吗?这是近人皆知,谁都知道生活常识呀?也是家喻户晓的千古遗训呢?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叫什么来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啊,虽说天机不可泄露,但我的耳朵告诉我她们秘密己经一览无余了)又非常神秘似地说:“呀!你看他多年轻啊,好像小奶毛还没退干净呢,就要上咱们这管咱们这帮娘子军来了”。对方说:“是啊,一个小屁孩要来咱们这一亩三分地当党代表“洪常青”来了。那方说:“你没听说呀,人家可是大首长家的公子哥,来咱们这当助理来了”。对方说:“哦!原来是侍候咱们享受来啦”。那方说:“那也是管呀”。我故作姿态全当没听见、没发生、没事人(三个文学排比修辞)一样顺顺利利走完全场大“阅兵”,心想您呐,娘子军姐姐们,你们不是说我是洪常青吗?这回我这个党代表可要跟姑娘们说白白了,我才不和你们这些“花姑娘”为伍呢?我还要去开坦克车当我威武的坦克兵呢?那才叫来劲呢……。

        回来后我妈问我看的怎么样?我说:“不行全是女的,我可不干”。我妈说:“女的怎么了,女的多不才显出你来吗?总比跟男孩子天天在一起争强好胜好啊”。我说:“我不管,反正我哪也不去,就是要当坦克兵”。我妈堵气的说:“当、当、当、这没人管你”……。

       其实现在想想真傻,真幼稚,太嫩了。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大脑进水了,谁知道那?反正就是芝麻开门吧?它就是死活不开门、不发育不说,还通通的榆木脑袋不开窍哇?它就是不往这方面想啊?你说气人不气人,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要是按照现在的说法,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是多大的美事呀,整天游弋穿俊在成群结队的美媚之间多美多养眼呀。这是磕头想求都求不来的?是吧?我这个当时就是不发育的傻小子,活生生的把这千载难逢,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一等一的美差,更是己经送到嘴边的肥肉非得吐出不可还拱手相送往外推,生怕沾边你说我气人不气人啊!真真切切、切切实实当了一把与众不同的“唐.诘哥德”式大傻冒”。不过那时我着时是太嫩了点,我这个小屁孩在她们这群兵姐姐面前那可是白纸一张啊。

        后来得知我妈是不想让我去野战部队受苦。但我并不甘心私下里背着我妈偷偷给装甲兵副司令贺爷爷打电话,贺爷爷是共和国一星将军,开国少将。没想到贺爷爷倒好一口应允,乐坏了我了,你来我这当兵行啊,你得不能怕吃苦,还有你们家同意吗?

        于是我赶紧去我姥姥家,正巧我姥姥正在给军委杨尚昆副主席打电话,见姥姥电话打完我马上抢先道:“姥姥我要去当威武的坦克兵”。我姥姥问:“你为什么非要去当坦克兵啊,这么多兵种,当哪个不行啊”?我说:“我觉得开坦克特威风,到时我把坦克开回家,让我同学们都看看,多神气呀”。当时心里就是想在同学面前臭显摆。我姥姥说:“孩子呀,你可不知道那当坦克兵的几年下来一般耳朵都不好啊”!再说你妈就你一个独子舍不得不说,部队上也有纪律能让你把坦克开回家吗”?再说了咱们家也不能搞特殊化呀,咱们都是党和国家的亲属,更应该给人民做出好的表率呀,你爸爸是个好干部,你姥爷不仅能统率千军万马和毛主席打天下也是党内的理论家,孩子你要向他们你的父辈祖辈们学习,不张扬才好”?   
        我原以为贺将军同意的事十拿九稳了,可是没想到我四姨和小姨非但不支持不说,还像唱双簧一样坚决反对我去当坦克兵。就这样从军在我梦想起飞的短暂理想上遭遇到了史无前例折戟沉沙,不仅全面封杀了我贝多芬般的《英雄梦想曲(贝多芬成名曲的引用)》,也把我没有开成坦克车的梦想连根拔除扼杀在《搖蓝(革命历史剧名称引用)》之中,基本上是毫不留情的画上了并不完美的句号,成了歌曲唱的那样《无言的结局(歌曲名称引用)》……   

        希望的曙光开始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很不情愿的消失,因为我都在我同学们面前夸下像《冯.凯伦嗨勒(著名传纪作家思想家)》一样的海口,一定让他们坐上我开的坦克车在共和国的土地上好好的像电影片名一样的《过把瘾(电影片名引用)》,风风光光的兜兜风,《锦上添花(电影片名引用)》一样点缀一下经典歌曲《我的祖国(电影片名引用)》。

        没想到弄得我臭显摆不成,多没面子呀?这不是成心要我好看,也让我言而无信颜面扫地,復水难收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时候幸亏没发育,不懂喜欢女孩子更不知道搞对象,也没女朋友,否则多丢面子。

《五言》

坦克恋

理想抱负大,
从军志向下。
梦境臆中久,
坦克开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09: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晓辉编辑分享,问好祝好,早上好,敬茶!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七七年我非常荣幸的高中毕业了。为什么?因为我是十年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届高中生,能不荣幸吗?但等待我们的命运好像有点残酷不是直接分配到厂、矿、企事业、党政机关,而是上山下乡。我父亲坚决强调我应该去农村劳动锻炼,我妈可不行,像老鹰那样百般呵护我,舍不得我去吃苦,总想把我窝在她的翅膀下,干嘛呀?精心培育呗;哪舍得让我离开她的视线到那《遥远的边疆(小说名字的引用)》,就这样我很庆幸的留在了大都市,但不能天天在家呆着呀,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去当坦克兵。为了实现满足我的从军梦,我父亲打算把我安排到军内的一个长途局去工作,一是考虑让我赶快有个事干,二来是考虑军内的长途局属于机关兵相对轻松些,三是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不想让我在家跟那帮“哥们儿”浪荡公子们混在一起,一天到晚的穿着黃将呢,招遥过市瞎显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的流行语管"黃将呢"叫(炮服)说白了就是(各家家长的将、校呢军装)那时候谁穿着"黄将呢",“炮服”谁就有派,因为穿着他不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地位的玄耀和家庭的显现,不光男孩子们羡慕,连女孩子的回头率也是蛮高的那,你瞧那眼神不仅仅是透着几分惊喜,也分明是在暗示着,她好像有点喜欢我似的;所以我和林部长的儿子他们整天到处显摆、到处招风惹事、到处“拍婆子”什么的,(三个文学排比句)什么是“拍婆子”?什么叫“拍婆子”呢?说白了就是看见了谁家女孩子长得好看就去追人家,缠着人家女孩子,“拍婆子”也是那时候干部子弟很流行的口头禅,也是"哥们儿"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高兴事,大一点的懂得这些。我们这些稍小一点的还不懂得(因为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发育特别慢,根本不懂得卿卿我我的,只是觉得好玩)就是跟着助助威、起起哄、架架秧子、敲敲边鼓、瞎闹腾什么的,因为身上不是都穿着黄将呢那吗?理应有责任讲义气帮“哥们儿”一把不是?你想啊?大家身上全都穿着一水齐刷刷的"黄将呢"那是何等的威风牛气呀?走到哪儿那可都是一道耀眼的风景线那,难怪那时候光想着牛气了,美了,时间一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本忘了我父亲本来就已经很反感我了,况且我父亲也早就看不惯我们的做派了,所以痛下决心分割我们,就这样不多时日我父亲便带着我在陆司分管首长的陪同下到长途局来观摩了,其目的是让我安下心来,我一看警卫连全是男丁,而且警卫连跟长途局根本就是各司其责,平常除出来进去外很少有来往,甚至于连说话都很少,只看证件,因为有纪律。更始料不及的是等我们一进到长途局后,首先迫不及待映入眼帘的本能反应,哇,怎么满屋子上上下下全是青一色几百名之多的“娘子军们”呢?真是眼洞大开金屋藏娇啊,可以说平生这么大规模集束性地扫描博览美媚还是第一次,此时此刻无论如何她们都是我人生路上如同泰戈尔所说的最美好的遇见。惊诧之余顿时眼花缭乱,不过眼洞也迅速的膨胀中慢慢适应下来,脑海里倾刻间溜达来二个字提醒我"完了,这一下你可掉进女人的万丈深渊了,头开始大了,你想啊天天跟这些美媚们打交道那该有多麻烦呢?女人光娇气不说那还是好的,要是使起小性子来那可矫情着呢是吧?有首歌不是那么唱的?《山下的老虎不吃人,模样还真可爱(歌曲名称引用)》来着,可爱是可爱但归根结底她还是女人不是吗?就这样在想女人如何的瞬间,定定神一看除维修班12个男神以外,只有第13个我了,同样维修工们也只是工作,跟话务员们没有任何接触,干完活抬脚就走,而且看上去个个都像是外地兵,也可能是乡下来自穷乡僻壤的呢?(穷乡僻壤是苏联小说契可夫的名著引用)因为他们憨厚的脸上刻着两个字纯朴,在他们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光芒叫善良,这种印象至今依然刻骨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我们的这些“娘子军”乖乖们,她们可是非同凡响不一样哦,有一点可以肯定认同的是,一般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们才佩拥有这样的美差,不是吗?因为从她们骄傲的目光和略带微妙的神态上足可以证明这一点,也能明显看出言谈举止间的与众不同,更能感觉得到她们不可一世信心满满的自豪感。她们好像事先听说有我这么个人要来这工作一样,暗中纷纷交头接耳不说,审视的目光总是集速在我这个“小屁孩”的身上,纷纷打量着我,目光中有点兴奋和火辣,但还好幸运的是没有灼伤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外星人吗?不像啊?此时此刻我就像焦点人物一样只有任凭她们评说的份,当然这些点滴的变化,瞬间细微之处是我本能捕捉到的,人性的光辉开始关照我,一个女兵点头朝我送了一个礼貌型的微笑,好像一缕春风吻上了我的脸,我也十分友好的微微摆摆手,正是应了那首响彻云霄的歌《我一见你就笑》,四目相对间我还有点脸红不好意思呐,我父亲和陆司分管首长在一直交流着,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走马观花一样的路过一个话务台时,听到有个女战士声音压低十度,(因为凑巧的是,她们哪里知道我天生是个属狗的,要说別的不行,可就是这耳朵啊它灵着呢?要不然干嘛属狗哇,狗的天性不就是嗅觉好,耳朵灵吗?这是近人皆知,谁都知道生活常识呀?也是家喻户晓的千古遗训呢?不是应了那句老话,叫什么来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啊,虽说天机不可泄露,但我的耳朵告诉我她们秘密己经一览无余了)又非常神秘似地说:“呀!你看他多年轻啊,好像小奶毛还没退干净呢,就要上咱们这管咱们这帮娘子军来了”。对方说:“是啊,一个小屁孩要来咱们这一亩三分地当党代表“洪常青”来了。那方说:“你没听说呀,人家可是大首长家的公子哥,来咱们这当助理来了”。对方说:“哦!原来是侍候咱们享受来啦”。那方说:“那也是管呀”。我故作姿态全当没听见、没发生、没事人(三个文学排比修辞)一样顺顺利利走完全场大“阅兵”,心想您呐,娘子军姐姐们,你们不是说我是洪常青吗?这回我这个党代表可要跟姑娘们说白白了,我才不和你们这些“花姑娘”为伍呢?我还要去开坦克车当我威武的坦克兵呢?那才叫来劲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后我妈问我看的怎么样?我说:“不行全是女的,我可不干”。我妈说:“女的怎么了,女的多不才显出你来吗?总比跟男孩子天天在一起争强好胜好啊”。我说:“我不管,反正我哪也不去,就是要当坦克兵”。我妈堵气的说:“当、当、当、这没人管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现在想想真傻,真幼稚,太嫩了。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大脑进水了,谁知道那?反正就是芝麻开门吧?它就是死活不开门、不发育不说,还通通的榆木脑袋不开窍哇?它就是不往这方面想啊?你说气人不气人,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要是按照现在的说法,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是多大的美事呀,整天游弋穿俊在成群结队的美媚之间多美多养眼呀。这是磕头想求都求不来的?是吧?我这个当时就是不发育的傻小子,活生生的把这千载难逢,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一等一的美差,更是己经送到嘴边的肥肉非得吐出不可还拱手相送往外推,生怕沾边你说我气人不气人啊!真真切切、切切实实当了一把与众不同的“唐.诘哥德”式大傻冒”。不过那时我着时是太嫩了点,我这个小屁孩在她们这群兵姐姐面前那可是白纸一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得知我妈是不想让我去野战部队受苦。但我并不甘心私下里背着我妈偷偷给装甲兵副司令贺爷爷打电话,贺爷爷是共和国一星将军,开国少将。没想到贺爷爷倒好一口应允,乐坏了我了,你来我这当兵行啊,你得不能怕吃苦,还有你们家同意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我赶紧去我姥姥家,正巧我姥姥正在给军委杨尚昆副主席打电话,见姥姥电话打完我马上抢先道:“姥姥我要去当威武的坦克兵”。我姥姥问:“你为什么非要去当坦克兵啊,这么多兵种,当哪个不行啊”?我说:“我觉得开坦克特威风,到时我把坦克开回家,让我同学们都看看,多神气呀”。当时心里就是想在同学面前臭显摆。我姥姥说:“孩子呀,你可不知道那当坦克兵的几年下来一般耳朵都不好啊”!再说你妈就你一个独子舍不得不说,部队上也有纪律能让你把坦克开回家吗”?再说了咱们家也不能搞特殊化呀,咱们都是党和国家的亲属,更应该给人民做出好的表率呀,你爸爸是个好干部,你姥爷不仅能统率千军万马和毛主席打天下也是党内的理论家,孩子你要向他们你的父辈祖辈们学习,不张扬才好”?   
        我原以为贺将军同意的事十拿九稳了,可是没想到我四姨和小姨非但不支持不说,还像唱双簧一样坚决反对我去当坦克兵。就这样从军在我梦想起飞的短暂理想上遭遇到了史无前例折戟沉沙,不仅全面封杀了我贝多芬般的《英雄梦想曲(贝多芬成名曲的引用)》,也把我没有开成坦克车的梦想连根拔除扼杀在《搖蓝(革命历史剧名称引用)》之中,基本上是毫不留情的画上了并不完美的句号,成了歌曲唱的那样《无言的结局(歌曲名称引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的曙光开始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很不情愿的消失,因为我都在我同学们面前夸下像《冯.凯伦嗨勒(著名传纪作家思想家)》一样的海口,一定让他们坐上我开的坦克车在共和国的土地上好好的像电影片名一样的《过把瘾(电影片名引用)》,风风光光的兜兜风,《锦上添花(电影片名引用)》一样点缀一下经典歌曲《我的祖国(电影片名引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弄得我臭显摆不成,多没面子呀?这不是成心要我好看,也让我言而无信颜面扫地,復水难收吗?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时候幸亏没发育,不懂喜欢女孩子更不知道搞对象,也没女朋友,否则多丢面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15: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想抱负大,
从军志向下。
梦境臆中久,
坦克开回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6 05: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读佳作!问好!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诗网 (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

GMT+8, 2018-12-17 16:36 , Processed in 0.988579 second(s), 4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